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年
陈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943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10年05月05日

(2010-05-05 22:44:25)
标签:

杂谈

分类: 自言自语

去医院做一个血样的采集,排队挂号的人黑黑的一片。吓了一跳,当时我说了一句,医院比市场还热闹,有一个老人听了我的话笑。小护士的态度极恶劣,又恢复了很多年前,公家医院的那幅嘴脸。医改的政策不错,可惜下边念经的和尚嘴歪了。

九三年,我在这个医院住了近二个月,那个时候有一个男孩子隔天来看我,用当时的话说,他是我将来结婚的对象。我很传统不轻易和别的男孩子来住,我们是两边大人都同意的那种为结婚而结婚的相处。他的个子很高,有一米八吧,我都不敢和他相跟着出去,我的个子太低了。我们在病房里坐着,也不说话,各看各的书。后来,他说要是和我结婚,就放弃市里的工作,到矿上当工人去,矿上挣钱多。我吓坏了,我真怕他会下井。后来,我建口我的父母不同意这么小就结婚,和他分开了。大概是七八年后,矿上出了一起事故,那个工人差点死了,这个工人就是他,我当时不知为什么就是想哭的感觉,一个人的命运不是别人能改变了的,他最终还是做了一个最最辛苦的矿工。

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血流进一个管子里,竟然是黑红色的,我一直以为我的血鲜红如花。

走下天桥,去了一个体育用品店,出来,竟然找不到路,爱人笑话我,笨死了。我也笑,其实因为和他在一起,我才忘掉了路,我知道他会把我带回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11
后一篇:2010年05月15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11
    后一篇 >2010年05月15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