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年
陈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833
  • 关注人气:1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读《顶替》

(2010-02-22 23:18:32)
标签:

家庭

二姐

顶替

矿工

痛经

分类: 自言自语

《顶替》是夏榆老师发在《阳光》上的一个随笔。

顶替在矿上还有一个名字,叫接班。就是父亲退休,孩子到父亲原来的单位接班。现在市场经济,煤矿早已经没有这个政策。而在当年有多少矿上的孩子通过接班欢天喜地得到一份固定工作,再像文章中所说,这个喜悦是男孩子的特权,虽然仅仅是一个当矿工的指标,女孩子能得到这样的好运很少,除非家里没有适龄男孩子,要不家大人是不会把这样一个机会给女儿的。

痛是文中的一根看不见的针,从肉体到精神再到命运,疼痛如水浸淫在文字的每一处。读着让人心伤不止。

作者以疼痛起笔,写了二姐因为疼痛蜷缩在火炕上呻吟不止。他说,我不知道她疼痛的来处,她的呻吟是我不能体察的。母亲知道二姐的疼痛来处,但母亲没有给二姐吃药救治,只是轻轻地说,结婚就好了。读到这里我感到那种无可奈何哀伤,疼痛从少女时代起就缠绕在女人身上。那些来自肉体的疼痛拼命地折磨着她们,而女人就像一只沉默的羔羊,必须默默地接受降临在自已身体里的疼。在漫长的居家待业中,二姐等来一份在幼儿园做保育员的工作,二姐是欢喜的,但因为痛经,二姐失去了她喜爱的工作。作者写道,面对二姐神秘的痛苦,我不能接近她,也无法解救她。她体验到的疼痛是孤独的疼痛,是属于她个人的疼痛。那样的疼痛,我无法进入。

这时父亲开始办理退休手续,名额只有一个,接班的人选却是二姐和我。如果我接班的话,就不用下井挖煤,二姐接班的话,可以找到好工作,以后成家的条件好些。二姐为了把名额让给我,开始相亲谈对象。而我也被同学嘴里井下的工作环境吓坏了,最终我顶替父亲成了一名矿工。后来不幸的二姐因为没有工作一次次相亲失败,最后有个矿工娶了二姐,却又忍受着家庭暴力的痛苦。

疼痛不断地变换着形式,供我们观察和体验。怀孕虽然缓解了二姐痛经的疾苦,但怀孕以后,她不得不忍耐暴力的婚姻。因为孩子,二姐不能再用离婚保护自己。痛在延续。我听过二姐痛经的呻吟,现在又听到她分娩时的哀嚎。疼痛没有止息,幸福也没有留住。一天夜里,二姐在剧痛的挣扎之后恢复了平静。

三读《顶替》让我首先感受到矿山女人的命运。记得我在一个随笔中写到,因为文化的束缚,煤矿上的男孩子长大了下井,女孩子长大了嫁给下井工人。我读初中时,一个班五十多个人,考试能及格也就是五六个,这样可怜的及格率能考中大学走出矿山的可想而知。在矿上,男孩子读书不好,可以有一个下井的职业,女孩子是没有这样幸运的机会。因为特殊的工作条件,在矿上适合女人的工作很少。她们不读书后,先在家里帮母亲洗衣做饭操持家务。二三年后开始通过媒人相亲出嫁。如果容貌出色的,可以到城里的饭店端几年盘子,接下来的命运,还是嫁给矿工,只是凭着好容貌,多要点彩礼嫁妆而已。出嫁是矿山女子改变自己命运的一种方式,嫁得好,有一个清贫而幸福的家。不好,也只能默默地忍受。她们一般不会轻意地说出离婚这两个字,因为没有独立的经济收入,离婚后她们命运更加暗淡。

煤乡女子的命运,在疼痛中一点点展开,又一点点收拢。那些疼痛,别人无法进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