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年
陈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895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10年01月24日

(2010-01-24 17:07:58)
标签:

臭水沟

煤乡

前像

自建房

老记

杂谈

分类: 自言自语

离开臭水沟多年了,那年我八岁,母亲和邻居因为街门口的二尺地皮,发生了争执。可能是母亲败了,也可能是胜了,但我们还是选择离开臭水沟。后来我们在另一处荒山坡盖起一座房子,我在那里长大,出嫁,再到最后卖给他人。

不知为什么臭水沟那些高高低低的自建房总是到我梦里来,而找不到家的我,在那些房子前像回家的狗一样四处游走。昨天在哥的酒席上,见到了一些臭水沟长大的孩子,他们大多已经四十多了,孩子也大了。煤矿上长大的孩子,因为文化的束缚,多还是以下井为业,最好的当个队长科长啥的。想着当年黑手黑脸的小孩子现在都已经当爹当娘,心里说不出的亲切。他们就是我小说中的老记,拦孩儿,同生,英子,换胎等等。我知道这些年我放不下他们,所以我用他们亲昵的乳名一次次呼唤着自己的记忆。

第一次主动举起杯来敬这些煤乡的亲人,喊他们一声哥,泪已经不知不觉流下来。其中的一个哥还看到过我的文章,我不知他怎么知道是我,我的笔名和本名相差越来越远了,可他居然知道那个人是我,这是让我高兴的。

煤乡,我们共同的记忆。为了这些记忆,我一定要写下去。无论是伤感还是快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0年01月23日
后一篇:我读《顶替》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0年01月23日
    后一篇 >我读《顶替》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