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年
陈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895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09年12月08日

(2009-12-08 16:42:34)
标签:

软底

小步

石子

烟把

一颗珠子

杂谈

分类: 自言自语

踩碎语言(一)

 

出去走走吧!

我招呼着女儿,也招呼着自己。

于是趿一双软底凉拖,波搭波搭一路响着,走进傍晚黑色和灰色相杂的景里。不用加意地穿扮什么,甚至连头发都不用重新梳整,就那么随心地散着,一丝一缕地在黑色的风中舞着。风是有颜色的,我能感觉出它像黑色的丝绸一样,一种华丽的黑,闪着暗光的。

.寂寞被风扯成数不清的蛇,凉丝丝地缠在我身上,鬼魂一样地附在我的心里,一心一意地和我亲热。我甩着头发,拒绝它的纠缠。是的,我拒绝。

我不是一个人来的,我有朋友。

我轻轻地和他交谈,一路地说下去,一步一步,和我的语言.语言躺在脚下,张着石子样圆圆的眼睛。我把语言铺在脚下,成一条石子小路,我在上面一小步一小步地走着和它说话。每天。

我听见破碎的声音,我知道有些东西碎了,散碎成风了。可我不想停下我的脚步,也不想停下我们的谈话。

走累了,坐在路边休息一下,听虫子们趴在草叶上窃窃私语;听叶子和花交头接耳的爱情;听根和泥土这对母子轻轻地争吵;也会听一位老人苍凉地哼一段听不懂内容的京剧;还有和夜风一起流浪的丝竹声,……

有月亮的晚上,我还能清楚地找到自己的影子,看看她是高兴还是忧愁,瘦了还是胖了.再告诉那个傻丫头好好生活。

回家的路上总有路灯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等我,隔一段距离用他灯光的手轻轻拍一下我的肩。感动着。

自己握着自己的手,除了熟悉,竟也是一种温暖。笑。

天上有星,亮亮的。

 

 

 

哭泣的伞(二)

 

有雨,可还是想出去走走。

夫说,我这人有点神经质。我眯着猫一样的眼笑。我把眼眯成一条缝,我不让他看懂我眼里的内容。其实我想说,我已经不会生活。

还是软底凉拖,还是散着发,只是手里多了一把伞,一把有着自己天空的伞。

伞一见到雨就开始流泪。不停地,不停地把心情一串串地挂在伞沿上,亮晶晶地闪着。然后,一晃一晃地没了。

我想劝劝它,可所有的语言如鲠在喉。于是,无语。

用手指尖轻轻地碰落一颗珠子,握在手心里,竟是一种温暖。哭泣的温暖。

天在哭。伞在哭。

雨夜里很静,伞哭泣的声音很响。我就在静与动里走着,一转身,望一望我雨中居住的城。想起一句烂熟的话,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来。

我只是暂时地逃离了一小会儿,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看到我扎着碎花围裙在厨房里刷碗。嗯,是个懒女人,吃完饭连碗都没刷。

那会儿,伞已经不哭了。它倒挂在一个勾子上,用骄傲的眼神可怜我。因为我连自己的心情都没有,我不可以随随便便地把表面和谐的生活搞乱搞糟。

我像猫一样眯着眼笑,眯成一条缝。

 

 

 

香烟的眼睛(三)

 

我用一小束火打开它的眼睛。只有一只眼睛,一只红色的眼睛。

什么时候有了这个朋友,我也记不起来了。

只是在深夜里,我会寻找这只眼睛,我和它默默地对视着,不用交谈,就那么彼此近距离的看。

它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一闪一闪地动着,我把它灰色的心情轻轻地磕在一只漂亮的褐色的烟灰缸里。

它呵气的声音很重,充满了男人的味道,这种味道让我着迷。

我总是试图在它的眼睛下面找到另外一张坚毅的脸,可每次都失败了,它用淡蓝色的烟把往事藏起来。

有时我们的对视会奢侈一些,加一点酒香进来。

一小口,一小口轻啜,像饮茶一样。

辛味里透着辣味,两种味道合起来的滋味真是妙得说不出.

我和它就兴奋了,兴奋地找不到睡觉的感觉。它的眼睛我的眼睛都是红红的,烟穿着蓝裙子在我们身边翩翩起舞。

只是兴奋,头脑却是异常的清醒,我不会让自己醉了,一直都不让自己有这样的机会。

记得十多年前,我出嫁的时候,我的父亲很传统地对我说,好女人是不喝酒的。从那以后,我真的很少在人前喝过。

不过我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地和自己喝上一点,喝出一点酒的性情就罢。

我惊讶自己的清醒,无论面对什么,感情,生活,婚姻,就是在喝酒的时候也能不让自己心醉了。

天亮时,我把所有的烟蒂处理掉,把杯子也放回原来的位置。

 

 

 

 

 

 

看了一下存这个文档的时间,零五年,我第一次拥了自己的一台电脑。我在上面写字写心情,看小说。记得那时,我整夜整夜耗在电脑上。也在那一年我有了生活的信心,我报名考学,写小说,看书。我努力地摆脱着灰色的生活,我挣扎着告诉自己好好活下去。那时我多么感谢我的电脑,它让我可以有话可说,有书可看。现在是零九年年尾,这一年,我有了大学毕业证书,这一年我的小说开始发表,不管怎样,我走出那些灰暗,开始像一个正常的女人生活。这几年我让自己宽容,大度,淡泊,宁静,不计得失。看朋友留言说到运气的好坏,不再感到吃惊,大约我的运气确不好。可无论好坏,那么还要好好的生活对不对?陈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
后一篇:没有名字的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后一篇 >没有名字的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