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年
陈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943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自言自语

(2009-11-14 15:23:45)
标签:

居延

寻人启事

肠扭转

一夜情

胡方域

北京

杂谈

分类: 自言自语

忘了在什么地方看到了一个写《居延》的评,说这是一个爱情故事,而我偏偏没有读出爱情,我读出的是生存和取暖。故事从一个寻人启事开始,一个叫胡方域的男人,出去买烟的时候,丢了。活见鬼,一个大学教授出去找不着家了。这故事一开始就有点荒诞,有点失于常情。接下来是他的女朋友居延从海陵来北京千里寻夫,她之所以来北京寻夫只有一个理由,仅仅是因为胡方域曾经说过,要去北京发展。这更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北京有多大,用作者的话说,一个人走丢了就是一根针掉进大海里。

围绕着寻找,一个个生活在北京的外乡人鲜活地走进读者的视线。唐妥是一个小城的中学老师,用作者的话说,神仙也想不到,他会跑到北京帮别人买房子、卖房子,租进和租出房子。老郭一个频繁结婚离婚的男人,而且还是和同一个女人。支晓红是干什么都讲速度和效益,和男朋友分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包括神秘失踪的胡方域,和支晓红同居的小眼睛上海人,还有理发店穿短裙子的女孩。对于这些人来北京的目的和原因,作者不说,一万人个有一万个理由。这个巨大的空洞留给读者自己去想。反正北京是全国人民的首都,而所有出来的人都希望在人民的首都混得人模狗样的。

唐妥帮居延的理由一开始仅仅是因为半个老乡,唐在海陵读过四年大学。唐妥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能帮你什么。”居延说:“你已经帮了,在北京我谁也不认识,有个人说句话也是安慰。”这两句对话,让人一下感受出漂在偌大的北京那种无依无靠的凄凉。后来两个人见面时提到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海陵破旧的体育场。唐妥在那里有一段失败爱情,居延在那里丢失了自己的爱人。可以说两个人共同的痛是在同一个地方失去了心爱的人,于是惺惺相惜。两个沦落人相遇他乡,相互跟对方说:我来这里是因为那个体育场。够了,别的什么理由都不需要了。

居延是谁?热恋老师的一个学生,居延为了和她的老师相爱,丢了工作,丢了身份,甚至和父母决裂,全心全意地做一个全职太太,居延对爱情的执着感动了所有人。开始大家都在热心地帮居延找人,在网上发贴子,发广告,找报社,唐妥天天跑到北大清华贴寻人启事。先是支晓虹明白过味儿来。“找什么找?明摆着那丫胡什么不想跟她过了才把自己弄丢的,找到了有屁用?还丢!”后来所有的人都明白,这个人是自己把自己故意弄丢。拉网式的寻找没有任何的结果,居延自己也只能用“只要我在找,就有希望。”来麻木失望的心情。

京城米贵,居之不易。居延要想留下来继续找人,那就得有住的地方还要有一份工作。居延找房子找工作的过程,进一步写出在北京生存的不易。而这些浮在表面的难并不最难,难就难在一个人在异乡过年,还是一个丢了爱人的女子。作者说,年就是年,年不是一年中随便的某一天。其他时间她都扛得过去,年不行。短短的几句话,就把一个外乡人在北京独自生活的酸苦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了。

因为居延短信的四个字“我是居延”,大年初一,唐妥从老家赶回北京陪居延,然后他们有了一夜情。这个一夜情,不是那种俗不可耐的偷情,也不是爱情,而是一个相互取暧的过程。两个奔波在异乡的人,用各自的身体温暖对方,也温暖着这个本该是全家团圆的年。唐妥和居延被年温暖地碰撞一下,然后分开各自生活。居延说,她其实很需要别人跟她说说话。

过完年居延的生活渐渐稳定下来,挣的钱也上万了,连老郭都说,“她这是挣钱寻夫呢,还是打算在北京定居?” 的确居延忙起来都想不起来去找胡方域,这就可以看出寻找胡方域似乎是她留在北京的借口了。居延从“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到“眼神里多了凛厉和力量,学会果断地拿主张了。”这些变化都是北京这个魔鬼般的城市赐予的。无论是被迫接受还是逐渐学习,她都在改变自己原来的思想和生活。唐妥说,她找到自身的价值了。这充分说明,没有那个胡方域,她可以活得更好。

支晓红的“神六”速度,给了唐妥一个和居延合租的机会,但只是合租,他们并没有同居。“唐妥靠着厨房门,不吭声地看,觉得有种温暖的东西强大得足以伤人,身体里剧烈地疼了一下,像肠扭转也像心绞痛,眼泪慢慢就出来了。”可是唐妥失业了。四处找不到工作时,他觉得自己正被这个世界抛弃,居延也距离自己越来越远。居延是善解人意的,不断地安慰和鼓励他,她总是说“一切都会好起来”。最精妙的是徐作家在小说里写道,唐妥失业后每天都坚持去北大清华贴寻人启事,明明知道这个人不会出现,可还是要做。这是潜藏的一笔,这个坚持并不是为了找人,而是他的一个精神依托,和居延当初来北京找人的目的一样,只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寄托。

小说的结尾画龙点睛地提到了那个失踪的胡方域,但此时的居延看到那个黑框眼镜。尖锐的冰凉的眼光。刀削斧劈过的尖下巴时“一瞬间心静如水。”

北京,一个外乡人梦开始和结束的地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