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年
陈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943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冻雨洒窗

(2009-05-29 09:59:16)
标签:

亲情友情

冻雨

母亲

老花镜

劳燕

杂谈

分类: 自言自语

在母亲的面前,我一直是自卑的。这种自卑根深蒂固。因为自卑我躲着母亲,也躲着亲情。母亲不知道我写字,也不知道我为她写了多少伤心的文章。其实我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写我母亲。题目是《劳燕》。后来经历过家庭变故,我写了更多关于母亲关于家的东西。只是我从来没有让家里人看过,我怕他们看了伤心。那天从大友宾馆出来,朋友问我,去看看你母亲?我说,不去。走上天桥,朋友又说,去看看你母亲吧。我打了电话,母亲的声音传过来,似乎隔了几个世纪。我害怕面对母亲的生活,做为她的孩子,我不能给她幸福,不能让她快乐。我真的很难过,但我却帮不了她。除了一点钱外,我还能给她什么?纸袋里有两本杂志,上面有我写的两个东西,母亲翻着那两本书,说留下给她看吧。我犹豫了一下,把两个陌生的名字指给她,告诉她,那是她的孩子写的。母亲还不知道她的孩子是个写字的人。母亲拿了老花镜,细细地看。母亲说,不姓刘,姓陈了。我说,乱起的。

朋友在车站等我,坐了一会儿,我从家里出来。地下的影子短短的,如同我和母亲相聚的时间。在车上,朋友说,刚才又读了《和老屋说说话》,他说我用了全部的感情。我似乎笑了一下,但如果不是在车上,在这么多人面前,我一定会哭。很多少年了,难受的时候,我躲在一个角落里,愉愉地哭一场 ,然后大声地笑起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