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笑安
王笑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东方行走学校黑幕

(2007-09-22 13:22:11)
标签:

学习公社

分类: 教育问题
 “求求你,快来救救我吧!”这是一个学生在学校里写出的纸条,类似内容的纸条还有很多,都是在控诉他们的学校。他们的学校究竟做了什么呢?为什么让学生们都如此惧怕呢?

  重庆市大东方行走学校是一所私立学校,近日,该校的一名学生突然服药坠楼,记者经过调查发现,这所学校竟然使用残酷的体罚手段对待学生。

  这个孩子名叫小义,他在服下了四片高锰酸钾外用药片后,从教学楼里三米多高的位置坠下楼。

  小义的母亲在接到病危通知后赶到医院,与儿子交谈后得知,这些伤是学校实行残酷体罚所致。随后记者几番交涉,才得以进入位于重庆市渝北区的大东方行走学校进行采访。

  所谓行走学校,就是近年来专门针对那些行为和学习习惯或心理状态不好的孩子,形成的一种以军事化训练为基础的系统教育模式,伴随着长途的行走训练,目的是通过这种管理模式,规范学生的行为,简单来说,就是帮助家长管教孩子,改掉陋习。

  离奇

  13岁孩子在校自杀四次

  记者手里拿着一张张求救的纸条,上面写着:“求求你们救救我吧。我今天吐了好多血,可学校不带我去医院看,我胸口很疼,请您给我爸打个电话,求求您,一定要打”:“这里一点关爱也没有,一切都冷漠”:“太黑暗了,完全是个骗局,妈妈,快来救救我吧,不然你就见不到我了”。每一张纸条上都是求救的内容,上面还有电话号码。

  就在前不久的4月27日,13岁男孩小义服下了四片高锰酸钾外用药片后,神志不清,从学校的教学楼里三米多高的位置坠下楼。出事后,小义被学校送到了重庆市西南医院进行抢救。

  4月28日下午1时,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与此同时,从北京赶来的小义的父母在儿子身上找到了一封小义亲笔所写的遗书:妈妈爸爸:人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希望你们好好保重身体,把医学找一个传人继续发扬下去,爸妈一定要快乐地活下去。

  不久后脱离了危险的小义脾气变得很暴躁,这天他又发脾气了,父亲告诉他,现在很多朋友都在关心他。小义却说:“我知道你有很多朋友,你厉害,现在去把陈华弄死呀,我就开心了,电话在哪,去呀!”

  小义口中所说的陈华,就是重庆市大东方行走学校的校长,而那些求救纸条也是从这个学校里拿出来的。经过再三沟通,小义告诉记者自己为什么接二连三自杀就是因为被打得受不了了。

  小义的话,让所有的人都很震惊。原来,在这次坠楼事件以前,小义已经自杀过三次了,但是都没有成功。

  起源

  因爱上网进行走学校就读

  小义告诉记者,他是在今年的3月1日被父亲骗到重庆去的,原因是自己喜欢上网,耽误了学习。

  看到孩子如此迷恋网络,不专心于功课,做父母自然很着急,于是,小义的母亲冯秋菊就通过在网上查询,找到了一家专门实施择差教育、针对“问题学生”的学校,学校的全名是重庆市大东方行走学校。

  在该校的招生简章上,冯秋菊看到有1500多名学生都已培训成功,并顺利返回课堂了。这么多的成功案例,让冯秋菊对这所学校充满了信心。于是今年3月,她和丈夫把小义送到了大东方行走学校。

  然而,小义却说,他在这所学校接受的教育,绝不像父母想象中的那样。

  小义告诉记者,他在入校的第一天就被教官揍了一顿,而这仅仅是他噩梦的开始。他说教官一般都用皮带、竹鞭和电线打他,打得浑身都是血印,有时不管犯没犯错误,只要教官心情不好就打人。

  小义说,学校不允许入校三个月内的学生和家长见面或通电话,而唯一的通信联系,也是在教官的监视下进行的。所以对于自己在学校的真实状况,父母根本就不知道。

  小义也曾写过很多次求救纸条,让来上心理课的老师,或是被家长接走的同学转交给自己的父母,可是求救纸条却始终没有音信。为了早日结束痛苦的生活,小义不止一次想到了自杀。

  在小义的口中,大东方行走学校里面的教官有用铁链打学生的,有把皮带打断的,甚至还有往伤口上撒盐的,这些话听起来,让人只有一种感觉,就是恐怖。

  学校表示

  学生自杀是个人性格原因

  大东方行走学校位于重庆市渝北区的两路镇。为了了解学校目前的真实情况,记者决定首先以学生家长的身份进行暗访。记者提出要看看学校的环境。在教学楼里,记者始终连一个学生也没有见到。当记者提出要参观学生上课时,立即遭到了工作人员的拒绝。

  这时,一位家长刚看望完自己的儿子,从学校里走出来,记者准备上前了解情况,没想到,却立即遭到了学校工作人员的阻拦。

  在学校的办公室里,记者再次见到了刚才的那位家长。家长说,孩子看起来有点害怕,教官刚走他就说这里太恐怖了,我想回家,教官来了,他就不说了,每次谈话都有教官在场,我又不好多问。这时,大东方行走学校的校长陈华回到了学校。

  校长陈华把小义事件定性为安全事故,并表示愿意承担管理上的相关责任。

  他还说小义试图自杀三四次这个情况到目前为止,他一次都没有听说过。陈华说,小义的情况对于大东方行走学校以及全国行走学校来说,是比较特殊的一个个例,因为这个孩子一直与人相处的能力比较差,另外孩子爱撒谎。

  在校长陈华看来,小义自杀的根本原因在于小义自身存在的性格问题,他爱撒谎和缺乏与人相处的能力,最终导致了惨剧的发生。陈华还再三强调,小义事件仅仅是一个个案,在校的其他学生都没有遭遇过和小义类似的经历。

  陈华认为,这几个月的择差教育从整体上来说,90%以上是成功的,小义是一个个例,因为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的时候防不胜防。校长和小义的解释截然不同。

  座谈会

  孩子们哭诉被教官毒打

  在楼道里,记者见到了小义的同学们。这些孩子的年龄从11岁到19岁不等。一学生说,教官对他们其实很好。学生们真的过得很好吗?为了听到更多同学的声音,记者随机进入了一个学生寝室,了解情况。在随后的交谈中,同学们告诉记者,在这所学校,不仅小义经常被打,他们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被教官殴打过。

  冯秋菊和大东方行走学校的校长陈华见面了。陈华表示为了表明校方的诚意,冯秋菊可以在名册上任选三个学生来询问,媒体可以在场,校方不在场。

  座谈会上,一学生哭着说,只要犯一点小错误,教官就先把我打了,然后再叫我最好的朋友打我。另一学生哽咽着说,我舍不得打他。昨天记者在楼道里采访时也是教官给我使眼色,叫我过去说学校好话的。

  记者认出来,这个男孩就是前一天,向记者夸学校很好的那名学生。这时,冯秋菊注意到在学生中,有一名女同学一直在哭。女同学还说,教官经常威胁她:你要怎么样的话,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教官还因为水龙头坏了,说是她们搞坏的,一点都不听她们解释,拉出来就是两巴掌,并要每人喝马桶水两大壶,不喝打二十个巴掌。

  听到这里,冯秋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冯秋菊原本想让儿子得到更好的教育,却万万没有想到,结果是差点毁了儿子。

  随后,冯秋菊提出,要见见当时曾带领五六个教官一起殴打小义的教官陈影。而这个陈影也是同学们公认出手最重的一名教官,如今他仍然留在学校里工作。但陈影不承认他打过小义和其他的同学。

点我试试,注意左边列表哦:
重庆 虐待 学校 东方


[1楼]:
校长

  对问题孩子只有惩戒

  在听完同学们的哭诉后,作为校长的陈华,第一次公开承认了学校殴打学生的部分事实。

  陈华认为,学校出现殴打学生现象的根源,在于学生自身就存在问题,而学生口中的殴打侮辱行为,在他看来,都属于适当的惩戒。与此同时,陈华也坚信同学们口中的真相,仍然有70%是虚假的,是这些学生为争取自由共同编造的谎言。

  陈华说,如果我的孩子是问题孩子,在已经没办法的情况下,我愿意交给这样一个专业的训练机构进行训练,而且我也认同有适当的惩戒。如果每一个孩子刚来的时候,或者整个过程就是说服教育,做思想转化,那是绝对教育不好的。

  为了弄清校长所说的适当惩戒和打骂之间的区别,记者几经周折,联系到了几个曾经在大东方行走学校任职、如今已经找到了新工作的教官。一位教官张朋说,适度就是自己把握,只要别把孩子打出残废,别打出太严重的内伤,只要让他知道痛就行了。记者问他进去的时候,就知道可以打骂孩子吗?张朋说:“可以,里面的教官都这样。”

  尾声

  司法鉴定后起诉学校

  目前,小义的母亲冯秋菊正在给小义进行司法鉴定,希望尽快进入司法程序,起诉重庆市大东方行走学校。同时,她也希望,仍在接受培训的学生家长们能够尽快去学校,看望自己的孩子。

  恐怖对话

  学生1:他可能来一个月,就被打三十天,天天被打。

  学生1:先拿(皮带)这头打,然后再拿另一头打,如果这头打断了就再用另一头打。

  记者:这个铁的?

  学生1:对,整根打断为止,打成碎片。

  记者:打你哪里?

  学生1:全身打,除了头他不敢打,他怕打出事。

  ……

  记者:会体罚学生吗?

  校长:绝对不会。

2007-07-20 22:12:43
高级泡友---笑你傻B【楼主】【米兰】 | 回复

[2楼]:
受害学生的遗书
大东方行走学校黑幕


受害学生
大东方行走学校黑幕

受害学生的家长
大东方行走学校黑幕


大东方行走学校校长
大东方行走学校黑幕

修改于:7/20/2007 10:15:14 PM
2007-07-20 22:13:19
高级泡友---笑你傻B【楼主】【米兰】 | 回复

[3楼]:
重庆大东方行走学校专收难管教的孩子,让他们“重归正道”。一名来自北京的小男生——14岁的小弈不堪折磨服用外用药高锰酸钾后坠楼,揭开这所学校的暴力内幕:穿迷彩服的教官用皮带、电线、竹戒尺等打学生,用脚把学生踹到吐血,甚至打伤学生后在伤口上撒盐。

笔者获悉这个消息后,惊悸不己。重庆大东方行走学校哪里象所学校?这简直就如同法西斯集中营,学生在那里不是受到良好的教育,而是恐怖和身心上的折磨。我想,即使是在监狱里服刑改造的囚犯,也不能随随便便地用粗野的打骂体罚来对待啊!请不要忘了:他们是学子、是孩子、是祖国的花朵!

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由于多方面的原因,有一些成为所谓的“问题孩子”。迷恋上网、逃课、打架、懒惰、不听话等等是“问题孩子”的标准特征。近年来,江苏、河北、江西等出现专招这类孩子的民办学校。这里不教文化课,主课就是让学生进行上千公里行走以锻炼意志,一些几乎被放弃的孩子被调教得“服了管”,一时让这些学校有了市场,各地这类学校也应运而生。对于这类学校的兴起,它的资质和教学方式是否得到国家教育部门等相关的审批,不得而知。然而,一些教育专家对这种“择差教育”模式提出质疑,并极力反对行走中的变相体罚行为。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择差教育”本身就存在对孩子不客观的评价,对孩子有歧视的意味。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决不仅仅是孩子本身的原因,家庭、社会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孩子如同一棵小树苗,可塑性很强,只要我们精心呵护,会长成参天大树的,但对于孩子的问题,我们过多的是求全责备。正因为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值过高,“行走学校”因此受到家长青睐。2002年,江苏省淮安市的“徐向洋教育训练工作室”在全国率先开展了“择差教育”,随后,河北石家庄、江西九江都开办了类似的学校。尽管这类学校的学费价格不菲,但还是被不少有“问题孩子”的家长所接受。

当“问题孩子”被送到“择差教育”的学校后,更多接受的是长途行走及戒尺、罚跑、做俯卧撑等其它带严重体罚行为的训练,在高压下有些孩子的问题被“治”好了,这种“行走学校”竟一时得到了社会上的一些认同。我依稀记得看过电视台还为“行走学校”做过报道,当时就想:有必要办这样的学校吗?

“行走学校”是中国教育改革的产物吗?若是的话,那重庆大东方行走学校则暴露出中国教育改革的问题,发人深省,值得深思。

    程一叶

2007年6月22日
2007-07-20 22:16:14
高级泡友---笑你傻B【楼主】【米兰】 | 回复

[4楼]:
“求求你,快来救救我吧!”这是一个学生在学校里写出的纸条,类似内容的纸条还有很多,都是在控诉他们的学校。他们的学校究竟做了什么呢?为什么让学生们都如此惧怕呢?

  重庆市大东方行走学校是一所私立学校,近日,该校的一名学生突然服药坠楼,记者经过调查发现,这所学校竟然使用残酷的体罚手段对待学生。

  这个孩子名叫小义,他在服下了四片高锰酸钾外用药片后,从教学楼里三米多高的位置坠下楼。 

  小义的母亲在接到病危通知后赶到医院,与儿子交谈后得知,这些伤是学校实行残酷体罚所致。随后记者几番交涉,才得以进入位于重庆市渝北区的大东方行走学校进行采访。 

  所谓行走学校,就是近年来专门针对那些行为和学习习惯或心理状态不好的孩子,形成的一种以军事化训练为基础的系统教育模式,伴随着长途的行走训练,目的是通过这种管理模式,规范学生的行为,简单来说,就是帮助家长管教孩子,改掉陋习。 

  离奇 13岁孩子在校自杀四次 

  记者手里拿着一张张求救的纸条,上面写着:“求求你们救救我吧。我今天吐了好多血,可学校不带我去医院看,我胸口很疼,请您给我爸打个电话,求求您,一定要打”;“这里一点关爱也没有,一切都冷漠”;“太黑暗了,完全是个骗局,妈妈,快来救救我吧,不然你就见不到我了”。每一张纸条上都是求救的内容,上面还有电话号码。 

  就在前不久的4月27日,13岁男孩小义服下了四片高锰酸钾外用药片后,神志不清,从学校的教学楼里三米多高的位置坠下楼。出事后,小义被学校送到了重庆市西南医院进行抢救。 

  4月28日下午1时,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与此同时,从北京赶来的小义的父母在儿子身上找到了一封小义亲笔所写的遗书:妈妈爸爸:人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希望你们好好保重身体,把医学找一个传人继续发扬下去,爸妈一定要快乐地活下去。 

  不久后脱离了危险的小义脾气变得很暴躁,这天他又发脾气了,父亲告诉他,现在很多朋友都在关心他。小义却说:“我知道你有很多朋友,你厉害,现在去把陈华弄死呀,我就开心了,电话在哪,去呀!” 

  小义口中所说的陈华,就是重庆市大东方行走学校的校长,而那些求救纸条也是从这个学校里拿出来的。经过再三沟通,小义告诉记者自己为什么接二连三自杀就是因为被打得受不了了。 

  小义的话,让所有的人都很震惊。原来,在这次坠楼事件以前,小义已经自杀过三次了,但是都没有成功。 

  起源 因爱上网进行走学校就读 

  小义告诉记者,他是在今年的3月1日被父亲骗到重庆去的,原因是自己喜欢上网,耽误了学习。 

  看到孩子如此迷恋网络,不专心于功课,做父母自然很着急,于是,小义的母亲冯秋菊就通过在网上查询,找到了一家专门实施择差教育、针对“问题学生”的学校,学校的全名是重庆市大东方行走学校。 

  在该校的招生简章上,冯秋菊看到有1500多名学生都已培训成功,并顺利返回课堂了。这么多的成功案例,让冯秋菊对这所学校充满了信心。于是今年3月,她和丈夫把小义送到了大东方行走学校。 

  然而,小义却说,他在这所学校接受的教育,绝不像父母想象中的那样。 

  小义告诉记者,他在入校的第一天就被教官揍了一顿,而这仅仅是他噩梦的开始。他说教官一般都用皮带、竹鞭和电线打他,打得浑身都是血印,有时不管犯没犯错误,只要教官心情不好就打人。 

  小义说,学校不允许入校三个月内的学生和家长见面或通电话,而唯一的通信联系,也是在教官的监视下进行的。所以对于自己在学校的真实状况,父母根本就不知道。 

  小义也曾写过很多次求救纸条,让来上心理课的老师,或是被家长接走的同学转交给自己的父母,可是求救纸条却始终没有音信。为了早日结束痛苦的生活,小义不止一次想到了自杀。 

  在小义的口中,大东方行走学校里面的教官有用铁链打学生的,有把皮带打断的,甚至还有往伤口上撒盐的,这些话听起来,让人只有一种感觉,就是恐怖。 

  学校表示 学生自杀是个人性格原因 

  大东方行走学校位于重庆市渝北区的两路镇。为了了解学校目前的真实情况,记者决定首先以学生家长的身份进行暗访。记者提出要看看学校的环境。在教学楼里,记者始终连一个学生也没有见到。当记者提出要参观学生上课时,立即遭到了工作人员的拒绝。 

  这时,一位家长刚看望完自己的儿子,从学校里走出来,记者准备上前了解情况,没想到,却立即遭到了学校工作人员的阻拦。 

  在学校的办公室里,记者再次见到了刚才的那位家长。家长说,孩子看起来有点害怕,教官刚走他就说这里太恐怖了,我想回家,教官来了,他就不说了,每次谈话都有教官在场,我又不好多问。这时,大东方行走学校的校长陈华回到了学校。 

  校长陈华把小义事件定性为安全事故,并表示愿意承担管理上的相关责任。 

  他还说小义试图自杀三四次这个情况到目前为止,他一次都没有听说过。陈华说,小义的情况对于大东方行走学校以及全国行走学校来说,是比较特殊的一个个例,因为这个孩子一直与人相处的能力比较差,另外孩子爱撒谎。 

  在校长陈华看来,小义自杀的根本原因在于小义自身存在的性格问题,他爱撒谎和缺乏与人相处的能力,最终导致了惨剧的发生。陈华还再三强调,小义事件仅仅是一个个案,在校的其他学生都没有遭遇过和小义类似的经历。 

  陈华认为,这几个月的择差教育从整体上来说,90%以上是成功的,小义是一个个例,因为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的时候防不胜防。校长和小义的解释截然不同。 

  座谈会 孩子们哭诉被教官毒打 

  在楼道里,记者见到了小义的同学们。这些孩子的年龄从11岁到19岁不等。一学生说,教官对他们其实很好。学生们真的过得很好吗?为了听到更多同学的声音,记者随机进入了一个学生寝室,了解情况。在随后的交谈中,同学们告诉记者,在这所学校,不仅小义经常被打,他们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被教官殴打过。 

  冯秋菊和大东方行走学校的校长陈华见面了。陈华表示为了表明校方的诚意,冯秋菊可以在花名册上任选三个学生来询问,媒体可以在场,校方不在场。 

  座谈会上,一学生哭着说,只要犯一点小错误,教官就先把我打了,然后再叫我最好的朋友打我。另一学生哽咽着说,我舍不得打他。昨天记者在楼道里采访时也是教官给我使眼色,叫我过去说学校好话的。 

  记者认出来,这个男孩就是前一天,向记者夸学校很好的那名学生。这时,冯秋菊注意到在学生中,有一名女同学一直在哭。女同学还说,教官经常威胁她:你要怎么样的话,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教官还因为水龙头坏了,说是她们搞坏的,一点都不听她们解释,拉出来就是两巴掌,并要每人喝马桶水两大壶,不喝打二十个巴掌。 

  听到这里,冯秋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冯秋菊原本想让儿子得到更好的教育,却万万没有想到,结果是差点毁了儿子。 

  随后,冯秋菊提出,要见见当时曾带领五六个教官一起殴打小义的教官陈影。而这个陈影也是同学们公认出手最重的一名教官,如今他仍然留在学校里工作。但陈影不承认他打过小义和其他的同学。 

  校长 对问题孩子只有惩戒 

  在听完同学们的哭诉后,作为校长的陈华,第一次公开承认了学校殴打学生的部分事实。 

  陈华认为,学校出现殴打学生现象的根源,在于学生自身就存在问题,而学生口中的殴打侮辱行为,在他看来,都属于适当的惩戒。与此同时,陈华也坚信同学们口中的真相,仍然有70%是虚假的,是这些学生为争取自由共同编造的谎言。 

  陈华说,如果我的孩子是问题孩子,在已经没办法的情况下,我愿意交给这样一个专业的训练机构进行训练,而且我也认同有适当的惩戒。如果每一个孩子刚来的时候,或者整个过程就是说服教育,做思想转化,那是绝对教育不好的。 

  为了弄清校长所说的适当惩戒和打骂之间的区别,记者几经周折,联系到了几个曾经在大东方行走学校任职、如今已经找到了新工作的教官。一位教官张朋说,适度就是自己把握,只要别把孩子打出残废,别打出太严重的内伤,只要让他知道痛就行了。记者问他进去的时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