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川大05建筑学2班
川大05建筑学2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77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建筑的永恒之道——第十六章 语言的结构(2)

(2010-01-18 22:32:39)
标签:

杂谈

每一次,我的各单个模式的想象都变了。而且每一次想象都强化了它们。

的确,是这种网状结构使各单个模式具有意义,因为它把它固定住,使它们完满。

每 一模式是依照形成语言的诸链节,由它在作为整体的语言的位置来修饰的。由于每一模式依靠它在整体中的位置,它变得特别强烈、生动、易于想象,而且更丰富地 形象化了。语言不但把诸项模式互相连接了起来,也通过给予每一模式一个现实的关联,并促使想象给予模式相连而成的组合以活力来帮助它们活跃起来。

但是,虽然我已把模式互相连接成网络而形成一种语言,我怎么知道语言是好的呢?

它 是完满的吗?我应该给它加上其它的模式吗?我应该把一些模式去掉吗?它连在一起了吗?而且更重要的是它会帮助我产生一个有生气的花园吗?我们可以假定,如 果单个模式遵从第13、14章的规则,它们各自部是有生气的,但做为一个整体的花园如何呢?语言会让我创造一个作为整体的生动奇妙的花园吗?我怎么可以肯 定呢?

当语言在形态上和功能上完满的时候,它就是一个能够使某种东西完整的好的语言。

当诸模式一起形成一个完满的结构,填满所有细节,没有裂痕时,那就是形态上完满。当模式系统具有特殊的自我一致,其中,这些模式作为一个系统,只产生那些它们本身解决的作用力——以致作为一个整体的系统能够生存,而没有自毁的内部冲突的活动之时。那就是功能上完满。

当我可以想象语言非常具体产生的那种建筑时,语言就是形态上完满的。

这意味着这个语言指明的建筑的一般种类完全可以视觉化——不是作为一个模糊不清满是缝隙的创造物,而是作为一个稳定的整体,只是细节缺乏明晰。例如,假定我有半隐蔽花园模 式但我没有那些告诉我花园的主要组成部分是什么的模式:具体地说,我没有如何形成其边缘的想法;我不知道主要组成部分是些什么;我不知道那儿是否有特殊的 焦点;我不知道花园和住房接触的地方发生什么。在这些情形下,我们实在完全不能想象花园:因为我对它不甚了了。这很不同于不如如何连接个别花园和个别住 宅。它意味着,我对于如何凑成这类花园的理解存在着一个根本的裂隙:并且意味着,如果在真实情况到了这个阶段,我不得不搔搔头皮,开始从头把它想出来。相 反,当我可以清楚地把花园想象为一个个总的结构时,花园的语言是形态完满的,尽管我的心中还没有任何具体的花园。

建筑的永恒之道182

当语言限定的模式系统能够充分允许所有内力自己解决时,语言就是功能上完满的。

再来考虑花园。我们从第6和第7章知道,很可能存在若干不相协调的冲突的作用力系统。这些作用力不能内部解决时,会逐渐破坏系统,这也是非常可能的。例如,假定花园没有考虑树,基础和阴影的生态作用。阴影落在不好的地方,根的系统开始损坏基础——建筑和树之间的整体关系就是不稳定的,因为它引起了进一步的问题,最终将迫使花园激烈的变化,然后把它们自己导向其它的不稳定。当所有这些内部作用力系统完全被包容时——总之,当有足够的模式使所有这些作用力趋于平衡时,它是功能上完满的。

在两种情形中,只有当语言中所有单个模式完满时,语言才是完满的。

很明显,只要任何个别模式本身是不完满,语言作为一个整体就不可能完满。每个模式必须有足够的模式在其下,形态上完全充满它。每个模式必须有足够的模式在其下,以便解决它所产生的问题。因此,模式建筑物边缘在形态上是完满的,只是当其下的模式足以创造一个建筑边界的主要整体结构的充分、具体、完整的画面之时。它是功能上完满的,只是当其下诸模式一起解决了出于建筑边界的存在而产生的所有主要问题或者未解决的冲突作用力系统之时。

因此,一旦需要填充每一不完满的模式,我们就必须创造新模式。再以建筑物边缘为例。现在这个语言中直接在建筑物边缘之下的模式是有阳光的地方、回廊、有围合的户外小空间、园中座椅入口的过渡空间。在这五种模式的存在中,是否沿着建筑的边缘存在着未解决的问题?这是功能完满性的问题。是否存在着建筑边界的那些几何不明晰,不能由这五种模式充分描述的部分?这是形态完满性的问题。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是存在,有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还有一个含糊不清的几何区。有一部分建筑边缘——一段无窗长墙沿花园的地方——还是成问

题, 因为没有模式适应它。无窗墙是不悦人的,它会使一部分花园不舒服,不易使用。模式建筑物边缘本身,以非常普通的用语表明,边缘应是一个明确的地方,应朝两 向看,向住宅之内和住宅之外。但是在细节上,这段无窗长墙的问题悬而未决。为了解它就需要创造一些新的模式:是建筑物边缘的部分,语言中位于其下,并以某 种方式成功地表明如何处理这段无窗、不亲切的长墙。现在,我并不准确地知道这个模式是什么。但是例子帮助清楚地表明,告诉我们哪里有一个问题的功能性直觉,和告诉我们几何上哪里有一个裂缝的形态性直觉,是不能分开的。对每个模式我们持续工作下去,直至我们取得在它之下一组完全解决功能上和形态上的问题的模式为止。我通过创造模式和排除模式,直至每个模式完满来完善语言。

建筑的永恒之道183

但我也必须保证给定模式之下的那些模式是其基本的组成部分。

在给定模式之下,不必有太多的模式。这一次让我们看看半隐蔽花园。花园有一角落是有阳光的地方,另外一个地方也许是有围合的户外小空间,需要一些树,形成一个场所;花园作为整体富有特色,如花园野趣;花园和街道之间在细节上存在着关系,如私家的沿街露台;住房和花园之间存在着关系的可能,如温室⋯⋯花园中有花的特色,如培育的花,还有对蔬菜和水果的需要,菜园和果树林⋯⋯但不是所有这些需要直接在半隐蔽花园下层。理由是,其中有些互相修饰。例如,花园野趣赋予花园总的特色,本身由培育的花和菜园来充实完成,而树荫空间本身也由果树来充实。这些可以通过另一模式来达到的模式不需要直接出现于模式半隐蔽花园之下。

把任一给定模式的基本组成部分的模式同那些更下一层次的模式区别开来是根本的。

如果我必须做一个半隐蔽花园我可以把它理解为有三或四个部分的某种东西,我可以想象它,并在我的园中,为我自己建造一个。但如果半隐蔽花园有二十或三十个模式,都是它的组成部分,我就不能连贯地想象它了。这就得出了,有五种模式,必须紧接着出现在半隐蔽花园之下。它们是花园围墙,花园野趣,私家的沿街露台,有阳光的地方树荫空间。于是,在这个特殊语言中,这些就成了半隐蔽花园的主要组成部分。

实际上,这意味看你准备的语言必须经过评判,好象它本身是一个完成的花园(或完成的建筑)。

因 为完成的花园(或建筑)总是由其中出现的那些模式控制的,所以你甚至可以在你使用语言之前说出你是否会喜欢这个语言产生的场所。如果模式的集合产生了一个 连贯而令人满意的整体,而不需要进一步的洞悉和美使之完善。那么语言就是正确的。但如果你仅仅把语言想成一个方便的工具,并想象你创造的花园或建筑,由于 你运用得好,以后将会美起来,而语言中的模式的集合现在并不足以使它美,那么语言必有某种更深的错误。你必须修改它,直到你满意为止。

于 是,任何设计过程的真正工作在于整理语言,之后你可以从中产生一个特殊的设计。你首先必须形成语言,因为是语言的结构和关联决定了设计。你建造的个别建筑 依据你所使用的语言的深度与完整性,将富有活力或没有活力。当然,一旦你形成了语言,这个语言就是有普遍性的它有能力产生一个有生命力的建筑,它就可以用 上千百次,产生千百个有活力的建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