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川大05建筑学2班
川大05建筑学2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22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建筑的永恒之道——第十五章 模式的真实(3)

(2010-01-12 20:46:53)
标签:

杂谈

一些模式有这一特质,另一些则没有。那些使我们感觉好的,因为它们帮着使我们完整,我们在它们的存在中更感到我们自己,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特质本身,不是它对我们的影响。

最终,是模式中的这种特质,产生了有无活力之差异。

以 行人和汽车之间的关系为例。一般的常识是步行者必须同汽车分开,因为这样对他们是宁静、安全的。但问题百出的现实向我们表明,甚至在步行与车行完全分开的 城市里,儿童还是跑出来到停车场地玩耍,人们还是随便沿着车行路行走。事实上,人们走最短的路线,而哪里有活动哪里就有车辆。毫无疑问,步行道为了和平。 宁静和安全需要进行提防汽车的某种处理。但

路 线也需要经过活动的地方,在那里步行者可以遇到汽车。同时处理这些作用力是可能的。如果我们使步行道和车行道相垂直,越过车道但不完全离开它们,我们就创 造了和平和安全,也创造了步行者和汽车相遇的地方,活动发生的中心,两个系统相交的地方。这个事实上解决了作用力冲突的模式,当然,也符合于我们感觉到汽 车和人之间关系最舒服的地方。在城市的商业区,完全和汽车隔开的道路系统太安静、做作、几乎不真实了,难道这不对吗?相反,难道不是那些安静、美妙,但导 向一条车道的步行道使我们感觉到同这些作用力完美平衡的吗?问问你自己,是否你不知道在城市中象这样一条步行道,其中有车道在视线内,却在一端越过步行道——井问问你自己,你在那里时,你是否感觉不好。达到了这个程度,这个模式小路网络和汽车就是基于现实的。一旦关联保持在我们有小汽车的环境中,这就是正视作用力,并通过真正对待它们无偏见地加以解决的模式。

是现实本身产生了这种区别。

建筑的永恒之道171

举另一例子:我们在秘鲁建造的住宅中,我们把模式建立在可以在人们生活中发现的潜在作用力的基础之上。由于许多作用力是悠久的,我们被引导创造了许多同古代和殖民地秘鲁传统相同的特点,例如每一个住宅设计了一个正好置于前门里边,接待正式客人的撒拉,一种特别正规的起居室,和一个在住宅更后面的家人自己生活的家庭起居室(见模式私密性层次)。并且在前门外我们给每一住宅设计了凭眺凹廊。人们可以半在里,半在外站着观看街道(见模式前门凹进处)。 这些模式都是和秘鲁传统一致的。人们强烈地批评我们试图走回头路,他们说,秘鲁人的家庭本身在奋力赶上未来,想让住宅象美国住宅一样,这样他们就可以有一 种现代的生活方式。这里的问题不是过去、现在或未来的问题。它是一个简单的事实,单有一个起居室的秘鲁家庭,只要有生人来访,就会碰到冲突——他 们是想全家聚在餐桌旁、交谈、看电视,同时却想对来访者表示礼貌接待而不与家庭混杂在一起。而且如果不可能站在前门观看街道,许多妇女将体会到这样两种事 实的冲突:作为一个妇女,她们期望退隐,不太突出,或不直接地坐在街道上,但在住宅里,她们又想体验某种同街道和街道生活的联系。我没有裁决这些事实。它 们只是秘鲁人1969年动态的事实。只要这些作用力存在,人们将体验到不可解决的冲突,除非给予这样的模式,否则很难是完整的。

而且最终,只是当我们的感觉完全同作用力的现实相接触的时候,我们才开始看到能够产生生气的模式。

这就是艰难之所在——因为人们常常把他们自己的意见放在先于现实的地位。时常,人们通过说要不然其它样子的对这些作用力的描述作出反应而说应该是另外的样子。例如,入口的过渡空间是部分地基于这样的事实,在城市街道上,人们有一副街道行为的假面具,在一个人于私密或隐匿场合可以放下来之前,需要有一个过渡空间加以去除。某个人对这一模式的评语是:这个事实是不好的,人们应该学会在街道上同私密处一样,俾使我们大家能够互爱。

这 一论点的目的是好的。但人类并非如此柔顺。尽管不出自我们自己的意志,街道假面具是由我们创造的。它的形成是有关城市环境中人的本性的一个基本事实;而说 如果这个作用力不存在的话,那会更好,就几乎是不负责了。作用力显然是存在的,设计基于这种自说自话的思想是要失败的。入口的过渡空间之美以及它能够使我们感觉一致是基于我们对这些真实存在的作用力的彻底承认。

而放弃事物必须是什么的成见并认识它们真正是什么是很艰难的。

例如,有一天,为男童子军的电台广播说;当你的孩子同其他孩子坐在街道角落时,这是不健康的——给他们机会做他们向往做的事情吧——进行长途旅行、钓鱼和游泳。这一陈述是用宗教的热情来表现的——当然,是清教道德信徒的深沉企图,要把孩子应该喜欢什么强加到孩子实际喜欢什么之上。自然,一个真正的男孩有时想去游泳,但有时想跑到外面街道转角处同他的朋友在一起,有时也想寻找女孩。认为这些追求是不健康的人绝不会看到实际在孩子中起作用的力——也绝不会使用有任何现实意义的模式语言。这样的人怎么会认识到青少年住所,这个表明少年需要一个稍微脱离父母的去处,以使培养他独立性的模式的现实,或怎么会认识到户外亭榭,这个特别注意到十几岁的少年需要聚集在城市公共空间,离开他们家的模式的现实。

一个相信贫民区清除的人闭眼不看其中人们的生活现实。一个确信城镇破旧的下等地区必须清除的人,对于在流浪生活中起作用的真实作用力是不在意的,因为他不能接受流浪的存在。一个确信办公室必须灵活的人对于意欲成组进行工作的人中起作用的真实作用力是不在意的。任何关于事情必须如何的成见总干扰你的现实感觉,它使你看不到实际发生什么——这总是妨碍你使环境活跃。它将妨碍你创造新模式,或对新模式视而不见——尤其是,它将妨碍你恰当地使用那些模式来创造完整的环境。

在这方面,对现实的注意远超出了价值领域。

人 们通常说,模式的选择依赖于你对何为重要的看法。一个人认为高层建筑最好,另一个喜欢低层建筑;一个人喜欢大量的汽车空间,因为他喜欢快速驾驶;另一个喜 欢强调空间留给步行者,因为他不喜欢驾驶。当我们试图解决象这样的争执时,我们被引回到人们生活中的基本目的:回到了他们的基本目标或价值。但是人们的价 值并不一致,因此这类议论仍然使我们停留在那种模式看来只依赖看法的立场上。根据这种观点,你最好说,一定的模式有助于或无助于满足一定的目标或价值。或 者说,一些作用力是好的,另一些是坏的。但是一个模式如果是现实的话,它对这种情况中作用力的合法性是不做判断的。

由于模式看起来是非伦理性的,由于它对个别意见、或目标或价值不做判断,模式上升到道德范畴的另一层次。

其结果是允许事物有生气——这 比任何一个人工价值系统的成功更胜一筹。甚至对那些看来观点正确的人,企图使一种世界胜利也是终究不行的。被忽略的作用力不会离去,正因为作用力是被忽略 的,它们的压抑潜伏着,它们迟早会暴发出来,那些看来胜利的系统使面临着大得多的灾难性危险。一个模式可以有效地帮助使一情境真正有生气的唯一办法是:认 识到实际存在的所有作用力,然后寻求一个这些作用力互相不冲突的世界。

而后它成为自然的片断。当我们看到水池中波纹的模式时,我们知道这个模式完全是同存在的作用力相平衡的:没有任何使之含混的思想干扰。

建筑的永恒之道173

最终当我们成功地观察了一个人工模式,以致它不再被意见和意象所模糊时,我们便发现了象水池表面的波纹一样正确永恒的自然片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