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川大05建筑学2班
川大05建筑学2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22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建筑的永恒之道——第十五章 模式的真实(2)

(2010-01-12 20:43:08)
标签:

杂谈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们的感觉总是面对着任何系统的整体,如果有隐含的作用力;隐含的冲突潜伏于模式之中,我们就可以在那里感觉得到。我们感觉模式很好,是因为它是名符其实的有益的东西,而且我们知道,没有隐含的作用力潜伏在那里。这使检验任何给定的模式较为容易了。

当你初看一个模式时,你会凭直觉立刻说出,它使你感觉好,你想生活在其中有此模式的世界,因为它帮助你感觉更有活力,或不好,你不想生活在其中。如果一个模式使你感觉很好,它就非常有可能是个好的模式。如果一个模式不能帮你感觉很好,它是好的模式的可能就很小。

我们总可以自问,一个模式给我们何种感觉,而且我们也总可以同样询问他人。

设想有人提出铝制模数墙板在住宅建造中非常重要。只消问他,在用这些材料建造的房间中他感受如何。他将能做出几打评价实验,来证明是好的,它们使环境更好,更清洁、更健

康⋯⋯但有一件事他却做不到,如果他是自我诚实的话,那就是声明模板的存在是区别他感受良好的场所的特征。

当你问某人意见时,回答根本不是这样。

如果我问某人他是否对停车房满意——他会给出不同的回答。他可以说:这全看你指什么了,或他可以说它们也无法避免,或他可能说,它是对困难问题的最有利的解决等等。这一切无一同其感受相关。

问一个人的趣味,回答也不是这样。

倘若我问一个人他是否喜欢六角形建筑,或象鞋盒的公寓一个叠一个的那种建筑,他会把这看成是关于他的趣味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他会说,它是非常有创造性的,或希望证明他有很高的趣味,是的,这个现代建筑是很吸引人的,不是吗?还是没有一个同其感受相关的。

问一个人如何看待一种想法时,回答也不是这样。

再假定我阐述了某一模式,在问题的陈述中;这一模式描述了大量的问题,一个人可以将它同他关于世界的哲学倾向、态度、认识、想法联系起来——而后,他又会给我大量混乱的回答。

他会说,好,我不赞成这样或这个事实的阐述,或者他可以说,你引证的这种、那种观点的证据已被员权威人士讨论过了,或又说好了,我不会认真对待这个的,因为如果你考虑它的长远影响,你可以看到,它决不会是这样⋯⋯所有这一切又未同其感受相关。

回答只需感受,而无需其它。

到模式存在的地方去,看看你在那里的感受如何。把它同没有这种模式的地方的感受相比较。

如果你在模式存在的地方感觉更好,那么模式就是好的。如果你在模式不存在的地方感受更好,或你可以诚实地检查出两组情形之间没有差别,那么模式就不是好的。

这种检验的成功与否随着至今我还没有充分说明的、人们对模式的感受出奇一致的事实而定。

我曾发现,关于模式中的概念或关了模式的哲学表达或关于模式看来意指的趣味风格,虽然人们可以陷入最令人惊讶的复杂的争执之中,可是从同一文化来的人们对于不同模式的感受却明显地一致。比如,拿儿童对水的需要来说。几年前,我在旧金山参加一会议,一个下午,两百多人在一起试图找出在某城市中他们想要的东西。八人一小组,围坐小桌,

花了一个下午讨论。在结束的时候,每个小组一位发言人归纳了他们最想要的东西。一些小组,相当独立地提到,他们想要他们的儿童有机会在泥和水中,或用泥和水,特别是水来玩耍,以取代公园和学校提供的坚硬的沥青游戏场。这吸引了我。正巧我们已发展的语言模式之一,水池和小溪进入到有关这样事实的细节:我们所有的人,特别是儿童需要玩水的机会,因为它解决了基本的下意识的过程。而且这是模式十分自发的确认,直接自人们的感觉中诞生。或者以医院规模为例。圣保罗的官员,最近开始建造世界上最大的医院——1000床位的医院。现在10有9人,也许100人有95人会认为1000床的医院充满了恐惧和干扰。把这个仅作为经验事实来思考。它是一个安排有序的经验事实,远比偷懒的实验及专家可以收集的观察资料要巨大得多。

科学中,有很少实验,其中某个现象有能力产生这样超常水平的一致。

但 由于某种奇怪的原因,我们还不愿认识这些感觉的深度、力量和核心。如果把巴西人想到这个医院就感觉不舒服这一事实,作为散布对专家意见怀疑的手段,在立法 机关提出的话,议员将会莞尔一笑,在这种情形下甚至提及感觉都会是令人为难的。然而这共有的感觉之洋是我们互相同一的地方——这是最终我们赞同模式语言的根源。很容易把感觉看作是主观的不可依赖的从为它们是一个作为任何形式的科学一致的合理依据而将它们排除。当然,在私密情形中,在人们的感受一个接一个变化非常大的地方,他们的感受不能用作一致的基础。

然而,在模式的范围内,在人们看来90%、95%甚至99%次一致的地方,我们可把这种一致看成是超常的、看成是对人类感觉的完整性的几乎突破性的发现,我们当然可以把它作为科学的加以运用。

但为避免重复,我必须再次声明,一致只在于人们的实际感受,不在乎他们的意见。

例如,如果我让人们来到窗前场所(窗座位,玻璃凹室,看到外面一些花的低窗台旁的椅子,凸窗⋯⋯),并叫他们把这些窗前场所同那些房间中与墙面取平的窗加以比较,几乎没有人会说平窗实际感觉比窗前场所更舒服——这 样我们会获得95%的一致,如果我把这组人带到有模数墙板的各种各样的地方、把这些地方同用砖和灰泥、木材、纸、石头⋯⋯建造的地方比较。几乎没有人说模 板使他们感觉更好,只要我坚持我只想知道他们感受如何。这样就又一次获得了95%的一致。但当我允许人们表达他们的意见或带有他们的想法和意见的感受时, 一致使消失了。突然地模制构件和生产它们的工业的坚定拥护者将找出一切理由来解释何以模数墙板更好,它们何以经济可行。而且一旦意见说服了,窗前场所就以 同样的方式作为不实际的而被排除,预制窗的需要就作为非常重要的而被讨论,⋯⋯所有这些理由事实上是靠不住的,但仍然是以一种看来不得不让人同意的方式采 表现的。总之模式的科学的精确性只能来自人们感觉的直接评价,而非来自争辩或讨论。

这些触及现实的感觉有时非常难以达到。

例如,假定某人提出一个水从一喷泉的四个方向流出的模式。如果我向这人说——那样使你感觉好吗?他回答:是的,当然,那确是我何以要那么做的缘故——它使我感觉好。需要艰苦的训练来说,不、不,等一等,我对那种信口之言不感兴趣。如果你把水从水池大量流出,并可以灌溉果园的情形同水在四个方向细细流出的情形比较——现在诚实地、诚实地自问——哪两个使你感觉更好——然后你知道了当水流更大时,它使你感觉更好——它更有意义,世界更加完整。但承认这一点是艰难的,因为把注意集中于感觉要做非常艰巨的工作。它也不难,因为感觉不在那里,或感觉是不可信赖的。它又难,因为长时间注意以及发现谁实际感觉更好要集中大量的、不一般的注意力。

而只有这真实的感觉,这需要注意力的感觉,这需要化力气的感觉,才是达到一致所依赖的。

只是这深得多的感觉,才直接和作用力的平衡相连,直接和现实的特殊时刻相连。

建筑的永恒之道170

一旦一个人希望象这样严肃认真地对待自己的感觉,并加以注意——排除意见和想法——那么他对模式的感受就可接近无名特质了。

然后我们看到了,一个平衡模式的概念深深扎根于感觉的概念。

当我们的感觉是真正的感觉时,它给我们提供了找出哪种模式平衡及哪种不平衡的强有力的方法。

但尽管如此,感觉本身并非事物的实质。

在有生气的模式中,存亡攸关的不仅仅是它给我们感觉很好,而且更重要的是,它实际解放了世界的一部分,允许作用力自由作用,它从概念和观念强加的影响中解放了世界。

总之,存亡攸关的东西最终不是别的,而是无名特质本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