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川大05建筑学2班
川大05建筑学2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77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建筑的永恒之道——第五章 空间模式(1)

(2009-12-26 00:23:50)
标签:

杂谈

第5章

空间模式

这些事件模式总是同空间中定的几何形式相连接的。实际上,正如我们就要看到的,每一建筑和每一城市根本上是由这些空间模式而非其它所构成的,这些模式是构成建筑和城市的原子和分子。

建筑的永恒之道53

现在我们准备集中解决建筑或城市的最基本问题:它们是由什么组成的?其结构是什么?其物理本质是什么?构成空间的建筑要素是什么?我们从第4章知道了,任何城市和任何建筑,其特征是从经常不断出现在那儿的那些事件和事件模式获得的,事件模式同空间有着某种联系。但到现在为止,我们还不知道空间的什么方面同事件相联系。我们还没有一幅建筑或城市的图景,向我们表明它们明显的结构——它看上去的方式,它的几何形状——是如何同这些事件相连结的。

假定我想理解某物的结构。这自然意味着我想简单地勾画它的轮廓,把它作为一个整体来理解。而这也意味着,一旦可能,我将用尽可能少的要素勾画出这个简单的图景。要素越少,它们间的关系就越丰富,这些关系的结构中所展现的图景就越多。当然,最终我希望勾画一个图景,能使我理解不断出现在我寻找其结构的事物中的事件模式。换言之,我希望发现一幅图景或一个结构,将相当简明地说明我研究的东西的事件模式及其外部特质。那么,什么是建筑或城市的基本结构呢?

极粗略地说,我们从上一章大体知道了何谓一个城市或建筑的结构。

它是由某些具体要素组成,每一要素都同一定事件模式相联系。

就几何层次而言,我们看到一些无尽重复的物理要素以几乎无穷的组合变化组合在一起。

一个城市是由住宅、花园、街道、人行道、商业中心、商店、车间、工厂、也许还有河道、运动场、停车场等等组成的。一个建筑是由不断重复的墙、窗、门、房间、天花板、凹角、楼梯、楼梯踏板、门把手、平台、柜台面、花盆等等组成的。一个哥特式教堂由中殿、侧廊、西门.十字交叉耳堂、唱诗班席、龛、回廊、柱、窗、扶壁、拱、肋、窗花格组成的。美国的现代大都会区是由工业区、快车道、中心商业区、超级市场、公园、独家住宅、花园、高层住宅、街道、干线、交通灯、人行道组成的。

每一要素都有与之相连的特殊事件模式。

家人生活在住宅中,小汽车和公共汽车行驶在街道上,花儿生长在花盆中,人们走过门,将门打开和关上,交通灯在变换,礼拜日人们聚集在教堂的中殿,当风吹过建筑时,风力作用在拱顶上,光线通过窗子照进来,人们坐在窗前观看景色⋯⋯

但这种空间图景没有解释这些要素是如何或何以把自己同相当特殊和明确的空间模式联系在一起的。

建筑的永恒之道54

教堂,作为一个要素和发生在其中的事件模式之间的联系是什么呢?它们有联系,这是千真万确的。但除非我们看到了某种通常意义的联系,否则,就等于没作任何解释。仅轻而易学地说每一事件模式存在于空间之中当然是不够的。那是显而易见,且意思不大的。我们希望知道的是,空间结构是何以支持事件模式的,如果我们把空间结构加以改变,我们将有可能预示出,这种改变会导致何种事件模式的改变。总之,我们需要个理论,以清楚明确的方式指出空间和事件的相互作用。

而且很使人困惑的是,这些看来象基本的建筑砌块的要素不断变化,每一次出现时都有所不同。

在这些不断重复的要素中,我们也看到了一种几乎无穷的变化。每一教堂有稍微不同的中殿,不同的侧廊,不同的西门⋯⋯在中殿中,各种壁洞互不相同,各个柱子互不相同,每个拱的肋稍有不同,每个窗子的花格和玻璃稍有不同。在都市区域中亦是如此。每个工业区不同,每个快车道不同,每个公园不同,每个超级市场不同,甚至象交通灯和停车标志这种更小的独立要素,尽管非常相似,但决不相同——总有式样的变化。

如果要素每次出现都不同,那么就证明了,它本身不是建筑或城市个的要素,这些所谓的要素不能是空间的终极的原子组成要素。

因为每个教堂都不同,我们称为教堂的所谓要素完全不是恒定的。给它一个名字只能加深困惑。如果每个教堂都不同,什么是保持我们称为教堂的相同的呢?当我们说物质是由电子、质子等等组成时,这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理解事物的方式,因为这些原子的确看起来每次出现都一样,因此有道理表明物质如何由这些元素的化合物组成,因为元素是真正的元素。但是如果组成一个建筑或一个城市的所谓要素——住宅、街道、窗子、门——仅仅是名子,它们涉及的基本的东西不断地变化,那么在我们的图景中我们就根本没有稳固性,我们需要发现另一些在变化中不变的要素,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把建筑或城市理解成这些要素结合物组成的结构。

因此,让我们更仔细看一看构成一个建筑或城市的空间结构,找出真正在那儿重复的是什么。

我们首先会注意到,在要素之上,存在着要素间的关系它们也不重复,正如要素本身重复一样。

除要素以外,每个建筑是由要素之间构成的一定的关系模式所限定的。

在哥特式教堂中,中殿侧面与平行于它的侧廊相连。十字交叉耳堂与中殿、侧廊成直角,回廊围绕着后殿的外侧,柱子是竖向的.,位于中殿和侧廊的分界线上。每个拱连接四个柱子,并具有独特的形状,平面交叉,空间凹进。扶壁在侧廊外象柱子一样终止在同一条线上,支撑着拱顶的荷载。正殿总是扁长的长方形,比率从1:3到1:6不等,但绝没有1:2或1:20。侧廊总比中殿窄。

每一个都市区,也总是由一定的要素间的关系模式限定的。

考虑一个典型的美国二十世纪中期的大都会区。靠近中心地带,有中心商业区.其中包括密度非常高的办公楼,附近有高密度的公寓。城市的整个密度按照指数法则,随远离中心距离的增大而降低,间歇地又有密度高峰,但比中心的要小,作为它们的附属,还有更小的高峰。每一密度高峰容括较高密度住房环绕的商店和办公家。靠近大都会外沿,有大面积的独立单户住宅,越远离中心,它们的花园越大。大都会区是由高速车道网服务的。这些快车道在中心紧连在一起。与快车道相独立,有一个大致规则的街道平面网,每五条或十条街道中,有一条更大的作为干线的街道。有几条干线比其它的更大,趋于放.射.布置,以星状方式从中心伸展出去。干道和快车道交汇处,有一种独特的立体交叉布置。两个干道相交处,有交通灯;狭窄街道和干道交汇处,有停车指示牌。主要的商业中心同密度分布高峰相一致,都布置在主要干道上,工业区都在快车道半.英.里.之内,旧的工业区至少接近一条主要干道。

那么,很明显,一个建筑或一个城市的结构大部分由关系模式组成。

不论是洛杉矶城市还是中世纪教堂都从这些重复的关系模式中获得了它们各自的特征,如同它们从要素自身获得的一样。

初看起来,这些关系模式同要素相分离。

想想教堂的侧廊,它平行并紧挨着中殿,同中殿共有柱子,东西走向,如教堂本身一样,在内墙上有柱子,外堵上有窗子。初看起来,这些关系是多余的,在侧廊存在的事实之外的。

当我们仔细看时,我们意识列这些关系不是多余的,对于要素是必需的,实际上也是要素的一部分。

比如,我们意识到,如果侧廊不平行于中殿,不靠近它,不比它更狭窄,不和中殿共用柱子,不自东向西,⋯⋯它就根本不是侧廊了。它仅会是在哥特式建筑中一个自由浮动的长方形空间,⋯⋯而使它成为侧廊的正是它和中殿及其周围其它要素的关系模式。当我们再细看时,我们意识到,甚至这种看法也还是不准确的,因为不单单把关系加到要素上是正确的,事实上要素本身就是关系模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