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爱吃葡萄的猫
爱吃葡萄的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4,442
  • 关注人气:1,3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宗萨仁波切电影:旅行者与魔术师

(2012-03-24 17:40:42)
标签:

杂谈

分类: 学禅如初

宗萨仁波切电影:旅行者与魔术师 

 



前言:

头顶着喜马拉雅,脚下是印度洋

湿婆神庙与喇嘛教

咖喱香混合着真主祈祷

恒河、印巴对峙 海啸、恐怖主义…

这种奇异的组合 光怪陆离的色彩

属于南亚

而叠合其上的社会风貌

映照出鲜为人知的次大陆镜像


第一站 尼泊尔 《上帝之子》children of God

第二站:印度 《生于妓院》Born Into Brothels /The Kids of Sonagachi

第三站:不丹 《高山上的世界杯》the cup

第四站:妈呀 我在巴基斯坦 don't tell my mother, I'm in Pakistan

终点站:不丹 《旅行者与魔法师》Travellers and Magicians

 

编剧: 宗萨钦哲仁波切 Khyentse Norbu
导演: 宗萨钦哲仁波切 Khyentse Norbu
主演: Tsewang Dandup / Sonam Lhamo / Lhakpa Dorji

制片国家/地区: 不丹 / 澳大利亚
字幕语言:中文


【剧情简介】


《旅行者与魔术师》据说是不丹历史上第一部用16mm胶片拍摄的长片,在不丹清新优美的风景衬托下,以舒缓的节奏演绎着充满佛教智慧的人生哲理,却又并不 让人感到有任何说教的枯燥。人生忙忙碌碌,追寻着各种各样的梦想,就象影片里急于逃离乡村到纽约去的地方官和喇嘛故事里懒洋洋学着魔法的青年……


故事是从一个急欲逃离家乡的知识分子开始,他丢下官职跑去追寻梦想中的国度,旅程中遇见了爱说故事的和尚与心仪的女孩。和尚在这段旅程中,说完了一个魔幻 的故事中的故事:不爱读书的哥哥著了偷学魔法的弟弟的道,进入了一个真实的梦幻之旅,演出一场荒唐的情变而几近疯狂。知识分子受到了和尚故事潜移默化的影 响,心性大为转变,对於自己梦想的坚持也逐渐模糊。电影中呈现不丹日常生活,并用佛学的哲理来诠释人生无常的法则。

 

【导演简介】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于西元1961年出生在不丹,被视为蒋扬钦哲旺波的二度转世,他曾跟随许多伟大的上师习法,尤其是尊者顶果钦哲法王。


  仁波切年纪很轻便从事弘法利生的事业,成立佛学中心,资助修行者,出版经典书籍,并到世界各地弘法。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承继了传承上在西藏东部的弘法职责,主持宗萨学院及其闭关中心,并在印度及不丹又创立了佛学院,且在澳洲、北美及远东地区成立了许多佛学中心。


  近年来,仁波切以较多的时间专注在闭关修行。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从19岁开始接触电影,曾到纽约电影学院速成班学习,也曾在意大利著名导演贝托鲁奇的电影《小活佛》(Little Buddha)中担任顾问,并在其中客串一角。

 

 

    宗萨仁波切导演的电影《旅行者与魔术师》

 

    不丹优美的风景,淳朴的人民,佛教哲理的故事,非常好看!

 

    1、关于电影的背景:优美的不丹


  问:您为什么选择不丹作为故事的背景?


  仁波切:这是我的「卖点」。就像有的电影有性、暴力。我的电影没有这些,而是风景优美的不丹。
  
  不丹位于西藏和印度之间,是个位于内陆的小王国。它的人口很少,大部分是佛教徒。不丹一直是遗世而独立,我认为不丹政府也一向鼓励如此。尽管,由于世 界情况的改变,不丹当然也需要开放一点,开放经济,以及为了各种基础建设的原因而开放。到不丹旅游的外国人非常少,每年大约六千人,不像邻国尼泊尔一 般……比不上加德满都的百万旅客。
  
  我想,不只是基于环境考量,还有人民的教育问题。太过开放的时候,国家会变得很商业化,年轻人不再坚持一些价值观─文化价值,传统价值。而且人们也会 变得很市侩,然后开始破坏环境,小孩子不想上学,因为他们都想做导游。这些事情都会发生,而我个人是非常支持这个政策的。比如对尼泊尔来说,开放就是个环 保大灾难。孟加拉和印度也没好到哪里,中国也一样……
  
  实际上,不丹人对于世界上其它地方发生的事情都很清楚。最近不丹政府甚至开放使用卫星,所以现在人们可以看BBC、CNN等。还有很多不丹人出国留 学。我想不丹人对家乡比较有感情,他们总是会回来,并且喜爱待在不丹人的地方。我必须说,即使我是不丹人,但我不在不丹的时间很多。事实上,我有百分之九 十的时间待在印度和欧洲,因此像我这样的人真的很欣赏不丹这样的国家。当然,当电话不通、网际网络连不上线的时候,你会觉得沮丧,但你总是可以学着不去拥 有那些东西……有时候,我在不丹独自闭关六或七个月,或许有一、两个星期,我会想念热水澡、宽频网络,但过了一阵子之后,宁静取而代之了;七个月之后,你 几乎不想出关。
  
  2、关于拍片的手法:交错的魔法


  问:这部电影是否有关于创造幻象与魔法?


  仁波切:不必然如此。拍电影基本上只是述说。电影是一种语言,是一种沟通。有时候可以创造魔法,有时候不行。反正我的目标也不是创造魔法。但电影中的故事是与魔法有关,不过那只是一个故事。观众知道那是魔法。当人们知道这是魔法时,就只是半个魔法了。
  
  问:据我所知,仁波切为这部新片的配乐煞费苦心,也把自己原创的配乐构想提供给作曲者;相较于上一部电影,主要是一些西藏的宗教仪式音乐,以及片尾的蒙古吟唱歌曲。是什么促使您决定在这部电影里,使用自己的音乐?有任何重要的因素吗?


  仁波切:因为影片内容有一部分是以「魔法」为中心。而魔法的神奇力量需要被增强,因此声音是非常重要的。音乐一向是一种超现实的声音。对我而言,每一种音乐都是超现实的,有一点超越现实。魔法也是超现实的,因此这是为了增强它。
  
  问:这是否和影片以富有诗意的手法来陈述故事内容的方式互相呼应?


  仁波切:我希望是如此。我也只能希望如此。
  
  问:据我所知,这部影片是以在现实与魔法世界之中穿梭的交错手法来呈现。有一些类似的电影也采用这种手法。您使用这种技巧的目的是什么?


  仁波切:要把一个故事说得精采,有时候当你要说一个很长的故事,你最好从结尾的部分开始说一点,从起头的部分开始说一点,如此穿插着说,而不要说:「从前有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条狗等等等等。」这种叙述手法只不过是一种电影语言。
  
  3、关于故事的内容:更为「佛法」


  问:您也提及,这部电影包含了更多的佛教哲学,何以如此?


  仁波切: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它包含了关于虚幻与真实的佛法教授。事实上,第二个故事是一个佛教故事。它是一个佛教寓言。
  
  问:由于我们都多少了解电影情节以及佛教哲学,因此我们或许比较容易明白电影的内容或精髓。然而,对于那些完全不了解佛学的人,这部影片要如何吸引他们?


  仁波切:这是我的难题。因此我正努力克服它。
  
  问:在电影中也谈到「业力」?


  仁波切:是的。让我们静观其变,拭目以待。现在说还太早。我的目的是把它转译得浅显易懂。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你要说一个故事、要把佛教哲学融入其 中、要传递一个讯息,同时不希望观众看得睡着了。事实上,拍摄一部如「○○七」,甚至像李安的「卧虎藏龙」这样的电影,从中国人的角度来看,「卧虎藏龙」 或许不是一部最伟大的电影,但我佩服李安。他非常聪明。他知道人们要些什么。因此他在电影里介绍了一点中国文化。如果香港的电影只是介绍香港,那么没有人 会去看。没有人会捐钱给寺院或闭关中心,但却会把钱投入任何与赚钱有关的事物。
  
  4、关于佛法的修持:茶水的精髓


  问:您对于西方人目前学佛的风潮有什么看法?


  仁波切:事实上,佛教现在很盛行,但同时也遭到严重的误解。佛教经常被当作某种治疗方法,例如新世纪疗法。但实际上,佛教打破你所有的概念,而这正是 佛教的核心,破除你的禁忌、你的习惯、你的想法、以及你对种种观念的固执,这正是佛教的核心所在,但是没有人愿意这么做,因为我们非常珍视自己的想法、观 念。坐在座垫上看着日落,而说这是禅修,这很容易。但它终究不是佛教禅修的精髓。
  
  而在西方,大家似乎认为西藏人、寺院、喇嘛是很严肃的,不然就是很神圣、纯洁,而这正是我要打破的,并且除去这一层神秘的面纱。佛法是一种哲理,内容是空性、无二等等;佛教徒则是人,而人是不完美的。
  
  问:佛教不是一种宗教吗?


  仁波切:人们似乎总是将宗教定义为某种对于全能造物主的信念,例如上帝等等。在这种观点之下,佛教绝对不是宗教。佛教是一种哲理,最重视智能,伦理道德是次要的。只要有智能,实际上佛陀自己也鼓励人们必须与世界和谐相处(佛法不离世间觉),这是必然的,不是吗?
  
  佛教教导我们如何看待生命。你可以看着你的手。当我们看着手时,通常是带着某种观点。但佛教教导你用不同的观点来看。如此,下次你去采购时你就知道要为你的手买哪种护手霜,或者你知道应该有哪种期待或假设……
  
  问:有些人认为佛教有点像是概念化了……


  仁波切:不是的。从佛陀开始宣说,一直到今天,佛教的精髓从未改变。我现在这么说,我昨天也是这么说。佛陀所宣说的事情,是物理学家和科学家此刻正在发现的事情。而他们认为佛教是现代的。只有涵拥佛教的文化是古老的。
  
  问:有些人一直抱持着传统的想法,例如认为僧人不应该上电影院等等。


  仁波切:这是一种文化的预期。我们都有这样的预期。这不打紧,也没有什么不对。但它不是究竟的佛教。它与佛教无关。我想,我曾经举过杯子与茶的例子。 我认为我们应该使用这个例子。文化是一个媒介,是语言,是象征符号。没有文化,你无法谈论佛教,不是吗?因为有杯子,你才能够盛茶。
  
  问:或许有些人不知道如何选杯子、选择适合他们的杯子?


  仁波切:是的,确实如此。但我认为,如果他们提高茶的重要性,他们将会知道如何选择更好的杯子。然后,他们将不会那么在意自己拥有哪一种杯子,因为你终究喝的是茶,而不是杯子。
  
  问:如果他们从未有过品茶的经验,他们如何能够真正地醉心于茶?


  仁波切:这就是要学习的地方。你学习去欣赏茶。甚至在喝茶之前,你就必须先听说,茶是更加重要的。我们能做的,就是这些。
  
  问:但他们如何能够获得「茶更加重要」的讯息?


  仁波切;他们必须学习佛法。例如『入中论』这些和文化无关的佛法内容。万事万物皆无常、无常的本质、无常的实相、我们所有的情感都是令人痛苦的、万事万物皆无固有的存在本质,以及所谓的涅盘完全不是我们所期待的样子,诸如此类的。
  
  问:所以您决定把『入中论』翻译成中文?


  仁波切:是的,我认为如此。佛教无关乎文化。它放诸四海皆准。它源自印度,传入西藏、中国,现在传入西方国家……每一个人都能接受佛教。

 

    问:那么,仁波切,在一开始如何取得平衡?因为它仍然需要杯子,需要媒介,对不对?但在此之前,从未有过喝茶的经验。


  仁波切:但是同样的,你以前对杯子也没有经验。在对两者都没有经验的情况下,仍然应该多强调茶的重要性,少强调杯子的重要性。但人们却背道而驰。他们对茶和杯子都没有经验,但仍然比较珍爱杯子。

 

    问:简短来说,我们应该如何起头,如何按部就班地建立……


  仁波切:透过闻、思、修。这是「学习」之所以重要的原因。学习一向重要。学习,然后实修。绝不要在学习之前就进行实修。
  
  问:对于最近的各种反战活动,您的看法如何?


  仁波切:我有许多朋友参加反战示威,他们认为,身为一个佛教徒,毫无疑问的,我也会参加其中一个反战活动。但我一直告诉我的朋友,我们真的要好好思考 这件事。我们总是可以选一个待罪羔羊,例如布什或随便一个人,然后说这些人如同魔鬼。但我们也有份。我们开车,我们旅行。当我们旅行的时候,我们使用汽 油、洗热水澡等等。因此我们很难去评断。缺乏智能的评断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你有那种野心,如果你有那种目标,如果你最后使用了所有这些资源,你就要为结果 负起责任。你总是可以不去拥有那些资源,你总是可以减少那种野心,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出离。出离和剃发、走入洞穴无关。
  
  5、关于拍片的心情&未来的计划


  问:是什么样的机缘,让您想要拍摄影片呢?


  仁波切:在佛教的历史当中,视觉艺术的使用从未曾被压抑过,反而甚至是相当受到鼓励的,例如各种的塑像与画像,便是个例子。之前我虽然曾在伦敦修读电 影学分,但一直到看了像是「单车窃贼]这种电影之后,我才开始想要自己来拍影片,那是因为以前认为电影里大都是性与暴力的主题。「小活佛」(The Little Buddha)的导演贝扥鲁奇给了我不少启发,尤其是他对于人类真实面那种诗意而强烈的视觉呈现,实为深植我心。
  
  如果你回头去看狄西柯(Vittorio DeSica)、萨吉亚.雷(Satyajit Ray)的一些电影,你会清楚知道,电影可以是非常心灵化的。我想,电影是一种语言,一种你可以和人们沟通的方式……。对我而言,电影只是一种语言。它与世俗或任何诸如此类的事物无关,没有道德的问题。当然,若是你拥有错误的动机,它就会变得比较物质化了……
  
  问:您是否对于上一部影片的成功感到惊讶?


  仁波切:可以这么说,我很幸运,有很多人愿意帮忙我,即使大家知道我是新手、甚至连摄影机都拿不好,还是愿意赞助我。
  
  问:有些人认为「高山上的世界杯」是一部政治意味浓厚的影片,您自己觉得呢?


  仁波切:这部影片的演员基本上都不是演员,而故事则是根据他们自己实际的生活事件,剧本还是用英文写的-而这是他们不懂的语言。然而由于这是他们自己 的故事,所以开拍没有几天之后,他们的自发性就开始主导拍片的过程了。而这也是我从贝扥鲁奇那儿学到的,也就是要随着演员来做学习。由于故事的背景是西藏 人的流亡生活,因此难免会涉及一些相关的政治话题,而这并非我当初故意设计的,不过既然有些人这么认为,我也把它当作是额外的收获吧!
  
  问:您对您的第二部电影满意吗?


  仁波切:虽然有种种困难,我的答案是肯定的。这不是一部很刺激的电影,而是一部步调相当缓慢的电影,不过我想目前这样就够了。
  
  问:您说您会拍三部电影。第三部会是拍佛陀的本生故事?


  仁波切:现在说这些还太早。制片人对我没信心,还有其它的原因。现在的制片人,如果有好的脚本,一部一百万美金预算的片子,他们会想要拍。因为即使不 赚,至少不会赔。在首轮上映时就可以赚回成本了。但如果要赚更多,可能导演要很有名气,或者一定要用有名的演员。这就是为什么「小活佛」要用基努李维。他 长得一点也不像佛陀。但是他们一定要用他,否则去看电影的人恐怕不够多。就好象「火线大逃亡」(编按:Seven Years in Tibet,原文为「西藏七年」,连片名也得变得如此耸动!)要用布莱特彼得,原因相同。这真是遭透了。这就是为什么Kundun(编按:这部片子是以十 四世嘉瓦喇嘛的自传为剧本所拍的,在台湾没有上映)根本无法赚钱的原因。
  
  问:但是有些影评很喜欢……


  仁波切:嗯,当然,影评,还有爱好电影的人、艺术电影迷,他们会去看,但他们只是百分之一的人。
  
  问:您除了忙碌于旅行、传法和僧院之外,如何还能找出这么多时间与精力来拍片……


  仁波切:那是因为我拍的片子不多。拍完「高山上的足球杯」之后,我停了三年的时间。四年,对,应该是四年。世界杯是四年一次。现在我的行程是以世界杯为准。你应该读读报纸,看看世界杯在哪里举行,那你就会知道我在哪里。(笑)
  
  七、佛法的上师&拍片的导演


  问:身为一个备受尊崇的喇嘛,许多时候您拥有特权,有些时候处于一个封闭的环境之中,因此你如何有信心能够拍摄一部成功的电影来表达凡夫俗子的情感?


  仁波切:这是因为,无论你被贴上什么样的卷标,无论你拥有什么样的卷标,都不重要。人都是一样的。我拥有和每个人一样的情感。
  
  问:您如何在佛法上师与拍片导演这两种角色之间找到平衡点?


  仁波切:我得非常注意我的自我与野心,这一点到目前为止都还可以。
  
  问:对于各种的诱惑,例如名望啊、漂亮的明星啊,您如何处理呢?


  仁波切:名望是种令人上瘾中毒的东西。至于您说的那些诱惑(笑),我想女性本身并不是问题所在,真正要注意的是我们对于女性的执着。未来更大的挑战, 则是外在的诱惑与得失,直到目前我觉得自己做得还好,但这并不表示我保证以后也会如此。我想,真正的挑战乃是不要变成精神性的唯物化。就算一个人已经出离 了一切,也还是要懂得学习谦逊。
  
  如果你受到世俗生活的羁绊,你可以非常的性灵,同时也可以非常的物质,所以那种心灵的唯物主义和物质世界中任何的俗务一样糟糕。利益、金钱、权力、舒 适等等,只要你知道这些是陷阱,是物质的陷阱,那么在超越了之后,它几乎变成了一种幽默,灵修的幽默。问题是,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这是陷阱,而认为是某种 获得,因此愈来愈困在其中。
  
  经过种种的学习之后,我对佛法、佛陀的法教毫无疑问,但我有时候确实会怀疑我是谁、我的工作、我所拥有的头衔、我所拥有的形象是否真的是我想要的、应 该做的,因为如我所说,世间充满伪善,有时候这种情况令人非常心灰意冷。那是非常吓人的。如果人们对我没有任何期望,我会觉得自己没出息;但如果人们对我 期望过多,我就被困住了,没有生活可言。这就是人心,复杂又多变。这是人生常有的问题。
  
  问:您对于哪一个角色比较认同呢?上师、还是导演?


  仁波切:目前我主要认为我是个在修法道上的追求者,拍片只是一种工具、一个媒介、一种语言、一种沟通。可以用来增益我的修持,也可以利益其它对于修行有兴趣的人。只要发心是清净的,便可以帮助他人;当然如果误用,也是会造成误导的。
  
  问:有些人认为修行与创作(例如您拍电影)是可以并行相成的。您是否可以给一些建议?


  仁波切:动机(发心)。动机要对。只要动机对,不管做什么,都会变成好事。这是我将两者结合的方法。这是关键所在。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8740720/

 

宗萨仁波切:第一念从哪里来?

 

说别人是众生,就是对佛的侮辱! 宗萨钦哲仁波切

 

宗萨仁波切:成人与小孩的最大不同!【2011.12最新开示】

 

宗萨仁波切在弟子婚礼时的讲话:维系夫妻关系的关键!

 

超醒:捏漂亮王后屁股的大学教授! 宗萨仁波切开示

 

是不是觉得很孤单? 宗萨仁波切开示【读后极易开悟】

 

珍贵:2011年宗萨仁波切开示的精华!

 

宗萨仁波切最新访谈录:矢口否认自己是活佛转世!

 

所有的努力都只是幻相——宗萨仁波切开示

 

快乐和金钱比不了的佛法! 宗萨仁波切2010年11月北大演讲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