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毋忘免於恐懼的自由

(2017-03-16 12:50:49)

免於恐懼的自由(Freedom from fear),是美國法蘭克.羅斯福總統(Franklin Roosevelt)所強調的人權原則。這也是美國打贏二戰的訴求,讓深受納粹和軍國主義之害的人民,不用再為權力的濫用而害怕,不會讓恐懼成為政治的重擔。

這是美國在二戰中佔取道德制高點的關鍵。 一九四一年一月六日,羅斯福總統發表著名的《四大自由》的演說,強調(一)言論自由、(二)宗教自由、(三)免於匱乏的自由、(四)免於恐懼的自由,都是擲地有聲,引起全球共鳴的政治理念,而最後一項的自由,更是切中時弊的提法。

因為在二戰的烽火中,美國所面對的敵人,從納粹德國到大日本帝國,都是強調追求一個美麗新世界,但也同時排斥與壓迫很多非我族類的群體,如納粹對猶太人趕盡殺絕,日本皇軍的鐵蹄,在南京大屠殺中恣意殺戮中國人。德國人民和日本人民若反對這樣的政策,也會被壓迫,要求人人表態,不能具有「沉默的自由」。政治成為一種殘酷的遊戲,讓很多人生活在恐懼的氛圍中。

這樣的恐懼,不僅出現在法西斯的「右翼」統治,也出現在後來的社會主義「左翼」社會,從斯大林的整肅清洗,到毛澤東「反右」與文革,人民也都失去了「免於恐懼的自由」。恐懼成為統治的籌碼,讓百姓在驚懼與互相揭發中,成為統治者玩弄於股掌之上的工具。

在台灣白色恐怖時期,小羅斯福的「免於恐懼的自由」,就成為黨外運動的精神彈藥。四十年代的美國政治綱領,也是六七十年代台灣政治變革的武器。民進黨的先驅,從許信良到張俊宏,從施明德到鄭南榕,都力爭言論自由,要建設一個開放的社會,不會「以言入罪」,不會出現「偶語棄市」的悲劇。

但歷史的諷刺是,在民進黨第二度執政之後,台灣卻出現綠色恐怖的疑雲。那些支持統一、在綠營眼中是「政治不正確」的言論,就容易被戴上了紅帽子,被恣意「抹紅」,或是打為「共產黨同路人」。而當局推動的「保防法」與「反滲透法」,更是要漫天遍野地延伸到不同領域,讓社會出現寒蟬效應。

馬英九被控案,更是「司法綠化」的終極表現,檢方引用一個「幽靈判決先例」來加以起訴,讓檢舉政壇關說惡習的人有罪,而耽於關說非法活動的人則逍遙法外。這都顯示台灣法治的淪喪,法律被高度政治化的悲哀。

這都是台灣綠色恐怖的開始,「綠色政治正確」成為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只要支持台獨與去中國化,就一切OK。這也導致台灣的國際形象大受打擊,多年以來建立的民主自由形象,也因而毀於一旦。在這風雨飄搖的時刻,羅斯福總統「免於恐懼的自由」的呼籲就成為難忘的歷史聲音,他所強調的「我們唯一恐懼的只是恐懼而已」(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fear itself),仍然在寶島的上空迴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