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森
林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1,431
  • 关注人气:3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陵十二鬼》(之六)

(2012-06-16 12:05:26)
标签:

红楼梦

娱乐

分类: 搞笑短文
第6回.丑西人回家遭杀害,笨请问病危补蓑衣
鲍鱼杀了带鱼后,很是惊慌了几天,后来见假母以为带鱼是不想打扫卫生而自尽的,这才放下心来。
鲍鱼身边有个丫鬟叫西人,这日接到消息说自己母亲病重,遂向鲍鱼请假回家探母。鲍鱼素来讨厌西人长相像个大妈,此时听说她要回家,便恨不得她一去不回才好,赶快挥手让她走。西人好生欢喜,心想假府端的是人性化,千恩万谢不提。

《金陵十二鬼》(之六)


过了几天,鲍鱼晚上正在睡觉,不知怎地忽然醒了过来,恰巧看到对面的镜子。鲍鱼皱了皱眉,心想:我听人说,晚上看镜子是会出来鬼的,明儿个得打发丫头把镜子换个方向才好。正忖度间,果然见镜子里飘出一个红衣女鬼来,鲍鱼不由吓得将被子蒙住脑袋,颤抖不已。女鬼轻声道:“二爷,是我啊。”原来是西人的声音。鲍鱼揭了被子,问:“你怎么从镜子里钻出来了?”西人道:“我是来向二爷告别的,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金陵十二鬼》(之六)


鲍鱼因问道:“你要辞职么?”西人不做声,又飘回镜子里面去了。鲍鱼吓得大叫,蛇月听了跑过来道:“西人死了。"鲍鱼问:"怎么回事?"蛇月道:“那天晚上西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对面走过来一路人,见到西人,还以为是个鬼,便拣起一根粗树枝向她打去。西人就这么死了。”鲍鱼听了好生欢喜,心想:“从此我不用看她那张老脸了。”

《金陵十二鬼》(之六)


这日鲍鱼去祖母屋里请安,假母便命羱羊道:“把昨儿那一件蓑衣给他罢。”羱羊答应了,走去取了一件来.鲍鱼听有新衣穿,初时欢喜, 细看衣服上一片片绿毛,每片绿毛上有一只眼睛,好不吓人。只听假母笑道:“这叫作‘雀金蓑衣',这是俄罗斯国用502胶将孔雀毛粘在桌布上做成的,你拿去穿罢。”鲍鱼披在身上,但觉如压了块生铁一般,好不沉重,乃问道:“这有多重?”.假母道:“有8斤。”鲍鱼吐了吐舌头道:“这么重!压死个人。我不穿了。”假母道:“休得胡说!你爹爹吩咐你明儿去观音庙烧香还得穿这个哩。” 

《金陵十二鬼》(之六)


鲍鱼无奈,只得披在身上,权当先适应一下。不料蛇月用打火机点蚊香时,不慎将蓑衣烧了一片羽毛。
鲍鱼道:“烧便烧了,正好不穿这沉重物事。”
蛇月道:“不成,若是明儿老爷见你没穿蓑衣,又得用板子打PP了。”
鲍鱼听了心下发慌,原来每次犯错,假政就把他的小PP打得血肉横飞。鲍鱼心有余悸,顿时乱了方寸道:“这便如何是好?”蛇月接过蓑衣仔细看了道:“这是用孔雀毛拼起来的。咱家后院也养了孔雀,去拔根毛下来粘上去便是。”于是鲍鱼命蛇月去后院拔孔雀毛。

《金陵十二鬼》(之六)


蛇月来到后院,去拔孔雀毛,不料孔雀并不配合,见蛇月伸手,便摇摇摆摆跑开了。蛇月满院子追着孔雀,跑得香汗淋漓,也没拔到半根雀毛,只得空手而归。鲍鱼道:“这孔雀乃是请问养的,看来只能让她来了。”偏请问感冒发烧,躺在床上。鲍鱼哪里管这么许多,定要请问去拔孔雀毛。无奈请问只得下床,来到后院。 

《金陵十二鬼》(之六)


却说这请问丫头来到后院,叉着腰站定,瞪着一对恶狠狠的眼睛,伸出一双涂了一半红指甲油的爪子,大吼道:“小杂毛给我过来!”请问的爪子效果非常惊悚,孔雀见了吓得趴在地上不敢动弹。于是请问拔了一根雀毛,回去交差了。

《金陵十二鬼》(之六)


鲍鱼将雀毛递与蛇月道:“赶快去找个裁缝师傅,用502胶粘上。”蛇月接过雀毛放在口袋里,用包袱包了蓑衣,出门去了,半日后才回来。鲍鱼以为已经补好,不料蛇月道:“全城的裁缝师傅都找遍了,没一个人有502胶,想是番邦之物。”鲍鱼焦急万分,却无可奈何。

《金陵十二鬼》(之六)


蛇月道:“如今之计,唯有拿孔雀金线将雀毛固定在桌布上,或可遮得过去。”鲍鱼大喜道:“快拿孔雀金线找裁缝师傅!”蛇月道:“这个时辰店铺都已关门,哪会给你做呢?须是丫鬟们做才是,但我们几个腰粗膀圆的,舞刀弄枪尚可,穿针引线却是万万不能,唯有请问心灵手巧可以做得。”请问抗议道:“我正病着,刚刚又吹了风,还要我熬夜做针线活,命都没了。”鲍鱼道:“你若做时,明儿给你请好大夫,若不做时,饭也不给你吃,你看着罢!”

《金陵十二鬼》(之六)


无奈,请问只得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接过蓑衣与针线,左手捏针,右手拿线,朝针眼里一穿。以为过去了,不料线却从针后面绕了过去。再一穿,又从前面绕了过去。这样反复五六次,出了一身汗,终是穿不进去。请问索性闭上眼睛,用第六感去感受针孔,这一下才穿了进去。
请问剪了一块桌布,将桌布缝在烧坏之处作底子,接下来就是固定雀毛了。

《金陵十二鬼》(之六)


请问叫蛇月道:“与我拿一个茶杯大的竹弓来。”蛇月转身,拿了一个海碗大的竹弓来。请问道:“你耳朵有问题么?我是说茶杯大,你怎么拿了个这么大的?”蛇月冷冷道:“你是新来的,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假府人喝茶个个如牛饮,都是用海碗喝的。”

《金陵十二鬼》(之六)


请问无言以对,只得将这海碗大的竹弓钉牢在桌布背面,用孔雀金线将雀毛一根根固定在桌布上。这雀毛色彩又缤纷,请问只得一忽儿换绿线,一忽儿换黄线,一忽儿换蓝线,一忽儿换黑线,看的头昏眼花。何况请问本来有病在身,只缝得她眼冒五彩星星,不得不忙一会就停下来做做眼保健操。

《金陵十二鬼》(之六)


鲍鱼时不时过来催促一番:“还要多久?好了没有?快点呀!”请问被催得颇不耐烦,道:“你去休息吧,明儿一早起来就有了。”鲍鱼听如此说,便躺床上呼呼大睡去了。蛇月也休息去了,只撇下请问一个人深夜独自对着一盏孤零零的节能灯,好不凄凉!

《金陵十二鬼》(之六)


话表鲍鱼到底心里有事,第二天一早破天荒地不用丫头叫就醒来了。他不顾梳洗,赶紧冲到请问床边,一看请问竟然还没补好。
鲍鱼气得怒吼道:“你这是怎么的干活!要是出发前弄不好,我也非得打你PP不可!老爹打我四十,我就打你八十!”请问听了,不敢做声,只得更加加快了速度。

《金陵十二鬼》(之六)


正在此际,羱羊风风火火冲了进来道:“二爷可起来了?老太太命我前来唤二爷起床,不要耽误了出发时间,当心菩萨怪罪。”蛇月忙连声道:“起来了起来了,正在洗漱呢。你且去,不一会就弄好了。”羱羊走后,鲍鱼对请问道:“我现在去洗脸漱口,再给你十分钟,若出发前弄不好,你就小心了!”

《金陵十二鬼》(之六)


鲍鱼洗漱完毕,再来看请问,只见请问话也说不出了,只将蓑衣颤巍巍递了过来,原来刚才只差一点,如今蓑衣已经补好了。鲍鱼大喜,忙披上蓑衣转了一圈,恰似神雕侠一般,竟也不觉蓑衣沉重了。
此时羱羊复又来禀报道:“车已备好,请二爷起身罢。”于是鲍鱼携了蛇月,欢欢喜喜出门了。

《金陵十二鬼》(之六)


却说鲍鱼与蛇月出了门,只丢下请问一个人在床上,口中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不一会,两腿一瞪,一命呜呼了。
原来请问生了重病,又吹了风,熬了夜,受了气,这几种因素加在一起,请问也只得追随西人去了。
正是:揉碎鸡毛红满地,假山倾倒再难扶。

《金陵十二鬼》(之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