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森
林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1,431
  • 关注人气:3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陵十二鬼》(之五)

(2012-06-16 11:56:56)
标签:

红楼梦

娱乐

分类: 搞笑短文
第5回.淋带鱼含泪埋花瓣,假鲍鱼怀淫杀表妹.

鬼妃死后,假府忙给同来的太监宫女每人发了十个铜钱,让他们回去禀报皇帝鬼妃乃是先天性心脏病突发而死。幸得皇帝不疑有它,反补贴了假府一万个铜钱。这事便遮过去了。
鬼妃去后,阖府悲痛万分,唯有掌门人假母还沉浸在失去克亲的悲伤之中。原来假母是《天书奇谈》中的老狐妖,克亲却是《西游记》里的黑狐精,虽然出处不同,本质都是狐狸。如今克亲去了,假母不免感到狐死狐悲。却不知克亲克亲,乃是要把亲人克尽,自她去后,假府的姑娘也一个个地去了。
这一日儿媳望夫人见假母闷闷不乐,乃劝道:人死不能复生,您可要看开点,今日樱花盛开,不如去花园里散散心罢。假母点头,与望夫人一同去了花园,却见地上堆了厚厚一层花瓣。原来打扫花园本是由克亲负责的,自她去后,便没人扫地了。
假母见如此光景,遂派三唇打扫花园。三唇都不愿去,推托有事走不开。假母只得命带鱼前去。带鱼本也不愿去,假母便暗示她是外姓人,如果不服从管理,就不给她饭吃。
没奈何,带鱼只得抗起一把大锄头,拎起一个垃圾袋,前往花园打扫卫生去了。

《金陵十二鬼》(之五)


带鱼一路走一路想:花园这么大,要想打扫干净,可得到什么时候!幸得外祖母没说打扫哪个花园,我不如挑个小的罢。想到这里,恰好走到了鲍鱼住的怡红山庄,便施展筋斗云,翻墙进入了后园。 

《金陵十二鬼》(之五)


你道带鱼打扫卫生为何要带锄头?原来带鱼心想:若是将花瓣都捡进垃圾袋,再丢到垃圾站,不知要耗费多少时光,不如就地挖个坑把花瓣埋了罢。遂挥舞锄头,一下又一下地挖坑。她本就身体强壮,此时又满怀怒火,不一会儿便挖了一个巨大的坑。别说埋花瓣,就是埋一头猪也不在话下。 

《金陵十二鬼》(之五)


带鱼见坑挖好,便将花瓣捡起放进垃圾袋里,再走到坑前,把袋中的花瓣倒入坑中。如此反复利用垃圾袋,端的是十分符合低碳环保的生活理念。
带鱼的坑品又好,绝不太监,倒入一定数量的花瓣后,便将坑以土填满,恰似一个土馒头。她又挖了一个坑,再填满,不一会便出现了两个馒头。 

《金陵十二鬼》(之五)


带鱼填完两个坑后,花瓣清理得差不多了。随着精力的耗费,带鱼的怒火渐渐消退,一股悲凉之情却涌上心头。她心想:我寄人篱下,端的是可怜,几年了才用上一条手帕。不仅如此,还逼迫我来搞大扫除,清扫花瓣。我清除这花瓣,也权当是埋葬它,却不知我死后谁来埋我,搞不好死无葬身之地!
想到伤心之处,带鱼放声大哭,并唱起哀歌来: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尔今死去侬收葬,他日葬侬知是谁?
带鱼哭声一起,方圆千里的飞鸟顿时扑啦啦展开翅膀,飞到千里之外逃命去了。 

《金陵十二鬼》(之五)


带鱼在此哭泣,却惊动了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鲍鱼。原来鲍鱼正在房中情思睡昏昏,突被带鱼惊天动地的哭声惊醒。鲍鱼想:我常听人讲,府中有两大武林高手,其一是疯姐,善用仰天长笑大法;其二是淋妹妹,绝技为鬼哭狼嚎大法。此二功夫一出,立刻鸟飞兽散。想来这鬼喊鬼叫的,便是淋妹妹了。我若学得这二门绝技,再加以勤练,便可天下无敌了。遂竖起耳朵,仔细听大法口诀,却只听到后两句,前两句漏了。于是下了床,前来讨教大法口诀。

《金陵十二鬼》(之五)


鲍鱼正欲开口,突看到地上两个馒头,便往歪处想了,顿时荷尔蒙上升,朝带鱼身上的两个馒头看去,淫笑道:“好妹妹,他日若无人葬你,我来葬你罢。”鲍鱼这个马屁实是拍在了马腿上,带鱼顿时竖起了两道若有若无的扫把眉,瞪大了一对浮肿无神的金鱼眼,狠狠啐了他一口道:“呸!你这个狠心短命的,未必我就死在你前头了?就是我死了,也绝不会放过你。”遂提起一口袋的垃圾,回肖像馆去了。

《金陵十二鬼》(之五)


鲍鱼淫心一起,哪能死心,遂悄悄跟在带鱼身后来到了肖像馆。只见带鱼躺在床上睡觉,恰似一座大山压在床上。鲍鱼笑道:好妹妹,我的床尿湿了,没地睡午觉了,让我跟你睡一床罢。带鱼听了,便让鲍鱼睡在自己旁边。

《金陵十二鬼》(之五)


鲍鱼见一步得逞,便打算进一步动作,遂翻身压在带鱼身上,欲亲吻她。带鱼推开道:“我不玩姐弟恋啦。”鲍鱼道:“我分明比你大,只是看上去比你小罢了,怎能算姐弟呢?”带鱼道:“我喜欢成熟稳重的男人,不喜欢看上去幼稚的男人。"

《金陵十二鬼》(之五)


鲍鱼哪容分说,将带鱼全身衣服脱去,带鱼拼命挣扎,鲍鱼遂用手掐住她脖子,不让她挣扎。只见慢慢地带鱼果然不再挣扎,并且一动也不动了。鲍鱼仔细一看,带鱼竟然被自己掐死了。
鲍鱼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正不知如何是好,突听纸卷丫头在屋外通报道:“老太太来了。”鲍鱼忙把毯子盖在带鱼身上,伪装成她在午睡的样子,便跳后窗跑了。

《金陵十二鬼》(之五)


原来假母见带鱼不在花园里扫地,遂赶来兴师问罪。见带鱼赤条条睡在床上,暗道:“现在的小P孩真是没样子,都喜欢裸睡。”便用手去推道:“卫生没搞完就睡什么觉!”带鱼一动不动。假母正待发怒,羱羊丫鬟觉得不对劲,用手一探带鱼鼻息,哭道:“淋姑娘没了!”假母道:“什么没了没了的,淋姑娘不是在这么。”羱羊只得改口道:“淋姑娘殁了!”假母才大惊,仔细一看,带鱼全身浮肿,眼部发青,恰似在福尔马林里泡了好几天。
假母遂拍床大哭道:“我苦命的外孙女啊!不过是叫你去扫地,你又何至于去寻死!现在的小孩子真是太吃不得苦了。”纸卷劝道:“老太太休要悲伤,先给姑娘穿了衣服要紧,否则裸死去阴间像个什么样儿。”假母怒视纸卷道:“休得胡说!淋姑娘哪里是裸死的,上面不是盖着毯子吗?只露出一只胳膊能算裸体吗?那些八卦的网络暴民造谣生事,才说姑娘是裸死的,你可别跟着瞎搅合!”一番话只说得纸卷低头无言,不敢与带鱼穿衣,倒应了那句话: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却说鲍鱼正欲从后门溜走,却被羱羊看见,道:“二爷怎么也在这里?”鲍鱼躲不过去,只好道:“我是来看淋妹妹的。”羱羊哭道:“淋姑娘殁了!”鲍鱼佯装大惊道:“可怜的妹妹,你怎么的就抛下我去了!"假母道:“你来得正好,快把淋姑娘杠去埋了罢。”鲍鱼想到自己后园恰挖了两个坑,遂把带鱼抗去,将花瓣挖了出来,又把带鱼放进去。可见前面自己说要埋葬带鱼,恰是一语成谶了。

《金陵十二鬼》(之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