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电视连续剧《红楼丫头》(上)

(2010-08-21 11:40:26)
标签:

红楼梦

红楼丫头

文化

分类: 红楼影音
    片名:《红楼丫头》
  集数:21集
  年份:2002年
  导演/编剧:黄健中 郭靖宇

  地区:中国大陆

 

主要演员:

  迟 佳贾宝玉

  徐 筠袭 人

  周 璐晴 雯

  李 倩饰小 红

  许晓丹王熙凤

  王微微饰平 儿

  韩 青饰贾 琏

  李依晓芳 官

  张佳楠鸳 鸯

  曹曦文饰麝 月

  成 晖贾 芸

  向 甜饰玉钏儿

  谢 芳贾 母

  严顺开贾 赦

  惠娟艳王夫人

  方青卓李嬷嬷

  仲星火饰胡太医

  徐 楚饰金钏儿

  彭三卜饰司 棋

  温海江饰蒋玉菡

  陈 秀饰邢夫人

  徐 皋饰贾 政

  焦 琳饰傻大姐

  黄 渤饰兴 儿

  岳丽娜多姑娘

  苏 德饰蒋老爹

  曹沪芳饰老尼姑

  是 安饰潘又安

 

基本介绍:

  《红楼丫头》由无锡电视台、北京鼎豪文化传播 有限公司、无锡光大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无锡光大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摄制。获无锡市第三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该剧导演:黄健中、郭靖宇,主演:迟佳、徐筠。

  20集电视剧《红楼丫头》取材于文学名著《红楼梦》,是一部对《红楼梦》中丫环的故事进行了创造性改编而成的二十集电视连续剧。该剧依据原著精神,大胆拓展创作空间,不乏风趣幽默,精彩纷呈。《红楼丫头》对袭人、晴雯等主要丫头的不幸身世、遭遇及悲惨命运进行了深入挖掘,采用影视手段对原著中丫环们的人文历史进行了充分展示。这些丫头们,她们也有对爱情和自由的热烈向往与追求。《红楼梦》女奴世界里的丫头们,在中国文学史上第一次走出贵族阶级的投影,以独特的个性、人格力量进入艺术典型的画廊。为此,编导者从全新的视角切入,构筑出许多在文学原著中所没有的情节和细节,使这些在‘女孩儿天真烂漫的混沌世界’中都还是‘配角’的丫头,在《红楼丫头》电视剧中一跃而为‘主角’。这些丫头们在表面风和日丽的大观园中所演绎的无数悲喜恩怨,编织成了虽与宝黛爱情相关但又不大相同异味独特的精彩故事。《红楼丫头》将沿着曹雪芹女儿观的时代精神,给你带来全新的视角,全新的意境。

  《红楼丫头》的主要演员基本上是使用新人,剧中丫头的扮演者多半是电影学院或戏剧学院毕业的清纯少女,虽然经验并不丰富,但她们表演时能有真情实感。甚至预言:几个演员三两年后一定会成为“大腕”。除了名不见经传的主要演员,《红楼丫头》也邀请了一些名人当“绿叶”作陪衬,扮演贾母的谢芳,扮演贾赦的严顺开,扮演李嬷嬷的方青卓,扮演胡太医的仲星火,都是影视圈的“腕儿”,为本剧增添了不少色彩。

  《红楼丫头》离奇的剧情会不会在红迷中引起争议呢?据说在该剧筹备之初,就有消息称,黄健中已为该剧离奇的故事情节做好挨骂的准备,但黄健中却向南京日报记者表示,那是媒体的断章取义,“该剧仅仅取材于《红楼梦》,并不是改编《红楼梦》,我没必要去惧怕争议。”

  黄健中告诉记者,他花了4个月进行前期筹备,“选演员的工作由郭敬宇担纲,剧本的把关则由我负责,剧本中不尊重原著的地方尽量往回收,很多偏离原著的故事情节都被删除了。”

  郭敬宇说,《红楼丫头》只是一部普通的古装剧,它关注的是底层奴婢的命运,根本不是在滥改名著,只要观众怀着看古装剧的心态看这部剧,就不会有什么争议和挑剔。

  在第九届上海国际电视节国际影视交易市场上,《红楼丫头》成为港澳台及东南亚华人地区购买意向最多的一部电视剧,市场反馈非常不错。

 

剧情介绍:

  第一集

  平儿在鸳鸯的陪伴下来到胡太医府瞧病,被诊断是怀孕了,在鸳鸯的追问下,平儿透露怀的是贾琏的孩子,想到王熙凤平日的妒意和淫威,鸳鸯不禁为平儿今后的命运担心……

  王熙凤撞破贾琏与自己的陪房丫头宁儿苟合,大发雌威,对宁儿又打又骂,并把平儿也捎带上了。王熙凤要把宁儿逐出贾府,宁儿求王熙凤饶了她,在院里跪了一夜,终于不胜风寒而病倒。

  晴雯、珍珠和鸳鸯是平儿的好姐妹,她们怕平儿怀贾琏孩子的事败露,王熙凤也饶了平儿,便凑一块商议对策,最后晴雯想出了一个保全平儿孩子的好主意。

  平儿想去打掉孩子,借口去给宁儿抓药,找到胡太医开堕胎药,王熙凤起了疑心,命小厮兴儿跟踪平儿,幸亏被鸳鸯及时撞见,鸳鸯打发了兴儿,追上平儿,告之晴雯的计划,阻止她打掉孩子。

  鸳鸯告诉贾琏平儿怀上了他的儿子,并说服贾琏同意纳平儿为妾。

  宁儿不治而亡,平儿兔死狐悲,伤心欲绝,晕死过去,平儿的身下渗出了一滩血迹,众人大惊失色……

  第二集

  平儿肚子里的孩子保住了,但怀孕的事终于被王熙凤知晓,王熙凤怒不可遏,找到贾链、平儿大闹,平儿被逼拿起剪刀就要向腹中刺去,贾琏将她拦住,正闹得不可开交时,丫头们赶到。晴雯要去告之贾母,王熙凤怕事情闹大,对自己不利,只得暂时息事宁人。

  王熙凤并未善罢干休,为了让平儿的孩子胎死腹中,她一面找来贾芸,让他去找胡太医抓来堕胎药,一面不断地折磨平儿,平儿苦不堪言。

  丫头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晴雯找来宝玉请安,并请胡太医来家,让他一口咬定平儿肚子里怀的是男孩,并许以重金,胡太医应允。

  贾母和邢夫人、王夫人正在闲聊,宝玉来请安,并请来胡太医为贾母瞧病。贾母高兴,宝玉趁机说平儿脸色不好,也要胡太医顺便给看看。王熙凤闻讯赶来,百般阻扰,但胡太医还是“诊断”出平儿怀的是“男孩”,贾母、邢夫人为贾即将添丁而欣喜不已,鸳鸯也及时找来贾赦帮腔。王熙凤看大势已去,只得作罢。贾母做主,让贾琏娶平儿为妾。

  第三集

  平儿如愿以偿地跟贾琏成亲,丫头们用平时的积蓄凑钱买了个镯子送给平儿做礼物。王熙凤趁机大肆收礼敛财。平儿新婚之夜,王熙凤从中作梗,让平儿独守空房。看花圃的小丫头小红,看着大丫头们吃香喝辣的,既羡慕又妒忌。这天,她因得罪了怡红院的大丫头晴雯,被晴雯责骂,心生不满,暗暗发誓今后也要出人头地。

  王夫人来怡红院巡查,碰见小红,小红借机向王夫人进了一番晴雯的谗言,王夫人对晴雯早有成见,对之百般苛责挑剔,晴雯巧言应辩,更激起王夫人的不满。王夫人对晴雯在宝玉身边不放心,求贾母将稳重的珍珠派到怡红院。

  王熙凤觉得珍珠是个很有心计的丫头,如果她做了宝玉的姨娘,辅佐宝玉,以后贾府的大权就会旁落,便与贾琏商议对策,要让珍珠在怡红院呆不下去。王夫人带珍珠来怡红院,宣布珍珠以后就是怡红院的大丫头。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好在珍珠用她的真诚赢得了大家的好感。

  第四集

  珍珠对来怡红院既憧憬又忐忑不安。珍珠负责宝玉读书,珍珠的美丽、贤淑也赢得了宝玉的喜爱,宝玉也她改名为“花袭人”。而宝玉无心读书,只醉心于与丫头们嬉闹,袭人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王夫人的丫头金钏儿妹妹玉钏儿,因为家里遭灾,来到贾府求助,被留了下来,做了平儿的丫鬟。

  傻大姐给平儿熬药,贾芸也拿了一包药过来,说是给二奶奶的。傻大姐犯傻,把平儿的药端给了王熙凤,王熙凤误服了堕胎药,疼痛不止,但只能够哑巴吃黄连,不敢声张,平儿从中也识破了王熙凤的险恶用心。

  袭人向王夫人提出,宝玉的洗漱应有专人负责。王夫人觉得言之有理,决定让袭人一个人伺候宝玉沐浴。王熙凤趁机挑拨离间,怡红院里,晴雯领着丫头们打牌,并风言风语讥讽袭人,袭人一人忙碌着,虽心里委屈,但并不和她们计较。

  第五集

  贾母祝寿,王熙凤请来蒋戏班子唱堂会,蒋玉涵和师妹芳官都来到贾府唱戏,台上台下的芳官和宝玉四目相对,彼此产生了好感。

  袭人觉得蒋玉涵有些面熟,原来二人是青梅竹马的街坊,蒋玉涵对袭人蒙生爱意。

  宝玉想留下芳官,求王熙凤帮忙,王熙凤因想宝玉不思学业,满口答应。蒋玉涵得知,气愤异常,对宝玉大打出手。被王熙凤关进了衙门。蒋班主求王熙凤放人,王熙凤趁机提出交换条件,蒋玉涵被放了出来,芳官也留在了贾府。

  袭人不满宝玉总和晴雯、芳官等丫头们嬉戏打闹不思读书,因而心急如焚。袭人用自罚的方法逼宝玉读书,宝玉只得顺从。

  第六集

  芳官的到来,使怡红院热闹非凡,王夫人来到怡红院看到芳官大为不悦,要赶她出府,袭人从中说好话,芳官才得以继续留在贾府。

  宝玉深夜从恶梦中惊醒,袭人在旁伺候抚慰,宝玉与袭人初试云雨情,袭人在宝玉的心目中地位提高了不少。

  袭人母亲做寿,接袭人回家,花家因家境渐好,想把袭人赎回来,袭人却死活不愿意,花家人不解。宝玉到花家探望袭人,袭人欣喜,俩人情意绵绵,袭人将自己的汗巾系在了宝玉的腰间。花家人终于猜出袭人不愿赎身回家的原因。

  蒋玉涵带着戏班子来给花母祝寿,得知袭人回来,非常高兴,但看见宝玉不禁醋劲大发,借演戏戏弄宝玉,结果闹得大家不欢而散。

  袭人回到怡红院,宝玉兴奋,袭人见宝玉对自己越来越在意,便故意以要赎回家相挟,与宝玉他约法三章,要宝玉专心读书,宝玉满口答应。

  第七集

  袭人偶感风寒,卧床休息,李嬷嬷却来怡红院百般挑剔,无理取闹。宝玉气得去找王夫人,要把李嬷嬷打发走。王夫人在睡午觉,宝玉跟金钏儿开了句玩笑。王夫人勃然大怒,大骂金钏儿淫荡,勾引宝玉,叫来金母、玉钏儿及众丫头、将金钏儿示众,并要赶出贾府,金钏儿不堪其辱,愤然投井自尽。

  丫头们震惊,并愤愤不平,宝玉也自责不已。晴雯激宝玉为金钏儿讨回公道,同时说服王夫人让玉钏儿继续留在贾府。

  贾政得知金钏儿投井是因为宝玉之时,怒笞宝玉。危急时刻,晴雯挺身而出,用身体护住宝玉。玉钏儿看见宝玉为了还姐姐清白,受了皮肉之苦,有感于他的真诚,原谅了他,并留在了怡红院。

  袭人向王夫人进言,说老爷教训宝玉是应该的,王夫人看袭人如此明理、忠诚。越发看重她了。

  深夜,王夫人院里闹鬼,吓得她魂飞魄散……

  第八集

  王夫人的丫头彩云看见芳官练功的身影起疑,便向王夫人说起那鬼。象是芳官和玉钏儿装扮的。王夫人询问袭人,被袭人掩饰过去。王夫人不放心,将玉钏儿调离怡红院。

  小红有幸顶上了玉钏儿的缺,进了怡红院,做起了三等丫头。小红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幻想,指望凭着自己的漂亮、聪明能成为宝玉的贴身丫头。无奈宝玉身边丫头众多,小红使出浑身解术,连宝玉的面都见不着,不禁心灰意冷。

  贾芸和小红一见钟情。小红觉得找到了靠山。贾芸提议小红不如去给王熙凤做丫头,比在怡红院更有前途。小红觉得言之有理,逮着机会在王熙凤的面前好好表现了一番。

  司棋和表弟潘又安相恋,俩人在大观园里幽会,被王熙凤撞见。小红将王熙凤引开,司棋方才躲过一劫。

  小红热衷于替王熙凤办事,受到晴雯等丫头的奚落,更坚定了她离开怡红院的决心,她告诉贾芸如能让她去二奶奶处,她愿意以身相许……

  第九集

  贾芸向王熙凤提议把小红要过来使唤,王熙凤应允,小红如愿以偿。

  贾芸向小红求欢,小红反悔,非要他明媒正娶。贾芸犹豫推脱,小红大为失望。

  贾琏也对小红垂涎三尺,小红与之周旋,想要贾琏也娶她为妾,待她和平儿一样,贾琏假意同意,占有了小红。小红还向贾琏透露了王熙凤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王熙凤得知小红出卖了她,恨之入骨,准备好好治治他。王熙凤以要贾芸归还银子为由,逼迫贾芸替她报复小红。

  贾芸忽然向小红求婚并择日完婚,丫头们都非常羡慕,小红更是得意非凡。

  第十集

  但在成亲拜堂之时,贾芸突然反悔,说不想跟小红成亲,并指小红不贞洁,众人哗然,小红当众遭此羞辱,无地自容,夺门而出……

  小红羞愧寻死,被兴儿救了下来。小红终于看清了自己丫头的身份,不再梦想攀高枝了,她求王熙凤留下她继续为奴,决心委曲求全,寻机报复。

  兴儿对贾芸羞辱小红的事耿耿于怀,找人打了贾芸并抢了他的银子。这事被隆儿知道,告发了兴儿。兴儿被关了起来。小红、芳官、玉钏儿设计救出了他。

  贾芸被打,王熙凤要小红伺候他。贾芸向小红解释,说悔她是王熙凤的旨意,自己也是被逼无奈,请求小红原谅,但小红不予理睬。

  王夫人悄悄给袭人加了二两白银,享受姨娘的待遇。王熙凤不愿袭人得势,有意把这事给捅了出去。怡红院的丫头们冷言冷语,令袭人在丫头们中间既难做又难堪。

  第十一集

  袭人无奈只有将银子归还给王夫人,怡红院又归于平静。

  袭人母亲病重,花自芳接袭人回家看望花母,王熙凤按王夫人的意思,令袭人回家异常风光体面。袭人回家见了母亲最后一面,花母心满意足,盍然而逝……

  宝玉和蒋玉涵先后来花家吊唁,俩人见面,分外眼红。蒋玉涵再次向袭人表白真情,并情赠茜香罗,但袭人对宝玉一往情深,再次拒绝了蒋玉涵。

  小红到怡红院来取袭人的铺盖卷,撞见风骚的多姑娘正在勾引贾芸,小红对贾芸成见更深。多姑娘是晴雯的青嫂,她来找晴雯搜刮钱财,晴雯拿她毫无办法。

  坠儿随小红来送铺盖卷,偷走了平儿的镯子。

  第十二集

  晴雯和麝月给宝玉守夜,夜晚打闹嬉戏,晴雯偶感风寒。小红发现坠儿偷了镯子,逼坠儿去向平求情,平儿原谅了坠儿,但晴雯却对坠儿很是生气。一天晚上,忽闻老爷第二天要问宝玉的功课,怡红院于是乱成一团,大家连夜伺候宝玉读书……

  贾芸约小红在滴翠亭相会,不想兴儿也偷偷潜回大观园来看小红,兴儿与贾芸撞见,俩人撕打成一团……

  贾芸要拿兴儿去见官,小红替兴儿求情,贾芸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放过了兴儿,为了躲避巡园子的婆子,兴儿跳墙进了怡红院,惊吓了小丫头,引得怡红院大乱,晴雯灵机一动,让宝玉趁机装病,以躲过老爷第二天的考功课。

  李嬷嬷听说怡红院出事,来怡红院看望宝玉,并寻衅羞辱晴雯,还要留下来守夜,让宝玉和晴雯烦恼不堪。

  第十三集

  为解心中怨气,晴雯设计装鬼,吓跑了李嬷嬷。但经此一闹,晴雯的病情加重,宝玉的孔雀裘又不慎被烧破,晴雯勇补孔雀裘,令宝玉对晴雯越发怜爱敬重……

  袭人回到怡红院,不想蒋玉涵也男扮女装,混进怡红院里来私人袭人和芳官,正好窥看到袭人和宝玉一同沐浴,不由怒火中烧,蒋玉涵大闹怡红院……

  蒋玉涵藏在大观园,无法脱身,袭人左右为难,坠儿得知这一切,竟然告诉小红,并天真地让小红去向二奶奶告密领赏,晴雯得知这一切,怒火中烧,不由分说把坠儿赶出了怡红院。

  袭人正要带蒋玉涵出园子,可巧被好色的大老爷贾赦看见,贾赦强要了蒋玉涵去他屋里伺候,这可急坏了袭人。

  第十四集

  晴雯出妙计,让袭人去求鸳鸯,鸳鸯无奈,只有硬着头皮出面巧与贾赦周旋,终于解救下了蒋玉涵,送出了贾府。

  坠儿抓住机会向王熙凤喊冤告密,王熙凤正要抓袭人的把柄,哪里肯放过,便去贾赦处找人,但还是晚了一步,反被贾赦骂了一通,并要她多多照顾平儿肚子里的孩子……

  平儿越来越忧心忡忡,她担心万一生的是女孩,则如何收场?

  平儿临盆日近,忧心忡忡。众丫头也觉得忐忑不安,围着平儿的肚子观察猜测,大家莫衷一是,弄得平儿心烦意乱。

  芳官无意中唱了一段“狸猫换太子”,使丫头们由此想出了偷换孩子的主意!晴雯赞成,袭人却觉得不妥,丫头们的意见发生了分歧。但为了平儿的前途,大家还是说服了平儿。平儿把那只手镯拿出来托大家拿出去买个男婴来备用。

  多姑娘的娘家是接生婆,晴雯说服多姑娘帮忙,多姑娘狮子大开口,狠狠敲了晴雯一笔,同时也劝晴雯把心思多放在宝玉身上。

  玉钏托母亲几经周折,买到了男婴,偷偷送进贾府。婴儿藏在怡红院,由晴雯等丫头照看。

  第十五集

  王熙凤来到怡红院探寻,突然听见阵阵婴儿啼哭声,险些被王熙凤发觉,幸亏晴雯巧于应付。遮掩过去……

  袭人百般矛盾,觉得这么做,对不起贾家对自己的信任。王熙凤听到风声,找袭人谈心,在王熙凤的威逼利诱下,袭人终于在言语中不慎把这事透露了出去,王熙凤大怒,袭人求王熙凤饶了平儿,她一定说服大家把男婴送走。但王熙凤计上心来,说大可不必,他自己也早就想抱个男孩养了,这以来也成全了她。她假意答应了袭人,对此事既往不咎……

  王熙凤把贾芸找来,让他速去外面找个女婴来备用……

  袭人回到怡红院,请晴雯赶紧把孩子送走,但晴雯告诉她,孩子已送到平儿那里了……

  平儿临产了,难产使平儿痛苦不堪,多姑娘手忙脚乱,晴雯、玉钏等丫头在一旁也焦急万分。事到临头,平儿又反悔了,说不管生的是男是女,她都不换,该什么罪,她全认了,她不想骨肉分离……

  婴儿呱呱坠地,居然如愿以偿,是个男孩,众人皆如释得负,万分高兴。但王熙凤却跑到贾母那儿去告状,说平儿阴谋偷梁换柱,欺骗愚弄贾家列祖列宗,贾母大怒,命人追查,玉钏儿和婴儿都被当场抓住,晴雯和鸳鸯都挺身而出承担责任,但玉钏儿却把所有的罪都揽在自己身上……

  忽然传来消息,平儿生了女孩!众人震惊……

  原来王熙凤早已收买了多姑娘,真正玩了一把偷梁换柱。贾母大怒,命人把平儿和玉钏一块赶出贾府。

  王熙凤将偷换下来的平儿生的男婴交给贾芸,让他找个地方扔了,贾芸不忍,偷偷送到水月庵里让尼姑收养。

  第十六集

  平儿失去了儿子疯子,玉钏儿和她娘细心照顾平儿,并答应一定替她找回孩子。

  贾芸依然对小红不能忘情,告诉小红事情的真相,小红逼着他去向贾琏说明,但贾芸事到临头,迫于王熙凤的淫威,却临时变卦,小红对贾芸的懦弱大失所望。

  贾赦和邢夫人对没抱上孙子大失所望,贾赦想纳鸳鸯为妾,逼着邢夫人去向鸳鸯说媒。邢夫人找来王熙凤商量,王熙凤劝她别去碰钉子,邢夫人不悦,王熙凤见风使舵,鼓励邢夫人先找鸳鸯说说。

  鸳鸯听说,低头不语,邢夫人以为她害羞,便去找她哥嫂。

  鸳鸯碰见晴雯和袭人,晴雯和袭人拿这事开鸳鸯的玩笑,鸳鸯生气,并表明了自己誓死不从的决心。鸳鸯嫂子听说鸳鸯要做姨娘,兴奋异常,找鸳鸯说合,被鸳鸯痛骂。

  贾赦听说鸳鸯不从,恼羞成怒,亲自找来鸳鸯,软硬兼施,威逼利诱。

  第十七集

  鸳鸯无法,说要和贾赦一同去回老太太,贾赦以为她回心转意,大喜。不料,鸳鸯到了贾母硬骨头,便哭诉原委,誓言不从,为表明决心,当着贾母及众人的面,绞了头发,誓绝鸳鸯偶。

  贾赦、邢夫人受到贾母训斥,讨了个没趣,因而怀恨在心。

  鸳鸯、晴雯、袭人撞见司棋与潘又安偷情,司棋求她他替她保守秘密……

  第十八集

  李嬷嬷觉得司棋丢她的老脸,对她又打又骂,性格刚烈的司棋气愤不过,和潘又安一块逃出家门。司棋和潘又安饥寒交迫,走投无路,到了水月庵,老尼和芳官也被惊动,李嬷嬷在老尼姑的告发下赶到,潘又安向李嬷嬷请罪,司棋则不肯认错,李嬷嬷大怒,让潘又安把司棋捆起来,对潘又安绝望的司棋,不堪受辱,触壁而亡,潘又安悲痛欲绝,也自刎而死。

  晴雯回到多姑娘处,已经奄奄一息,可仍被多姑娘羞辱和虐待。多姑娘勾引隆儿,并要隆儿把她介绍给贾琏,晴雯对嫂子的丑行又羞又怒,可多姑娘却振振有辞,骂晴雯拖累自己的,并咒晴雯早死。

  宝玉夜里呼喊着晴雯,袭人知道宝玉对晴雯的思念,对宝玉百般安慰。

  第十九集

  芳官趁老尼姑不在,就教尼姑们唱曲。老尼姑回来大怒,把芳官按在凳上打了一顿,芳官用力反抗挣脱,老尼姑和芳官在水月庵里你追我跑,乱成一团,芳官无意中闯进一屋子,赫然发现了尼姑庵里藏了个男婴……

  宝玉因失去晴雯,开始对袭人不满,并怀疑袭人,袭人万分委屈。便偷偷安排宝玉去看望晴雯。重病的晴雯无人照料,甚至连水都喝不上一口。当宝玉偷偷连夜来看她时,她已无力起床。宝玉给她倒茶后又将金裘衣留给晴雯。晴雯剪下指甲交宝玉带回,两人相泣而别,见了最后一面。宝玉与晴雯之间纯洁真挚的感情,就连多姑娘也为之动容。

  第二十集

  隆儿拉皮条,多姑娘终于和贾琏得以苟合。王熙凤知道后大发醋意。贾琏对王熙凤十分不满,乘机提出要纳小红为妾,王熙凤便找茬赶走了小红。小红便向贾琏揭发王熙凤偷换平儿男婴的事。贾琏大怒,找来贾芸对质作证。贾芸终于鼓足勇气,指证了王熙凤,并告之孩子没死,被收养在水月庵……

  王熙凤又气又恨,重赏并命令隆儿带人去水月庵灭掉孩子。

  芳官在庵中得知隆儿他们要来抢平儿的孩子,便抱着孩子逃出后门,被隆儿一帮人发现追了过来,尼姑们为了保护芳官和孩子也赶了出来。荒山坡上,眼看孩子被隆儿他们夺走。贾芸及时赶到并制止。但芳官执意要把孩子还给平儿去,贾芸应允。

  第二十一集

  贾府果然大难临头,遭到抄家,抄家抄出了王熙凤的大量高利贷借据,再加上早前宝玉写的悼林四娘的《猥话词》被贾政送到礼部邀宠,却被指控含有讽刺朝廷的内容而遭致文字狱,王熙凤和宝玉被拘狱神庙……

  袭人出嫁,路遇被放出狱的宝玉,俩人痛哭惜别,直叹今世无缘……

  一日,宝玉在已作了姨娘的麝月的陪伴下去月水庵烧香,感叹群芳凋落,又被老尼点化,顿时看破红尘,随一僧一道出家而去……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