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朝天门
朝天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6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纸鸽8

(2018-12-07 11:02:40)
标签:

it

打工仔

情感

时尚

文欣没往上海那边想太多,更不可能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她整天都在公司里像个打坐的尼姑,独自撞着庙里的钟。张总也没有再来骚扰她,新主任张小芳也没敢为难她。让她唯一有点偷着乐的是副总靳钟告诉她下月一定在代账上兑现增加一千元,把损失的职务津贴补上。她在外跑了两天,在科技园新找到了两家代账的公司,因为都是刚起步的,两个公司加一起才七千元,她算了一下加原薪已经月入两万了。只是晚上和双休日要多些时间泡在账本里,趁丛道不在家没人打扰,寂静的时间都变成了金钱,她觉得也不算被无聊地抛洒掉了。

而人会处于一个怪诞的状态,这是丛道离开后才感知到的。不在一起没有比较,一旦在一起后又失去了,她才知道人像掉了魂一样。手指在键盘上敲打时常发木,注意力不集中,有时突然心悸发慌,整日没有笑脸。就像当年读书的少女时期,那种孤独无助感又回来了。她爸妈离婚的时候她还小,她也没去问妈妈的感受,那一定是不好过的。现在她也不好过了,她晚上都要和丛道视屏聊天一会儿,看他住宿的酒店标间,看看视频镜头里的上海夜景,听听他的声音后,才能倦倦地睡下。但夜里时常会莫名其妙地苏醒,之后就很难再入睡。早晨起床对镜一看发现她起眼袋了,眼里有了一些忧郁的神情。

过了两天,好久没了音讯联系的财大女同学曾玲电话忽然找她,约她到天街星巴克见面聊天。她也正好想散散心,就答应了。

晚上下班,曾玲已经早到星巴克坐着她了。令她意外的是两人都没有久违不见的那种欣喜,相反曾玲见到她之后就抱着她哭了。

怎么了?曾玲!

曾玲说,我要离婚了!

文欣惊讶的说,你们结婚才两年,当时婚礼办得那么气派,你穿上婚纱好漂亮,又有车有房,我都快羡慕死了!怎么会离婚?

曾玲说,早不离晚不离,他偏偏要我怀孕三个月了才说离!

文欣追问她,你们为什么?

我们同居在一起两年才结的,那两年我就发现他外面还有人,作为女人我感觉得到。所以赶紧结了婚。谁知他婚后对我不好,常常酒后家暴打我,果然他外面有人,我在他手机里的发现了他们在一起的视屏。他就说我侦查了他,决意提出离婚,这几天家也不回了。

文欣一听,要我说实话,这人属于品质的问题,劝你离了算了。至于孩子,忍一时痛以免百日忧,我觉得做了好。

曾玲说,我们闹了快一年了,把我都弄成分离焦虑症,我去看了专科医生。

什么症?文欣盯大眼问。

分离焦虑症!

文欣还第一次听说这个新词。她在百度上搜索了,果然有这种病,她联想到自己近来的状态,那些讨厌的症状就属于这种病,这个病史还能追溯到她的少女时期受了爹妈离异的影响

她喝了一口杯里的咖啡,感觉有些苦涩,撕开小包的糖袋加了进去。她确实看见曾玲的不安了,并不喝杯里咖啡,手里小勺不停地在杯里搅拌,屁股在椅子下不停地扭动,身子也随着在摇晃。

你喝口咖啡吧?她说。

啊?曾玲仿佛被她从恍惚的云里雾中拽了回来,勉强地把杯子端起送到嘴唇上轻啜一口。

婚姻的失败对一个女人的打击居然有这么大,她终于懂了为什么母亲当年和父亲离婚之后,找个男人重新组织家庭,比父亲还要早一年。如今母亲过得好吗?她决定哪天抽空去母亲家看看。

那天神经兮兮的曾玲竟兀地从她眼前消失了。她去了一趟洗手间小解回来,只见桌上的账单上写了一行字。欣,谅我不辞而别,突然想起我必须到银行去挂个失。

她拨通了曾玲的手机问,什么事要这么紧急?

曾玲说,我有张卡还在他的手里,那是我的钱,不给他停了,他可能会把卡上的钱全部洗走!

文欣还正准备想怎样回答曾玲要问她们同居的近况,走了也好,省得自己为难了。她独自坐在星巴克的角落里,看着身边的一对情侣正亲密的嘤嘤窃语。想他的IT男现在在干嘛?

她把修好手机看了看,前次通话手机摔了,屏幕的裂纹状一直在她心里挥之不去。她拨通了丛道的电话。

千里之外的丛道正和秦贞在上海外滩华尔道夫酒店吃西餐。

道道,你这会儿在干吗嘛?

丛道面对秦贞把食指放到嘴唇上说,在吃晚饭!

和谁?

和同事在一起呢!你查岗吗?

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你啦!给你说前天为接你的电话,我手机摔了,换屏花了九百,倒霉死了!好!我挂了!

怎么说挂就挂!丛道苦笑。

秦贞说,理解!女孩嘛,就这样。我刚才说到哪里了?

说到听我培训课,有人怎么评价我。丛道叉了一块烤肉送到嘴里。

秦贞说,哦,他们说你的课很吸引人,讲课都恰到好处嵌入了大众的政治术语,像赵本山的小品,听上去幽默又很有趣,让他们耳目一新。比如IDE接口盘体与控制器集成关系。

丛道擦尽嘴边的肉渣笑了说,啊!是的,IT其实很枯燥的,讲不好人家要打瞌睡的。

这顿晚餐是秦贞安排的,这些天她和丛道形影不离,她已经感觉到丛道看上去很轻松愉快,其实心里很累了。一个标准的理工男,小伙子不抽烟不喝酒也不跳舞唱歌的,又不苟言笑,显得稳重有余,活泼不够。他就是缺乏潇洒的奔放的乐趣。她决心改变一下他,就是要带他出来看看世面,感受一下人生除了工作之外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

哎!明天双休日了,我们去杭州西湖玩两天吧!她说。

好啊!专门去玩,我还是第一次!不远吧?丛道说。

有车就很近,走沪杭高速180公里。我们今晚就去!秦贞一听,兴致就上来了。

今晚?那我去酒店准备点洗漱用品。

啊!不用了!什么不可以买,我都不准备,我们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这才叫年轻人!

好吧!你不怕,我还怕什么?

怕什么?我们应该高兴才对!

出了华尔道夫酒店,秦贞开上她的黑色辉腾,两人就往沪杭高速去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纸鸽9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纸鸽9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