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朝天门
朝天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84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裸追十一

(2018-10-02 09:32:22)
标签:

小说

警察

追逃

分类: 2、我的中篇小说

十一 滴滴滴 水滴石穿

 

无数次的转身之后,时间到了2014年,我回过一段时间德阳,当小区保安,经理准备提我当队长,被我婉言拒绝了。这些就不再赘言了。

有一天,甄为来电话告诉我说,前不久有人在贵阳的一个小区附近见到过黑小河,他第一时间把这个线索告诉我,因为队上在忙其他案子,大家根本脱不开身。我问他,谁见到的,线索可靠性有多大?甄为说,绝对可靠。他在黑小河的老家那个村子建了个耳目,昨天那人打电话告诉他的,那人从小一起和黑小河兄弟长大的,对他们兄弟的模样很熟,说他俩就是化成灰都能认出来。叫我千万不要放过这条线索。

这个小区叫什么?见到黑小河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甄为把小区的名字告诉我了,我在手上记了下来。说是在下午快到六点钟时见到黑小河的。

我立刻踏上了去贵阳的汽车。在车上通过百度地图找到了那个小区。我分析见到黑小河的时间是下午快六点的时候,下班时间还在外面没回家的人,多半都是在上班的人。说明他可能又在哪里上着班呢!贵阳,贵阳!我在心里兴奋而激动的默念到这个地方,大海捞针已经缩小到一块不大的地方了,若线索是真实的话,这个逮到他的机会,千载难逢,实在不能再错过。它是黑小河的终结之地吗?

我准备先重点查找那个小区所有的人,然后以它为中心再扩散开去到附近的小区暗查黑小河的行踪。最好的条件是他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他。只要他从我身边经过,我就能一眼认出他来!

到贵阳的那天下午,我在高德地图的指引下径直找到了小区的大门,我没有门禁钥匙,门口有保安值守。我人生地不熟没有理由进入,忽然我望见不远的大门里,有两个人在推销桶装净水,一个小桌上放置着几桶净水。我便有了进入的理由。走到门口我叫保安开门!保安问我找谁?我手一指说,那,推销净水的!

嘿,门就开了!

我走到那个推销净水的摊点,两人以为我是小区住户,就向我推销净水,说这净水是天然的,含有多么多么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我就站在一旁与他们攀谈起来。大门不远处的保安见我熟人般的像在聊工作,再也没注意我们了。在攀谈中我记下了这家净水的牌子和公司地点,我发现他们言谈中表现出强烈的怨气,说这水在这个小区推销不走,埋怨现在的人对净水不感兴趣。我就说,你们不会推销。没想到这话有些激怒他们,其中一人怨怼地向我说,有本事你来!我说,这样,我明天要是拉一车这种纯净水来,你们就换地方,看我怎么把水推销出去!

万不料,他们说,阿弥陀佛,你开什么玩笑!我们求之不得,只要你拉一车来,我不是换地方而是换工作!

我听了微微一笑,转身就走出小区大门。我知道如果黑小河住这附近的话,我不在乎耽搁一两天,我得在小区有个立足之处呀!我抓紧时间找到了那家净水厂家,上门联系为他们推销净水。厂家很痛快地为我登记办了手续,我交了一千元押金,在厂家市场营销表格上填上了那个小区和附近几个小区、单位的名字,还领了这个厂家营销员的塑封挂牌别在胸前。

第二天上午,我拉了一小车桶装净水送进了那个小区。果真再也没见到昨天那两个推销员来小区了。

我找了条椅子在小区推销摊点坐下来,观察每一个从通往大门干道进出的人,重点是中年男人,首先是圆脸,眼睛大,脸庞两耳奓得很开那种人。803案子离现在已经十二年了,黑小河的长相特征应该没有改变,黑二哥,黑二哥,我在心里反复念叨他的绰号。他的家人和他们兄弟之间都以这个小名或者绰号相称,黑大河叫黑大,他叫黑二哥。

有一个老人叫我送一桶水上他们家,我说好。老人走前面,我扛桶水跟在他的后面。边走边与老人聊了起来,这水你家买了多久了?他说用了一年多了。我问怎么样?他说还可以,要是再便宜点就好了,特别像我们这种老用户,该优惠一点。我说可以,优惠你一块,你就给九块吧!我算了一下,就这样我一桶水还赚了两元,当然我扛上楼的劳力不算在内。到了老人家里,我把水桶装在净水箱上。擦了汗,见老人家只有老两口。就从手机里调出黑小河的照片问他,在你们小区见到过这个人吗?他戴上老花镜看了看说,没见过。又问老伴,老伴也说没见过。

你找这人干什么?

我们以前是朋友,他把我的钱弄跑了,我要找他还。听说他最近在这附近出现过。

哦,是这样,这个小区三百多户,人多,邻里之间来往很少,我们都认不完。

下得楼来,我看见楼道门口有个张贴栏,我走近一看,有房屋出售的信息的条子粘贴在上面。我用手机拍下来。我想反正坐在摊点无事,我还能帮人卖卖房子。

回到摊点,瞧着路人的脸貌,我打电话给卖房的主人。对他说我是小区净水推销的摊点,你那样卖房谁看得见,不如我在摊上给你打出来,要是有人要买,你们谈成了,成交之后,你给我点中介费。那人当即答道,要是成交了,我给你百分之一点五吧!

我说好!我准备明天回去,就将房屋信息写在大白纸上,压在我的水桶上,边推销净水边帮人卖房。当然联系电话换成我的,等人要看房时,我再给房屋主人联系一起看房。这是不用任何成本的买卖,不过一个顺水生意而已。

我在小区待了几天,净水买得很好。因为降了一元钱,几天之间我就卖出去八十桶水。我扛桶进过八十个家庭,问过二百多人见过黑小河没有。这时我才感觉要找到黑小河也并非想像那么容易。所幸我卖水的利润已经足够我吃住的生存开销,至于那些扛水上楼浸湿衣背的汗水,就算不计成本的贡献了。

三天两头我要去送水站领一批水来小区,他们都知道我的水卖得很好。公司还特别在销售业绩中四处表扬我的推销点。他们哪里知道之所以业绩突出,全都因为我降了一元,减了了我的利润的原因。当然我没说,谁都不可能知道,我的心思并没在赚钱上。

我抄录了五家房屋信息压在水桶的摊点上,我还是有些期待售房成交。若能拿到佣金足以超出我减损的利润,这算追逃的副业吧。我在摊点旁坐着留心观察从我身边路过的人,有时我脸上莫名其妙地默然溜出些笑意。

那天下午下班时,我把一桶水扛进了一个牵小孩的中年妇女的家中,一如既往的调出手机照片给她看,不料她说,见过这人!应该就住在街对面的小区,她经常见到这人出入对面的小区。

我问,你怎么在对面的小区见到这人?

她说,我每天都去对面小区接小孩。对面小区有个幼儿园,孩子在那里入托。

我惊喜地望着这个女人说,谢谢你,我终于找到他了!抓着空桶的瓶颈飞快地跑出了她的家门。进了电梯我才发现我连她的水钱都没收。

甄为提供的线索是准确的。直觉让我兴奋不已。我撂开推销摊点,快跑到小区大门。望见街对面的那个小区大门,街中辟有一条栽满花木的隔离带,不远处有人行天桥通过街去。

在对面小区的大门外,我一直站到天黑,观察进出小区的人们,并没发现黑小河的影子。我在大门口见到了一个社区民警的公示牌,按照上面的手机电话打了过去。民警回话了,问什么事?我说我是小区的租赁户,我试试你们警察的电话是否打得通,如果有事好及时找到你们。那民警说,切!考我们呢?有事再说吧!他就把电话挂了。我手机里也就保存了他的电话。我对着牌子上的姓名,记下这民警姓汪。

我是想万一捉到了黑小河我先往派出所送,到时我就打他的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把推销净水的摊点转移进那个小区里了。早上小区外出上班的人多,那些匆匆忙忙的人们从摊点旁经过,我依然没发现黑小河的身影。上午无事,净水卖不卖得出去,已经不重要了。我就在小区里转悠,发现小区还有另一个门可以进出。我找到了小区内的幼儿园,既然那女人说是接小孩见到黑小河的,那这里见到他的概率就应该大,我就把摊点摆在了距离幼儿园不远的人行通道旁,这里也可以远远见到小区大门进出的人。

我就像一个垂钓人在选择窝子,选定了这个感觉最可能发现目标的地方,默默地守在那里,等待鱼儿咬钩。

终于捱到了下午下班的时间,大门进来的人开始多了起来。忽然一个中年男人朝我的摊点走了过来,当我发现这人的圆脸,大眼睛时,我惊呆了。黑小河!他背个蓝色的帆布工装包,大步流星走近我。我镇定了,向他吆喝着,纯净水!纯净水!八元钱一桶!我之所以又降了一块,是想让他的脸再朝摊点看一下,他果然看了看,还停了步子看了桶装水。此时,我很清楚地看清了他的脸,人比照片上黑了,头发比照片上还短了一些。个头给他哥几乎一样人敦实,一看就是那种长期干体力活的。但我惊奇的发现,他竟然不是照片上那种特别明显奓开的招风耳,他的两个耳朵在脸庞很贴实,一点不奓开。莫非人的耳朵会在十二年之后会变得这般归顺?

他从我的摊点走过去了。我拎起一桶净水跟在他后面,见他到楼下和几个人在等电梯,我也站到他不远处等电梯下来。

进到电梯内,我见他摁了10楼的键。他在10楼下了,我也跟他出了电梯,站在楼道中故作迟疑,扛着净水自言自语道,住哪边呢?我见他走进了那个单元,我也进了那个单元,见他拧开3-4的门锁,进门时还望了我一眼。我对他笑了笑,就去敲3-3的门。门开了,一个男人问,找谁?我说,你们要的水送来了!那人说,我们没要水?我说,哦,我送错了吗?11-3-3!那人说,这是10楼!我连忙说,错了,送错了!那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我对着关上的门一脸笑颜。

我在这个单元的通道处待了一两分钟,没有警察进不去的家门。我当刑警时经常教队员如何找借口进人家的门。我想好了敲黑家门的借口,于是砰砰地敲响黑家的铁门。

一个年轻女人开了门。我说我是小区推销净水的,今天送错了。我不想扛回去了,就送给你们家吧!就当你们试用,我不收钱。那女人一听不要钱,就高声呼叫男人出来,吴小山!你来看看这水,试用,不要钱,要不要?

他叫的是吴小山。出来的是黑小河!

你怎么送到我家来了?

我送错了,懒得扛下楼了!就送给你们家试喝吧,就当打回广告,不要你们的钱!

他犹豫了一下说,那你提进来吧!

我不慌不忙的拎桶进屋,发现家里还有个顶多两岁的小男孩在沙发上玩耍。

我说,我们的水很好,你看这水的纯净度都不一样,我抬起桶对着灯光照给他看。黑小河凑过来时,看了看说,放边上吧,试用一桶,要好,下次我们就用你的!

当他转身时,因为距离近,我突然见到了他耳背后有条长长的疤痕,很清楚。

我顿时醒悟了,他的耳朵做过手术,难怪招风耳不见了!

我把水桶拎到靠墙边。转过身的那一刻,突然叫道,黑二哥!

诶!他条件反射地应道,转过身来怔愣地望着我,眼神惶惶的。

这时我腿往他的腿旁一靠,左肩插到他的腋下,瞬间一个架梁劈的背摔,哐当一声,他猝不及防的倒地了。我扑上去拧住他的手腕,反扣在背上。

屋里那年轻女人霎时震惊了,手上一倾斜锑盆里淘的米洒落一地。你是谁!谁是黑二哥?

黑二哥在地上反过头来叫道,你是谁?

我狠狠扳住他的手腕,使劲压他的身体,像头怒吼的狮子大声说,警察!是警察!黑小河!十二年啦!你逃脱了十二年!今天终于到案啦!

我从沙发上拉了条女人的绸巾,将他双手反绑扎实了。掏出手机来打电话,汪警官,你快带人来,我抓了个通缉逃犯。地点是惠民小区。我在大门口等你们!

电话里还在问,你是谁?

我说,我是谁!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把黑小河押到大门口时,汪警官还没来。黑小河的女人也跟着来了,嘴里还在不停地说,你们抓错了!他是吴小山!他有身份证!

我说,你跟我一起到派出所去,你一切都清楚了!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以为是汪警官打来的,但一接听,原来是一个要看房的买家联系看房的事。

我笑了。给对方说,过几分钟我把房东的电话给你,你自己看吧。

我翻起黑小河的两耳背一看,两处都有疤痕。

我问他,你动了手术?

他无言地盯着我,眉头紧蹙,像在死劲想什么事情,眼睛一眨一眨的,仿佛刚从噩梦中惊醒过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