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朝天门
朝天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466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戈壁滩上的坟茔 之四

(2011-10-03 16:19:27)
标签:

戈壁滩

天山

猎豹

丰田越野车

啄木鸟

2011

10期

情感

分类: 7、我的中篇小说2

                           

猎豹依然朝西一路前行,尾巴没有了。辽阔浩大的沙漠,连绵逶迤的天山又出现在两个年轻人的视野里了,天山上有些火红云絮在飘绕。

“你看天山多美呀!”辛玫感叹地说。

“是美,这次来新疆我有一个新奇的发现,这世上有的风景是专门给人看的,如果你真的生活在其中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就比如眼前的戈壁和天山,你看,天空连一只老鹰都没看见。”强力边开车边发表自己的见解。

“我发现你的形象思维很好,你不该学刑警,要是你学文,肯定是个好的记者或作家。”辛玫望着强力,眼里流露着对他的欣赏。

“是吗?你在夸奖我。”强力笑着看了她一眼。

辛玫遥望着茫茫大戈壁里的天山,情不自禁地吟诵出一句诗来:“火云满山凝未开,飞鸟千里不敢来。”

强力说:“看,你才配做诗人呢,出口成章,说来就来!”

辛玫说:“这不是我的诗,这是你提醒我想起来的,它是唐代大诗人岑参在过吐鲁番时写的。”

“我什么时候提醒过你?”强力笑了笑。

“你说,天空连一只老鹰都没看见。你并不知道这句唐诗,但你的发现却跟诗人一样,我之所以表扬你,你知道一个人有发现新东西的特质,那是当作家最可贵的潜质,这是学不来的。那些只会背诵别人东西的人,只适合当教授教学生,不适合当作家。你不知道发现对一个作家是何等的重要啊!这就是绝大多数中文系毕业的都只能当教师,而没当成作家的真正原因。”

“哦?是吗,看来我不光当警察,还可以当演员,也可以当作家?我算入错了行,人家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回去后,我要辞职不干了!”

“真的吗?”

“真要我不干警察,我还舍不得呢。何况我才刚刚开始。”

两人一路聊着,不觉鄯善和吐鲁番过了,又转到314国道进入托克逊县城,辛玫的眉间开始出现了松弛的神情,因为她一路上再没发现有黑色桑塔纳的影子,在几处收费站查阅丰田越野车的资料,她一次次的看到了她母亲的面容,好像她离母亲的影踪越来越近了。

 

辛总在电话里得知丰田跟丢了的事,脸色铁青,狠狠把电话撂在桌子上。然后从老板椅上气冲冲得腾起来,在办公室里来回打转转。他听说车子开进了哈密市公安局再没出来,不知道新疆那边跟得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形,总之料定是被发现了才被甩掉的。他把魏泳叫来,怒目对他说人跟丢了,本想臭骂他一顿,说他人没考察得好,好好出通气,但转念又想,火发得再大也不解决问题。这时他灵机一动,对魏泳说:“只有一个办法,把车卖掉,赶快乘火车去喀什赶在他们前面,在那个派出所门前等他们,也许能看到他们下步的动作。”完后,魏泳拿过辛总桌上的专线手机给那两个小子打电话。

 

下午5点多,连绵的天山上,低矮浓重的乌云在天际间露出一大片豁亮耀眼的光带,翻滚涌动的墨样浓酽的厚云一直连到他们头顶。“有雨天边亮,要下雨了!”强力说。当猎豹快到库车县了,终于在库车县城10公里远的路上遇到大雨,暴雨铺天盖地在车窗外肆虐着,雨刮器在挡风玻璃上吃力地滑动,雨水开始在路边聚集上升,眼看就漫上了公路。远处的山没有了,雨阵形成蒙蒙雾障,遮挡了前面的视线,车速慢下来了。辛玫惊奇地叫喊道:“强警官!你看,外面是一片汪洋!”戈壁滩上的坟茔 <wbr>之四
    强力挂着二档,车子缓慢前行,他环顾左右看到地上裹着泥沙的雨水已汇流成河。“别慌,别慌!前面的车停下来了。”前面有几辆大货车站住了,强力也只好把车停下。“你在车上别动,我下去看看!”强力打开车门,雨声哗啦啦响着,他低头见漫上公路的水淹了半个轮胎,他脱了鞋挽起裤脚,涉水往前走去。问大货车的驾驶员,货车驾驶员告诉他,山洪下来把路冲断了。强力站在货车驾驶室踏板上踮脚往前一望,果然前面的路基断了,再往后一望,后面的路也被水淹没了。八九辆车首尾相连成了一个车队,停在一起都不能动弹了。他连忙冒雨趟水回到车里,衣服全淋湿了。“完了!路断了!”辛玫见他周身全湿,连忙从他的包里掏出件衣服叫他换上,强力说:“没事,没事。”“不行,你要病了,我们怎办?”强力把衣服换了,从兜里摸出盒烟来抖出一支点上,呆呆地望着窗外的暴雨。“你抽烟啊?”辛玫瞪大眼睛问他。“偶尔抽,没瘾。”他把手伸过去拍拍斜倚在副驾驶座上辛玫的肩膀,那意思是告诉她没事。

辛玫望着强力,眼里流露出柔和温暖的目光,脸上带着微笑她问:“强警官,我一直想问,你被谁PK出局了?”

强力听了她的话,不由得脸上一红,而后把脸朝向窗外,深深吸了一口烟,扑地一声将烟雾吐出来说:“我被女朋友甩了!”辛玫看见了他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的表情,又问:“为什么?”

强力说:“她嫌警察穷,买不起婚房。现在的商品也实在太贵,动辄几十万,我的父母都是一般工人,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

“也好,未必就是坏事。能不能走到一起是看缘分,她与你无缘。我也曾PK过别人,那是我在毕业前决定的事,在大学期间,我爱上了一个男同学,他很优秀,学新闻的会写小说,大二时就在省级文学期刊发表了好几个中短篇,但他家在农村,毕业了他执意要回他的县城去工作,那是一个很偏僻的陕西的小地方,名儿也和我有缘,叫辛家山。可我是城市长大的,无论如何也不能去那儿生活,所以,我对他说,你要选择我就跟我到B市,要不就回你的故乡,结果他回了他的家乡。他是个理想主义者,我也不怪他。只是我们有缘无分。”辛玫从强力的事讲到自己的事,看得出她的神色很严肃而凝重。

“你现在还想他吗?”强力问她。

辛玫说:“我们彼此好久没音讯,偶尔也想一下,可现在我不想了。”

强力追问:“为什么?”

辛玫眼里闪着希望的光芒,没回答。窗外的暴雨依然在不停地下着。

前后无路,大大小小一队车辆像水中的船搁浅在戈壁滩里,时间在无奈的等待里过去了,夜幕四合,两人在猎豹的座位上各自仰头而眠。

半夜暴雨停歇了,山洪漫进了车里。强力叫醒辛玫,连忙把帐篷交给她,扶她下车,涉水走向大卡车,先将她顶上了大货车的顶蓬,接着又去叫醒几个车的司机们,他们统统爬上了几辆货车的顶蓬。有的顶着雨衣,有的顶着衣服坐在上面,嘴里喋喋不休地骂娘。辛玫和强力躲在帐篷布里,帐篷没法支开,只能当块布用,两人你望我我望你,傻傻龟缩在一起。

旁边匍匐的大车司机问强力:“你们到新疆来干什么?”

强力说:“来旅游的。”

那人说:“何苦呢,在家待着多好啊,出来受这份罪,我要像你们那样有钱,我天天在家,哪里也不走。”

强力问:“像这样遇上大暴雨的事,新疆常有吗?”

那人说:“我们跑车的,这样的事一年总要遇到十几回吧,这不算什么,最厉害的沙尘暴,车都会被吹翻。”

戈壁的四周依然黑漆漆的,见不到一点远山的影子。一排黑乎乎的车辆像泊在洪水里孤岛。

“你看我们这些人像不像难民。”强力转回头来对辛玫说。辛玫没吱声,也不看外面一眼,两手紧紧地揽住强力的背,她在帐篷布里说话了,那声音像是浑浊不清的梦呓,但强力能听清,她说:“我倒觉得挺浪漫的!”

天亮了,洪水消落退下公路,公路的形迹又重新在戈壁滩上露出来。强力从货车顶跳下来,再接辛玫爬下车,进入驾驶室,坐到淤积泥沙的车里,车子发动不了。他跑去告诉货车驾驶员请大车拉猎豹进城维修,大车驾驶员把一根钢绳交给他,他把钢绳挂上牵引钩上。等公路道班工人来修整断路,直到中午时分,断路的路基填好,大货车拉着猎豹进了库车县。猎豹被拖到一处修理厂,辛玫和强力与大车驾驶员告别。在厂里检修进水的消声器和油路,清洗汽车,一直搞到晚上,猎豹才开出厂。

当晚两人找了家旅馆住下,第二天,继续上路。

 

      接之五: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ee5740102dt3i.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