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朝天门
朝天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192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戈壁滩上的坟茔 之三

(2011-10-01 19:18:49)
标签:

啄木鸟

2011

10期

新疆

哈密

盖斯墓

文化

分类: 7、我的中篇小说2

黑色桑塔纳远远看见丰田越野车车身一斜,翻覆在公路边,顿时,财娃掉头把桑塔纳开到路边一个缓坡藏起来,两个幽灵坐在车里隔岸观火,只消稍微抬头就能瞧见丰田越野车的动静。“他们翻车了,人从车里爬出来了,估计是爆胎。”邬川用手机把丰田越野车的遭遇汇报出去。

内地这边的辛总不断地接听越野车在路上的信息,就连得知翻车,他都没露出惊奇,仍然只听电话,自己该干啥还干啥,嘴里仅仅把表示知道的啊啊嗯嗯传达给对方。

此时辛加铁正坐在他办公室的老板椅上,边听桑塔纳从远方打来的电话,边在桌面上把玩着金灿灿的高级打火机,他得知越野车被军车援救又朝新疆开去时,他笑了笑,还是没多余的话,那副运筹帷幄的样子丝毫没有改变,这正是辛加铁老谋深算的气质。

辛加铁虽然五十多岁,但生得一副高大健硕的身材,脸上油光水滑的,显现出成功男人的滋润与饱满。那双深邃莫测的眼睛之上,两道浓黑的眉毛生出了较长的须子,且鹰翅似的往上翘着,将非凡男人的心智毫无遮掩地传递了出来。此人自暴富之后,十分注意自己的衣着仪表,从上身到脚底都一溜水的名牌,平时见到他西装革履,正面衣着光鲜闪亮,没一丁点皱褶,仅从身后看裤子的后面有不少皱纹,这是成天坐车坐办公室的人,腿部持久弯曲留下的印迹。这些年生意越来越大,官场上的圈子也越发扩展,绞尽心机的商战,长期使他处于一种紧张焦虑的状态,为了释放心里的紧张焦虑,他对自己的私生活实行了精神放牧,吃喝玩乐成了他的最大嗜好。因为有成功男人的魅力,有宏大的资本做后盾,使他在女人方面左右逢源,对家里的结发妻子逐渐冷落,婚姻名存实亡,老婆基本生活在无性婚姻之中。

 

桑塔纳上的两个人是辛加铁找人从黑道上物色的。离开B市前,魏泳出面将两个年轻人约到一个咖啡厅,交给每人五万现金,另外给了五万作为沿途上的一切开支。在交代跟踪任务后说,操上你们的家伙,不到万不得已不采取极端手段,跟踪到底。每天给这个电话汇报一次就是了。而后,他递上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一个电话号码。这是魏泳专门给辛总办的一个新的联系电话,只用于此事的联系,用完后随时可以把电话扔了。这都是辛总的主意,只有他和辛总知道。他们开着那辆黑色的桑塔纳去新月公司,指着一辆丰田越野车说,从现在起24小时跟着它,过几天它的去向是新疆。

辛加铁的老婆张玉芬副总新疆失踪后,魏泳坐上了年薪五十万的副总经理的宝座后,负责销售,公司配了一辆奥迪黑色A6,月薪四万多元的他,一夜之间成辛总的得力助手,他从他的“夜草之资”中抽出一百万元来,在市里一处高档住宅小区买了一套百多平米的商品房,置下了一个西式装修的安乐窝。如今的魏泳时时处处都以高级白领身份,代表公司出入各种商务活动,到哪里他都驾着那辆豪华气派的官车。在那些需要谈判头脑和经营智慧的销售事务中,以及那些酒桌上觥筹交错的场合间,他渐渐淡忘了自己代人操刀害命所犯下罪孽。自从魏泳与辛总有了那个不可告人的勾当之后,他和辛总就成知己的血兄。他想过那件天知己知辛总知的事,并得出一个十分经典的结论,给领导做一百件好事,不抵给领导做一件坏事。所谓捆绑兄弟就是这样绑在一起了,包管一荣俱荣。只要老天爷睁只眼闭只眼就准保平安,所以他也像很多仕途和生意人一样将命运寄托给佛了,特别买来一尊镀金的观音菩萨安置在家里书房的墙上,进那屋就能见到慈眉善目的菩萨,半睁着眼睛举着一只兰花指的手,盘腿坐在神龛上。每每回到家里的他,在电脑桌前上完网,他都要毕恭毕敬地站在菩萨的金像前,做上一个双手合十的动作,祷告似的默默地在嘴上念叨几句只有他自己心里知晓的话。他觉得只要自己对菩萨好,菩萨就会关照他的,他希望菩萨看见他做的那事,永远是这副缄口不言,眼睛半睁半闭的模样。

准确的说现在的魏泳和辛总,一个是死了妻子的鳏夫,一个尚未成家的单身,在忙完公司业务的闲暇之余,最为开心的是去到高档酒店的娱乐场所,释放男人多余的精力。这是两个男人极私密的勾当,他们把车停在酒店的地下车库,乘电梯上去到灯红酒绿的夜总会,先是在包房招些妙龄女郎来喝酒唱歌,其实这只是他们要进行下步工作的前奏。妈咪叫来一排排身穿紧身短衫短裙的小姐,个个坦胸露腿地站在两个男人面前,像商品一样接受挑选,看不上眼的小姐当即被挥手扫地出门,接着走马灯样的又进来一排。最后挑定三五个留下来陪唱陪喝的,都是一溜水赏心悦目的美女。然后在扯起嗓子高歌的同时,两人开始花中选花,两双带着性饥渴的眼睛,停留在小姐们的胸上腿上腰上臀部上溜转,慢慢地品味比较,精心挑选自己最如意的人选。待选好人后,辛总就对魏泳使个眼色,放支烟在桌子上,烟头指 向哪位小姐便是辛总目标选定的暗示。此时魏泳的任务就是记住小姐的号数走出包房找到妈咪,递上一沓钞票,叫妈咪安排好房间,叫几号小姐在房间等候,他提出唯一的条件是房间里不准开灯,拉上窗帘关上门,亮灯一分不给,全黑暗进行,费用加收一倍。辛总是全市的名人,经常在电视屏幕上亮相的人,为了不影响他的公众形象,不给他的名声抹黑,他必须这样安排。其实这是魏泳按辛总的指示办的,辛总还给他的这一招取了个耐人寻味的名字,叫“蚯蚓拱土”。选中的小姐被妈咪叫走了,魏泳把房间钥匙悄悄交给辛总,待辛总觉得时辰差不多了,就独自一人找那个房间去了。等辛总走了,魏泳再把别的小姐像排排坐吃果果似的各发她几大百打发走后,剩下的最后一个或两个就归自己了。魏泳的事情好办多了,他不是名人不用使那种复杂的手段,要么就地解决,要么也带到房间去尽情潇洒,然后给钱各走各的路。

魏泳知道辛总在这方面可称得上行家里手,光是自己给他安排“蚯蚓拱土”几乎有一个女兵连了。腰缠万贯的辛总早些年已经是个家里红旗不倒,家外红旗飘飘的人物了,祛除在外家常便饭似的沾花惹草,他在市内别地还有两处逍遥窝,为这金屋藏娇的两个地下情人,他几乎花了千多万,这是魏泳给他初步估算的,两套商品房价值两百多万,家具电器等又近百多万,每月每人给零花两万,两个女人跟他也快三年了。魏泳见过其中一人,那是他前年跟辛总去美国、加拿大、巴西考察期间,辛总特地叫魏泳多办了一人的护照,他才知道那女人叫赵雯,一个二十五岁的单身女人,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正儿八经的工作,模样像个新疆女人,高鼻梁,凹眼睛,身材高挑丰满,穿戴时髦,肩上时常有一块绣工精致的羊毛披巾,颈上有闪亮玉石的配饰,丝绸的吊带衫华丽耀眼,充满性感的诱惑。那一趟最使他们难忘的是乘坐国外豪华大邮轮去加勒比海度过的一周,魏泳简直就像给她和辛总安排生活的仆人,联系宾馆,花销付费,等一切安排停当,两人只管照他的交代享受便是了。他懂英语,口语基本能与外国人对话,辛总和赵雯走到哪里都是挽手而行,两人或亲昵细语或调情挑逗,都不避讳魏泳,在那个靠着碧海蓝天的港湾,吃海鲜,在蓝幽幽的海水里游泳,早晨睡到自然醒,阳光照进海风吹拂的窗帘,服务员摁响门铃把早餐推进套房,吃完早餐后,他们又去一处处观光景区,开始新一天的浪漫逍遥。从国外回来,他买了几件精美的玛瑙首饰,分别给了他的老婆张玉芬和另一个相好的女人,这些礼品都是魏泳一手操办的,辛总说,不就是花点钱吗,女人们就喜欢这个。

 

强力和辛玫开着越野车进入哈密。哈密的街市已经有了现代城市的模样,汽车在街上穿行,鳞次栉比的楼房和商场,似乎消隐了想象中西域风情的影子。他们在一个立着高大铜壶,敲着叮叮铛铛响声的铜匠铺子旁边,找到一家丰田车的4S店。修理店不大,但从设备和工人穿的丰田制服看还算正规。“就在这里修车。”强力说。辛玫将车交给店子,给负责业务的经理提了要求,对车做全面的检测,空调维修,另购置备用电瓶,车胎,机油等。经理说:“需要一两天时间。”“总之,要尽快,我们还要赶路。”辛玫只说要求没说钱的事。强力盯住经理的眼睛强调说:“收费别乱来。”“放心!我们收费都有标准的。”经理把一本维修收费价格的册子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辛玫听后笑笑说:“他开玩笑的。”说完拉着强力就离开了汽修厂。

“你为何不谈钱?”强力说。

“让他们修吧,我们捡了条命,钱已经不重要了。”辛玫挽了强力的手臂望着他说。

这时的辛玫和强力就像两个来新疆的旅行者,各自背了个塞满了衣物用品的双肩包,辛玫的电脑手提包提在强力的手上。

“辛玫,我们出去逛逛,感受一下新疆。”强力说。“也好!带上相机和摄像机。”她说。两人在宾馆门口打了辆出租车,对司机说,去哈密最有名的旅游地方。司机回答说:“最有名的多了。有盖斯墓,松树塘,巴里坤湖,鸣沙山,庙尔沟,回王陵,天山狩猎场,还有拉甫去克古墓,你们去哪儿?”坐在副驾驶上的强力回头过来向辛玫问:“你想去哪里?”这时他见到有辆黑色桑塔纳在出租车的后窗出现了,因车牌是B市的,引起了他的注意。辛玫说:“随便,哪儿都行。”“好!那就先去盖斯墓吧。在西郊,正顺路。”司机把方向盘打了个大弯说。强力的头还没转过去,一直盯住后车窗,小车在路旁有两排笔直桦树的路上转弯了,桑塔纳也跟着转弯。“你在看啥?”辛玫照着小圆镜,用两个指头理着头发问。强力未说话,只用食指封在嘴上,撮起嘴唇嘘了一声。辛玫问司机:“盖斯墓是个什么地方?”司机说,那是我们哈密的古迹。唐代伊斯兰教的先知穆罕默德的弟子盖斯等三人来中国传教,到了长安受到唐太宗的欢迎。回国途中,盖斯在星星峡死了,就在当地草草埋葬。哈密回王派人在星星峡给修了座坟,叫拱背。后来,民国时,哈密的伊斯兰教重修了盖斯墓,就将盖斯的遗骨由星星峡迁移到这里了。这里现在是伊斯兰教朝圣的地方。“嚯,你简直可以做导游了!”辛玫赞扬起司机来了。司机说:“哦,我们成天都在这些地方跑,一年总要跑几十次,所以就熟了。”“好,那你跟我们跑一天,费用怎么算?”辛玫问。司机说:“包一天八百吧,晚上送你们回宾馆。”“好,你就做我们的导游了。”两人在车上对话,强力没插言,只是不时回头看看后窗,又看看反光镜。那车总在后面尾随,时近时远的,到底是警察,他敏感的神经又警觉起来了,他在想这车会不会有啥问题?

戈壁滩上的坟茔 <wbr>之三到了盖斯墓,辛玫围着那个方座尖顶的墓转了一圈,叫强力给她照了几张相,辛玫察觉强力脸上没有笑颜,凝着眉头流露出些许焦虑的神色,就说:“怎么?你不高兴?”强力说:“有点,我待会儿再告诉你吧!”辛玫一听就急了:“不行!现在就告诉我!”她的口吻像是在命令强力。但强力没告诉她,反而说:“没事,没事。”辛玫立刻一脸不悦说:“肯定有事,为何不告诉我?”强力说:“想早点知道吗?”她说:“想。”强力说:“那我们就换和地方观光吧。”出租车司机在车上等他俩。“走,我们去巴里坤湖!”强力对司机说。出租车发动了,又开上公路,黑色桑塔纳隔了一辆车再次出现在他们后面。强力和辛玫坐在后排座上,强力对辛玫指了指车后,附在她的耳朵上悄悄地告诉说:“有个尾巴在跟踪我们,是辆B市牌照的黑色桑塔纳,现在还不能完全肯定。再走几个地方就确定了。”辛玫转过头去看见了那辆黑色幽灵,她有些惶恐把强力望着,把她的手穿进了强力的臂弯里,小声地说:“B市的?”强力拍拍她的手后,不动声色地对司机说:“啊,巴里坤湖是个啥地方,你给我们介绍一下吧。”

那天他们从巴里坤湖出来,又去了沙鸣山,黑色桑塔纳一直忠实地跟在出租车后。晚上,出租车将他们送回宾馆。刚进房间门,辛玫就凄切地说:“强哥!我好害怕!”强力安慰她说:“别怕,他们跟我们,目的好像只是监视,并没做什么。看来你得破财了,我们换车,把修车放在哈密。重新买辆新车往前赶。”“哪怎么能摆脱尾巴?”她睁大眼睛把强力盯着,惶惶地问他。强力说:“金蝉脱壳,我来安排。”

第二天,他们上午10多钟才起床,迅速收拾好行装。打车往4S店去了,的士在市内逛了几圈,黑色桑塔纳时紧时慢地追在他们的后面,强力选了一处转弯的街道,车子转过弯道,在黑色桑塔纳还没跟上来时,强力叫停车,辛玫赶快下了车。出租车又朝修理厂开去。到了修理厂,丰田越野车已修好,强力付完费用,将两个行装包放到车上,一溜烟将车子开到哈密市公安局里。他在车上给辛玫打电话,叫她将车买好后,加满油开进市公安局大院。等到下午三点多钟,一辆挂有新疆牌照的崭新猎豹越野车,开进了市公安局大院。他们汇合后,强力和辛玫把丰田车上的一切行装和准备的物资器械转移到新车里,接着,强力拿出介绍信去联系停车,他径直走进市局刑侦支队。半小时后,一个着制服的民警与强力走出大楼,把丰田开进市局的停车库里,着制服的民警再钻入猎豹,将车开出大院,二十多分钟后,猎豹就停在了出哈密的收费站前。这时一辆警车也开来了,着制服的民警对强力说:“这是312国道,前面是鄯善和吐鲁番,祝你们一路顺风。”强力与民警握手告别说:“谢谢你们!这一路上的联系电话我都有了,需要时我会给你们联系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