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朝天门
朝天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6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说 红磨房打渔人

(2009-12-09 15:47:28)
标签:

红磨房

男侍

飘飘

舞池

刑警生活

娱乐

黎明辉

2009

2

26

人民公安报

副刊

分类: 1、我的短篇小说

   2009 2 26 人民公安报 副刊 责编 周兴通

   

 

    凌晨一点多钟,一双鳄鱼嘴的尖皮鞋踏进了“红磨房”舞厅。这里是同性恋集会的场所,当地人都管它叫“渔场”。舞厅里音乐潮汐般轻扬,四壁的红灯映着一群两人相拥而舞的幽暗夜魂,彩色的镭射灯电弧一样忽闪忽闪划亮舞池的人影,瞬间又消失了。

“这是个魑魅魍魉消魂的地方。” 杨好时坐在一排沙发的角落,想着想着,他的眼眸在舞池内外逡巡,借着镭射灯闪亮的一刻,他瞟了翘起的二郎腿,脚上的那双鳄鱼嘴的尖皮鞋点着音乐,正随鼓点的节奏放荡的摇晃。暗里的手摸摸耳根,检查耳环是否有夹稳,右耳上单悬着一个杏子大的银环在反光。今天他是来找一个叫“圆飘飘”的,约好与老魏在“红磨房”门口等,但好时却接到老魏的电话,说是突然痛风发作不能来了,叫好时自己来。咳,该来的没来,看来今天要放单飞了,好时跟魏老队长搭档打下手已经三年了。“我不知道‘圆飘飘’的真名,我们这伙人都叫他‘圆飘飘’,他是个同性恋,左耳后有颗豆大的鼓鼓的痦子。”好时记住了这段笔录。

一个男侍走到好时身边问:“先生,要点什么?”

“来杯‘芝华士’,加冰块!”好时说。男侍转身要走,好时扯了住他的衣襟,俯耳说道:“另外,我要找‘圆飘飘’!”说完,一张百元红钞丢在男侍的盘里,傲慢地甩下一句话:“不用找了!”

一会儿,男侍端着托盘送上一杯‘芝华士’,放在茶几上,对好时说:“‘圆飘飘’不在。”

“不在?我要要他,给他说,我等他。”好时又丢了一张百元钞在盘里。

舞池里的男男女女在幽幽暗暗中蠕动,好时看清了里面好几对都是男抱男,女抱女,手还不住地在对方的臀部和脸上乱摸,有的甚至在接吻。他看着就作呕,难怪老魏不来,老魏说,那地方太恶心,我去了几天吃东西都不香,但我们是警察,又不得不去。好时想今天老魏肯定是耍滑头,有意借故不来的。

一个戴眼镜的瘦削男子,走到好时身旁,手搭上好时的肩膀,嗲声嗲气对他说:“亲爱的同志,我邀你跳个舞。”

好时斜睨了他一眼说:“你一个‘薄刀片’,没搞头。”

瘦削男子见好时不起座,就说:“呀!还挑唢?好,我在旁边等你。”说完,扭头就走向距离三步之遥的沙发,那三步多远,好时看他的步子走得跟风摆柳似的,女态至极。好时见了心头暗暗骂道:变态!

好时在等“圆飘飘”的出现,以自己做刑警多年的经验,虽说得知捕捉对象不在,但往往这样的信息并非是实情,也许他躲在暗中都不一定,也许他真的不在,而好刑警总是不能见风就是雨,耐心等吧,他准备要在此地待到天亮。

黑暗中,听见旁边有人哇哇在吐,好时掉头过去一看,在忽闪的镭射灯里,出现一个喝高了的人,地下一摊秽物。接着只见一个身穿清洁工制服,帽沿快遮住脸的男人,一瘸一跛地走上去,用笤帚把秽物扫进撮箕里,再迅速用帚帕将地拖干净。

歌声在乐曲中再度响起,分贝很大,好时一句也没听唱的什么。他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纸包展开,一张锡箔纸里摊了撮白色的粉末,他点燃一支烟后,再把点燃的打火机放在锡箔纸下,烧烤隔了锡箔纸的白粉,白粉冒烟了,红红的烟头支在白色的烟雾里,他使劲地吸着。这招是老魏教给他的,老魏说,要捉住你的对手,扮相必须做得跟对手一样坏,甚至比他们还坏。这能引蛇出洞,一般都很灵的。其实锡箔纸上点的是头痛粉,而外人都以为是白粉。好时瘾君子似的,仰头作沉迷状,哈——,旁若无人地享用着。只有好时知道,这烟的味道怪怪的,头上一阵眩晕。好时闷头闷脑抽完一支后躺倒在沙发上,眼睛虚着瞄着四周,静静地待着。

没隔多会儿,一个声音出现在好时的沙发边:“你要我?”好时懒洋洋地撑起来说:“你是‘圆飘飘’?”

“我是‘圆飘飘’。”只见一个小圆脸的男子,顶多有三十岁,穿了一套西装站在一旁说。

“你吸粉?”他说。

“啊!点瘾了,没事儿玩玩。”好时说。

“你要我?”他又说。

“啊!要你,你是这里最帅的哥,想跟你玩玩,走我们跳舞!”

好时牵着他的手,向舞池走去。

两人在舞池里踩着舞曲,像别的同性恋者一样相拥而舞。好时感觉“圆飘飘”的手在自己的臀部游走,而后冰凉的手又伸进腰后的皮带里。好时的手也在他脸上轻轻地抚摩,他要弄准这人是不是“圆飘飘”,于是,手指慢慢移向圆脸的左耳后,手指在一个鼓鼓的豆子上停住了。好时轻声地对这人说:“你这里有颗豆豆?摸着很好玩的。”

圆飘飘说:“好痒,我长的一颗痦子。”他的手在好时的臀部里抚弄着,并把嘴唇伸向他的耳朵,又悄声说:“我们去包房玩玩,我包你满意。”

好时想哪能去包房,进去他不被这人吃了才怪。于是,编了个谎话骗“圆飘飘”说:“现在不行,我的下头都溃烂了,‘尖锐’着呢,很痛。正在打青霉素,等下次我约你吧。”

刚说到这时,一个人走上来突然拉了“圆飘飘”一下,“圆飘飘”对好时说:“你稍等,我去一下。”转瞬间推开好时,拔腿就往大厅的大门口跑。好时立刻跟了上去,大吼一声:“站住!圆飘飘!”

舞池的人们一下乱了,有人发出了尖叫,有人打起了口哨。

好时猛然拂开人群,尖嘴的皮鞋跑起来别扭不堪,好时的奔跑一跳一跳的,像穿了一双芭蕾鞋。他追到楼道口时,鼠窜惊逃的“圆飘飘”已经快下完楼梯了。“站住!站住!”好时边追边吼。好时见大门口蹲着一个穿清洁工制服的人背对着门外,但就在“圆飘飘”跑到大门时,只见那个清洁工腾了起来,猎豹般扑上去,双手抱住“圆飘飘”的两腿往后一拽,“圆飘飘”嘴啃地俯身倒下。

“好身手!”好时一声吼。

那清洁工的帽子挣脱了。好时一看竟是老魏!

两人把“圆飘飘”提起来,反剪双手上了铐。

好时问:“你不是痛风?”

“我不放心你单飞就来了。”老魏狡黠一笑,又说:“哎!我的清洁工装扮咋样?”

好时说:“绝对一流,连我的眼睛都骗过了。”

好时把“圆飘飘”押着在前走,老魏一瘸一跛地跟随其后,咧嘴笑呵呵地奚落好时:“借的鞋看起来很酷吔!”

“老队长,好看不中用,让刑警穿双芭蕾鞋,您老点子也够馊的!”好时摸摸右耳,发现那只银质装饰耳环不见了。他寻思,回家怎么给老婆交代呢,那可是他求婚是送她的信物。好时迅速把“圆飘飘”交到老魏的手上说:“你等等!”说完,像个屁股带火的雄鸡公,回头一跳一跳地朝“红磨房”舞厅飞奔而去。

 

                                       

                                        2009129于南纪门

 

     这是两个刑警深入同性恋场所抓捕的一段故事,触角奇异,戏剧性强,活脱脱地让我们看到了都市里最另类、最龌龊的角落,以及刑警生涯里最刺激、最难堪的一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