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朝天门
朝天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84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 阿玛尼的手感 1  黎明辉

(2009-12-04 14:53:48)
标签:

打黑

案子

armani

啄木鸟

2010

分类: 1、我的短篇小说

 

 啄木鸟 2010 第5期 编辑张小红

 2010年全国公安文学大赛“恒光杯”中短篇小说奖

 

 喻飞站在门口,看到那面白墙前坐了一个人。

房间里很静,这人距墙最多一步,背对着门。这人一身黑衣,从衣领和垂缝对称的背襟看,他穿的一套面料质地很好的黑西服。白墙涂的乳胶漆,被日光灯照射得雪白发亮,若不是他“哼、哼”两声,从这个一直没转头露面人的喉咙冒出来,乍眼一看好像只是一套黑西服钉在白墙上呢,仿佛某个行为艺术家的作品似的,让人一时看不懂它的意思。总之在喻飞的第一印象里,白墙黑衣叠印成了一幅反差极大的画面。

打黑的同事带喻飞从这幢楼房的楼道走进来时,被告知,你的任务就是二十四小时看住他,不能让他自伤自残,更不能让他脱逃,还有些不能,如不能给他传递信件什么的,否则轻者将受严厉纪律处分,重者诉你玩忽职守。打黑组的同事说完后,还用极其严肃的眼光看了喻飞一眼。喻飞说,知道了,我当警察都五年了,你们放心吧。喻飞到这间房门口时,打黑组的同事朝屋内这个背对墙的黑衣人努努嘴,小声地说,就是他。那一刻,不知他听见没有,反正他仍处无人之地,默无声息的,没一点反应。

短篇小说 <wbr>阿玛尼的手感 <wbr>1 <wbr> <wbr>黎明辉
    嗯,嗯!喻飞故意从嘴里发出声响,意思想他回一下头,表明自己的存在。喻飞又把楼道旁的靠背椅哗地拉了过来,坐在门口,但黑衣人依然纹丝未动。房间里一张单人床,向着窗户放了一张桌子,上面躺了一叠纸,纸上一支笔,床上重叠两床厚厚的被子,窗户上装有比拇指还粗的铁条,四方是用膨胀螺母等距固定的。透过井字格的铁条,可以听见窗外冬雨滴打树叶的声音,滴答、滴答的节奏,似时钟走动的秒针。这里的一切显得很平静,仿佛人被装在一个悄寂无声的大盒子里。“打黑”二字,常在报纸上见着,真正零距离接触,喻飞还是头一回。离开队上之前,队长告诉喻飞,总队抽你去是相信你,培养你。接着一双大手就拍在喻飞的肩头上了。

楼道对面的门突然拉开了,走出来三个表情严肃的人,一色的蓝便装,其中一个手上拿了一叠笔录纸正往公文包里装。这时楼道头上跑步上来一个人,三人中一个手背在身后,看来是领头负责的,对跑来的这人说,看好!等会有人要给他送床毯子来。这人啪地一个立正姿势,站到门口应道,知道了,王支队长!对门的门敞开着,喻飞瞧见屋里一个中年男人垂头坐在方凳上,屋内的摆设给喻飞守的这间房一样。新来的吗?站在对门口的人问喻飞,喻飞说,嗯,今天才来。喻飞认出他来了,你好像是二队的?他说,是。我借到打黑组,都守了三个月了。说完递了支烟过来,喻飞点燃烟说,难怪有些挂相,我是七队的。这里人还真多吔!他跨过巷道把手附在嘴边对喻飞悄声说,多!已经30人了,打黑组忙得四处借警力,分几处关人。完后,把食指封到嘴上,嘘地一声,叫喻飞不要再说话。

两个便衣的烟哥靠在各自的门口吞云吐雾,抽完一支喻飞又丢一支过去,两人又各自点起烟,烟雾浓一阵淡一阵在楼道里飘散。喻飞知道这里叫狮子山,以前是市局后勤处存放装备的仓库兼培育花木的植物园,喻飞有次跟队来领新制服上来过,但这里并没有山,只是离市区较远,印象里是一个空气幽清,四处放置着绿色盆景的花园。

 

中午伙房送饭来了,黑衣人还在面壁。喻飞把他的饭菜摆在桌子上说,快来吃饭!趁热。大方盘子里的饭菜冒着热气,荤菜是土豆红烧肉,回锅肉翘的青椒,一盘时鲜素菜,一碗酸菜粉丝汤,还有两个贴有烟台圆标签的红苹果。黑衣人转过头来的那刻,喻飞惊呆了:啊!是你!他也说,哦!小……没想到还是你!

喻飞见他展开两臂做了个扩胸,以前对他对自己的称呼终于没说出口,然后搓着两个手背,迈着小碎步走到桌子前坐下来,拿起筷子吃起来,一双筷子先拈的素菜,还是“哼哼”两声,再埋头自顾享用,从他染发的额际冒出的一点白发根看,他最多进来两天的时间。喻飞吃的饭菜跟他一样,节节长梗的藤藤菜从盘里夹出,长长的一串,令喻飞想起了眼前这个顾副局长,曾自己在分局时的领导,自己还是他的驾驶员。离开他四年了,现在他当滨江开发区公安分局局长已经四年了,给他当驾驶员那一年,他还是顾副局长。那辆黑色光亮的“本田”是他的坐骑,屁股底下四个轮子飞旋,喻飞几乎天天都给他掌方向盘,接送他去这去那。顾副局长坐车从不坐副驾座,一律是坐后排,用他的话说,再好的驾驶员,紧急情况下都下意识会自保,往往受伤最惨重的就是副驾座上的人。他还给喻飞说过,他的一位朋友就是在司机自保的情况下,被一个左甩方向,对对直直就送到“东风”大货车的屁股下面去了。顾局常常是双手背在身后,肚子挺得老高,走起路来大步流星,官气十足,衣服角都要扇倒人似的,分局的人都很怕他。知道他与市局的常务副局长是战友,知道他的公安业务是分局数一数二的能干人,没人敢跟他较劲。他总是抬起下巴斜眼瞧人,叫自己“小秕壳”。“小秕壳”走!只要稍为慢了两步,喻飞都要挨他的狠批:做警察!要忠于职守,雷厉风行,像你这样慢吞吞的,谨防我把你开了!他的社交网网很广,都是些官场生意场上的人,喻飞送他去时都是在外面大厅吃工作餐,然后在车上困觉等他,等他喊“小秕壳”!走!平时再晚,哪怕就是夜里躺在床上了,只要他用车,都要打手机叫自己赶去,有次凌晨两点了,顾局还要自己开车赶20多公里的路去接他回家。“小秕壳”!你就是个开车的,任何时候,分分秒秒,你必须随叫随到!他这样教训过自己。喻飞怕他更不敢得罪他。喻飞庆幸那年市局刑警总队公招队员,自己离开顾局成了一名刑警,不然自己早晚要栽到他手里的。

我要解大手!顾局吃完饭,筷子一甩嚷道。喻飞说,走嘛。他走到门口,返身又回来对喻飞说,给我扯绺卷筒纸来!喻飞说,顾志成!你过分了,自己去拿!喻飞第一次敢于对顾局直呼其名。顾局愣怔地看了喻飞一眼,喻飞发现他的下巴已经不再像从前扬得老高了,走路的步幅也变成小碎步了。他“哼、哼”两声,走拢桌子前打开抽屉,扯断一绺纸。顾局在前轻手轻脚的走着小碎步,喻飞紧跟其后,在厕所里,顾局站上蹲位要把的小门关上,喻飞把小门拉开说,开着!顾局又把小门拉上,喻飞再把它拉开,用手掌抵住小门,看着顾局解开一根布条系成的裤带,蹲了下去。喻飞知道他的皮带早已被抽走了,从他腰上那根布条看,打黑的严管措施已经是很到堂了。

顾局蹲在那里说,开起门很臭。

喻飞站在小门边说,我不怕。守好你是我职责。

这时的厕所的确异味难闻。喻飞抿唇并息,用手捂住鼻子,不说话了。

顾局说,小……小喻。我们算是有缘,你刚参警时为我开车,没想到我的最后又来看守我。他的声音很小,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从未见过的企盼,脸还有些微红。

到底当过领导概括能力实在准确。喻飞没回答他,只低头看了他一眼,目光就掉向了窗外,停留在冷雨敲打的树叶上了,稀疏的树叶尖在不住地点头,雨水一滴滴的从一片叶子滴到另一片叶子上,最后朝地上滴去。

 

晚上,窗外刮起了大风,呜——呜——那风声好像拐着弯在地上打着旋儿,似野狼在深山荒峁间咆哮。

顾志成睡得很早,他脚都没洗,不到10点,就把两床厚被蒙在身上,倒床睡觉了。喻飞却不敢合眼,穿着打黑组同志送来的警用大衣,站一会儿坐一会儿,不住地抽烟。两个打黑的看守把住门闲聊,天南海北的吹,直到眼皮打架流泪,困倦无比。泡在大杯子里浓茶,喝得换了几开,地上一大摊烟头。门是隙开的,房间里依然日光灯照彻,顾志成在床上不停地翻身,喻飞心想,这人并没睡着。在闲聊中,喻飞知道了些顾局的案情,他是因巨额受贿被一个黑社会组织牵出来的,他也是那根藤上的一个大瓜,才进来两天,其他人都在案有交代,现在专案组在等他的口供印证,听说他总金额达400万余,还有几处房产。床铺在不停地响动,那堆厚厚的红被子皱褶乱着像翻卷的红浪,里面压着的人哪里会睡得落枕呢。

过了一天的上午,喻飞又该当班了。那个叫王支队长带了两个人,走进房间里来。窗下的书桌搬到屋子中间,顾局坐在方凳上,两手放在双膝上,抬眼盯着王支队长他们。王支队长对喻飞说,你出去吧,把门关上。喻飞把门拉上,站在门口。对面的那个同事说,撂了几天没理他。第一次提审开始了!

喻飞看了被自己关得严丝合缝的门,幸而下方还透出了一点光亮。喻飞欣喜地用手指点门下,人的好奇心是个说不清楚的怪物,两个看守组的便衣,同时都把头勾了下去,屁股搁在椅子上撅起老高,要是有人这时走进楼道,可能只见两个朝天高翘,滑稽至极的屁股。那个同事更是喜剧,一边看门缝一边扭头去瞧他那边的门,还好,还好我的人在睡觉。他轻声说。喻飞说,你进去看实在,他是否在睡觉,莫不是……那同事赶快抬起头来,像弹簧一样迅速腾起身来,蹑手蹑脚走进房间,近到床边,推揉床上的那人问,喂!你想不想解手?只听那人恹恹的声音,不想!那同事笑了笑,走到喻飞身旁扮了个鬼脸说,活起的!没事。

啪!喻飞这边屋里有动静了。只听得桌子被重重地拍得山响:你是涉嫌犯罪的人,干了见不得人的事, 局里有权审查你!这是王支队长的声音,高八度,一气呵成。

接着,屋里又恢复了宁静。毕竟只有门下的一丝缝隙,里面地人小声说话总也听不清楚。喻飞抬起头来,脑袋有些眩晕,他坐在椅子上,望着楼道的天花板想,打黑专案也不容易,像顾志成这级副厅的官员,又在公安局干了大半辈子,什么都见过,要想从他嘴里得出些东西,可能非十天半月的工夫。

临近中午12点了,门被拧开。王支队长他们从屋里走出来,临了,王支队长回头对顾局说,老顾,你再好好想想,我们能动你,自然是有依据的,你不要再抱任何幻想了。

喻飞把书桌搬回窗户底下。吃完午饭,顾局没有睡觉,独自坐在窗下抽烟,他抽的是软“中华”,他的烟瘾也大,还总是抽半截就摁灭丢在纸杯里了(房间里没放玻璃烟缸),喻飞正纳闷:“中华”烟哟,也太可惜了!一包烟钱快顶我一天的工资了!只见他抽着抽着,突然发起脾气来,他妈的!全是烟疙瘩,假烟!人倒霉了,烟都欺负人!他把抽屉里的几包“中华”,全部撕开,支支拆散,桌上一堆黄的过滤嘴和黄色的烟丝、白色的烟卷纸,突然,他猛力挥手刷地一声将烟丝掀下了桌子!

老顾!你干啥?喻飞用王支队长的称呼在叫顾局,他觉得这称呼最适宜顾局现在的身份。

顾局是个大墩墩,身材可谓魁梧,粗臂大头,转业军人嘛,说是经过老山前线枪林弹雨的洗礼,脾气难怪有些火暴。这会儿本性出来了,以前喻飞见过顾局发脾气,亲眼见着他嘴上骂娘将一叠资料撕得粉碎,朝秘书科的小陈拽去,吓得小陈委屈的哭到中午,并坚决要求调动。

假烟!都他妈的烟疙瘩!烧到一半就熄火!

喻飞走进去,抓起一把烟丝,放到手掌上看,并没发现烟丝有多少疙瘩。

老顾一劈手又把喻飞手里的烟丝打到地上,接着拿扫把,扫拢地上的烟丝和过滤嘴,而后用手将其捧到垃圾桶里。喻飞带他去洗手时,问他,谁给你买的烟?老顾说,我从来不用买烟,都是人家送的。喻飞说,哦,难怪!都说抽“中华”的人不买,买的人不抽。

老顾说,你给他们说,叫家里再给我送条烟来,顺便再带件羽绒服来,这里冷。

喻飞答应了。

 

喻飞叫对门的同事帮忙给他瞄着老顾,快步跑到楼道口去给专案组的人打电话,转达了老顾的要求后,又把老顾发脾气的事汇报了一遍,并且说了心里的疑狐:他看烟丝并没多少疙瘩,老顾立刻给他打掉了。喻飞到底是做刑警的,从蛛丝马迹中窥视出了一点问题。

下午,老顾没有面壁,也没坐在窗前沉思。他在这间十来平米的房间里,来回走动,忽而用大步,忽而又用小步,他低垂着头,心里念念有词,喻飞见他嘴唇嗫嚅着,像是在数数,看样子要丈量走了多少圈,从门到窗有多少步,从床到墙有多少步。有个人无端且无聊的在不停地疾走,喻飞见着就发慌,说不出来一种别样的滋味在心里翻滚。平心而论,像顾局这样的官员,年轻时血气方刚,曾为保家卫国出生入死,中年时也为公安事业立下过汗马功劳,也许奖章证书抱出来都论斤扎秤,还有两年船都到码头了,不料会栽到钱字上。可惜呀!喻飞盯住他,那身黑色的西装,虽长时间的坐过,但臀部腿后却没一丝皱褶,西裤上熨烫的折子,依然清晰如刃,足以说明那套西装工艺面料十分的了得,而且价值不菲。喻飞瞧着瞧着,心里直想问他。

喂,老顾,你这套西服很资格吔,啥牌子?

哦,西服,阿玛尼!

阿玛尼?朝鲜的?韩国的?

老顾笑了,斜眼看着喻飞说:你到网上去查嘛。

晚上9点左右,专案组的同志提了一大包东西来,交给喻飞说,把东西给老顾,说完急冲冲离开了。有件蓝色的羽绒服,一条“玉溪烟”,一盒蓝色的“百雀灵”。一张纸条上写了一行字:家里都好,少抽些烟,百雀灵是擦手的。妻。喻飞本想转身就递进去的,但他一想反正没事,我来搜搜。喻飞打开羽绒服的包,用手仔细地捋了一遍衣服内里的羽绒,从领子到下摆,而后是衣领和袖口,羽绒是软软的,直到他确认没有夹带了,才把衣服放在一边。然后拿起那条“玉溪”,观察它的薄膜封口,也没发现异常,他寻思专案组也许都检查过了,可能是多此一举。他又随手打开百雀灵的盖子,见只是一盒用过的,白色的油脂散发出香气,里面还有手指抠过的印子,另一半是蒙的锡箔纸,看来也无异常。但香脂里面呢?喻飞抽出随身的瑞士军刀,取了刀旁的小牙签,伸进香脂里选了几点戳了戳,发现香脂里有异物在滑动,没想到牙签挑出一个小纸片。他用手指拂开油脂,只见纸片上写了一句蝇头小字:赶快传出几个帐号密码。

对门审查的人下午被带走了,守的那个同事也随人走了,门已经关得死死的。喻飞掏出手机给队长发了个短信:SOS!快通知专案组来狮子山!不多会儿,王支队长带了一人来了,在楼道里大家没说话,王支队长看纸片后,用数码相机对着纸片拍了照,竖起大拇指对喻飞做了个赞扬的动作。又把纸片重新放入香脂盒,捋平锡箔纸盖好盖子,用手指了指墙,意思是可以送进去了。

这时的顾局并不知道外面的动静,喻飞送东西进去,他坐在床头发愣,两眼直直地望着白墙。喻飞说,家属送东西来了。顾局说,哦,谢谢,小喻!他撕开烟的薄膜,抽出一包烟递给喻飞说,你拿去抽!喻飞说,我有烟。老顾说,烟酒不分家,你看得起我就拿着,看不起就撂在床上。本来喻飞都转头走了两步,听他话说到这个分上了,心想不要白不要,也许要了他心头还会高兴些。于是喻飞接过了一包“玉溪”,顾局说,对啰,这不算受贿,看来我们真的有缘。

 

 

重庆“华龙网”我的博客地址:http://blog.cqnews.net/?uid-150282-action-viewspace-itemid-37473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