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朝天门
朝天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6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说  狗会儿的搞不懂

(2009-03-31 16:02:20)
标签:

原创/

文学

生活

情感

人与狗

休闲

分类: 1、我的短篇小说

                                                      黎明辉

 

重庆人骂人有时爱说,狗会儿的!我老婆说话从不骂人,最多一句狗会儿的!但这话意思常常含有赞扬:儿子高考成绩超过了预想的分数,她便说狗会儿的,还凶吔!最近没想到,说出这话时却让她泪眼滂沱了。

我家有条说不清什么品种的狗,满双月就到来我们家,那时都说是博美,雪白的绒毛,尖尖的小嘴儿,一双杏仁黑眼睛,人见人爱。牵出去别人都会驻足停留,情不自禁要伸手在她身上摸一下,还说,你们狗儿好乖哟。但半年之后却长得像吉娃娃了,再后来任何人也说不清她是个啥品种了。说她是博美吧,她嘴儿不尖毛不绒,小腿不细,耳朵也像两片烈日下晒蔫的叶子搭起了。但又长得一双吉娃娃的圆眼睛,圆得像玻璃珠可以在地上溜溜直滚。我们给她取了个雅名,叫公主。老婆常常将她抱到床上去睡觉,爱抚着她一身雪白的卷毛问我,你说公主是啥品种,我说,可能她妈是博美,老汉是吉娃娃吧。我们养了她两年多,公主是条又逗人爱又遭人恨的狗。爱她吧——她见你回家来,高兴得尾巴摇得像拨浪鼓,一会扑向你的鞋咬你的鞋带,仿佛要你快脱鞋,一会儿激动得在地上打滚,像节日里被人戏耍滚地的狮子。公主会给你握手,你把手伸给她,说你好你好,她就把爪子伸一只搭在你的手上,任你尽情的摇呀摇。但公主不是那种很听话的狗,出门不套狗绳不行,她喜欢我行我素,自己去她爱去的地方,所以我们溜狗的绳子总是绷得直直的。老婆说,你看人家的狗,没绳子,主人走哪里都跟着,主人停住,狗也站在那里乖乖地等候。我们公主不行,若是没绳子她早就见不到影子了。见着别的狗,她总要扑上去咬,不管那狗是大是小,哪怕是满身长毛长得如熊般强壮的松狮或藏獒,她总是一副初生牛犊不畏虎地样儿,张牙咧嘴露出凶相,汪汪地要扑上去。你说气人不。还有更气人的是,你爱她,把她抱上床来,她一激动一高兴就要尿尿,害得我家的阳台经常都挂着被她画过地图的被单。

小小说 <wbr> <wbr>狗会儿的搞不懂我们养到两年多的时候,公主病了。这病来得怪,不发烧不咳嗽,就是身上长了大片大片的癣,一身雪白的卷毛也掉了好多。背上掉一块,臀上掉一坨,头上也谢顶了,东鳞西爪的,像个癞皮狗。去了几家宠物医院,花了两千多的诊疗药费,依然不见好。一天天下去,我们对她的治疗信心,也随着她身上的毛一样掉光了,最后我们决定把她送到乡下去。

那是我的奶妈家,离我们市中心约五十多公里远的北碚磨心坡,正宗遍地英雄下夕烟的农村。我妈七二年修湘渝铁路巡回医疗时,在那里给我找了个奶妈,喂养了我两年,虽只有两年,但我们没忘旧情,直到我长大成人成家了,我们两家的关系仍然没断,奶妈还经常给我们提腊肉来,我们也经常去奶妈家看她。那天,我去北碚办案子,就用我们的警车顺道绕了一趟乡下,老婆没去送她,她说,你去吧,我送她去我会哭的。你们警察心硬,你把她解决了算了。我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去了奶妈家完成了任务。

晚上,奶妈的儿媳打电话来说,你们公主,什么也不吃,一直站在坡上汪汪地叫。

再过了几天,老婆在家里,难受得有些惶惶不可终日,磨皮擦痒的寝食难安。抓起电话就打到奶妈家问公主的情况,奶妈的儿媳说,公主每天只吃一点东西,瘦了,成天流泪,一脸的泪痕掉在眼角,看起来很可怜。老婆问,还叫不?对方说,不叫了,叫了两三天,现在叫不出声了,嗓子哑吧了,但还像个鸭子样的,呀呀地站在山坡上嚎,听起来很凄惨。老婆把电话放了,抹着眼泪说,不行,我要去把她接回来。我说算了,另养一条狗吧,有了新的你会忘了旧的。于是,我又在路边的狗摊上买了一条小狗回来,取代公主的位置。老婆的心情才渐渐地好了起来。

三个月后有天晚上,奶妈的儿媳来电话说,你们公主跑了,几天没见她的影子了。我们到周围山坡,河边都找过,没找到。我说,算了,不见了也好。老婆说,可惜了,我好想她,经常做梦都梦见她站在家门口。

我经常给老婆讲我家与奶妈家的故事,我说,大凡好人都念旧。公主要是条好狗的话,她也能找回来的。老婆说,公主是条好狗,我不该嫌弃她。

平淡的日子一天天过了,仿佛是没有波澜的水。

有天,我家楼下的邻居忽然敲响了我家的门,说你们去看看,楼下有个流浪狗,好像你们公主哟!我们齐声说,不可能!但我们还是冲出了家门。到了楼下,一看,天哪!就是我们的公主!还是那一身的赖皮狗样,脏稀稀的,耳朵上还有条新鲜的血印,瘦得皮包骨,脚上还缠了块纱布,腿像有点瘸。圆圆的双眼角两道深赭色的泪痕,仿佛是经过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她见我们跑下楼来,呀呀的叫着,沙哑的,凄然的,一瘸一拐地百米冲刺般直扑向我们,尾巴不停地摇得像上足了发条似的。当我们用双手去抱她时,她又掉头跑了,跑到坝子上打滚,不停地翻滚呀翻滚,然后在地上跳跃,极其兴高采烈的模样。

老婆说狗会儿的!啷个找回来的哟?

我说,搞不懂!我想北碚离这里五十多里远呀,她怎么找回来的。

说完我见老婆已是满眼泪水滂沱,公主!公主!公主跳到她的手腕上,狠狠的咬了她一口,老婆一动不动任她咬,直到手背出血了,老婆举起鲜血直流的手想打她,但手悬在空中始终没挥下来,我见到这情景眼泪也跟着流下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