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朝天门
朝天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84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   废墟里的口供

(2008-05-15 16:38:30)
标签:

文学/原创

黎明辉

地震小说

啄木鸟

小说选刊

佳作搜索

分类: 1、我的短篇小说

《啄木鸟》2008年第7期责编张小红

《废墟里的口供》

 

那个身着制服的警官朝他疾步走去的时刻,他只觉得楼外轰隆一声巨响,头上的预制板崩裂开一条豁口,脚下的楼板也塌陷了……

短篇小说 <wbr> <wbr> <wbr>废墟里的口供 

等他从冥冥之中睁开眼睛时,四周黑暗如夜,看不到一点亮光。他的身体还能动弹,但左脚被死死地压住了抽不出来。就连这时候,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这是在哪里?现在是什么时间?他在反复问自己。他不住地摇头,好让自己尽量的清醒起来,有灰尘沙沙在身旁往下掉,脸也像涂了层糨糊发紧发硬。渐渐的,他开始有记忆了,他是个在县公安局看守所被审讯着的囚犯,出事前那个警官正在审问他。他叫李种粮,犯的是杀人强奸罪。突然,李种粮听见有个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来,那声音很微弱。有人吗?有人……叫喊声好象是从地狱的深渊里传出来的,听了让人有一种恐怖的感觉,接着就再没声了。李种粮虽然尽力把眼睛睁得很大,却明显地感觉还是看不见一点东西,他把手伸在眼前连自己的手都看不见,在黑暗中看不见东西的眼睛像什么?他算明白了就像是肚脐眼一样是个没有任何作用的器官。李种粮开始伸手去摸身边的东西,他摸到了,那是一块冰凉浸手的东西,平平的斜插在头边,表面粗糙刺手,像是块水泥预制板。他又摸到一个木板的扶手,他明白了这是出事前他坐的审讯椅,现在他还坐在这把扎实的木椅上,有块木板护在胸前,屁股几乎是朝天撅着的,整个身体都被椅子包裹着,他想多亏了这把沉重扎实的椅子保护了他的身体,不然他早就没命了。这时他口干了,想喝水想吃东西,但什么也没有。他动了动嘴唇,干炙炙的没一点唾液,嗓子干燥得要冒火,他十分地难受。哦,李种粮想起来,审讯时他说他想喝水,那个审讯自己的警官,就是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朝自己走来的,走出审讯桌一步时,他觉得椅子有些摇晃了,那个警官步子也在摇晃了,但警官仍向他疾走过来,就在这一刻他看见头上的水泥预制板被拉来了一道豁口,伴着轰地一声巨响楼就塌了。那一刻是什么具有如此大的威力,是炸弹?但又不像是爆炸产生的那种猛烈膨胀的声音,绝对不是。他在山上开过石头,听见过用雷管引爆炸药的声音。事前摇晃感特别强,来的也特别快,是不是地震哟?像是。他以前就听他老汉说过,他们当地就是地震区,几十年以前发生过地震,震前就是从摇晃开头的。嗯,肯定是地震。只有地震才会来得这样快,就在那十来秒之间,灾难就在毫无意识中来了,人的反应根本就顾不过来。

有人吗?有人吗?李种粮也在黑暗中叫喊了两声,眼睛还是看不见任何东西,他干脆把眼睛闭了起来。他静静的听着,黑暗的四周死一般沉寂,没一点声音。接着他又叫了两声,同样是没人回答。他再想这是不是在夜里哟,出事前是下午两点多钟,多半是他被震昏后到醒过来天就黑了,所以四周已是黑暗一片。

 

李种粮想起水来,那水清清亮亮的,喝到嘴里流进喉咙,会有一种冰凉润喉的感觉。这会儿要是能喝一点哪怕是滴一滴在嘴唇上也好,在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得到一滴水都成了人的一种奢望。倾俄间,他的周围又摇晃起来,尘土像雨样纷纷从身边掉下来,这是他在筛糠似的摇晃颠簸里感觉到的,还有咔嚓的垮塌声在他的屁股后边传过来。他把眼睛闭得更紧,并咬紧牙关把身体卷缩成团,随时准备抵抗垮塌,心里在说完了完了,他已经明显感觉那摇撼是来自地底深处,地震,肯定是地震无疑了。正想着,李种粮听见身边不远有响动,像是石砾碎块在往下落,他听见是有人在呻吟,低沉而痛苦。他兴奋了,大声喊,有人吗,你是谁?那人回答了,你是谁?我是李种粮,是关在这里的。他不肯说自己是未判决的犯人。哦,李种粮啊!对方说完,李种粮就知道那人是黎警官了,就是那个出事之前给自己递水来的人。黎警官个子很高大敦实,声音粗犷,自进看守所来李种粮与他周旋了半年多,时常见他拍案而起,声若洪钟,发火时两道浓眉怒立,简直要火烧眉毛了。你还活着。李种粮说。我们都还活着,活着就好。黎警官这时清醒过来了,他摇了摇头,尘土刷刷地掉下来,他摸他的胸前,竟是一堵砖砌的墙体,正在他的裆前立着。好险!好险!黎警官说,这堵墙差点把我剁成肉泥了。好黑呀,你在哪里?好象在我的下方?李种粮说,是的,黎警官在我上面,听你的声音离我很近。我醒来都二三个小时了,一直这样黑,伸手不见五指。知道发生了什么?黎警官说,地震!当时你要喝水,我正上来给你递水时,地动楼摇了,那一刻我就意识到是地震,但还没回过神来,便什么也不知道了。你有伤吗?我还好,你们的审讯椅做得真扎实,就像给我身体安了个保护架,只是左脚被压着了,很重的水泥柱子,别的一点没事。就是想喝水,口干舌燥的。黎警官边摸着头部边说,我比你要重些,右脚大腿以下都被压着了,几乎麻木得没有知觉,但现在很痛,头部有个大包凸起的,我估计里面是淤血。短篇小说 <wbr> <wbr> <wbr>废墟里的口供
你要少说话,保存体力坚持住,等待救援。黎警官!我太累了,太难受了。我想睡觉。李种粮说。你千万莫睡,睡过去就醒不来了,要挺住!黎警官说。这是在哪里?我们像是在地狱里,进地狱应该是我这样的人,怎么叫你还来陪我。李种粮有气无力地在自语。黎警官说,死亡是每个人必须要面对的事情,早晚而已,人本来是生老病死排着队去的事,你这样的与一般人不同的是,像有人在牵着你朝地狱里跑,你老想往地狱里挤,总像要挤在人家的前面。你说得好,现在到了地狱,我又不想死了,我的老母还在,我的儿子还在,现在他们在哪里,是死了还是活着,我想知道。当我知道他们还活着,我再死也就心安理得了。好的,你只要挺住,你一定能看到那一天的。黎警官鼓励着他。

 

李种粮不出声了。但黎警官能听得到他鼻子里缓一阵急一阵的呼吸声,证明他还活着。与李种粮这个老奸巨滑的家伙打交道,算来有半年多了,老黎和他的同事们是搞得心力交瘁的。他作的是系列强奸抢劫杀人案,本来以他最后一案,仅凭死者的手机和目击者旁证就可以判他死刑的,但他与十三桩坐台小姐失踪案都有瓜葛,而且他还有过供述,把那十三个死灵魂失踪前的时间地点都交代得大致不差了。不料在进入看守所后,舍房的嫌疑人与他一吹,他就翻供了。说那不是他作的案,是另一个人所为,之所以时间地点都对,大部分细节相同,是那人给他讲的。他死皮赖脸地认为翻供至少有两大好处,一是可以拖延活命的时间,二是还说不定在查无实据的情况下,法院可免他一死,能保留他的人头。这是个有一副特硬的花岗岩脑壳的嫌疑人,案情之重大,疑犯之狡猾,在S省的案侦史上十分罕见。为再次撬开李种粮的嘴,不让他把另外十三个冤魂的死亡真相背到阴间去。省厅还派来了专家,在研究了一套缜密的审讯方案后,对他实施了审讯,还动了测谎仪,最后审讯专家都摇着头离开了看守所,走时丢下一句话说,我搞了三十年的预审,攻下了无数个花岗岩脑壳,像这样一句话不说可以把你望一天,一说话就是天南海北闲扯的人还头次见着。李种粮在看守所关押了半年,黎警官就与他磨了半年,老黎经常被他气得火冒三丈。他要见他的老母,老黎安排他们母子见面了,他要见儿子的要求也得到了满足,要想吃回锅肉,老黎到伙食团守着炊事员给他炒了一大盆,又守他吃完,然后眼睁睁看着他把吃得流油嘴一抹,坐在审讯椅上就呼呼大睡了。

 

兴许是上天的安排,在这次突如其来的地震中,福大命大,居然黎警官和这个杂种一起埋在了黑暗的废墟堆里。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李种粮又出声了。老黎说,你提醒我了。我看我的手机还在不?老黎把手伸进裤包,摸到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一看,居然还开起机的。黑暗的废墟里顿时有了手机屏幕的亮光,借着那方微弱的亮光,老黎看清了现在是凌晨5点20分,时间是13日。老黎把时间给李种粮说了,又说也就是我们埋在地下已经有15个小时了。怎么没人来救我们?李种粮说。外面还是这样静,没听见任何的动静,多半这次地震灾难太大了,要么人大多死了,要么援救的人进不到山里来。你有水吗?我要渴死了。李钟粮说。我也渴,哪里有水呀。老黎说,不过我有办法。我给你讲三国吧。曹操带兵长途行军,士兵们望着天上的毒日,口渴极了。曹操说,前面有一片梅林,那梅子呀,吃进嘴里又酸又甜,一咬就流水,那个酸的滋味呀,简直是……说得士兵们口水长流。怎么样?李种粮说,黎警官你这招还真灵,我的嘴里真还有点口水出来了。老黎说着说着,就用手机的微光照射起周围来了,原来李种粮就在他左手的下方,伸手就能够着他,审讯椅的屁股朝上。老黎又把手机换到右手,照自己的右边,他见到了巨大的一根水泥横梁支在头顶上,一堵墙像个马头样被自己骑着,右脚大腿以下被一块水泥板死死压上,黑黑的血从蓝色的警裤浸出来,一大片的白灰蒙在鲜血染透裤腿上。忽然,他在亮光里发现了一瓶矿泉水,就在他的右手不远的瓦砾上留下一个瓶颈和盖子。水!水!矿泉水!老黎惊奇的叫起来。我看见那瓶矿泉水了!听说有水了,李种粮比黎警官还惊喜,在哪里!我喝一口!在,在离我手够不到的地方。老黎在使劲侧着身子去够那瓶水,身子一侧,牵引了他压在水泥板下的腿,一阵剧烈的疼痛,让他汗珠从蒙满尘土的额头浸了出来,他叫喊着,哎哟啊!老黎感觉那是撕心裂肺的痛啊!他咬紧牙忍着巨痛把手伸得长长的,两个指尖终于夹住了瓶盖,将瓶子拉了出来!水!我们用不着望梅止渴了!老黎把矿泉水瓶举在手里几乎欢腾地叫了起来。他把那瓶水拿在手里,发现就是他要递给李种粮的那瓶,连瓶盖还未拧开。他正要拧开盖子,想喝一口,突然他住手说,李种粮,你先喝,要省着点喝,说不定就这一瓶水会救你娃的命,你要看到你的老母和儿子了,你就能了你的心愿。老黎把瓶子给他的囚犯递了下去。他看见手机上还有信号,立即拨了手机,但打不通。他再拨了两次老婆的手机号,仍然不通。手机有信号,但打不出去!老黎自言自语说。他为这时才想起他的老婆而感到深深地歉意,还有他读中学的女儿这会儿在哪里?哎!我人是倒立起的,喝不进水!李种粮又叫了起来。老黎说,哦,我还忘了,你是屁股朝天在耍倒立。我教你一招,你把瓶口放在嘴里。然后捏瓶子,水就挤进嘴了。接着,老黎听见李种粮被呛住了,就问,怎样?进去了吗?进,进去了!李种粮说,好舒服啊!你也喝点,我给你递上来。暂时放在你手上吧。我还不渴。老黎说。其实,老黎何尝不想喝水,只是觉得自己多半没救了,他估计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他的腿动脉在还流血。

 

又是一次接一次的余震过后,两人都没有恐怖了。喝了水的李种粮不知是出于感动还是出于兴奋,主动地给黎警官拉起话来。而黎警官只觉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冰冷的那堵砖墙紧紧地贴在胸前,使他感到压抑,并且胸口发闷。喂!李种粮说话了,你说你们毙不毙得了我?黎警官一听,立刻引起了警觉,他要说案子了,这是半年多来他第一次主动提这事。那还用说,你最后作那桩案子,有从你家搜出来的耳环和戒指,是那女人的,关键是那个手机,就是她的手机号,这在电信局是有登记的。还有你下楼时的目击证人,三个人在辨认中都指向你,你说法院会不会采信这些证据。但你们为何一直不起诉我?李种粮有些得意地说。不起诉是因为你还背得有案子,我们不想让你背起走了!黎警官说。

那还是我赢了我胜了,我一个人打败了你们那么多的警察!我就是不开口,搞得你们没法办我。今天你我都要死了,我给你明说吧,那十三桩案子都是我一人做的。

黎警官一听立刻振作起精神来说,人都是要死的,出生的时候我们是不明不白的,搞不清楚为什么是我来到了这个世上,但作为一个完整的人,死的时候最好要死个明明白白。我要死了,我只想死个明白,也好不枉此生。

你说得好!那我就成全你,反正现在不是在审讯室,你作不了笔录,说完了就当什么也没有说。

你说错了,我们对你的审讯还在继续进行,只不过换了地方,换到了地狱里。

李种粮听了哈哈大笑,地狱!地狱里只有我们两人,我够不到你,你拉不了我,我们的脚都被阎王爷压着的。你问嘛,你要听哪个女人的死?

你就说陈光会吧?黎警官熟悉那些女人的名字。

陈光会,那个子不高,有两个大乳房的女人,是在南城夜总会坐台的,她说她是内江人。去年六月的一个晚上我把她约出来,在江边洞子里搞了她,抢了她的金耳环,然后将她卡死,丢到江里被冲走了。

接下来,黎警官点出了一个个失踪女人的姓名,听李种粮把作案的细节一一详尽地道来,他说得跟背书似的熟悉,在黑暗中老黎能从他的话语里听出颇为得意的神情,中间他喝了两次水,然后滔滔不绝地讲了有一个小时左右。

我还有不明白,你有女人与你同居,为何还要害她们?

我恨女人,我与老婆离婚后,我就恨女人了。但我又离不开女人,我这副身板就是为那些女人而生的。再说我也需要钱,她们的钱最好搞,抢了杀了她们一般没人知道,他们是满天飞的人,今天在这里,明天在哪里谁也不知道。哈哈!我的交代完了!黎警官你以为如何?

已是奄奄一息的黎警官没立即回答他,只将手机的记事本打开,在上面输入了几排字:

我与李种粮一同在地狱里,审讯在继续进行。机子里有李种粮交代十三桩案件的录音,我们可以销案了。我们终于打败了这个恶魔!

你在干啥?你死了吗?李种粮在问黎警官。

我还没死,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们赢了,你还是输了。我快要死了,但就像上天的安排,我死也要死在你的上头,因为我是警察!你好好活着吧!你会见到你老母的,还有你的儿子,但你在被审判时会听到你自己对那十三桩案件的交代。

说完,黎警官把手机里的录音放了一段,李种粮交代案子的声音,在黑暗的废墟里十分的清晰。余震又摇了起来,他们头上的瓦砾和尘土又在不停地往下掉了。黎警官关上手机,李种粮再也没有听见他说话的声音了,废墟里又重新黑了下来。

 

50多个小时后,李种粮被消防队员从废墟里抢救出来时,他还活着,只是一只脚被压断,他手里还捏着一瓶快要见底的矿泉水。而当人们将身着警察制服的黎警官从废墟里拉出来时,右大腿已经完全压扁,他是因流血过多而死的,这个警察满头满脸的白灰,嘴唇干裂起泡挺着僵硬的身躯坐在瓦砾上,双手把手机死死地捏在手里,救援人员含着眼泪费了大力却难以扳开他的双手。

 

                                                  2008年5月16日于重庆

 

                               2008年《小说选刊》第7期 佳作搜索介绍本篇内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