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朝天门
朝天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6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说  51个烟头

(2008-04-20 12:07:30)
标签:

文学/原创

黎明辉

校园

教育

健康

分类: 1、我的短篇小说

飞飞勾下腰去捡掉在地上那支香烟时,动作极快,一点没耽误路上的行走。他先把在老汉那里要来的这支中华烟放在鼻子上闻了闻,烟草的香味吸引他了,他干脆努着嘴唇把烟横放在鼻子和嘴唇间夹着,仰起脖子走在上学的道上。这支烟就这样掉在地上了。

他真想把这支烟抽了。尽管他才上初一,个子刚刚才和路边的邮筒一般高,现在他已学会大人抽烟的模样,将烟吸进嘴里放出来,再用鼻子吸气让烟雾嗖然钻入鼻孔里。他觉得那样子又好玩有潇洒,简直酷毙了!班上在偷着抽烟的男生逐渐多了,甚至还有几个女生。他在班上烟龄算长的了,满打满算两年吧,好几个学抽烟的同学都叫他老烟民。说是老烟民他真的够格,他教那些新烟民,避免说话出气时冒出烟味,要使用他的妙招,多吃口香糖,还要勤喝可乐。但班上抽烟的还是出了叛徒,那天班主任老师突然给全班来了个大清查,从七八个同学的背包里搜出了二三十支零散的烟来,还有三包整的,所幸飞飞躲过了那一劫,那天课间他躲在教室外的小花园把带的烟抽了,直到烟屁股快要烧到手指,才依依不舍地扔在草丛里,要不然那次又要被请家长了。

今天,却不同了。他可以正大光明的把烟带到学校了。昨晚爸爸妈妈还不信,在给邓老师通话得到证实后,才同意飞飞拿烟的。你要哪个的?妈妈说。“我要中华!”飞飞向老汉要了一支中华烟。

飞飞妈是做房地产销售的经理,抽的女性烟“摩尔”,有次他偷来尝过带有薄荷味,太没劲了。他老汉当警察,还是个副局长,兜里一般都是“中华”,但他老汉发现他抽烟后狠狠揍过他好几次,扇过他的耳光,将他摁在床上用皮带抽过,每次都被他妈挡住了。

老汉和妈常常在他挨揍时吵架。

“你真的下得起狠手啊,他不是你的儿呀!”妈妈护着他的屁股说。

“好多娃儿学坏都是抽烟开始的,现在不下狠手以后就完了!”皮带被妈挡住了,老汉不解恨又飞起一脚给他踢来,飞飞一个闪身躲过,但老汉那姿势却很酷,真像足球场上的马拉多纳。这种时候,飞飞往往不会哭,他知道大人是为他好,而烟瘾实在得了,打是打不掉的,过两天身上的伤痛过去了一切如旧。

 

教生物的邓老师要我们带烟做什么?

到了教室,同学们开始骚动起来。纷纷将带来的香烟拿出来。你是啥子烟?你是啥子烟嘛?我是“玉溪”。我是“朝天门”。我是“龙风呈祥”。我是“天子”。我是“红河”。同学们一个个亮出了家里带来的烟。飞飞,你呢?我是“中华”。我妈还有摩尔,我没带。飞飞高傲地昂起头,两只眼睛差点望见天花板了。

“‘中华’有啥子了不起的,牌子再好,一样的有毒!”

“你懂个屁,现在抽‘中华’是身份的象征!”

“那还不是你老汉的身份,又不是你的!”

为了烟的牌子,几个同学较上了嘴劲,却没有结果,最终闹了个不欢而散。“朝天门”搂着“红河”走了,“天子”又挽着“龙风呈祥”走了,“玉溪”见“中华”不理他,默不作声地逃了。

生物课上课了,教室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春雨。三十多岁的邓老师,两个手指被烟熏得焦黄,说话时两唇之间露出两道黑牙,那牙极不整齐,就像是一把黑色的豆子胡乱地撒在嘴唇里。别看他有那点小毛病,但他人极好,课也讲得好极了,虽然是生物课,但从来没同学打瞌睡。他站在讲台上,拿出一个小盒子,看来他是做了精心的准备,他走到每个同学的位子前给每人发了个过滤嘴烟头,然后说,这是51个烟头,是我抽了留下的,现在大家剥开过滤嘴。

同学们按他说的方法,把过滤嘴一层层撕开。飞飞看见过滤嘴的海绵发黄,一股难闻的焦臭味从黄色的海绵中散发出来。课堂上立即出现一片惊讶的感叹声。

邓老师说,你们再把从家里带来的烟拿出来,把过滤嘴撕开。看,它是白色的。同学们对比下两个过滤嘴吧。黄色的过滤嘴是抽烟留下的致癌物质尼古丁和焦油,你们身体里的肺就像这个白色的过滤嘴,没有一点污染。而抽过烟的肺上留下的东西,就像这颗黄色海绵的过滤嘴了。你们现在正长身体,你们想让你们肺都变成焦油和尼古丁的家吗?

“哪,老师你为什么还要抽烟?”有同学举手发言了。

“我今天就是来我宣布戒烟了!从今天起,老师也不抽了,我宣誓!”邓老师激动地把手握成拳头举起来。

接着一个个的烟头和一支支烟被扔进了纸篓里。有的同学还主动把身上和书包里带的烟也揉断撕碎扔了进去。

只有飞飞还把那个黄色的过滤嘴烟头放在鼻子尖闻了又闻,一直闻到他恶心想吐。他把“中华”扔掉,却把烟头悄悄留了下来,最后他把烟头黄色的海绵撕成一个扇形在掌心里压扁,悄悄地把它夹进了书里,这是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特别的书签。

不知怎的,飞飞死死地盯住邓老师嘴里那两道没有秩序的黑牙,又摸出书包里的小镜子来,照看着自己嘴里的小白牙,这是两排玉样洁白的牙齿呀。

他把头偏向教室的窗外,春雨仍在静静地下着。

                                                    

                                                 2008年4月20日于大坪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郁闷
后一篇:无题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郁闷
    后一篇 >无题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