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朝天门
朝天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812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 好警察的QQ

(2008-02-17 12:36:22)
标签:

小说原创

网络

民警生活

2009

啄木鸟

第11期

分类: 1、我的短篇小说

啄木鸟 2009 第11期 责编 张小红

 

李好在开发区分局派出所当社区户籍警,她的社区是四个比邻豪华小区,那些公民都是富人,准确说都是进出开宝马奔驰沃尔沃的主儿。绿荫匝地,庭院水榭的小区里静谧而清幽,保洁工人每天把小区打整得一尘不染,保安日夜守卫着大门,不时还能看见保安列队巡逻在小区之内。好一幅和谐社会的平安画卷!最初来小区时见到这一派平安祥和景象,警花李好由衷地对自己感慨道。久而久之,李好还是发现了问题,这里的人们相互之间都不往来不招呼,在小区里见着没有笑脸,整个一副形同路人的表情,各走各的路,各进各的门。
    短篇小说 <wbr>好警察的QQ
    唯有见了李好情形有些改变,大家都叫她好警察。“好警察!又来啦!”“好警察,你好!”女民警李好有个好名字好相貌!每天上班穿套量身定制的藏蓝色警服,整洁而笔挺,警院挺胸收腹齐步走专业训练定形了的走姿,再配上脚下制式警用半高跟皮鞋发出跺跺跺的声响,煞是吸引人的眼球,男人们见了禁不住会眼随人动,有的甚至频频回眸直到脖子偏得僵硬!她警院毕业六年,为人妻为人母的人间正道,走得跟高速公路上飙车一样的顺当,小孩才刚学走路,身材就迅速恢复到未婚时的模样,想胖胖不起来,想瘦也瘦不下去,女人们见了她更是眼睛一亮,羡慕不已!就连张所长跟她一起出现在小区,人们都只对着她打招呼,这让所长既高兴又嫉妒,半开玩笑地说,李好,行啊,到底是美女呀,人见人爱。李好听了,若出她一脸红霞飞,满面笑容对张所长说,他们不是在招呼你吗?你好,也包含所长大人呀!其实,张所长搞清李好辖区人缘好的事,有个从不理解到理解的过程,最初李好还挨了他的批。李好的绝招是重视宣传自己,所里的民警都知道,她在社区网站开了个博客,点击率极高,还建了个QQ群,找她同时在线聊天的往往三五个七八个的,就像热热闹闹坐了一屋的人,有人说有人看,要参与话题聊天的还必须先下手为强。李好坐在所里,利用午休或夜间值班,只要有空她就上网,她把能上博客的照片都贴了上去,那确实都是些美女照,林林总总几十张吧,有着警服的,有警院训练的,最新奇大胆的还是贴了她的舞蹈照片,紧身的练功服把她柔美的女性线条,勾勒得凹凸有致,饱满圆润。一张张照片上那绰约动人的舞蹈造型,简直跟专业舞蹈演员可以媲美了。她的形体舞姿是幼儿学,在文化宫舞蹈学校专业老师指导下压腿劈叉十二三年,可惜有心栽花花不发,却让她高中毕业考入警院。当然博客里也有文字,那都是些阳光警务的内容,有所里的电话,有她的联系方式,还有她可以公开的工作日志等等。她觉得与社区居民在的博客上交流或QQ聊天,在警民之间架起了一道沟通的桥梁。
    而满头花白头发的张所长电脑刚扫盲,键盘不熟,五笔输入记不住字根,打起字来在键盘上使的是“一指禅”,点次键盘抬次头,动作像个啄米的鸡公。听说李好上网聊天后把她叫去训斥说,你没事就在办公室与人聊天,还搞了个什么钵钵和圈圈的?当警察最废的是鞋,最省的是床,少搞些花架子!
    李好听了哭笑不得。就对所长说,老革命!你不是叫民警进社区吗?
    是呀,户籍不下社区等于农民不下地,没叫你有空就坐在电脑前。
    我的所长大人啊,现在都修新楼了,比不得你们那时下段,房子都是院子,家家密得好比市场铺面,民警一去可以迈进任何家门,现在不同了,高楼如林,家家却关门闭户的,你要进屋他要先用猫眼看你,然后开门,进屋吧你得脱鞋,要么穿鞋套要么解鞋带穿鞋带的,打扰别人生活不说,我还嫌麻烦。你看与我QQ聊天的都是社区人家,不用脱鞋不必客套,直接就走进人家的心里了。
    是吗?哪有这等好事?我看看!
    张所长跟着李好来到她的电脑前,电脑屏幕上显示出一群QQ人的卡通相,那些名字清一色稀奇,“卡通妹儿”、“眼镜面”、“黑衣大侠”、“人面鱼纹”、“土星国王”,还有叫“土豆烧牛肉”的,李好端坐下来,指着他们对所长说,他们都是我社区的居民,待会儿我查给你看,哪个不住社区我立即把他赶进黑名单,他再也别想见到我了。
    屏幕上很快跳出一排文字了:
   “好警察!你入错行了,凭你那副衣架子到我的公司来当模特儿,我给你万元月薪。”
   “谢谢你的好意!把你多的银子分些给下岗职工吧。”李好灵巧的手指像弹钢琴一样在键盘上跳动,眼不瞧键盘一阵盲打,键盘发出哒哒哒的声响。所长笑着说这一定是遇到个大富豪了。
   “你好!小区的人们为何都不打招呼?你能回答我吗?”——“土星国王”。
   “说不好,大约现代人工作节奏快,压力大,紧张着呢,回到家都想图个清静,不再想与人多说话。”
   “你说得有些道理。”
    李好指着荧屏说,这个叫“土星国王”的是个待业青年,家里有钱养他,成天在家摆弄电脑。
   “好警察,能回答我吗,我为什么睡不着?”——“土豆烧牛肉”。
   “那是你没累着,累了你自然会睡着的!”
   “我为什么吃不下?”
   “那是因为你没饿着,饿三天吧,你一定会吃三大碗的!”
   “你真逗,好警察!”
   “好警察,我们这里既无盗窃也无抢劫,没警察一样是个和谐社区。”——“眼镜面”。
   “不对,看来好像平安无事,但大意不得,你没听说吗,即使平柔的水,到了急流险滩也会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对不起,我有急事,下次再聊吧!”
    李好下线了,她打开另一个文件夹中,那些稀奇古怪的名字被制成表格,一一对应出家庭住址,有好几十家吧。看,我的QQ朋友多数是上门确认了的,如今只要我一去,那门开得之快,鞋都可以不脱,连拉带牵的很有“快把亲人引进来”的氛围。
    就这样,一所之长光临视察后脑壳转弯了,对李好说,好!日新月异呀,省时又省鞋,聊好天也不容易呀,要既动手动脑,又要聊出水平,聊出了警察新的形象。从那以后李好与辖区的居民沟通聊天就成了她的一项新工作,在看似天马行空的网络手谈中,她了解了社情民意,居民们也了解了公安机关和警察,因此,李好自然就成了社区公众人物。
   

李好的博客和QQ树立了警察的新形象,非但没有省时省鞋反而还给她带来了更多的事,着实把她累得有些说不出口。
   “我的幺儿跑丢了!”退休女教师严阿姨在QQ上聊着聊着,拿起电话就对李好说,好警察!它耍朋友去了,求求你,帮我去找找吧!
    那天正是晚上10点多钟,天正下着雨。值班的李好接到严阿姨的电话丢下键盘,拿上雨伞就往小区跑。雨越下越大,万千箭镞般带着响声扎在地上,一会儿李好的两裤腿就湿透了。李好知道,严老师的老伴去世,大款的儿子给她买房独居在此,被老人亲切呼为幺儿的,就是那只陪伴了老人五年的雄性波斯猫。她只去过严家两次,一次是看见老人把长有一双蓝莹莹宝石眼睛的猫猫抱在怀里,正在喂它牛奶。另一次见着她老人家正手拿报纸卷成的纸筒,狠狠得拍打桌子在训斥她的幺儿,尽管见老人气咻咻的模样,纸筒却没落在猫背上。幺儿——猫咪!幺儿——猫咪!严阿姨在李好的搀扶下放声地呼唤着,声音凄厉而沙哑,在淅沥的雨中此起彼伏。她俩冒雨从小区的东走到西,又从南走到北,李好瞪大眼睛搜寻过喷水池、花木丛,又爬上嶙峋怪异的假山搜查了那些空透的洞穴,甚至还跪膝趴在车库的地上,撅起屁股找了车底黑咕隆咚的旮旯角角。严阿姨见李好找得巴心巴肠,满头满身是雨水,两膝是污泥,实在觉得过意不去了,就噙着泪说,好警察,别找了,听天由命吧。我的幺儿啦,肯定是被哪家的母猫拐跑了!
    严阿姨的猫最终还是没找到。李好在QQ上,给老人专门发了个寻猫启示,像通缉逃犯一样详细的描述了猫猫的毛色长相等特征,还留下了老人家的联系电话。老人见到那帖子后,感动得潸然泪下。

 

社区网站原本是房产开发商促销开发的,后来又被四家比邻的物业公司接下来继续共同管理经营,应该说这块网站是搞得有声有色的,有政策查询,有商品信息,网上购物,有社区物管信箱,还建有博客和QQ聊天室等等,在方便快捷的信息化时代,李好把派出所联系群众的工作也放进了网站,同时在她眼里网站也是个社情民意的晴雨表。
    一天,李好在网站上发现为停车收费问题,社区跟帖的人特别多,大家纷纷反映,车库的车位满了,听说停在小区通道外面的车物管要收费了。大多数人说收取的这笔费用,应属业主共有,原因是公共用地都是业主在房价里分摊了的。有的说我们把车靠边摆不影响通道的使用,有的还号召说誓死捍卫业主停车权,坚决不缴停车费。这事四个小区都类似,于是,一夜之间,居民们的反映在网上像流感一样迅速蔓延开来。而四个小区的物业公司也相继在网上发帖通知:拟从下月起每天收取10元通道停车费。这事就被物业公司推到双方冲突的风口浪尖上了。
   “好警察!你快来呀!高山流水物管部门口保安打人了!”
    李好在QQ上看见了辖区居民发来的信息,立即叫上两个民警开警车赶到高山流水。物管部门口围满了人,好警察扒开激愤的人堆,像舞台指挥伸开双臂打拍子模样做了个向下压的姿势,分开了保安和一个领头起劲吆喝的人,大声说,你们的事我知道,要解决问题,今晚8点在会所集中,由物业公司和业主委员会商量解决。现在大家散了吧!在人堆格外显眼的藏蓝色警服凝重而威严,李好站在人群中的话,像一锅热水里放了一块冰砖,让大家冷静下来,三三两两的散开了。待物管部门前人散坝空,李好叫两个民警开车回所去了,她独自一人去小区里的通道上溜达了一圈,仔细地看了那些停在道上的私家车,又用脚量了量剩下的宽度,然后走回派出所去。
    晚上8点钟,高山流水小区会所坐满了人,物业公司的头儿和七八个业主委员会的代表在台上分别相对而坐,其他业主散坐在大厅里。物业公司的头儿说,好警察,我们相信你,由你来主持吧。李好大大方方地走上去站着说,我给你们提供一个解决问题的场合,但我不想给你们当裁判,最后解决还是取决你们的商定。说完,李好就从台子上退下来,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将一只手撑在腮边耐心注视着大厅里的人们。
会所里的发言先还是有序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各持己见互不相让。后来争论到激烈处,整个大厅只听到人声鼎沸,就像一切利益纷争引起的矛盾冲突一样,双方各执一词说了半天也统一不起来。差一刻钟到11点时,依然终无结果。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转向坐在角落里的李好,给我们当个裁判吧,好警察!有人恳求地说。这时的李好并没走向台上,她仍旧站在原地,整理了一下坐皱了的制服前襟,轻轻掸了掸两个衣袖说,说句公道话,停车场跟不上私家车的发展,这是规划与发展自然形成的矛盾。归结起来,物管方说收的理由是通道停车增加了他们的责任和工作量,有他们的道理。业主方说不收的理由是小区的公共场地已经在买房的平方面积中支付了的,另外每家每月按每平方米缴的物管费,都包含了公共场地的管理费用。刚才物管方说了,所收的停车费他们不用一分,准备全部投入公共场地的开支,既然业主没有加大这笔开支的意愿,我看就不收了吧。但从物管方而言,通道停车的确有个统一管理的问题,否则会出现乱停乱放,将有碍于物业的管理,业主们应该主动配合。我去现场看了的,通道设计较宽,可以并行两辆小车还有余地,平时一辆车靠边停放后,通道绰绰有余,因此,我建议今后小区车辆一律实施单向行驶,前门进后门出,就像地下停车库实行A门进B门出,这就要业主严格遵守以方便物业的管理。李好的公道话说得条理清晰,有根有据,最后还给物业公司的头儿一个下台阶的机会,说你们公司下去再商量一下吧,李好话里的意思口吻婉转,脸上还带着和蔼的笑容,公司方也不好再坚持,一场停车收费的纠纷从此平息。
    这次事件后,有细心的业主在会所开会现场用手机录了音,把李好的公道话整理出来,一字不漏地贴到社区的网站上,还有的往上跟帖发布了在现场用手机偷拍李好的照片,QQ上出现赞扬好警察的帖子就更多了。李好见了却对着电脑浅浅一笑,心里在想,现在当个好警察真不容易呀!好多双眼睛在盯着我们。想着想着,如芒刺在背,渐渐地背上有毛汗渗出来了。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有一天,意料不及的事突然之间发生了。李好在聊天中遇到一个下流无赖。
   “警花你好!我好想摸你,你敢来吗?”
   “什么意思?莫非你想耍流氓?不怕犯法吗?”
   “我什么也不怕,我破产了,这房和车都不属我了,我光杆一个,不想活了!”
    “为啥?”
    “我做期货栽了!血本无归,股票也赔得不见底了,老婆跑了!唯独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能摸你一下……”
    聊到这里,对方下线了。敏锐的李好感觉不对,这人在我的名册里没见过,她立马挂电话给网络监察部门的同学,叫查此时此刻给她聊QQ人的IP地址,很快查清此人正是她辖区B小区流莺别墅的主人陈某,以她平时的了解掌握,知道此人自由职业,以做期货和炒股为生。当她给张所长报告时,所长对她说,情况搞准再说,聊天说的事你也信?话音未落所里就接到报警,他们风急火燎地赶到B小区流莺别墅,见门窗都被关得死死的,从底楼窗子可见一个男人手握打火机,正搂紧一个年轻女子脖子,右手拿无绳电话给保安打电话。
    那男人红脸瞪眼,杀气腾腾地咆哮着,我把屋里放满了天然气,我要和小保姆同归于尽!
    张所长接过保安手里的电话说,你要干什么!我们好好谈谈,千万别乱来!
    我要跟好警察谈!说完挂断电话。
    你要干什么?李好上前,两人隔了玻璃说话,窗户缝溢出难闻的异味。
    我什么也不想了!不想活了!但我要摸你,你敢上来吗?
    当然敢!只要你不点火!李好毫不示弱地回答他。等等,我要请示领导!
    这还要请示领导?
    当然,我是有组织的人!
    李好把那人的要求给张所长说了,并说我答应他了,我上去接触他,你们见机行事处理吧。张所长说,只能这样了,你要尽量拖时间,我组织人从后窗破窗而入。
    李好镇定上前,一双圆瞪瞪的怒目直直盯住那人,贴近窗边说,不怕犯法就摸,但我有个条件,只要你把打火机扔掉!
    屋里的那人立即把打火机扔了,不料又从腰后拔出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架在女子的脖子上。一只手把窗子打开个缝隙,一股浓烈刺鼻的天然气涌了出来,然后伸出手来。眼看那只手快要伸到李好的胸前时,李好猛然出手捏住那只魔掌,扭住他的指关节使力一扳,迅速将整个身体压在手上。只听那人啊的一声痛吼,此时,李好对小保姆大声喝令:快跑!小保姆鼓劲咬牙扳开箍在脖上的刀,挣开了那人毛绒绒的手。此刻后屋的民警们破窗冲进屋内客厅,那人的另一只手还被李好死死压住担在窗框上,痛嚎中被民警擒下。
围满了人的别墅周围掌声响起来。
    李好进屋去看小保姆,小保姆还蹲在地上,按住鲜血直流的手对她说,好警察!我怕。接着哇地一声哭了,并扑在李好的怀里。

晚上,李好在所里值班,她坐在电脑前,看到了QQ里社区居民正议论下午流莺别墅发生的警事:
    “下午,我亲眼见到了‘好警察’精彩的一幕,她的身手不凡吔!”——“土星国王”。
   “我还拍了照片,看我把当时的照片给你们贴上来。”——“土豆烧牛肉”。
   “我现在知道了,和谐社会为何离不开警察!”——“眼镜面”。
   “好警察,我们喜欢你!”——“凌波仙子”。
   “社区QQ小荧屏,呈现缤纷大世界。”——“高原红”。
    QQ聊天的帖子不断增多,像在一层层垒起的高楼。
    “卡通妹儿”没留言,但她发了一长串猴子鼓掌的卡通图标上去,在荧屏里长长一串带着笑颜的猴子,列队整齐,兴高采烈,蹦蹦跳跳地鼓掌,煞是热闹好看,逗得李好乐呵呵的笑出了声来,以致张所长啥时走到了李好的身后竟然没有察觉。张所长盯着荧屏立起大拇指说,好警察的QQ实在好!你也给我建个QQ吧!李好转身起立,一脸羞红站在张所长面前,望着满头花白头发的张所长说,好!但我要先教你熟悉键盘记字根,告别你的“一指禅”!

 

 

                                                  

                                         2008年2月17日三稿于大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新疆之旅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新疆之旅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