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朝天门
朝天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812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  成名的门儿

(2007-09-18 18:01:52)
标签:

文学/原创

黎明辉

警察

成名

写作

出书

分类: 1、我的短篇小说

 

    区作协主席张扬的一个电话,让警察孟军的心里象打了一针兴奋剂。在张主席的办公室里,他首先对孟军这些年写的东西赞赏有嘉,接着说区作协今年要为会员出书,邀了十个人出一套丛书每人一本,由区作协联系出版社,但书号要钱去买,另外需编辑费,印刷费等,你知道区里是不会出钱的,只有作者自己来负责,测算后每人需出资1﹒5万元。

    张扬在最后强调说:“这是你们的成名之门,你看,从今往后书架上就摆起你的著作了,这是人的一种成就,进了这道门,你还可以出二本三本,那影响就大了,然后再加入市作家协会。”他在桌子上用手指象弹钢琴似的敲着有节奏的响声,一席话说出来嘴角已泛出了白沫。被鼓动了的孟军显然象一颗钉子遇到了磁铁,眼睛也不眨一下死死地盯住张主席。

   “好是好,但这钱不是个小数目,我在哪去找呢?”

   “我给你出个小九九,找你们分局,你给警察写了恁个多东西,给你们分局挣了那么多的名儿,实在不行你有那么多的朋友,认识那么多的老板,赞助个万把块不是好大个事的,总之,你是警察比我们有办法。”

   “我试试看。”孟军仿佛豁然开朗,握紧拳头使劲往眼前一挥,那动作象是在给自己加油又象是在张主席面前宣了誓。

    乖乖,为了出书的事儿,孟军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劲儿。他觉得周身的血液仿佛在奔涌,整个人处于一种亢奋的精神状态,连自己上楼梯都是三步并着两步,蹭蹭地两脚生风直往上迈。“吔!是不是又收到稿费了!”分局王局长遇到孟军一脸红光,印堂发亮,笑嘻嘻对他说。

    孟军是分局的治安民警,除了干工作外,他在全分局最有口碑的是经常会有报刊寄来的稿费,他是分局有名的写手,工作十年,他把自己和别人一样干的事办的案,甚至自己的同事们的家事都写成稿件变成了铅字,随着报刊走进这个城市的千家万户后,十天半月的,就有一张绿色的邮单送到分局大门的传达室,负责分发报纸的陈老头每次见到孟军从门口经过,总是不唤他名儿,便举着邮单对他一声大嗓门的吆喝,吼出不等的稿费金额:“60元!40元!200元!”这时孟军知道是自己的稿费又到了,接着就是身边的同事或揶揄或羡慕地对他开玩笑:“吔!孟军,你娃猪儿掉进粪坑又搞肥了!”“莫说别个,写起稿子还是辛苦,你们是只看到讨口子吃肉的时候,没看到讨口子挨打的时候哟!”王局长多次在大小会上都说:“你们要象孟军学,人家工作照样干,还要把我们的工作写出来登报,说起他我脸上也有光!”这话传到孟军的耳朵里,心里总要热乎好一阵。

    孟军为筹到出书的钱,满怀信心地寻找一个“驼背”(黑话,驼与托同音,意思借人之力)。冲着王局长看重自己,孟军先来到王局长的办公室,对领导汇报了出书的事,而王局长为难地说:“公安局的经费都是划拨的,那钱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不敢开这个口子啊,小孟!”孟军又去辖区找自以为关系不错的李老板,李几次因的生意纠纷与客户打得头破血流,都是孟军从中斡旋,处理停当的,李多次要给孟军表示,都被自己婉言谢绝了。李老板听完孟军出书的陈词,坐在老板椅上一旋,狠狠地把一口烟雾吐出来,那烟气几乎对着孟军迎面而来,说:“我是爱莫能助啊,企业效益不好。你去找蔺总,他近来生意好赚得盆满钵满,出个万把块不在话下。”开爆破公司的蔺总经常到治安科来找孟军,要开运送雷管炸药的准运证,见了孟军总象老朋友他乡偶遇似的热情,握住你的手直到捏出汗也不松手,还点头哈腰的,把他的大中华烟发得像给鸡撒米似的,在科里只要见到人不论是男是女,都要得到好几支。几次都是说要就要的急件,孟军一律高抬贵手,拿到准运证蔺总笑得一脸稀烂,脸嘴都变形了。孟军感觉找他应该不成问题,实在不行说借也可。孟军以商量的口吻把出书的事对蔺总说了一遍,蔺总却昂起下巴,把嘴憋成个一字,不苟言笑,说了一句话气得孟军满头冒金花。他说:“我们只听说有困难找警察,没听说警察有困难找谁,总不能找我们老百姓吧?”孟军刚迈出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坎,还听到蔺总自言自语的声音:“揪发条揪到我头上来了(黑话,敲竹杠。)。”出了蔺总公司的大门,孟军这才发现公司的吊牌已换了,自己三个月没见他,就新桃换了旧符,他不再经营爆破公司了。孟军筹款屡次碰壁,自己灰头土脸地走回分局。他见到一个双膝跪地拱手叩头的老妇,在路边乞讨,面前摆了一个小纸盒放了些许的零钞,一种同情心油然而升,他把身上大约有十几元的块票丢进纸盒里。他觉得这几天他也象这个孱弱的老妇。心想:“我为什么?我毕竟是有身份的警官。”孟军决意再不做向人乞讨的事了,宁肯不出那本鸟书。

    回到家里,老婆见孟军神情沮丧,说你前两天象捡了金圆宝似的,今天怎么了。孟军把出书和找局长找老板拉赞助的事说了一遍,老婆说:“别人的钱凭啥子要给你,这事就这样重要呀?不出书我们照样过日子。”孟军是个百折不挠的人,纵然遭遇如此丢人现眼的挫折,但心中的那个梦想仍未泯灭。他边听着老婆说话边把老婆盯到,说:“老婆,你长的确实漂亮,我们结婚十年,你越发风姿绰约了!”他老婆的身材本来就像舞蹈演员,加之孟军健硕体魄的滋养,三十多岁的女人像夜里添了薄薄肥膘母马,走起路来屁股翘翘的,回头率特高。他老婆不仅仅漂亮而且聪明,听了丈夫的话,脸庞刷地泛起一片红晕:“少说好听的,你眼睛一眨,我就知道你要拉屎还是拉尿。我们的家底你清楚,就5万多元的存款,那是过些年留给娃儿读书的。动不得呀老孟!”孟军想也是的,忠儿考不起重点中学就要缴钱的,考起了高中读大学也是要钱的。晚上,孟军给张主席打电话说:“你的小九九不灵,我不参加出书了。”他始终不好说出自己拿不出钱的话来。张主席听了显然有些焦急地说:“孟军呀,我这边可是运作到等款签合同的地步了,现在九个人都回电款子落实了,就差你了,你莫闪劲儿哟!再想想法子,我再等你两天。”“能不能不出钱?”“那是绝对不行的,自己不掏钱想出书,门儿都没有!”张主席立即把电话挂了。孟军的手机发出嘟嘟的挂断声,张主席那幅雅致文人的形象在孟军的眼前顿时消失殆尽。

    那一夜孟军和老婆无话,但两人都在床上辗转反侧,床垫的弹簧约隔半个时辰就发出一阵低声闷响。孟军知道老婆没睡着,老婆也知道他没睡着。

    第二天早上,老婆洗漱梳妆完毕,走到孟军面前把一个两万元钱的存折交到他手里说:“我想了一夜,娃儿读书的事还有几年,你先拿去圆你的作家梦吧!”孟军接过折子的时候,一股热流涌上心头,鼻子忽地一阵酸楚,男人的眼泪快要涌出来了。为了不让老婆发现,他猛然间上前把他的女人紧紧地拥在怀里,嘴边喃喃地说:“知夫莫若妻呀!”他在妻子的腮边感觉到了一股女性温婉的热流,这时,他听到了妻子低声的抽泣,他的眼泪也出了眼眶。两人久久相拥,仿佛任何一种力量也不能让他们分离。

   “张主席,我的钱落实了!”当孟军把这个消息告之他的前辈时,他的声音已是一半欣喜一半眼泪了。“这就对了,我知道你们警察有办法的,我可以签合同了。你把你的稿件全部复制进电脑,发到我的邮箱里就行了,届时你就等到通知你去领书吧。”从张主席的声音里听得出他比孟军更激动。

    孟军这些年写的通讯、散文、小小说大多都在电脑里,他又把前些年留存的发在报刊的东西剪下来扫描到电脑上,自己精选70篇,稍加分类,仅用了半天时间就给张主席的邮箱发去了。

    当今社会有了钱的事办得真快。转瞬不到四个月,张主席就通知孟军说书出来,你到市民生印刷厂去拉书。孟军叫了单位的面包警车把他取名叫《警察与都市》的1000册书拉了回来。嚯,那几大摞书之重,提得他是上气不接下气,这么多的书,我往哪里放呢?他赶忙把书放一部分到家里,放一部分到单位,请了几个“棒棒”来抬书,用了大半天时间终于搞定了。  

    孟军出书了!消息在单位引起了一时的轰动。他就象散喜糖一样,挨着科室送了20多本出去,几个局领导肯定是要送的,当他把他的宝贝送给王局长时,王局长脸上似乎表现出有几分不悦,只淡淡地说:“祝贺你!你找哪个赞助的哟?”孟军连忙解释:“我自己掏的钱。”“我听说你去了辖区找了几个老板吔!”“是的,找是找了的,但没有落实。”“没有钱就莫出嘛,求人对单位影响多不好的,我们是警察呀!这样,如果真的是你出的钱,我让分局各所和图书室给你买几十本,反正我们要添置书籍的,也算是对你的支持了!”听了王局长的这番话,顿时孟军的心里象翻倒了五味瓶极不是滋味,他到底是个文人,文人还是要有点傲骨,他跑了一圈筹款,钱没得到仅得到这一丁点心得,他决定要把这份傲骨守住。他说:“算了,谢谢王局的好意,我给单位添麻烦了。我办了件不该办的事。”转过身来孟军出了王局长的办公室。王局长大声地叫着孟军的名字,孟军再也没回头。

    孟军回到办公室,想着王局长的话,心里黯然神伤。见着那堆了半间屋的书,他顿时觉得自己心上涌来一阵莫名的悲哀。真的,没钱就莫出书嘛,他的那些稿件在报刊上已发表出来,该读的人都读过了,还发了稿费。这世界或许本该如此,有的东西就只有一次生命,何必要让它长生不老。硬着性子挣来的东西,也许会成为别人的累赘。从此以后,孟军下决心打消了下步将卖书的念头,这本书只有送给别人了。

    于是他每天在自己的挎包里放几本,书的重量沉沉的压在肩头,无论走到哪里他只要见到朋友和同学,就递上自己的一本书。有次时逢高中同学毕业15周年聚会,他用车运了几十本书,在会上象发会议资料一样,送给每个同窗一本。但还是没发完,他想要是同学再来多点就好了,我将一次性批发出去。没发完的书,他自己又提上车运将回来,再提上分局的办公大楼,这次同学聚会只有他一人最累,简直像个奔命的书店推销员。他送了半年的书,家里和办公室还有一大堆自己的书,久而久之,同事们天天见到那堆书, 本来并不宽绰的空间变得窄小起来,显然在办公室里有些挡事了。心直口快的人脸上终于挂不住了,半开玩笑说:“孟军,你的这堆宝贝拿去支援贫困山区算了,那里的学生没有书读。”孟军听了心里更为焦虑,只有抿紧嘴唇无以言对。

    自从孟军出了书后,仿佛事事都不顺心。心情不好的人尽遇倒霉的事,他到别的办公室去,见到他的书摆在书柜里崭新如初,明显看得出来没人去翻动。有的人倒是把那本书摆在办公桌边上,但书的封面却上了厚厚一层灰尘。更有甚者,有次他到一个同学家里去,还见到了他的书放在地上当隔热的垫子,上面搁着一个冒着腾腾热气的锑壶,那锑壶的边沿是一圈黑糊糊的烟垢。大大咧咧同学绝对把孟军出书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这个同学未曾察觉到的细节,暗暗地给了孟军极大的刺激。吃完饭,他借故有急事便婉言告辞了。

    过了几个星期,孟军真的利用去县里的差事,把那堆书放在了警车上,等办完事后特意把几百本书送到了县教育局,说赠给镇上和乡下中学生,他不敢说出自己的名字,只说是我们局里出的书,让孩子们了解点警察的生活。教育局的同志说:“谢谢警察同志,乡里的娃儿最想当警察了,这书他们一定会读的。”

    放在家里的那堆书,还剩二百多本。这可苦了他的老婆和儿子,孟军见那堆书隔上三五天就少几本,就象那些书长了神奇的翅膀悄悄地飞走了。他知道理解他的老婆不仅把他的书送给了她的同事和朋友,而且还给儿子做了工作,把书一本又一本的拿去送给了他的同学。

    这世上的事真有无巧不成书的时候。这天,终于把孟军几个月来的晦气推到了极至。这天晚上,孟军的一个文友邀他去赴一个宴会。文友在餐桌上一介绍,他就认识了新时代出版社陈副社长和市民生印刷厂赵厂长,孟军在他那本书的版权页上熟悉了两家单位。这两位出版印刷界的实权人物,显然是十分熟络的朋友,好在他们不知道孟军自己也出了书,孟军的文友有意无意也没有提他出书的事。在酒酣耳热之时,他们大谈各自的生意经。陈副社长打着酒嗝,扳起指头历数今年的大生意。孟军毕竟是个警察,他不动声色地提起了区作协张主席出丛书的事。陈副社长说那是个小业务,孟军见他把大拇指轻轻地伸到小指头尖,轻屑地对孟军说:“你说的是那个十人丛书,晓得,买书号1﹒2万,赵厂长给张主席印的,顶破天花了8万元,总共一万册书,我们基本不赚,这点儿眼屎业务,不值一提。我们说的是那些好业务,有的作家书还没有写出来,我就把版权给他买断了,还要搞快点,有市场的书出版社争到抢,作家赚大家都有赚。”

    赵厂长用牙签掏着齿间的残渣,满口酒气补充说道:“吔!但这几年那个张主席光为别人出书是致富了哟,你看他自己买的别克,房子都有几套,作品没出一部,靠工资吃饭哪来的钱?”

    这时的孟军象是被人猛地当头一掌从梦里击醒了,恍然大悟之后他在心头一默,丛书才用9﹒2万,还有4万多都作编辑费了?他眼前立即浮现出张主席那张在他面前讲得泛出白沫的嘴。

    孟军回想自己出书的过程,看见一叠不到四指厚的一万五千块钱,变成垒起来等于自己两个人身高的那堆书,同样都是纸,只是由薄变厚由轻变重的过程,却让他似乎懂得了一点更新更深的东西,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他还一时说不出来。

    但孟军终于走过了这道成名的门儿。

 

                                             2006年3月26日定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