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朝天门
朝天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736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  浪漫的路

(2007-09-17 21:26:05)
标签:

文学/原创

啄木鸟

07

11期

责编

张小红

分类: 1、我的短篇小说

    啄木鸟 2007 第11期 责编 张小红 

   

    深秋,琴走在去医院的路上,耳边冷冷的风打着呼哨割得脸生痛生痛的。她把衣领扯上来捂住她的脸颊,只露出一双长睫毛呵护下的黑眼睛,星光似的闪烁着女人的灵性。街上种植着一路高高的梧桐树,褐红的叶子在风里摇曳舞蹈,看上去的确美,美得跟画里的风景一样。

   短篇小说 <wbr> <wbr>浪漫的路
    怀了孕的琴走起路来,一定是喜剧的,要不然路上的人为什么远远地见了她都在笑,那笑明显的不是微笑而是嬉笑。琴怀孕八个多月了,走在路上是这样的一副姿势,沉重的大肚子象兜了个鼓鼓的大锅盖裹在外套里,她左手捂着肚子,右手从腰后撑着,好让腰杆伸直一点,两脚象A字型的圆规一样叉开走着路。始终护在肚子前的手,生怕前头突然有什么东西撞上来伤着她的宝宝,她的掌心能感觉到小宝宝在肚里不时蹬腿呢。琴觉得自己怀孕以来是变得小气了,难怪丈夫萧雄发现了她情绪上细微的变化,经常嗔怪她,但又不敢得罪她,总是顺着她哄着她。是的,只要一丁点小事不如意,她就要想哭:找个刑警当老公,什么都好,就是不能陪我。

    早晨出门前,琴娇嗔地对丈夫说:你今天陪我去医院吧,你看别人的丈夫哪个不是陪孕妇上医院的。

    琴,今天不行,我负责重案组,今天要去捉人了,我走不开。

    我都这样了,还不是重案呀。

    你这个重案没有我的重案重,这案子的凶手杀了五个人,其中有一家三口,想着这,我就上火。

    琴见萧雄说话时,皱着眉头对着她,那一额头的皱纹就象那张三万的麻将牌。琴见了又好笑又好气。琴知道她丈夫的脾气,但凡定了的事你就是再说一箩筐的话,也不能让他改变主意的。想着想着,琴的鼻子一酸,委曲的泪就要出来了。

    好,你去办你的重案吧。

    丈夫听见琴的声音都变调了,连忙上来宽慰琴,又来了又来了,别用你的核武器来吓我,我真受不了你的打击,你这样我会不心安的,待会儿我收拾完了,我抱抱你,给你温暖,我的心会一直跟随你,保佑你们母子平安。说完丈夫进里屋收拾他的行装去了。

    丈夫临出门时,笑着伸开双臂,把琴拥在怀里,双手在她的背上不停地拍着,轻轻地在她耳边说,我的拥抱是神奇的拥抱,它会一路陪你们母子,平平安安。我只有这样了,我是刑警,不能给常人比。萧雄的拥抱是温暖的,琴在他怀里偎了很久,她又觉得自己象个小孩,慢慢地被丈夫温馨的话语给融化了。

    我知道你是好丈夫,我知道你的重案,祝你平安,我等你回来。

    就这样,琴只有在路上一边想着自己的事,一边向车站走去。妇产科医院离公安大院的家有十里路吧,坐公共汽车要四十分钟左右。琴扶着车门的把手上车了,但车上的座位坐满了,琴支开两脚站在两排位子之间的过道上,一手扶着座位的把手,一手叉在腰上。车开了,琴想要是有人给自己让个座该多好呀。她这样想着,突然后头上来一个年轻小伙子,对她说,女同志,你来,你来坐我的位子。琴微笑着说,谢谢你,小伙子。她坐在位子上,见到小伙子和周围的几个人都在对着她笑。琴想,丈夫临出门的拥抱还真的管用,真是神奇的拥抱。

    其实琴是个特容易满足的女人,于是她就很快地沉浸在幸福的微笑里了。她望着车窗外移步换形不断变化的街景,她自然地又想起了自己的丈夫,她觉得自己活到现在,做了一件最得意的事儿,就是自己决策嫁给了萧雄。

    琴想起第一次与萧雄相遇也是在公共汽车上。三年前的那天,车刚进站,有个女人就叫喊了,我的钱包!接着,有个年轻人待车门刚开,便飞也似的跑下车,蹿上公路就朝街对面跑去。抓贼呀!车内的人们喊声大作。蓦然间从琴身旁又蹿出来一个年轻小伙,提着一大包东西,急匆匆对琴说,麻烦你,看着我的东西。说完就象只敏捷的豹子跑下车,只见他纵身跃过路中间的隔离带,迅速又停步,在一辆卡车刚飞驰驶过时,他便从另一辆来车的前头快步穿过马路。车上的琴和一车的人,便看见一个矫健的身影,紧跟那个贼追入街对面的巷道,那个女人也跟着下车了。车开了,琴把年轻小伙的大包东西揽到了身边,想这东西我交给谁呢。到了终点站,琴在站里守着那大包东西等着,约莫十多分钟,一辆出租车停到了琴的面前,那个年轻小伙和那个女人笑盈盈地从车上下来。逮住了吗?琴问。年轻小伙子说,没有,但钱包丢出来了,那女人说,钱都在,全靠遇到了这个警察小伙子。这时,琴才正眼瞧他,琴的第一眼对他的外貌并无好感。他长得油黑油黑的,身高刚刚及格,一米七,人很精瘦。头发短短的,那样儿不象个警察,倒象个犯人。最让她不悦的是,他给她们说话时,眼睛并不看她们,而是一边应答一边四处乱瞅,没有规律地像在搜寻什么似的。琴说,你怎么剃个犯人的发型。他说,刑警整天和罪犯打交道,常常还要装扮成罪犯,这样不用化妆了。他们的谈话是简短的,他的眼睛像蜻蜓点水只瞄了她一眼,琴想这双警察的眼睛就这样目中无人呀,也太不尊重人了。但当他扶在墙上给她在纸上留单位和电话时,琴立刻有了异样的目光,就是这一刻她有了触电的感觉,只因他拿出钢笔来写字时,动作之干练洒脱。他那指关节骨骼粗大的手,握着笔写了短短的两行字,就让琴动心了。他的笔尖留下了两行漂亮的钢笔字,哪里是字呀,简直是可以作字帖用的书法。琴想看来他那只握枪的手,比得过好多读书人。第二天,晚报上登了一篇小特写,报道了他追贼的事,字里行间充满了精彩的描述和作者的感激。琴看见了报道的署名,原来被扒包的女人是个知名作家。琴把那张晚报收藏起来,曾在灯下悄悄地读过无数遍。

    她们的交往是从琴主动打电话给他问办身份证开始的。琴后来知道他叫萧雄,跟萧雄约会走在路上,琴才发觉他的眼睛老是不停地在朝四周溜转,真还有他的道理。在街上往往会遇到有人突然蹿到她面前,比如发张广告纸,兜售什么东西一类的事,都被眼尖的萧雄最先发现,上前一步给挡住了。他象她的警卫员似的,过马路时他总是用手把她护着等车过去后,再让她从容得像首长似的通过马路。琴和萧雄在一起总有一种愉悦的安全感。确定恋爱关系时琴问过萧雄,你在车上为何偏把东西丢给我看管。萧雄眼里闪着诡异的光泽说,我的眼睛特灵,上车就发现不远站着一个挺胸翘屁股的漂亮姑娘,想象中我的媳妇就该是你婷婷玉立的模样,所以才把东西丢给你,你以为我的东西会随便给人吗。听了他坦诚的回答,琴的脸倏然红得发烫了。久而久之,琴发现萧雄不光是刑警学院本科毕业,还是个特别聪明的人。有次,琴去找她当老师的多年不见的同学,那是个星期天,那学校的电动门关着,电动门边有个保安室,但空无一人,眼见着学校的操场,琴被关在外面干着急。回了吧,琴又觉得不甘心,于是她拨通了萧雄的电话。他经常在自己面前夸耀,说他们常常只要有一点线索,就能在广州深圳那样遥远的地方,把罪犯找出来,听他眉飞色舞的讲述,琴始终是半信半疑的。萧雄在电话里了解情况后说,简单,你看保安室里有没有电话号码之类的东西。你打那些电话,再问你同学的电话不就结了吗。琴说,我怎么没想到这一招呢。琴踮起脚在墙上看到一个教导主任的电话,拨通后,她说明冒昧打扰的原因,很快问到一个和那个同学关系密切的老师的电话号码。再打过去,从电话里得知,机主使用的灵通秘书。琴又打电话给萧雄,说你这招不灵。萧雄安慰琴说,别急,你围着小学走一圈,找那所小学教师的宿舍,还可能问到那个同学的电话。琴就这样在萧雄的遥控下,真的还找到了小学教师的宿舍楼,打听到那个同学的电话号码。与那个同学通话后,对方惊讶地说,你怎么找到我的?琴骄傲地说,有个刑警在指挥我。这件事之后,琴对萧雄的聪明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在琴的心里彻底改变了警察五大三粗,只知道冲冲杀杀的印象后,她们结婚了,婚宴上萧雄的队友们呜嘘呐喊要他讲恋爱经过,于是,一个追贼没追上却追了个老婆来的浪漫故事,从琴的口中讲出来再次被传为美谈。琴的新房虽不宽敞,家里的摆设也比不上几个闺中密友的新房阔绰,但她俩相敬如宾,从未吹胡子瞪眼睛的吵过嘴。有个结婚不久就散伙的女友说,还是琴的夫命好,身边有个爱她的老公。

    扶着肚子走到产科医院门诊挂号时,琴才知道自己来晚了,挂号的队伍象一条弯弯曲曲的长蛇,琴站后面想这样排到窗口才挂号,不就是猴年马月了。正在琴左右为难间,后面又上来一个中年妇女,对琴说,同志,来,我带你到前边去。琴说,我,不好意思。那妇女说,什么不好意思,你这样大的肚子,怎么能站这样久。于是那女人拉着琴,走到挂号的窗口边,对前面的几个排队的人说,请你们让让这个大肚子,让她先挂号吧。有人就吼起来:我们一大早就来排的队,让谁呀,哪家都有事。琴踌躇了,脸红着再不敢走上前去。但就在这时,她看见排队的人,突然奇迹般地让开了,就象给贵宾让开一条道一样,挂号的窗前就剩她一个人了,都在等她先挂号了。那女人对她说,快,大家都等你先挂呀。琴往后边看了看,说,不好意思。她看见后面排队的人,竟没有一个脸上有一丝愠色,相反,大家都在笑,在对她微笑。琴挂完号,拿着挂号的单子走出来时,见到的都是一张张灿烂的笑脸。有个人竟然笑着情不自禁地说,真幸福,有个好丈夫。琴分明听清了这人的话,但只觉得纳闷,他们怎么知道我有个好丈夫?琴也没多想,就径直往妇产科走去了,但琴还是不住地回头,见那排队的长蛇又自然地形成了。

    到了产科,琴又见到走廊两边的靠椅上坐满了跟她一样的孕妇,都挺着大肚子,唯独不同的是她们身边都清一色的站着男人。那是她们的丈夫吧,琴向她们投去羡慕的目光。心想,大家都是孕妇,这里该排队了。琴就在走廊的最角落坐了下来,心想今天还是好,一路都顺利,大家都让着我,真的象萧雄说的,他的心会一直跟着我,他出门前那个拥抱真是神奇的拥抱。坐在旁边的一个孕妇给琴聊上了:你几个月了?八个多月。琴转过身笑着回答她。她对自己的丈夫说,你看她的肚子多大,是不是双胞胎哟。我也是八个月,为什么肚子小得象个篮球呢。这时,产科戴着红色绶带的导医小姐从琴的身后走上来,对琴说,来,跟我来。琴莫名其妙地被导医小姐牵着手,朝检查室里走,导医小姐一边走就一边对那一溜水的孕妇们说,对不起,对不起,让她先检查。琴发现这时居然没有一个孕妇有半点不乐意,并给琴都抱以微笑。琴用双手抱着自己的大肚子,象只动画片里的唐老鸭喜洋洋地走进了检查室。医生叫琴慢慢躺下,给她进行了例行的检查,说胎心很好,位子也正。并对琴说,你可以多吃些水果。还笑着说,你的丈夫为什么不陪你一起来。琴说,她一天都忙,没有空。医生又说,她是干什么的?琴说,是个刑警。离开产科时医生拍拍琴的后背说,多好的刑警呀,你真幸福。琴的脸立即红了起来,今天的人都奇了怪,一个个都跟神仙似的,怎么连人的幸福不幸福都能看出来。

    回家的车上,又有人自觉地给琴让坐。琴走进超市去买了五斤苹果两斤梨,走到收银台结帐时,也是在后面的人把她引到前面,让她先结帐。

    回到家里,琴的手机接到萧雄发来短信,她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我们在蹲守,罪犯还没出现。我的心一直跟着你的,还有我那神奇的拥抱。琴知道,这时肯定是不能给他回电话的,丈夫定是在守候的间隙偷偷给她发的短信。丈夫是个聪明的人,也是个重情重义的浪漫的人。经常会给自己制造点浪漫的事,下班回家,他爱买束鲜花,叫开门后,不是人先进来,总是鲜花先从门缝外慢慢伸进来,嘴里还奏着乐曲,惹得琴欣喜万分。琴给丈夫回了短信,她写到:你的拥抱确有神奇的魔力,今天我一路受到了人们的关照,现在已坐在家里了。

    丈夫回复:为什么?宝宝好吗?

    琴又回复:不知道。好。好得跟巴比娃娃一样。

    琴坐在沙发上等了很久,丈夫再也没有回短信了。琴知道刑警能给家里的心思是有限的,说不定这时他又紧张起来了。琴把外套脱下来,准备换另一件衣服。她突然发现脱下来的衣服背后竟有一张白纸,几条透明胶带把纸的上半部粘得牢牢的,只有那张大白纸下半部的胶带已脱开,纸的两角飞起了。上面写着几行漂亮的钢笔书法:我是一名刑警,我实在没时间陪妻子上医院,请见到这张纸条的人们,替我关照我的妻子,拜托!谢谢!

    琴见到丈夫熟悉的钢笔字,明白了丈夫出门时为什么要拥抱她,为什么他说他的心会一直跟着她,为什么今天一路都有人对她微笑,她想到今天车上那个小伙子,想到挂号排队时那个中年妇女,想到那个导医小姐和那个医生,为什么都是从后面上来帮她的。今天,她一路上就背着这张大白纸,几乎走了一个通城,一个孕妇挺着大肚子背着一张白纸,这纸一定在秋风里飘飘飞舞,远看的确够喜剧的,难怪人们都笑她,难怪别人都说她幸福还有个好丈夫。多么浪漫的路啊,只有她的丈夫,一个有聪明脑袋瓜的刑警才想得出来,而且让她竟然一点没有察觉。

    琴拉开了窗帘,忍不住又摁动手机键,再给丈夫发了几个字的短信:我又享受了一次你美丽的浪漫。

    依在窗前的琴,一股股暖流爬上了心头。看着楼下街边那一树树被秋风吹落的褐红的梧桐叶,仿佛幻化成了一个个微醺红脸的女人摇着晃晃悠悠的步态纷纷扬扬飘落到地上。

 

 

 

                                  2006年11月6日三稿于南纪门

 

2007年6月14日在《重庆公安报》总第1730期副刊“重庆警界小说”专栏发表

2007年《啄木鸟》杂志第11期发表  责编:张小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