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紫烟
紫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84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隐私稿样文

(2007-09-17 10:46:10)
标签:

文学/原创

我的遗情书样文:

 美酒“罪”人,你支离破碎的手穿越我欲望的靶心

                                           文/小妖粉粉

一、

忘记是第几次,我的身体绷得像拉开的弓,流窜于体内的欲望饱胀得似待射的利箭企盼一场旷世的救赎。人纵有一死,但,倘若一个不再妙龄的女子能够死于身体快感的巅峰之际,那是一种何样的奢侈。

温向的四肢像发电机一样不停地蓄积能量,忘乎所以地冲刺和拼杀,他俊朗的面孔甚至变得些许的狰狞。随着一声低吟,他放射出所有情欲的使者像一个胜利的将军凯旋般将我狠狠搂在怀里,轻而细密地亲吻着我的身体,我那欲求不满的身体就荡漾成一条张着帆的船,在他的领地里横冲直撞地寻找供呼吸的空气。

女人和男人结合的初始目的是彼此身体的吸引,而婚姻里能维系关系的也是身体的纠缠。在众多离婚案件里,那些女人面带羞涩和压抑的愤怒说,他不能满足我。此时,爱情和感觉这东西变得廉价和卑微,甚至提不上桌面来象征性地抵挡和抗争一下,你别说这是悲剧,因为,很多的男人也在埋怨着他们的妻子,说她们在床上像个哑巴,甚至不如那些毛片给他们的刺激来得热烈而隆重。

当我在温向面前将丁字裤收拢于身体的某个部位时,我清晰听见他的呼吸再次不可抑制,可我依然无视他的期待将衣物穿了个整齐。欲望和爱情一样,不能让人一次性满足,否则他才没兴趣继续理你。

我爬在他没有坠肉的腹部上,轻轻问,胃,你想了吗?温向掐我细嫩的脸蛋,小妖精,故意的是不?我用葱葱玉指划着他的腹部,笑,我说的是广告词了。

温向启动车时我忽然生出个主意,不如我们步行吧?温向就用很是娇惯我的语气说,好的,听你的。

我将温向花了999块买给我的太阳镜戴上,恰好就遮住了我刚刚还微湿的眼角。其实,听了他的话,我有点想哭。不过是一场床上较量,而结果恰好我们就不相上下,然后这个男人就对我惟命是从般地宠溺。而被女人们信奉一世的爱情终究抵不过一个钟头的缠绵,你说,这是不是悲剧?

温向在吃饭时还夹菜喂我,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低声说,你真棒!我笑,你也是。

 

二、

我始终觉得我和温向的关系有那么点少儿不宜,从开始到现在。那是一个月前,我乘从美国飞来的班机上,百无聊赖地翻着一本时尚杂志,身边的温向就搭讪起来。

小姐,能说会儿话吗?

我只看他一眼,就知道我无力拒绝了。现在飞机艳遇已经是一种美好的传说了,因为经济大进步的时代里,平民百姓都在坐飞机,所以你无法确定跟你搭讪的是个财子还是个出差小职员。我想那一瞬间我凭的是他的长相吧,这是一个女色时代了。

我合上杂志,继续看他。他马上就领悟了般地说,能说您的职业吗?

我的职业,必须是两个人才能完成的。

说完这话,我忽然笑起来,因为温向的脸竟然微红。我举起手里的杂志晃了晃,别误会,我是个发型师。

一个女人的聪明有时候仅表现在幽默上,就这样,我和温向的交谈变得顺畅和轻松起来,没人相信我们才刚认识几分钟,那阵势完全就是个热恋的小情侣。因为,为了避免打扰其他人休息,我和温向把声音压得很低,所以也只能将头贴得很近。

下飞机时,温向就说,真可恨,这么晚才认识你。

我笑,将名片递了过去。他倒是直接,将一本公司的简介塞到我包里,说,第二页开始,都是我的资料,够详细的吧?

就这样,我和温向开始约会。我觉得这么多年来,我终是讨得了一个男人,说这句话时,我竟然诧异,难道之前的都不是男人吗?那就只能说是动物吧!

我每天奔忙于各个拍戏现场,为那些戏里的男人设计发型,其中也不免有一些自以为是的小明星要请我吃饭,我微笑而礼貌地拒绝。温向会在下班后开车来接我,他说,要不你就开个店吧?我说,有这个想法呢!他忽然迟疑,可是我有点舍不得。

我笑,因为我会天天摸到其他男人的脸吗?

所以,我们看了无数次店,依然没有签下合同。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身体开始自私,是不是说明这是真的爱了呢?

但并非没有进展,温向在两个月后说还是搬到我的房子来吧!这样我每天就有一半的时间能看到你。还有,我的房子隔音设施比较好哦!

说到这,我就脸红。

夜里,我在温向的身体下妖娆得一塌糊涂,我承认,对于他的身体,我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身体所有的开关都在受着他的掌控,一旦被开启即会呈现天崩地裂的架势,温向说,宝贝,你再这样下去我会招架不住。我就得意地再次索取。

有时候,男女之事受到鼓励会是一种表演,以至于后来我忘记了自身的感受,只是希望得到身边的男人由衷的赞赏。

 

三、

一个午后,我的电话忽然响起,是他。林若。他问,还好吗?我说,还好。他说,我回国了,能见见吗?我正犹豫,家里的电话又响了,我说不好意思,我去接一下电话。电话是温向打来的,他说宝贝对不起,有个合同出现了点问题,我得去美国一趟。我说,好的,我马上给你收拾东西。他说,不用了,时间来不及,我现在已经在机场了。我忽地失落起来,  他说,乖乖在家等我。我说,恩。

或许是机缘巧合,总之后来我答应了跟林若见面。是在一个酒店,从外表看起来,他与从前并无两样。见面时,他依然是将我抱起来旋转了无数个圈,说,宝贝,我真是想死你了。 你呢?有没有想我?

我坚决地说,没有。

其实,我是爱过他的。

饭后林若说,晚上别回去了好吗?

他的眼神载满了欲望,摇摇欲坠得像一架快要承受不住重量的葡萄藤。我使劲摇摇头,不可以。

他竟不由我的分说,一把将我压倒在酒店那宽大的床上,奋力撕扯着我的衣物,边愤愤地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庞大的身躯遮住了我的视线,使我除了他的面孔再也看不到其他。我边想着温向在飞机上会不会再去搭讪美女,边想着上次和林若纠缠是多久以前。

身体还没做出反映,林若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他说,你一点没变。

我说,是像个哑巴吗?

他笑。我也笑。

的确,跟林若,我从没发出半点声音,喉咙似乎失音。

离开的时候,林若说,除了这个,我爱你的所有。

可是,这个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林若终是哑口,摊出两手摆出西方人惯有的姿势,还顺带耸了一下双肩。我说,那个美国女人恐怕是夸张得痛彻心扉的吧?说完,我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那个房间。

我开始讨厌见到这个男人,即使在半个小时之前我对他还有那么点期待。

还没到家,林若发来短信,以后还能见吗?我关了电话,懒得回。

 

四、

剩下的时间,我一心一意地等温向。我想,我的身体只能在温向的索引下盛开成热烈的红玫瑰,而在林若那里,我只能是沉默的君子兰。

温向回来的时候,我正在给一个三流小演员做发型,小演员说,姐姐您的手真漂亮!我不答。他又说,姐姐您长得真漂亮,要是去演戏肯定比那些女人红。我不答。小演员又说,姐姐您喜欢沉默啊!我疯了样接了他的话,口若悬河个不停不休。就是这时,温向的电话打来了,他说你在哪?我去接你。我说你先回家,我马上就回。

我冲进房间的时候,温向披着浴袍正在擦湿漉漉的脸,我迅速地热血沸腾得像个小野兽,透过温向的身体我看见了天花板上的花纹张开了无数双窥探的眼睛,兴高采烈地欣赏着我们的表演。只是,我并没忽略温向在那一瞬间显出的犹豫和痛苦,他忽然就瘫在我身上。

我似乎预感到什么,用颤抖的双手摸着他光滑而结实的身体说亲爱的,你怎么了?

他说,我想结婚了。

我似是被推到了云霄,满眼看不到边际的美好,所有电视剧里结婚的画面一波一波地浪潮般涌过来。我屏息静气地等待着他的下半句。

他忽然起来重新躺在我的身边,背对着我,说,我们分手吧!

我忽然觉得我的耳朵有问题,怎么听不清楚他的话呢?我说你再说一遍,什么?

他不再说。可我从他的神情和动作已经确认了,我的耳朵其实没问题,有问题的是我的心。

其实,我早有预感。只是我强迫自己闭着双眼,假装视而不见。

一直以来,温向待我的好,让所有相识的人羡慕着,嫉妒着!可他们却从不知事实的真相,每次路过婚纱店,我都会翘首以盼地驻足,眼神缠绕在橱窗里或纯白或粉红或天空蓝的婚纱上,我的心会一次次地波澜不止。我已经不是追逐爱情的年纪,我需要的是眼前这个男人将我的左手牵起来,庄严而神圣地向神父承诺:这个女人,我要照顾她一生。

从认识他那刻起,我就在固执而热烈地等。

我的心思,聪明如他的温向怎会不懂?只是,每次他都装作毫不知情,目视前方地迈步而去。我,又怎能像一个男人乞求婚纱呢?

镶着钻石的戒指和定做的昂贵婚纱,并非是温向所不能承受。我以为,他抗拒的是婚姻,但我错了。他并非不向往婚姻,只是在美好生活的蓝图里那个娇媚的妻子,她不是我。

我搬过温向的脸,贴进,瞬间就浸湿了我的脸庞!犹如一颗颤抖的心游离在风雨交加之夜,潮湿且没有主张!我伸出双手摩挲着他长满胡须的下巴,心就止不住地疼痛。温向像一只迷惘的小猫蜷缩在沙发的另一头,纠结的眼神里散发着的满是困惑的光辉。

温向的眼角竟然有泪,无助得得像个迷路的孩子。他哽咽着说,其实,你是很好的恋人,我真的想跟你永远生活下去,我想要的也只是一份踏实的婚姻和安稳的生活。可是,每次你在我身下发出那么夸张的叫喊,我就知道,你妖娆妩媚的眼神是每个男人都无法抗拒的。我怕,我不想把婚姻当赌博,如果输了,两个人都会加倍地痛苦!

最后,温向说,你要知道,我是真的爱你,并且会一直爱下去。只是,请原谅我,不能一直与你在一起!

我明白了,我是温向爱的人,但却永远不可能是爱人。他在结识之初,就将我狠狠地踢出了婚姻这个环节!

我收拾好所有东西离开的时候,路过小区听见温向的邻居们在悄悄议论,早就说嘛,谁会娶这样风骚的女人当妻子,一辈子也不得安生呦!还有啊,还有,她那个的时候叫得凶着呢,听说还是离婚过的,谁知道因为什么呢!

忽然觉得眼里有泪,落下去,砸得心抽搐着疼!

五、

又一次坐上去美国的飞机。身边一个陌生的男人开始搭讪,小姐可以说说话吗?

我忽然就哭起来,我想起温向。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他,那次从美国回来,我是被林若抛弃了的,因为林若说,你在床上像个哑巴,你听听人家。我知道,他指的是隔壁那些外国男女,吼得声嘶力竭。

因了林若的嘲讽,我改了。因了温向的心理阴影,证明我又错了。

随手翻开杂志,看见上面醒目的大字:床上的女人,随性就好。

我忽然,就笑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隐私稿样文
后一篇:隐私稿样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隐私稿样文
    后一篇 >隐私稿样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