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紫烟
紫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84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隐私稿样文

(2007-09-17 10:43:26)
标签:

文学/原创

戴罪的寂寞样文:

          我的身体洞开你爱的玫瑰之门         

                                      小妖粉粉

罗昭然是个混蛋,罪大恶极,百世难赦。

总结出这个概念,是清晨第一缕阳光从落地玻璃窗的暗蓝窗帘后面挤进来强行晃到我的眼角时,我忽地抬起刚还沉重的上眼皮一眼就描到了床头的柜子上的纸条:宝贝,珍重!字的右下脚盖着一个鲜红的唇印,像是一把凌厉的剑锋直指我不堪一击的心脏。我知道,我早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昨天,午夜十二点,罗昭然用很是夸张的声音开了我的房门,他昂然崛起的下半身甚至不给他喘气的机会,直击我的堡垒。我真切而清晰地听到,一声声尖叫穿透了厚重的围墙,天花板上满是罗昭然深邃而濒临绝望的面孔,满屋子都是他沉重的喘息,粉红的床单上两具身体在比赛般地拼命绽放。如若末日来临,身体的慷慨给予像是停不下的呼吸,少一秒都是莫大的犯罪。我在那一刹那看见了天堂的模样,无数天使在展翅飞翔,天塌地陷的快感随着一声巨响,我们的身体真的被地球的引力实实在在地勾了去。单人床坍塌了。我们紧紧交叉盘结着的四肢就那么愕然地悬在了床和地板之间,凹陷下去的部位恰好卡到我的腰。这场意外制造了喜剧效果,我们互相取笑着,像两个贪恋玩耍的孩子,始终保持那个姿势继续缠绵。因了那个特殊的环境,我们的战斗充满了新鲜和刺激。忘记是谁先投降,总之后半夜我们俩就一直在折腾那张已破碎的床。罗昭然总是拼起一块木板就亲一下我的额头,莫了,他说,蓝慧你知道吗?这种快乐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了。我想我是性令智昏了,两个如此正当年的鲜活男女,世界上那么多张不禁摇晃的单人床,怎么就不能模拟一次类似的快乐呢?可我当时的表现就是娇羞无限地贴上他水洗般光滑的身体,昏沉着睡了过去。

直到正午前,我一直没有醒过。可正午的时候,罗昭然已经不见了。

我坚强而固执地拒绝承认罗昭然失踪的事实,忽然腰间传来剧痛,我哇地就哭出了声。

我光着脚坐在落地玻璃前,手机开始排山倒海般地震动起来。我原本是要抗拒的,可双手却鬼使神差地拿起了它,于是看见了那条短信息,上面一个电话号码,后面说找他换张床。我哆嗦着手指一直按到最下面,可再也没发现一个字。

我不必打回去,就知道罗昭然肯定关了机,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服务区。

在现代化社会,一个人若想在一个范围内消失,那太容易,比在马路上踩死蚂蚁轻易得多,因为现在马路上已经很少见到蚂蚁了。

我的罗昭然,他像一个烟圈一样,带给我强烈的精神和肉体的快感之后,决绝地不见了。

我打通了那个号码之后,只说了两个字,换床。十分钟后,门铃响了。我边命令自己深呼吸边扑过去,一个西装革履的绅士男就站在了我的门口。我紧紧抓着他的胳膊,像是要把手指嵌进去。我说你知道吗?我必须抓牢你,要不你也会消失。他竟然在我面前绽放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塞翁失马,你明白吧?我说情为何物你听过下半句吧?他就这么被我逼得说不出话来,只剩满脸的尴尬哗地一声碎了一地,就像我那再也拼凑不起来的自尊,最难欺骗的始终是自己。

他说从此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然后,根本不等我回答就自顾自地开始给我往外抬床,他如果在此时沉默不语那结局就完全是另一番光景了,可他偏偏嘀咕了一句床这么小难怪会塌呢!我疯了般冲过去,整个身体都压在床上,我说不换,不换了。你坐下陪我说说话就好。

其实,他不知道,我之所以要那么狭小的单人床就是想让爱情显得阔绰丰满,你看,两具年轻的身体蜷缩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是那种彼此包围彼此渗入的姿势,甚至拮据得连空气都难以容身。

他说我叫梁木。我是罗昭然的朋友。

我说你看今天天气多好,适合溜狗,喝咖啡,或者在马路上看看天。

他说你确定不换床了吗?我说你觉得我还有换的必要吗?它承载我的身体绰绰有余。

梁木其实是个很好的男人,比如他那天任我光着脚丫在小区里晃来晃去,而他在身后为我拎着一双拖鞋。身边经过的情侣都投来同一个眼神,男的是鄙夷,女的是羡慕。我忽然就笑起来,你看,罗昭然还是爱我的,他临走还安排了这么好的男人给我。如此的美意我怎可辜负呢?我忽然停下脚步,接过梁木手里的拖鞋,用脚撑满,跨起梁木的胳膊,这情景好一番庸俗,可任谁都看不出丝毫破绽或缺陷。在武侠小说里有这样一个规律,任何绝世武功都存在着一个致命的破点,如果看起来完美得无懈可击,那往往说明处处皆风险的聚焦点。爱情里,又怎么不是呢?

梁木开了一个酒吧,他给了我一张贵宾卡,说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来泡!我说是泡男人还是泡吧?他说你觉得呢?我忽然就笑了。聪明到不懂得反击是心虚的道理的男人,往往是孤注一掷的亡命之徒。

梁木跟酒吧里的人介绍我是他的女朋友,可我一身妖娆着向那些前来买醉的男人释放柔情时,他却熟视无睹。后来酒吧的常客都知道老板梁木是个只认钱的混蛋家伙,他让自己的漂亮女友去勾引那些多金男无非也就是为了多赚点酒水钱。每天快要打烊时他都要牵着我的手,穿过一条条街道后送我到公寓的楼下,亲我的额头说晚安,我半是玩笑半是挑衅地问,不上去吗?他总是表现得憨厚有加的,不了。但他有一次喝得有点高,他搂过我的脖子说你真是毒药。我海藻般的长发遮盖住整个脸庞,表情是外人难以窥视的。然后,毅然上楼。

公寓的房间并不很宽敞,当时罗昭然把钥匙递给我时他说宝贝别急,有钱了咱就换个大的。我攀附上他的脖子撒娇,有了你,我就比拥有整个世界还富裕。罗昭然激动得快要痛哭流涕,他说宝贝我一定给你最好的生活,你相信我。我狠狠地吻了下去,从来不怀疑罗昭然承诺过的任何一个字。

梁木说我有个朋友是做移动通信的,可以弄到最好的号码,你要不要换一个?我说不要了,反正现在除了你没人会找我。梁木或许也知道我这理由愚笨得像三岁小孩,我无非是在等罗昭然的贸然出现,我不可以让他忽然想起我的时候却找不到我。惊慌失措这四个字,在很多年前我就已经深刻体验到了它的恐惧。

我开始习惯性地失眠,午夜的电视节目一个比一个庸俗,只是那天在播放一个港台剧,里面的情节让我又想起了罗昭然。也是在那样一个漆黑的夜晚,我一身淑女屋的裙子出现在罗昭然的面前,他那时开着一家很大很宽敞的台球厅,叫梦情。我慌张而局促地闯进去直奔前台,我说你有没有看见我的玲珑?我明明看见玲珑进来了,怎么就不见了呢?当时罗昭然很耍酷地刁着烟,吐出很圆很圆的圈,他说玲珑是男的女的?话还未说完,他手下的一个小弟正好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出来。我当即哭得泪流满面的,你还我的玲珑,还我的玲珑。一定是你们把它给煮着吃了。罗昭然看看面里的狗肉,马上就明白了。我说我什么都没有了,只有玲珑,你们不能这样残忍,没有了人性了你们。他一把将我搂过去狠狠地说,别怕,有我呢有我呢!没几天,罗昭然就给了我一串钥匙。那之后,我经常在夜里哭着醒来,声竭力嘶地喊着玲珑,他将我抱得很紧很紧,他说宝贝我在我在。我说罗昭然你是我的全部了,你千万不要离开我。他就将我压在身下,翻天覆地的,他说你还不相信我吗?我要给你一个孩子。可他不知道,我在床头柜子里放了好多粉红色的药片,有它们在,罗昭然的孩子就永远不能形成。

那天有人在梁木的酒吧里吃摇头丸而猝死了,警察询问的时候梁木说绝对是他自己带进来的,跟酒吧无关。反正已经死无对证,但警察结案时还需要证据。梁木说蓝慧可以给我作证。警察带我做笔录的时候,我把随身携带的DV交给了他们。当警察将整个过程清晰地在梁木面前放出来时,他冲破警察的阻拦还是将我推了个趔趄。他大声咒骂着,用最恶毒的词汇,可我的嘴角却笑得生疼。梁木在有生之年都不会从围墙里出来了。那台DV是梁木送我的,他说你没事闷在家可以多拍拍风景,别把自己憋坏了。我说亲爱的你对我真好。梁木说罗昭然的女人我会照顾,义无返顾。可他怎么都不会想到我会用他送我的DV拍录下他贩卖毒品的证据。你看,生活原本很讽刺,但并非没有逻辑可依。多行不义,后果当然只有自毙。

在半个月后警察将罗昭然从海南的一个小镇抓获了。因为梁木供出了所有罪行,他说三年前他和罗昭然一起贩卖毒品,罗昭然的台球厅和豪华公寓都是毒品换来的,当然也包括他自己那间奢靡的酒吧。

我去监狱里探望罗昭然,他说蓝慧,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谁。我说你别说了,梁木将我照顾得很好。谢谢你。他深吸了一口烟说,我知道,那孙子不敢怠慢你。我将他准备投资毒品加工的巨款带跑了,他当然把你当作筹码,逼我回来。所以我不在的日子,很放心你。

我说罗昭然你真是个混蛋。说完我就跑出去了,因为我不想让罗昭然知道我会为他流泪,为他伤心和难过。

三年前,我本来有个幸福的家庭。可忽然之间就面目全非了。因为父亲害上毒瘾,母亲恨铁不成钢也离开了家,剩下我一个人六神无主,不知道明天在哪里。那时,我才刚上大三而已。我放弃学业,千方百计接近我的仇人。罗昭然。他那么容易就进了我设计好的圈套。可我却找不到丝毫证据。直到他消失。

他其实是善良的,甚至从来不提关于同伙梁木。

探望罗昭然已经成了我的惯性。他说因为他及时阻止了梁木的制毒行为,会减刑的。我说我会等你。

罗昭然让警察把我赶出去,他说他不配。

可只有我自己知道,他配不配。那些无依无靠的光景里,是他给了我那么温暖的年华。爱情里没有过失行为就是犯罪这道理,我像相信童话一样相信他。因为,心和身体一样,是从来不说谎的。

责编:紫烟  ziyanting@126.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隐私稿样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隐私稿样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