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年
阿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686
  • 关注人气: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闲聊宠物

(2008-02-14 10:50:39)
标签:

杂谈

分类: 品味人生

闲聊宠物

闲 聊 宠 物

    宠物,这种称谓应该不是新名词,可我在词典中查不到与之相关的条目。在《现代汉语词典》中除了对宠字的单解外,还有“宠爱”,“宠儿”,“宠信”,“宠幸”,却偏偏没有“宠物”。宠,人人都知道是爱的特殊连接词,如宠爱,偏爱,多含贬义。
    有成语叫“受宠若惊”,指受赏识而感到意外的惊喜,也有宠爱之意,但更多的是赏识带褒义。我自小像与“宠”字无缘,所以不知被宠是何等滋味。我想既多带贬,还是不被宠的好。
    大概是欧洲人最早把所喜爱的小动物称之为宠物,而后波及世界。至于哪些属于宠物的范畴,我不大弄得清。我知道的多是狗和猫,而这些狗和猫都不是平常的品种,是优生、优育、精选的良种。它们吃的,用的,乃至穿的都有专门的讲究,好些宠物的生活条件还远远超过了常人。当然,这是人之所好,无可厚非。

闲聊宠物


    可我似乎更喜欢那些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的狗狗和猫咪。我在乡下居住那几年,农民几乎家家都养狗,说是护家。我没有什么可护,可邻居也送了我一只奶狗,说是生得多,不送人养不活。这是一小黄狗,模样还过得去,只是左边后腿有些拐,算不得残疾。自小狗跟我之后,生活中增添了许多乐趣。小黄极好养,它的窝是一个破竹筐,垫上些谷草,一件穿破了的工作服,便是它最奢侈的床上用品。它一天只吃两餐,主食为剩菜,剩饭。不是我虐待,那时节连我也饥不择食,哪有条件宠它。可小黄很懂事,无论饥饱总是步步紧随,如果一天见不到我,便站在田坎边上长久的守候,无论刮风下雨。特别是我不顺心时,它似乎更是善解人意,总是不停地舔我手,与我亲昵。我时时被它的真情所打动,可惜无力赋予它更多。有一次,邻家小孩大吼着说我的小黄抢吃了他的馒头,还大骂:野狗!土狗!甚至用竹竿打它,我被激怒了,险些冲上去打那个小孩,后来才知道,是小孩不小心掉在地上的小半块馒头被小黄叼吃了。兴许它太饿了,我实在不忍心打它,但却冲它发泄了一通。晚间,在竹筐边上我悄悄与它表示歉意,不断地抚摸它,看着它眼中的泪花,我也哭了,原来小黄也懂得流泪,也能体谅穷主人的困境……
    那年秋天,我被派到山区改土,一走是一个多月。当我回家时才发现,小黄不见了,问家里的人,说它跑丢了,我不相信,我跑遍了邻近的农家院落,不知问了多少人,也没有小黄的下落,好几天我失魂落魄,不知所措。我多次坐在小黄常守侯的田坎边痴痴张望,盼我的小黄……过了半年,才知道小黄被“红革派”打了,吃了。说是它咬伤了造反战士。我不相信那么温顺的小黄敢去招惹他们,但我深信敢斗天斗地的英雄们一定敢吃了小黄!我是“黑五类”的后代,我敢做什么?我只有咽下泪水发誓,再也不养狗狗了。
    好些年后迁进城里,住在六楼。虽说楼高一些,可看得远,且不扰邻,爬爬楼梯还能健身,倒也开心。一天傍晚归来见一只黑猫蹲在我门前,咪咪地直冲我叫,我不敢碰它,但它却不跑开。我仔细辨认也弄不懂这猫从何而来,我从一楼到五楼问遍了也找不到猫的主人。无奈之下,我只好放了些食物和水在门口,才掩门休息。可半夜它叫得更厉害。怕它冻着,我开门放它进来,并找到一个大纸箱给它做了临时的窝。直到天亮才发现它生下了三只小猫,一只黑的,一只黄的,还有一只是黑白花的,身上有三个墨团。望着这群天外来客我犯了愁,它们越叫,我越不知该如何是好。我没有奶粉,只好熬了些米汤去喂它们,不料昨天还可怜巴巴的猫妈妈,今天说什么也不让我碰小猫,它发出的声音让人害怕。无奈之下我只有放些食物在纸箱边,算是给猫猫们补充营养。可心里还是好奇,总想去看看那些成天叫着的小家伙。不到十天,小家伙们四处乱爬,猫妈妈也不像先前那样死守,更多的时候是只顾自己成天眯着眼睛昏睡。这突来的一家子,打乱了我的生活,除了每天要照顾这一群天外来客,还得时时留心它们闯祸。我的房子不大,它们活动的场所却天天扩大,好些时候竟弄得人精疲力尽。我曾经想夜里偷偷地把它们用纸箱装着放在街边,让好心的人领养,可当动了这个念头还来不及做,它们一个个像看透了我的心思,一下子变得出奇的乖,出奇的老实,叫人实在下不了手。更让人奇怪的是,一天中午趁我午睡,老猫竟不知去向,一连三天音讯全无,没有丝毫预兆,我百思不得其解。我怕它突然归来,时时半掩着门,可黄鹤一去再无踪影。三只小猫却像早知道似的,没有一只有寻母的表现,这倒越发叫人惊异。
    看着小猫一天天长大,我喜不起来,还常常心惊肉跳。它们太肆无忌惮了,笼中养的八哥被抓坏了翅膀,水缸中的金鱼壮烈牺牲,好几盆朋友送的名兰被打翻弄残,床上还尿迹斑斑,稍不留神,画案上全是梅花足印,叫人实在忍无可忍,除了拿鸡毛扫帚追赶外,关禁闭更成为家常便饭。当然,它们也有乖的时候。你看书,三只猫就在你足上来回轻轻的摩挲你的腿与你亲近。你画画时它们会像学生在看示范,三只猫一起趴在桌边席上欣赏。要是开心,我还会让三只小猫躺在身上玩耍。我一直不知哪个是老大?哪个是老么?只有凭感觉把黑猫叫老大,取名黑妮,把黄猫叫二黄,那个身材最小、有三团墨纹的叫三花。名字取得都不雅,却叫起来顺口。三花是最调皮,也是最可爱的一只。灵活,聪明,也惹事最多,它每次受罚后还死皮赖脸与我亲近,叫你既无奈又心疼。
    有了这三只猫,啥事也干不成、干不好。后来我要去北京工作几个月,怕实在无人照顾,最后才痛下决心,分别把三只猫送给了三位画家朋友,之所以一只不留,是怕勾引起许多回忆。可猫走了,心也散了许久,一时不大的屋子显得空荡荡的,常常夜里起来,总觉得门外有猫叫,每每看见邻家的猫从楼道里跑过,也总让人若有所思。过年,有人送来一幅小猫挂历,又勾起人许多回忆。哎,想不到三只小猫、一只老猫竟让我再不敢养猫,省得牵挂,省得揪心!
    我知道它们算不得宠物,我既没条件宠它们,它们也没有受宠的仪态和外貌,甚至不懂得握手或是叼飞盘之类的演艺,可我依旧常常回想起它们。
    再后,我经不住大家的诱惑,又养过北京狗、萨莫耶、哈士奇等。每养一次狗或猫似乎都有一个故事,都引起人许多联想。
    如今,又养了一只被称为金毛的黄犬,取名叫辛巴,是看了电影《狮子王》后触发的兴致。据说金毛很聪明,与同类狗相比智商偏高,并可作导盲犬。尽管取名叫辛巴,它似乎更温顺。它喜欢被宠,怕被冷落。现在才五个多月大,日后会变成什么样,不得而知。但我爱上了它,并希望它能陪伴我获得许多美好的时光。
其实,人和动物一样,需要关爱,需要理解,需要相互依赖。与小动物相处,人会变得更善良,更富爱心。一位年轻朋友告诉我:“狗狗虽然不会说话,可它心里什么都明白,我们不能因为它的弱小而变得无助,相反,人们应该从爱护小动物中培养一种良知,一种宽厚与平和的心境,让世界变得更加和谐……”她的话,颇有些道理,发人深思。
    只是,我仍不喜欢对这些人类的朋友加上“宠”字,更不习惯把小白鼠叫成“宠物鼠”,绿毛龟叫“宠物龟”,还有“宠物蛇”,“宠物变色龙”……每每想起这些加宠字,又五花八门的小动物,甚至昆虫,心中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如果人们觉得叫宠物更时尚,更符合实际,我也不反对,因为我也爱它们,只是不去宠!

                                    二00八年元月于川西洪河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高虹摄影作品
后一篇:秀色可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高虹摄影作品
    后一篇 >秀色可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