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之封印
心之封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27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砂岩里侠骨柔情(图)

(2007-11-08 02:16:11)
标签:

旅行/见闻

印度

游记

德里红堡

分类: 印记·行走
 
来德里已经一月了,把安居作为第一要义的时候想不到四处观光,去了印度门,只是因为那个地方每天坐auto的时候几乎都要经过,就像96年第一次去北京的时候,发现好些公车都过天安门,想不注意都难。周日的早上坐在餐厅喝牛奶,小Q扭头跟我说,去哪里玩玩吧,我点头,脑海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地方是红堡。就这样,只因一个念头,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已经坐在旧德里的人力车上,置身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遥遥可见那红色的城墙了。
红堡外墙
红砂岩里侠骨柔情(图)
红堡(red fort)在印地语中叫lal gila,意思是红色的城堡。因其高高厚厚的围墙是用印度特产的红沙岩建成而得名。它坐落在德里旧城东北部、亚穆纳河西岸。传闻它是莫卧儿王朝第五代国王沙贾汗在统治了印度11年后,因爱妻泰姬玛哈逝世,在故都阿格拉处处触景伤情而决定迁都德里,在迁都后仿照著名的阿格拉堡设计建造的。值得一提的是,国王沙贾汗是个极富于建筑天分的国君,举世闻名的红堡、贾玛大清真寺泰姬陵都是他主持设计的杰作。红堡于1618年奠基,1638年动工,1647年建成,历时近10年,动员了全国人力物力,耗资9000万卢比,是印度最大的王宫。我们临近红堡的时候正是中午十分,十月的旧德里阳光正好,市场生意很红火,行人如织。由于灯节将至,临街的小巷到处可见印度教的神像和节日用具。来来往往的人力车上不时可以看见裹着面纱全身被黑布包得严严实实的伊斯兰妇女。原本印度教徒占绝大多数的地域,由于这些穆斯林女子的点缀,突然产生了说不出的伊斯兰的韵致,在莫卧尔帝国灭亡近250年后的今天,昔日的伊斯兰王城周边早已不复往日的繁华,只有红堡壮丽的城墙依然如昔,衬着无云的长空。
穿越集市狭窄的通道,红堡快33米高的锈红色的城墙顿时映入眼帘。在一片低矮的建筑中巍然耸立,卓尔不群,一派皇家风范。据说沙贾汗在主持修建这座王宫的时候特意修建了巍峨的红色城墙,一方面把华丽的宫殿掩饰起来,另一方面加强宫殿的防御能力,他自己在形容外墙和城门的时候说:“就像一个美丽女子的面纱一样”。我们在红堡左侧的售票处买到门票,票价为本国人20卢比,外国人200卢比,由于我们有尼大的学生证和FRRO注册的证明,所以买到了本国公民的票。
红堡的整个建筑设置呈八角形,全部的亭台楼阁都是用红砂石和大理石造就,没有用到一块木料或是铁钉,把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完全用石料构建起来,虽然历经几百年的日晒雨淋,却风采依然,足见沙贾汗的建筑艺术天赋之高。红堡东北角为建于1546年萨林加尔古堡(Salimgarh),四面环以厚重的砂石围墙。总长度约2500米,高度临亚穆纳河一侧稍低,临德里主城区偏高,从16米至33米不等。红堡共有两座大门﹑三座小门。最宏伟的是西面的拉合尔门。拉合尔门因朝向巴基斯坦的城市拉合尔而得名,而拉合尔城正是沙贾汗的出生地。拉合尔门有拱门﹑护楼,城楼上有凉亭﹑塔柱。正是在这里,英国人罢黜了莫卧尔王朝的最后一个统治者Bhadur Shah Zafar,标志着这个统治印度300多年的伊斯兰王朝的结束;也是在这里,1947年8月15日,印度首任总理尼赫鲁宣布国家独立,第一面三色国旗在这里升起。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拉合尔门成为印度的象征之一,如今每年的8月15日印在此处举行独立日纪念活动,每逢全国性的重大集会也常常要在拉合尔门前的广场举行。
拉合尔门
红砂岩里侠骨柔情(图)
进入拉合尔门便是一条由32个拱屋连成的长长的甬道,两侧遍布贩卖印度特产的商店,过去则是宫廷命妇购买物品的专用市场。穿过甬道便可看见红堡的外宫外宫——觐见宫了。觐见宫由正面9,两侧各3个拱门依次相连而成,形成了除内墙外三面开放的长方形格局。据说1647年红堡落成的时候,这座宫殿的陈设豪华至极,内殿地上是手工精织的地毯、华丽的织锦、中国的丝绸和土耳其的天鹅绒,内墙上原有用宝石镶嵌拼成的色彩绚丽的图案,可惜在1857年民族大起义时被毁之殆尽,只能从主体构架窥见当年的风姿。觐见宫是沙贾汗王当年亲理朝政和接见百姓之地,有时也用来处置犯人,如毒蛇噬咬、大象踩踏、腰斩、五马分尸等刑罚都在这里公开执行。后来沙贾汗的儿子奥朗则布废除了父亲定下的每天接见百姓的制度。现在宫殿内墙中央还矗立着沙贾汗当年坐过的大理石宝座,高约3米,上面原本镶嵌着红宝石、祖母绿等宝石,都在战乱中被略去,仅剩宝座上精致的花鸟、树木等浮雕,向我们诉说着王国昔日的传奇。
沙贾汗的宝座
红砂岩里侠骨柔情(图)
觐见宫内景
红砂岩里侠骨柔情(图)
从觐见宫的左侧前行,穿越一片翠绿的草坪就是被誉为“人间天堂”的枢密宫。枢密宫是国王与大臣商议国家大事之地,与泰姬陵一样完全用白色大理石建造。与觐见宫一样,枢密宫流线型的屋顶下是伊斯兰风格的向下倾斜的突出的房檐,宫内除内墙由透雕方形窗户构成外,三面均由5个拱门组成,宫殿的四角矗立着伊斯兰建筑典型的拱顶小亭子,整座宫殿的整体构造其实非常类似觐见宫,却因为建筑材料的不同,前者娟秀雅致,后者恢宏大气,风格迥异。宫殿顶上的4个小塔都由整块上等白大理石刻成,并用黄金、钻石和宝石镶嵌装饰,廊柱上遍布美丽的花纹,工匠把各色宝石精心加工后再嵌人大理石板的凹槽中,并将之抛光使其更加平滑光亮。宫内原有一座世界闻名的“孔雀王座”,长约2米,宽1米多,用11.7万克黄金制成,上面镶嵌钻石、翡翠、青玉等宝石,下部镶嵌着黄玉,一棵用各种宝石雕成的树构成宝座的背部,树上婷婷立着一只用五彩宝石嵌成的孔雀。底座镶嵌了12块翡翠色石头,台阶用银子铸造。如今,这个王座已不复存在,只有王座上方的墙上还能看到当年沙杰汗国王下令雕刻的波斯文诗句:“如果人间有一座天堂,那就是这里”。
枢密宫
红砂岩里侠骨柔情(图)
枢密宫内部
红砂岩里侠骨柔情(图)
枢密宫北面是一座三室相连的白色大理石宫殿,为国王寝室、祈祷室和谈话室,被称为“沙杰汗后宫的天上宝石”,这座宫殿也是红堡的宫殿中对公众开放得最少的一个。无论觐见宫还是枢密宫都有许多印度人在美丽的宫室前长久盘桓,或在曲径廊柱间款款缓步。而这里只有紧闭的大门,人们从白色大理石的窗棂里往里好奇地窥视一下就继续前进了,留下这个院落触目的荒凉。待好奇的人们散去,我在这座寂静的宫室外久久徘徊,思量着究竟是一些什么样的朽木、寒石,对应着沙贾汗王袍里裹藏的孤独?
寝宫内部
红砂岩里侠骨柔情(图)
寝宫的屋顶雕花
红砂岩里侠骨柔情(图)
从画像上看,这个原名Khurram的大权在握的统治者面容清俊至极。他的父亲是阿克巴大帝的儿子贾汉吉尔,母亲是以英勇善战著称的拉其普特部族的公主,他的骨子流着勇士的血。1622年,在他还是王子的时候,起兵反对他父亲的统治,但这场叛乱很快给镇压下去。父亲宽恕了他并让他返回自己的领地,但是他的两个儿子奥朗则布和Dara Shikoh,被送到贾汉吉尔的宫廷中做人质。
贾汉吉尔1627年去世,Khurram和他的兄弟Shahryar以战争的方式展开了权力的角逐。最后他战胜了自己的兄弟登上了王位,给自己改名“沙贾汗”,在波斯语中意为“世界的统治者”。那一年他36岁,正值盛年,意气风发。他爱扬鞭沙场,他天生的军事才能在战场上展露无疑。他镇压了发生在Ahmednagar的叛乱,在孟加拉击退了葡萄牙人,在西部,吞并了拉吉普特人的王国Baglana和Bundelkhand,在德干高原,占领了Bijapur和Golconda王国,在西北,将自己的势力越过了开伯尔山口。仅仅几年,莫卧尔王朝的军队就扩充了4倍。
然而,穷兵黩武的帝国版图扩充并没有占据他生活的全部。或许是因为命运的偏爱,江山美人他一个都不少。在伊斯兰宗教法中,男子可以娶至少4个妻子,而沙贾汗作为王却只娶了两个,一个是Quandari Begum,另一个则是Mumtaz Mahal,即泰姬。后者更是寄托了他一生的爱恋。据说这个波斯美女的皮肤像美玉一样白皙透明,只有她能懂得沙贾汗侠骨后的无限柔情。她与沙贾汗结婚19年却恩爱如初,当她因难产而死去后,沙贾汗为她修建了世界上最美丽的陵寝——泰姬陵,并终身不再眷顾别的女子。
然而,这份侠骨下的柔情旁人却无从了解。1657年沙贾汉得了重病,他的几个儿子开始夺权。他的二儿子,Shah Shuja,宣布自己为孟加拉的皇帝,奥朗则布也开始挑战自己的父亲和皇太子兼皇兄Dara Shikoh。尽管沙贾汉后来病愈并给与Dara Shikoh充分支持,Dara Shikoh最终还是被奥朗则布击败。奥朗则布则以异教徒的罪名将他的兄弟砍了头,并把首级送给他们的父亲沙贾汉。奥朗则布甚至杀死了他的另外一个兄弟Murad Baksh,尽管这个兄弟是支持他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奥朗则布获取了权力之后,沙贾汉被他软禁在阿格拉堡的一间能够看到泰姬陵的房间里。而奥朗则布则是泰姬的儿子。在被拘禁的5年里,沙贾汉只有大女儿Jahanara Begum陪伴,相传当年沙贾汉口渴想喝水,奥朗则布让逼他喝下墨汁。而沙贾汗死后,奥朗则布却按照父亲的遗愿将他和母亲Mumtaz Mahal合葬。
沙贾汉一生有子嗣7人,能够终老的只有4个:奥朗则布和三个女儿,他的另外三个儿子均死于兄弟间的权力之争。
从沙贾汗的寝宫中走出,面向红堡粗犷的砂岩外墙,不禁又想起了他的比喻,“就像一个美丽女子的面纱”。当他下令修建这连绵的坚实的外墙时,他想到的是哪个美丽女子呢,那一刻是不是有一股暖流触到了他内心中因为爱妻死去而尘封的温柔角落,而当他在阿格拉堡的窗口眺望远处的泰姬陵时,是不是又有一种悔恨痛彻心扉呢。在那颗被痛苦折磨的心里装着一个世界的梦想,那个世界里也有霸道,有厮杀,但也有恋情,有欢爱。一片宫墙,只想把那个为柔情留下的空间掩盖起来。游人来来去去,瞻仰了那么多年,窥视了那么多年,今天,沙贾汗的宫室的最深处仍是封闭的,人们进不去,他用他的智慧把最私密的位置保护起来,轻易不示人。别人理解也罢,误会也罢,寝宫顶上每一个看似杂乱的时刻,都是他和泰姬才能明白的奥秘,凝聚成这片宫室中一对璧人一脉温情的自享和企盼。
倦鸟归巢了,红堡将在日落时分关闭。我们随着游人的脚步向外走去。落日的余晖中红堡赭红色的庄严色调,仿佛是一团炽热的火焰在燃烧。一瞬间,沙贾汗壮阔的宏图、勇敢的征战、火烫的情怀似乎都在这刺目的红和沉静的白中浮现出来。君王舒眉了,战鼓停息了,宝刀入鞘了,华灯初上了,美人已经倚着白色的大理石柱子开始翘首盼望了。在新德里的红堡,夜色降临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