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满族老农
满族老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984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威尼斯的丹多洛

(2018-12-11 10:28:40)
标签:

历史

地理

文化

旅游

威尼斯的丹多洛

 

历史的地平线上出现恩里科·丹多洛这个名字时,人已经九十多岁,称得上十足的耄耋老者。他双眼全盲,位居威尼斯共和国总督(执政官),是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的威尼斯方面的领导者。十字军第四此次东征最大“功绩”,是灭了同为基督教的兄弟拜占庭帝国(五十七年后复国),建立了几个拉丁国家,但这几个殖民地国家好景不长。

威尼斯共和国,公元七世纪初创,是在浅海滩上的稀泥塘(学名叫做——潟xi湖)上建立的城市,时至今日那里还在用浸透油脂的木桩插在海底作为航道标志。我在那里看到这样的场景感觉非常稀奇,拍了照片,做了电脑桌面壁纸。

在最不可能立足的地方立足,继而立国,从海洋里不断获取财富,成就一方“海洋帝国”,威尼斯令人惊叹不已。这其中,丹多洛功不可没,丹多洛闭着瞎眼手掐心算,指挥攻打了两个富庶的基督教城市,为威尼斯共和国攫取了巨额财富。

威尼斯人靠作买卖起家,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为了进行贸易而组织的国家。威尼斯人以科学的精确性评估风险,锱铢计较地计算收益和利润,商业是他们生存的理由。莎士比亚所写的《威尼斯商人》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形象。

十字军东征为威尼斯带来了发大财的机遇。此前欧洲基督教世界地三次东征,威尼斯参加了两回,从战争中获得了丰厚的物质利益,威尼斯的海上贸易达到高点,甚至跟遥远的东方的中国的丝绸之路也联系上了。欧洲因此接触了繁华,日渐富裕。一二零一年的大斋节(二月四日——三月十一日)期间,丹多洛以八十五岁高龄当选为共和国总督不久,六名法兰克骑士乘船穿过潟湖,来到威尼斯,找上了富裕的邻居为十字军谋筹军费,要求提供过海的船只。威尼斯一方,以老谋深算的丹多洛为首,经过精确的核算,答应提供十万马克的军费,外加免费的五十艘舰船,加入东征队伍,而要求法兰克方面将战利品的一半作为回报。十万因马克相当于法兰克当时一年的财政收入。经过急匆匆的谈判,双方很快签了约。威尼斯迎来了巨大的商机,必须在两年之内做好准备工作,第一年安排后勤,招募人工,采购食品。第二年,在全国各地加紧赶工造船。

丹多洛心里明白,这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商业合同,需要投入全部家底,任何小小的失败,都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所以,精明的丹多洛从时间和金钱两个维度进行过权衡,开出索要“战利品的一半”的条件。丹多洛以自己的经验和分析说服了各级代表的一致同意。事实证明,此后一千多年里再也没有任何超过丹多洛的精准计算的实例,果然是一个老而祢“奸”的生意高手。而法兰克十字军的六位代表,只是经过一夜的考虑就同意了威尼斯方面提出的方案,签下《威尼斯条约》。

关于丹多洛其人,他出身豪门,家族里的重要成员与一个世纪里所有的大事件都有交集,对共和国的作用非同小可。这个家族的所有男性军智慧过人且精力旺盛,而且都极其长寿。威尼斯人挑选执政者并不在意年龄而注重经验的丰富,丹多洛的家庭有十字军传统,虽然已经是耄耋之年,他仍然愿意像祖先一样参与到既能救赎罪孽(他肯定有过罪孽历史)、又能实现民族的、个人的、精神的和家族的愿望的东征中去。因此丹多洛的当选并不奇怪。虽然失明,但是丹多洛的洞察力十分敏锐,他看到与十字军签订的条约里隐藏着非比寻常的漏洞和猫腻。

关于十字军东征的性质,已经有了盖棺定论:“以封建领主牵头,打折宗教的旗号,名为夺回圣地,实则为掠夺土地和财富的侵略战争”。《威尼斯条约》里用含混的语言鼓舞民众“怜悯海外的圣地”,但是,除了少数的参与签订条约的人,没有人知道这第四次东征的最初目的地并非圣城耶路撒冷,而是地中海对岸的埃及。埃及的财富对威尼斯产生了巨大吸引力,得到埃及,威尼斯就会牢牢掌握了地中海商贸区的大部分,可以一劳永逸地挫败它的海上对手。这才是威尼斯人大方地为十字军出资十万银马克外加五十艘船的真正愿因。

威尼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造船厂,几乎所有的威尼斯人都投入了这项工作。舰队的船造出来了,十字军却拿不出钱来付工钱。丹多洛出面,想出一个办法:如果用十字军最早的战争收益偿还一部分债务,威尼斯舰队就出发。小小的弹丸之地养了这么多不断聚集的十字军,早已不胜其苦。

扎拉(即今天的克罗地亚的扎达尔市)是与威尼斯隔海相望的一个基督教城市,隶属于拜占廷帝国。由于海上贸易的利益,威尼斯跟拜占庭帝国结下许多矛盾,冲突不断。扎拉非常富裕,对威尼斯在这片海洋上的大包大揽十分抵制,是威尼斯的对头。九十多岁的总督丹多洛心里有了主意,于是他告诉十字军,攻下扎拉,就可以得到它的无数的财产,摆脱经济困境。十字军将扎拉洗劫一空,尝到了甜头,也开启了犯罪之旅。虽然攻打扎拉的行为令教皇下达对十字军领袖的“绝罚”——开除教籍,但并没有避免下一次的“地狱的造孽”。

第二个被十字军洗劫的城市,是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

拜占庭帝国内乱,皇位被篡夺,一个王子逃到西方求救兵,找到十字军要求攻打被谮位者盘踞的君士坦丁堡。王子开出的“酬劳”是二十万银马克。这件事,在拜占庭来说,是引狼入室,酿下日后的大祸患;在十字军方面,尤其是其军师丹多洛那里,是天赐良机,机不可失。十字军正在被巨额债务压得喘不上气来,急于解套,千载难逢的发横财良机,焉有不接受拜占庭王子送上门来的大礼包的道理。

虽然明明知道罗马教皇严令禁止侵略基督教徒的国土,九十多岁的丹多洛依然指挥了攻打君士坦丁堡的战役。由于此前他多次来过这个城市,对城内情况了若指掌,此番用于攻城,他的策略起到极大作用。以军舰攻城时,他屹立在船头上,金红两色的“圣马可”大旗咄咄逼人地飘扬,在激烈的厮杀中,丹多洛仅凭耳朵判断各方形势,指挥舰队把巨大的攻城器械搭上城墙,即使死伤严重,也不减攻势。

丹多洛在纷飞炮火中挺立船头指挥攻城的一幕,被后来的威尼斯人不断地重复讲述,威尼斯人将之幻化成爱国主义精神、英雄主义精神,丹尼洛的举动,推动了威尼斯崛起为地中海上的海洋帝国的霸业。

君士坦丁堡沦陷于自家兄弟之手,十字军进行了疯狂屠戮抢劫,金银珠宝被掳掠一空,名贵的大理石雕塑、圣物和文物被运往威尼斯,装饰了那里的宫殿和教堂。丹多洛亲自选择的四匹青铜骏马雕像成为威尼斯共和国的标志和象征。

丹多洛最终死在远离故国万里之遥的君士坦丁堡,死前教皇解除了对他的绝罚。二百五十年以后,丹多洛的遗骨回到潟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