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国米小鱼3232
国米小鱼323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62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永不,永不,永不老去

(2007-12-06 22:36:09)
标签:

体育/竞技

 

I had a dream
In this dream it seems
It was my perfect day
Open my eyes
I realize this is my perfect day
Hope you never grow old

 

2001年10月7日,还有几个小时中国队就要进入世界杯了。当然,我们也不能太乐观,毕竟这支球队曾带给我们太多失望。我虽谨记着,但依旧兴冲冲的买了几个双响炮,比赛快开始的时候我路过王哥的报亭,我说你怎么还在这?快关门回家看球去呀!王哥什么也没有说,点燃一根香烟,深吸一口吐出浓浓的烟雾,说,没什么,我在这里听消息就好。比赛以1:0结束,于根伟的进球。我兴奋得和一帮哥们出门放鞭炮,天已经黑了,但不是很冷,我们的鞭炮让很多车的警报器都响了,此起彼伏,好不热闹。当我们买好庆祝的酒菜来到王哥的报亭的时候,妈妈也到了。因为明天还有课,我不得不放弃了庆祝,和妈妈回家。回家的路上我说妈妈,你说这么关键的比赛王哥怎么不回家看球?却还呆在报亭呢?妈妈说,你不知道,人一旦上了年纪,就不像你们那么激情了。我不信。那一年我高一。

今年我22岁了,我是大四的学生了。

这几天在听《never grow old》,眼前总是晃动一些人的身影。有人问我在最激情的时候爱上了哪支球队,我说曼联。意外吧。因为我是个天天将国际米兰挂在嘴上的人。可以说曼联已经不是第一位了,但是我依旧敬仰这支英超红魔,忽然想到在激情的年代爱上的那些人都已老去,甚至离开,在世界不同的角落安静的生活。

巴乔那18厘米的伤疤,并不妨碍他的美,阴柔的美。没有人可以把马尾辫梳得那么迷人,现在他应该和心爱的猎枪在幸福的生活吧,当年的世界杯让多少人爱上他啊,但是对于他来说或许只是人生的一个缩影,如烟,可能才是他追寻的佛教境界。

巴蒂也在快乐的享受农场的生活,长发,还是短发,都是当年为国家队效力的历史,在我佩服雷东多的同时也敬仰巴蒂的牺牲。他一直都是我认为足球场上最完美的男人。

贝克汉姆去美国了,这个夏天他远离了欧洲和国家队的喧嚣,或许他以后可以过平凡安详的日子,没有狗仔队再打扰他,没有赛场的泪水了,没有辞去队长时的难过表情,当然这是我一厢情愿的想象,那个快乐的大卫才是我喜欢的,现在他回归本性,我该为他祝福,如果他可以幸福,即使在国际的赛场上看不到他我也该平静的接受。我希望他的离开可以让所有瞧不起他只觉得他是个绣花枕头的人闭嘴,但是我知道很难,但是,还是离开吧大卫,你陷入皇马的泥潭已经很久了,不管你再怎样努力,卡佩罗还是不给你机会,银河战舰欠你的已太多。

BOBO似乎又回归到赛场上,让我在电视上看到他略显消瘦的脸,我买了只小熊,就叫BOBO。他不再是那个九百亿先生,不喜欢叫他浪子,因为一个浪子不会把6年的全盛时光都献给国际米兰。他让我爱上国米,一爱就是一生,绝对的。

世界杯上齐祖的离开让我震惊,一屋子人都睡了,只有我一个人默默得送他下场,与大力神擦肩而过。我不恨马特拉奇,因为我觉得一切都有定数,02年整条大腿都伤了的齐祖,无奈从草皮上爬起的表情就叫悲悯。

内德维德还在尤文,但是我们看不他在世界赛场上了,我已经习惯看到他的金发和他的拼抢。世界杯捷克成了意大利登顶的一级台阶,我输了一条雪糕,但是我知道内德维德失去了整个世界。

卡恩,这个从我看球就是德国队一号门将的人,现在已经很少见到他了,世界杯上值得称赞的竟是他不计前嫌的去支持莱曼,可是他的扑救呢?

劳尔还会给我们惊喜,但是23岁的劳尔才是我喜欢的,现在,在他腼腆的笑容中我看得到沧桑。耶罗离开时候他还是个孩子,现在,他还在支撑着皇马。不知道到哪一年。

菲戈,从恨到恨,我几乎没有夸奖过他,虽然他现在在我喜欢的国际米兰。但是他现在老了,解说员都在叫他“老菲戈”。我不得不说是他一直贯穿着葡萄牙的黄金一代,其实你的世界足球先生很令我信服。

太多的人我无法一一列举,只是说了那些我记忆中深刻的名字。也许伴随他们老去淡出的是我们的青春,好像习惯了在大赛后送走一些人,看到一些人的成长和成熟。代代出人才,但是我们也许已经成为2001年的王哥,当岁月增长,当激情退去,当英雄离开,我们还可以像当初一样疯狂呐喊吗?我知道,你可能会说,看,我们的天才鲁尼,但是我要告诉你,我更怀念黑风双煞,我更怀念范尼的绝杀;也许你会说,看,我们的青年才俊卡卡,我会告诉你,我在担心那个核弹头现在过得好不好;也许你会说,看,我们的新马拉多纳梅西,我会告诉你,巴蒂与克雷斯波,才是我看阿根廷的原因。小小罗继承的曼联7号的圣衣,但是我的曼联球衣的7号永远代表贝克汉姆。

现在我很少说喜欢哪个球员,我只说欣赏,那种感情不复存在,我有点理解当年妈妈的话了,看着有些比我还小的球员,突然感到时间的残酷,出生在80年代的我似乎只钟情于那些70年代的球星,毕竟他们充斥在我的激情年代,我的青葱岁月中是他们的身影。时间不仅带走我的年华还带走我爱的球员,当你觉得很疲惫很疲惫的时候,就是逝去的时候,现在的时代已经不是属于你年少时激情玩命的时代了,你可能不会和别人因为足球吵架了,因为你知道自己守护自己的幸福。但是如果你还是如当初般激情,那么你还有很长的路,我羡慕你。或许一贯怀旧不好,我该适应这个多变的世界,但是,在这里,我只是怀念当初的自己了,静静站在原来那个地方的女孩。

贝克汉姆离开英格兰后有很多人问我还会支持英格兰吗?答案是,会的。但是如果他们失利,我可能不会像当初那个小孩子一样难过得痛哭,吃不下饭,愁眉不展,我可能会抿一抿嘴,安静得离开热闹的人群,去怀念那个把我领入足球进而改变我一生的男人,想象他的表情,他的眼泪,他的坚强,他略微柔和的声音,然后,黯然的闭上双眼。这些英雄,在我心中,永不,永不,永不老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还剩下什么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还剩下什么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