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衫先生李里
长衫先生李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2,741
  • 关注人气:1,8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老人与我之十三(续)

(2012-05-08 16:44:36)
标签:

杂谈

分类: 求贤问道

《石缘阁丛稿》序

 

“中庸”云:“夫孝者,善继人之志,善述人之事者也。”生乎今之世,能事斯语者,蜀中乐至香鲁刘先生耳。先生乃刘老先生克生公之公子,卅年以来,竭侍克生公,克敬克孝,不离左右,复以八十又三之龄奉克生公寿终正寝。克生公既殁之四年,先生更以垂老之身,磬其赀财,一人支持整理点校刊刻克生公之诗文,至此集成三卷,共骈散诗词万余首,俾同道后学幸获识克生公之至道宏文,惠泽学林,良非浅尠。

俗语云:“知子莫如父。”先生则知父莫如子。其所以不辞年高病衰,焚膏继晷,篡印克生公诗文者,乃知父之深,情不得已故然。克生公长罹忧患,地处偏僻,埋名隐姓,淡泊高古,其学问之渊宏,境界之崇高,造诣之精绝,鲜为世知,名不迨实者远甚。先生知既深,惜犹切。殊恐其文之随人而俱亡,不能贡献于士林,是以但有因缘,则述父之师承学养,交游人品,不厌其烦。《石缘阁丛稿》遂由此诞。兹卷编定,先生以序嘱里。里后生小子,何敢应命?再辞不获,惟战兢临笔,冀尽至诚,聊书于刘氏父子之深慕憬崇。佛头着粪,贻笑方家,在所难免。

刘老先生克生者,蜀中耆宿,诗坛宗匠。逊清光绪三十年生,共和国五十九年殁,寿百龄有三。世代书香,父祖皆前清秀才。幼蒙庭训,过目不忘,遍读祖父所掌乐至图书馆之藏书。既长,考取成都国学院,从清末经学大师廖季平先生受学。未几,文显于时,蜀中诸报皆邀为主笔。五老七贤亦提携爱护。九旬进士刘豫波先生教其律诗;八旬提学使方鹤斋先生教其桐城古文;川中人杰刘冰研先生教其填词。尝聚饮望江楼,先生晚到,又年在最少,座中皆耋耄长老,虚其上席,见先生则俱笑云:“克生后来居上。”一时高贤读其诗文,皆有褒赞。章士钊先生称其甚有才华;谢无量先生叹其诗有唐人风;于右任先生许其必有大成。抗战军兴,先生复蒙北洋水师幸存将领萨镇冰先生之请,以骈文作抗日檄文,辞彩飞扬,气壮山河,传诵一时。后前清吏部主事一等京官江子愚先生告其诗文凄艳有余,宏大不足,若更发奋研习,必可直追盛唐。先生遂辞闲职、谢浮名,还乡苦读,终集四十年之功,践验所期。开国未几,先生以供职前朝罹难,家毁屋失,父妻后先坠楼引绳自绝。先生则陪杀场、收僵尸、扫茅房、担大粪、修道路、凿山石,历三十寒暑。后故有以“石缘”名阁者。虽然,无稍怨怒,坦荡未丝毫有害于国家民族。劳暇工余,仍笔不离手,诗不离口,作诗文两千余。反正以后,历任八届政协委员,至寿终。更以望九之年主编乐至县志,八年始成。先生尝云:“书生报国,只此而已。”世有欲报导宣传称先生为国学大师者,先生淡然谢曰:“吾不敢当此廉价之桂冠。”有问学求教者,先生则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诲人不倦。临去必以土产相赠,识不识者皆然。请阅书稿,先生必逐字校刊,细录错讹,表列寄还,百岁依然。其嘉惠后学之至诚,感人深矣。先生书法脱胎欧颜,刚正疏朗,其硬笔更有金石气,自成一格。期颐而后,犹能作马步书,见者无不叹奇。诗文每自撰自书,相得益彰。

孟子曰:“知人论世”。识先生之经历人品,于诵读先生之大著,未尝无小补云。而先生广涉四库之博学,随意裁典之自然,骈文之工丽,古文之隽永,诗词之凄艳,联对之奇绝,信诸大雅君子,读《石缘阁丛稿》自可知之,不必里之赘言累书也。书此,里于先生之深情思慕涌于胸次,犹难自禁,故不能不复缀数语以志此心。里以廿八之年识先生,先生时龄九十有八,于里甚关怀爱护,每往请教,必侃侃以答,并两序拙著,且在百岁之后,褒誉鞭勉,溢于字里。受教之余,先生恒执里手,下三楼,邀款饭馔。临终往探,先生犹据病榻,力撑为谈滕子京事。每思及此,必泪湿衣衫。先生之恩谊,里将何以为报!惟虚其心,毅其力,锲而不舍,以继先生之志。共和国六十三年孟春渝州芳园子李里沐手敬撰于川师东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