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衫先生李里
长衫先生李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2,612
  • 关注人气:1,8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老人与我之十二

(2012-02-15 16:50:01)
标签:

杂谈

分类: 求贤问道

        《饮雪堂药经》杂记

     幼时在故乡的老院里,经常听外祖母讲起他的父亲、祖父、叔叔。说他们都擅长琴棋书画和诗词歌赋。父亲印刻得极好,祖父医术尤精,叔父曾在民国时任县长,在当时被称为小三苏。这让年少的我非常向往,以后就不断搜集小三苏的事迹。十八岁到乡间务农,还专门选择了外祖母的老家。在苏氏宗族更长的长辈那里又听闻到许多小三苏的轶事,于是我用古文将多年积累起来的资料做了一篇《小三苏传》。此文后来竟被重庆师范大学文学系的一位教授选作了研究生教材。虽是年少之作,却自以为将小三苏的事迹记载得详尽了,竟至这回刊印外祖母父亲的印谱,全家写缅怀文章,我也没有另撰新文,以为附上《小三苏传》即足矣。然而当印谱在《传薪文丛》编定,却见已汇成一家四代文章,忽想我尚珍藏有外祖母祖父的一卷药经,若也刊出,岂不文传五代,更见得这传薪的意思了。于是母亲又不辞辛劳,连日将古奥难识、模糊难辨的药经一一在电脑上敲出。药经既出,与药经相关的种种似乎或者只有我才说得清楚,故终于不得不在《小三苏传》外另做了这

《饮雪堂药经杂记》。 

        老人与我之十二

                       药经原稿(鼎元公手书)
    苏家在世的长辈,几乎都没见过这卷药经。这卷药经怎么连外祖母都未曾经手,且非但外祖母未曾经手,就连外祖母的父亲也未曾经手就传到了我的手里呢?

原来外祖母的祖父苏鼎元公和妻唐氏有三个儿子,大儿子苏知瀚公即我外祖母的父亲,也中年离世,丢下三十三岁的妻子刘怀珍女士和我外祖母四兄弟姊妹。小儿子苏知浩公更早些时候进入黄埔军校,以后即杳无音讯。而唐氏早夭,鼎元公长期跟二儿子苏知沆住在一起。知沆公武昌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就在成都教书,鼎元公则在成都桂王桥东街的名老中医馆行医。知沆公考取民国县长,将往射洪县就任时,鼎元公想到长子年未不惑就患伤寒去世,特意著了这卷药经赠给儿子,以免儿子做官在外有求医问药之难,庸医妄症之苦。以后知沆公辗转他乡做官,都接父亲鼎元公随往。最后古稀已过的鼎元公就在儿子为官的石柱县离世。知沆公平常忙于公务,照顾父亲的担子主要落在了儿媳雷玉华女士身上。雷玉华女士小知沆公十八岁,嫁给知沆公时初通文墨,长期跟随公公、丈夫耳濡目染,慢慢竟也能吟成些诗句,最是侍奉公公还学到一些医理药方。十余年的朝夕相处,让雷玉华女士对公公有了深厚的感情,鼎元公去世几十年后雷玉华女士还时时提到公公及其对自己的教导。解放后,知沆公因任旧县长坐牢终至病死狱中。四十二岁的雷玉华女士以拉板车为生拉扯五个儿女成人。政治恐怖中雷玉华女士烧了家中鼎元公、知沆公的所有诗文书籍,唯一保留下了鼎元公的这部《饮雪堂药经》。

              老人与我之十二
                            知沆公夫妇摄于民国
    外祖母是鼎元公的长孙女,因为生得漂亮聪明,祖父鼎元公与叔父知沆公都极喜爱。外祖母十余岁读师范时,暑假到射洪看望祖父和作县长的叔父,鼎元公还带着外祖母登了射洪县有名的金华山,游览了陈子昂读书台。当时与外祖母同学、尚年少、家乡在射洪的我的外祖父,因追求外祖母也回到了故乡,见过鼎元公。六十余年后年过古稀的外祖父还不时对我讲起他去见鼎元公的情景,说鼎元公瘦瘦高高,一把白胡子,穿着长袍,颇有仙风道骨。外祖父还专门带母亲和我回故乡登陈子昂读书台看了知沆公作县长时在此题留并保留至今的“留云仙馆”匾额。后来外祖母师范毕业,在成都教了半年书,就住在叔父知沆公家。她和只比自己大九岁的婶婶雷玉华女士相处甚好,两人还一同玩耍踢毽。解放后落难的雷玉华女士曾向当时已在重庆教书的外祖母借五十元钱,外祖母那时自己也很困难,外祖父工作在公安局实行供给制,一个月只有一元钱,外祖母微薄的工资要养活母亲和两个女儿一大家人,实在挤不出余钱寄给婶婶。这事令外祖母一直歉疚于心。心灵的不安与政治高压使得外祖母与婶婶一家几十年失去了联系。直到我都十几岁的九十年代,才重新联系上。这其中也因了我的竭力促成。

            老人与我之十二

                              仙风道骨的鼎元公
    对小三苏的向往,让我不断探赜索隐,听说外祖母的叔叔婶婶可能还在成都,自然兴奋不已。辗转打听到地址,就极力鼓动外祖母到成都寻访,我也同往。几经周折,最后终于找到了八十余岁、白净书气的雷玉华女士——外祖母的婶婶,母亲的二外婆,我的二外曾祖母。见到二外曾祖母,我异常兴奋,当场就给二外曾祖母磕了三个头,二外曾祖母见到我这个侄曾孙也极喜爱,待我磕完头,她就将珍藏了半个多世纪的公公的《饮雪堂药经》传给了我。当时雷玉华女士对我并不了解,我也尚小,这么珍贵的传家宝,为什么她只见了我一面,就单单给了我,这其中缘由真是难以说清。难道冥冥中真有感应么?另外在二外曾祖母那里我还得到了鼎元公与知沆公的珍贵照相。我们也才得知知沆公五十年代末就去世了,以及知沆公去世后他们一家的艰难遭遇及鼎元公晚年的许多情况。这以后,我、外祖母、外祖母的弟兄姊妹和母亲都经常去看望二外曾祖母,直到去年冬天雷玉华女士以九十三岁高龄辞世。

老人与我之十二

                       我与二外曾祖母
    饮雪堂是鼎元公书房的名称,因慕苏氏远祖汉朝苏武出使匈奴二十年茹毛饮雪不改汉节的精神,故名。凡鼎元公所著诗文药书皆冠以饮雪堂之名。药经一卷,所记两类,一类记民国年间最厉害的流行传染病,如霍乱、疟疾、痢疾、猩红热、狂犬病等的症状和对治药方,一类记常见多发疾病如伤暑、受湿、风温、咳嗽、四时感冒、饮食停积等的对治方药。另附药书一册,杂记诸多少见动植物之性味药用等。药经、药书皆以极漂亮之毛笔小楷写于旧时十一行宣纸诗签上,封面已失,线多残损。因年代久远,诗签上所印行线之红色已多数浸开,使整本书都泛着淡红,可喜正文完好。只是药经专业性强,未学过中医,许多字不好辨认,加之年时渺远,一些药名今日已不多见,这使录入药经有非常的难度,经母亲努力辨识和字典相助,大致弄清。余下不识者,我还请来教我中医的师傅温如秀老医生帮着辨识。师傅看后讲这册药经很有价值,在西医尚不流行的民国年间,那些传染病得了,几乎是死路一条。鼎元公竟能研制记录下对治这些病的中药方,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其中很多病现代西医虽已能治愈,但这些药方在今日尤其是缺医少药的乡间仍然有很大作用。而像药经中的四时感冒通治方、一切病后调理方更是有独特的实用价值。

           老人与我之十二
                           整本书都泛着淡红
    关于药经,要说的也就这些了。但留下这部药经的名医——我的高外祖父鼎元公还让我儿时就升起了对中医的向往,希望自己也能开方治病,后来我拜诸师习医就是缘于他对我的深远影响,这点是不能不提到的。而关于鼎元公,还有些事该记在《小三苏传》中却没记,现在一并补记于此。鼎元公的祖父叫苏万周,在前清时,是四川安岳县有名的幕僚,四方八里有什么事都请万周公去断案评理。万周公有三个儿子,大儿子苏仁丰,即鼎元公的父亲。在安岳老家苏仁丰公的墓上,镌刻着他自己撰写,鼎元公手书的“但使先灵慰,须知后嗣贤”、“春露秋霜凝石樽,青山绿水怅夕阳”两幅对联,由此可窥到他对其后代的影响。万周公的二儿子苏仁东,是苏氏家族中唯一的举人。可惜这位举人刚刚高中就染了重病,不久即去世。他生前定亲陈氏,该女嫁到苏家就为其丈夫吊丧,从此终生守节。前清皇帝还下圣旨表彰,要为其立贞洁牌坊。石条子都预备好了,正要修建,满清逊位,也就作罢。雷玉华老人讲,陈氏二婆过门吊丧,了不起呀,鼎元公经常提到,是苏家最光彩的事,一定要写出。尊其所嘱,我在此记下这事。其三儿子苏仁谦,我到乡间务农,就是这位任谦公的曾孙子应恒舅公帮我联系的。外祖母老家的诸多祖坟,每年清明都是这位仍保留着祖辈传统的舅公一一去挂清祭奠,苏家的族谱也是他重新修订的。我也是在他的引导下,辨识了葬在苏家坟山的众多先辈。鼎元公的二弟,叫苏雨桃,我姨祖母曾在他家住过,说他十分忠厚慈爱。在应恒舅公之先,也是年年去祭扫苏家列祖列宗的坟墓,据说一年上坟,被一种毒花刺了,双目失明,以后就天天坐在门前背诵文天祥的《正气歌》和岳飞的《满江红》。我幼时在外祖母家看到一部线装书,上面有毛笔题的漂亮的“左传句解”和“苏雨桃”几个字。我问外祖母苏雨桃是谁,外祖母告诉我是她的二祖父。这部雨桃公的《左传句解》至今还珍藏在我的书房里。雨桃公的儿媳秦氏曾祖母,异常善良。我去乡间务农时还健在,八十多岁了仍能用很细的针自己缝衣服。冬天我最喜欢陪坐在她身边烤烘笼,听她絮絮地讲许多苏家的旧事。前两年我还专门回乡贺了她的九十大寿,没过多久她就去世了。

因了《饮雪堂药经》,拉杂说了这许多话,既是补充《小三苏传》之不足,又是纪念苏家诸多相识和不相识的祖辈。

              共和国六十二年花月百花节前玄外孙李里于蓉城梅香湖畔传薪楼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