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浅酌--上海
浅酌--上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524
  • 关注人气:28,4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酒后胡言。

(2021-09-03 21:04:04)
需要一个合适的姿势,或者能想起来多年以前,只要一坐在那里,文字就随着指尖的跳动而源源不断地到来。
是的,那是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看着那么多人在纠结于他们执着的事情,真的有必要吗?有必要,至少他们觉得目前有必要。但是我呢,我却常常懒得说,即便有人问。懒得说是因为我是我,我不是他们。我的因果不是他们的因果。这里没有是非。
所以,快乐就好。
越来越不喜欢在某些场合说话了。我就想做个局外人,看着他们就好。有时想想,为什么非要那样呢?为什么非要做点什么来证明什么呢?今天饭局上居然有说我是具大才的人,说我还很低调。其实不是的。我哪有什么大才。我沉默是因为我无知我怕说错。我低调是因为我真的觉得自己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来展示的。更确切地说,或者我以前有过小才,现在没有了。我不能把现在没有了的东西理直气壮地拿出来说它还在。我露怯。
有时我也佩服他们想做事的那股热情。
糟糕的是我又一想:果真做得多就是好事吗?

我现在已经没有酒瘾了。
我几乎没有什么再能成瘾了。字可以不写,书可以不看,走路一万步也可以三天两头偷懒。八几年时学会了麻将,九几年时学会了交谊舞,零几年时学会了上网码字……都是疯一阵就好了,不治而愈。好像,该经历的都经历了。于是,弄得自己像得道尼姑似的,不知道的人以为大音希声大智若愚呢。其实不是,其实是因为我没有欲望脑子空了了。
但是这也很难说。偶尔饭局上,酒喝多了几口,也会多说几句话,声音还很高亢,然后一看不对,高人都在呢自己瞎说点啥。于是,又不说话了,只微微笑着,仿佛听得很认真,只有自己知道他们看着我实在是在鸡同鸭讲。

虽然这么无欲无求的样子,偶尔也会失常,也会为某一本书几乎废寝忘食,比如豆豆的《天幕红尘》。她的《背叛》和《遥远的救世主》已经读过,电视剧《天道》也追过几遍,也明白了书中吸引我的还是一些招数。我这类人。作者投我等所好。但是有什么办法,我就是好这一口。神神叨叨的就是让我琢磨着好玩。
叶子农还没死呢。宋一坤死了,他爱的人也死了。丁元英爱的人死了,他自己没死,但也和死差不多了。据说叶子农也要死,他有没有爱的人,他爱的人有没有死,我还不知道。
好吧,见路不走。见路非路,见相非相。谁理解错了便一命呜呼。比如罗家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