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浅酌--上海
浅酌--上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524
  • 关注人气:28,4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江山更爱美人。

(2021-04-05 08:20:05)
标签:

随笔/感悟

读《达洛维夫人》至85页。伍尔夫是独一无二的。
 
这个季节,我们这里的鸟是清晨五点醒的,开始是某一只试探性地低鸣,仿佛还撑不住尚存的黑暗,断断续续的多了几只,彼此就应和起来,胆子也越来越大,鸣叫声愈来愈响,终于,有两只近处的鸟,它们的叫声婉转而高亢,盖住了其余的鸟叫声。
我破天荒地给这两只鸟取起名来,一只冠之以“江山”,一只赐名“美人”。美人道:“天气暖起来了,真好啊!”江山说:“虫子多起来了,味道也鲜美起来了,真好啊!”
在江山和美人的感叹中,我睡了个回笼觉。
七点又醒。阳光无处不在的手,已经忙着给万物着色添彩了。人类社会也开启了喧嚣模式。我喜欢“顺势而为”这个词。这个势,指的是大自然的运行之势。大自然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人类总体上也是顺势而为的,不然昼夜颠倒的运作,距离消亡也就不远了。
阳光是大手笔,世界上没有一个画家能与之抗衡。每念及此,我便什么都不想干了,光看着阳光画画就心满意足。阳光若是和风联手撒泼,再沉郁的情绪都会被吊起来,就像一个老人进入了儿童世界,一时间来不及伤春悲秋,早被眼前活泼泼的世界给收编了。

出门买早餐,看见小区门口的黄杨树正被修剪着。是一位做事一丝不苟的老花匠。估计就是专门干这活的吧。大剪子所到之处,青葱的黄杨树叶也顺势落了一地。想想那些急于出头的新叶也是蛮可怜的,它们不知道自己活在何处。若是活在无人管束的荒野,自然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还恨不得它们长到天上去,籍此会平添一部天梯。但不幸的是,它们被安置在一个规则严密的场所,就好比是任何出檐椽子最后都没有好下场,一时的欣欣向荣,便就此不得不偃旗息鼓。人类为了美观,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
但被修剪的黄杨树,像刚剃了板刷的年轻小伙,看上去的确很美啊!

若照例,买了早餐后,是要边吃边去河对岸的花园散步的,但今天,犹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回家。
也就在昨天早晨,在河边花园的小广场停下脚步。那里有一位正往地砖上写书法的老人,七八十岁吧,字还写得有模有样的,引发了我的好奇。老先生看到我认真地驻足观赏,也似乎更添了兴致,一手行草写得尤其龙飞凤舞。
“老先生,您的字写得好呀!”我开启了夸人搭讪模式。
老先生马上扭头回道:“怎么,你也会书法?”
“没有没有,我只是喜欢欣赏,写是写不来的。”
老先生马上好为人师起来。他不厌其烦地演示了多种字体,还例举了我比较熟悉的历史上几位大书法家的书法特点,我也听得津津有味。另有一位年轻姑娘也加入了聆听行列。老先生愈发循循善导,边写边解说,像是要马上教会两个徒弟般的热切。
但我醉翁之意不在酒。我更想听听什么新奇的故事。
“老先生,您的书法是童子功吗?”如果是童子功,那我想,这老先生几十年的书法路程,就走得长了。
“哪里,我退休后才开始临帖。”
“哦……”
“也就20年吧。”
“从不间断吗?”
“基本上是。”
唉,20年如一日,铁杵也能磨成针呀!怪不得呢。
这下撮到我的软肋了。我这两年也准备在书法上发愤图强来着,微信朋友圈不知道发了多少自己临帖的照片,原是想时不时将自己的军,好让自己不得不坚持下去给大伙儿有个交代。可如今倒好,近两个月没落笔了。也不是真因为写稿交差啥的忙得不可开交,就是懒惰,就是给自己找借口,然后心安理得地歇着不干活,不然哪里有时间看电影追剧逛街发呆……呢?
不比不知道,比过才羞得不要不要。再一转眼,发现又有几位老人拉开了架势,一手拿着水瓶子,一手执笔在地砖上写字,都是志得意满夕阳无限好的样子。唉,还是赶紧走人。自愧不如啊!
回家,见茶几上摊着伍尔夫的《达洛维夫人》,以及书架上更多的没有读过的书,又开始纠结:是去外界的大好春光里乱逛一通呢,还是,继续在家埋首于特拉丽莎与彼德 沃尔什以及理查德 达洛维等的情感纠葛中呢?
实在是没办法啊,就像歌词里唱的,爱江山更爱美人,分身乏术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