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浅酌--上海
浅酌--上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8,698
  • 关注人气:28,4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0828:只在那样的地方(2008/11/13)

(2021-01-28 17:53:20)

    一直觉得,能理解好友“孤夜舞者”的文字,那种弥漫在字里行间的忧郁和孤独,那种无以言表的清逸和惆怅,那种日益沉淀的深刻跟追寻,都是我所倾心的。在这个秋光潋滟的早晨,我的心情因她关于中孝介的文字而黯淡成黑白,这样的黯淡,不是悲伤,不是失落,而是灵犀相通后的沉静跟思索。

    在“孤夜舞者”的心里,中孝介在影片《海角七号》中演绎了这样一个男子:“混乱,温暖,粗俗,琐碎,柔情,疯狂……”这一切,让我想到一地碎片般的零乱,可,孤夜舞者似乎喜欢这样零乱的感觉,并且在这零乱之中,说有“一把声音突围而出,纠结心头”。因为那首《各自远飏》的歌,“似天籁,钻入耳膜,深入灵魂。”在此之前,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中孝介其人,在此之后,我依然会忘却他,只是关于这个人的这些感觉、这些声音,会因为好友的倾诉而铭心刻骨。孤夜舞者说,中孝介的岛歌,“似耳畔吹来的一缕清风,带着海洋独特的清新气息,婉转清扬,悠游不迫,灵魂在这样的声音中,便不知不觉飞出尘世,远离伤痛,留下一地温柔,暖入心房,静静休憩”。

    还没听中孝介唱,我就生出一种感觉,是不是中孝介的声音,会如喜多郎的《菩提树》那般,带我到深远的天宇尽头飘荡?我们总希望在人生的某个站口,有“这样的男子,沉静的笑容,总是让人没来由的欢喜。总是身着简单的衣,……用略带忧伤的声音,温柔的轻声低唱”。这样散淡的浅唱,不为别的什么人,只为一个同样清纯痴情的女子,而那个可能站在某个他看不到的地方悄悄聆听的女子,恰恰是我。我,跟我心中遐想的那个中孝介一样的男子,在海边、花丛中,或相对“静静地站立,从容自在,用大自然的韵律演绎着一段段薄雾清愁,温暖直抵人心”,或远隔时空,彼此思念,用惟独心在的低语,遥遥地痛着寂寞着,将一腔热血磨砺成片片冰花,洒落于某一个同样黯淡的季节……

    非常的仰慕那样一种男人,他们安静而深刻,苍老而遒劲。遐想在某一个不太寒冷的黄昏,自己的手被他们中的某一个提携着,踏着脚下温软的落叶,在没有第三者的寂寂长路上轻漫脚步。有微风拂起发丝、有落叶停留眼前的那刻,那个沈复一般相知的男人,会用一双并不年轻但很深邃的眼睛,象看你一样地看着远处,而一番令你神往的言语,在你耳际缓缓响起,那是一些智慧而不失幽默的琐碎,如春季的细雨,滋润着你。即便,彼此在一路的无语里,也能读出潜藏于心底的默契,因为靠近,因为执手,总有温暖流过心扉。幸福,有时候不需要很多,一个眼神足够,一次同行足矣。可世间的幸福,也不常常是这样一种渴盼,也可能是一种肆意地厮杀,在我们无法融合的时候,剜出一道道伤口,品尝淅沥淅沥的腥味。而,中孝介,在那样的屏幕当中,在那样的零乱当中,蛊惑着一些渴盼相遇的灵魂。

    但象这样的男子,在我看来,不过就是屏幕里显现罢了,要是歇斯底里地活着,便是一场自己跟自己的血性厮杀,如同顾城,如同哥哥,如同海子……而,不染一点风尘地活着,又如何能够?再隐逸的君子,依然需要人世间的诸种温暖,依然需要有人懂得,依然摆脱不了五谷的充实,依然在这个天地间行走。惟有圆寂的那刻,才是他们真正远离风尘的时候。更何况,我们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界限,无法去抵达他们内心,无法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存在跟渴望,更无法,将我们自己的本就浮泛的梦,交到他们游弋不定的梦里。因而我们只能,放弃那些不能实现的渴盼,或者,只在那样一个灵魂缥缈的地方,跟那样一个臆想的男子相遇、倾诉,只是千万别带进这个世界,因为一旦进入,阳光下的他们、我们,都被太多的色彩浸染,而变成,非黑白的俗。

    抬头,又是满眼潋滟的秋光。我活在这个世界,敲击那个地方的心。如此而已。

    0828:只在那样的地方(2008/11/1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