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浅酌--上海
浅酌--上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5,456
  • 关注人气:28,4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浅酌原创小说:《陌生人来电》

(2012-05-13 12:06:12)
标签:

文化

分类: 浅酌原创小说

《陌生人来电》

丁丽君/文

 

那天,尹琦正在网上追读一本书。《迷失故事的墓穴》。一本世界性的小说集子。

手机就在她身旁的电脑桌上。它响起来了。

尹琦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犹疑片刻后,她便踱到阳台上去接听。

尹琦家在底楼,阳台很宽大,三面透明玻璃环绕,阳光充足。距离阳台50米开外,是一树槐花,白色,在五月温暖的微风里,开得恣意沉醉。天空有浮云飘动,阳光忽隐忽现,槐花的香味也时不时飘过来。是一种尹琦闻惯了的馨香。每年的那棵大槐树,都在五月槐花香里默然生长,虽然不很明显,但是尹琦能感觉到。这棵槐树来这里多久了?显然,它的出现,比尹琦住进小区的时间更久一些,或者它一开始就长在这里从没挪动过地方。而尹琦,住在这个小区也已经有20年了。

20年没有搬动到别地去,这对于尹琦来说,确实有些长,但长得不让人厌烦。

 

“哎,您是尹琦吗?”对方扯着嗓子问。

是个成年男子,声音洪亮,语速仓促。尹琦想,这次倒是接对了,确实是来找自己的。但是,他是谁?

“您怎么没参加四月份的协会活动?”

问话显得有些唐突。尹琦侧着脑袋又想了想:是了,自己曾经加入过一个文学团体。迄今为止,尹琦也只加入过一个(仅仅是一个)被称为“协会”的团体。那么,对方是这个协会的人?

“您是——”

“啊,不好意思,打扰您了吧?我姓赵,我也很喜欢文学的。冒昧打电话给您,是因为在《桃红》上拜读过您的文章,您写得真好……”

“哦,原来是赵先生。”尹琦道,“很荣幸,我的文章能得到您的赏识。”

 

电话打到大约五分钟之后,尹琦摸清了这个赵先生的某些底细。

他是一个五十来岁的退伍军人。据赵先生自己介绍,他平时也热爱文学,喜欢读书交友,是尹琦加入过的某文学团体的一员,也曾在那个协会自办的刊物《桃红》上发表过文字。赵先生对这份刊物极其注重,每期都孜孜以读,对于刊物中出现的他喜欢的文章,他更会悉心品味(这倒是符合他当兵的脾性),且对作者本身满怀好奇。这仿佛是文学爱好者的通病,尤其是上了一定年纪的文学爱好者。在连续几期阅读到一个名叫“尹琦”的作者作品之后,赵先生不禁大为赞叹,于是,他利用近一次协会活动的机会,打听到尹琦的手机号码……

 

一个军人。一个热忱的读书人。更是一个对文学怀抱温暖念想的人。

尹琦这样揣测。

 

“我昨晚把您刊登在《桃红》上的文章,又集合起来认真读了一遍。”赵先生说,“感觉实在好。您的散文比诗歌写得更好。比如那篇缅怀老家的,真是,写出了我心里想说的话……”

赵先生在电话中喋喋不休赞不绝口,使得尹琦越听越羞愧。尹琦知道自己的文字不错,但还没有好到叫人如此频频褒奖的地步。在本地一家小型的私营企业,尹琦总是为做老板的舅舅出谋划策,所有跟文字挂钩的,舅舅都要求尹琦仔细过目,不要出任何语句上的差错。

充其量是个文字工匠。尹琦常对自己说。所以,别人越是美誉有加,尹琦自己便愈觉得名不符实。每次微微满足之余,尹琦总免不了诚惶诚恐。

“赵先生,我没您说得那么好。”尹琦几次打断他连珠炮般的赞美。

 

“你怎么没参加四月份的那次协会活动呢?”话锋一转,对方又问。

尹琦马上发现,赵先生将“您”的称呼,改成“你”了。尹琦后来还发现,这位赵先生总是将“您”和“你”混合着用。这种“您”和“你”的交替,看似不经意,又仿佛有规律可循。尹琦是一个好奇而细心的女人。也许,作为写作者,她的确具有某种天赋。

“哦,我没接到通知。我已经很久没去编辑部了,现在《桃红》还是曹先生主编吗?”尹琦想,我不仅长时间没去编辑部,而且对于这个协会,早已经没什么兴趣了。

 

曹先生,就是当初尹琦被自己的老同学剑秋引荐而认识了的,那个《桃红》杂志的主编,也是后来尹琦加入的那个地方文学协会的会长。

“是的是的。他没通知你吗?”

“没有。”尹琦斟酌了一下,“可能,他忘记了吧?”

“年龄大了忘事儿。”赵先生说,“这老会长的确容易忘事,快要七十的人了嘛。”

“哦。”尹琦一边应答,脑海里一边浮现曹先生以前的音容笑貌,尤其是他那医生一样的矍铄眼神,以及滔滔不绝唾沫横飞的情景。不是这位赵先生提及,尹琦自己很少再想起曹先生。

“一直在刊物上留心您的文章,也一直想看到那个叫‘尹琦’的作者,可惜您没参加活动……”

 

“这样吧,赵先生,”尹琦说,“我知道我们对文学有着共同的爱好,不如改天我请您喝茶吧,我们可以面对面做些交流,这样更直接方便些,我也希望能读到您的作品向您学习。”尹琦的言下之意是,电话交流该结束了。

赵先生忙不迭谦虚了几句,又问:“您不是我们这个区域的人,怎么知道《桃红》这个刊物的?是网上搜索到的?”

“是我一位老同学引荐的。”尹琦想到剑秋,想到剑秋第一次带着她去拜访曹先生的情形。去年五月的一天,也是槐花飘香的日子,剑秋带着尹琦来到一幢古旧的大楼,在一套同样古旧的居民屋改成的《桃红》编辑部里,见到了身为主编的曹先生。那天以后,不用剑秋指路,尹琦就轻而易举地能找到《桃红》编辑部的那套小屋。尹琦记得,每次去编辑部,除了见到曹先生,那套小屋里还有一位年轻的副主编在埋头工作。和健谈的曹先生比,那副主编倒是非常沉默寡言。只是尹琦最后那次去编辑部,却没见到他。

 

“哦,是这样。其实凭借您的文笔,应该加入更专业的团体,您……”

“这个也要有人引荐的。”

“我有朋友的呀!”赵先生的声音愈发洪亮起来,“作家协会,我也有朋友啊。我们经常一起喝酒的,很熟的,像黄雷,还有周炳华……”

尹琦似乎在谁的言语中听过这两个人的名字。也许是剑秋。尹琦的朋友堆里惟有剑秋,会认识三教九流的人,并且对尹琦最贴心。但是剑秋若是认识那些人,不就直接将她引荐给他们了吗?这样想来,肯定不是剑秋了。那么会是谁呢?难道是……

“是吗?那,到时候也请您引荐一下吧。”尹琦一边思索一边应答。

“好好。哎呀,真是冒昧,冒昧打电话给你,实在是您的文章值得我学习啊。”

“改天请您喝茶。”

“好好,好的好的。我真是太冒昧了。”

“……”

 

终于,尹琦挂掉了电话。

随即,尹琦将这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存了“赵先生”的名字。

赵先生。军人。退伍军人。文学爱好者。尹琦想着刚才那一通声音,扬起嘴角笑了笑。这样慕名打来的陌生电话,对于尹琦来说,倒还是第一次。赵先生不愧是军人,有胆魄。但是,这“赵先生”究竟是谁呢?

 

一阵微风吹过,又送来槐花的清香。尹琦看过去,那一树槐花之下,是群星般铺展的白色花瓣。有一个大致五六岁身着红裙的小女孩,正独自蹲在槐树下,将那些零散的花瓣聚拢到一起,形成一座小山似的花冢。这是哪家的女孩儿呀?尹琦想,那些槐花真洁白啊!她有一种想过去和那小女孩一起堆花瓣的冲动。可是,尹琦依然回到了电脑桌旁。

一时无法再将精神集中到《迷失故事的墓穴》上,尹琦的脑子里满是曹先生和《桃红》这份杂志。

《桃红》。曹先生。去年很长一段时间内,尹琦几乎每个月要去一次《桃红》编辑部。

去送稿子,或者领取稿费。但自从那次填写了协会会员申请表,看到曹先生从办公室一个抽屉里,将一个图章印了红泥,使劲往申请表上盖印之后——尹琦表示会有时间参加协会的各种活动——就是那天盖印之后的那次谈话,以及曹先生看她的那种眼神,使得尹琦再也没去过那个编辑部,也没有再往编辑部打过任何电话。所以,在尹琦想来,曹先生不通知她参加协会的活动,也是理所当然。

 

转手,尹琦将“赵先生”的电话号码删除了。

尹琦想:热情总是需要补偿的。让陌生,回归于陌生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