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妃1_
王妃1_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9,460
  • 关注人气:3,2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刊》2016.03:《磨损》7首

(2016-03-14 14:17:19)
标签:

2016

情感

诗歌

王妃

分类: 我的诗歌集
田园颂

缤纷的色块,错落的层次

站到高处,俯瞰到的田园之美

在阳光下显得有些眩目、有些虚幻

所有生长着的,或者深深埋藏在地下的

因为过于渺小而羞于表达

它们似乎与高处的一切,都谨慎地保持着距离

 

“有块地多好啊,只要肯干

随便撒下点种子,总能收点什么上来”

我父亲念叨的,是祖祖辈辈遗留的经验

这朴素的农民哲学,曾让我在城里的生活

一边走向高处,一边充满迷失和怀疑

 

当我冒着寒风,站到墓地前

我看见父亲躺着的地方,左边是荒地

右边也是荒地

但荒地里长满了紫云英

这些野草蓬勃的气息,同样是田园

赐予我们的心安



黎明颂


从规矩的谷底爬到秩序的塔尖

天暗了下来。

我累了。

踢掉好看的高跟鞋

把浮肿的脚安放到热水里

疼痛和疲倦随热气散开

 

是我的鞋尖踢破了夜的袋子吗

黑流淌出来

一涌而出的,一定还有什么

我看不见。但它们围着我

将身边人和身外事统统隔开

现在,除了一盆热水、一双赤裸的双足

我一无所有

 

我以为我只喜欢这样的黑夜

只喜欢呆在,这样的黑夜里

让热水浸泡,心无旁骛

只顺应着黑

甚至,我就要写出黑夜颂了!

 

当太阳跳出地平线

当一个人垂垂老矣的叹息

被婴儿的初啼取代

我果断扔掉了手中的笔

 

多么美好啊!

身披霞光,走在清澈的湖边

我有好看的双脚

穿着好看的高跟鞋


磨损

也许是夜深让世界越来越安静

也许是这个世界的安静让夜越来越深

门轴终于停止了痛苦的吱呀

陷进属于它的凹槽里

隔绝。然后是短暂的宁息

 

醒来,在被窝里浏览微信

我惊讶,竟有如此多的人

在深夜里不眠

文字,图片

他们对着手机屏幕展示自己

那些被时光吊打之后的累累伤痕

哦,什么叫痛?什么又叫刻骨铭心?

 

仿佛门轴的吱呀声再次响起

我恐惧、颤抖、惊慌

双手开始胡乱地抚摸自己

像一个人安慰另一个人

像这饱满的身体上

正养着另一个词:磨损


飞行记

我能给你看的,是我臃肿的白天

臃肿的中年:一个臃肿的身躯,拖着

一张倦怠的脸、沉重的四肢,和堆积的脂肪

晃动在文件、会议、菜蔬、清水里

笨拙地晃动。

最后,瘫倒在床上

 

这么说吧,我的飞行只在夜晚进行

在你沉睡的时候。飞行

开始了。路径、速度,和抵达的

地点——这私密的、单向的运动

我一个人设计,一个人实施

像一个独行侠,不受制于任何人

 

我决绝地抛弃了自己的肉身

着黑衣,做一只轻盈的不死鸟

(说做一只乌鸦也行)

飞行,飞行

有没有那么一瞬,你从梦中惊醒

似乎有什么从你的面前穿过?

 

那就是我。我有

从未向你亮出的翅膀


伤寒别论

总有风吹过

它吹过时,你抛下玫瑰的花瓣

路人的裙角带走了花香

你的脚下躺着长满刺的花茎

 

总有一天,有足够猛烈的风

越过你高傲的头颅

掀开你捂紧的被子

那里藏着你孱弱的肉身

还有你的伤寒症。你的颤栗

 

感染了多少人,就埋葬了多少人

花香滋养的病毒:

发热、脾大、出玫瑰疹

她们用颤栗的身体过完了

颤栗的余生

 

无药可医的人

你将穷于应付。在旧时光里草书的,

新时光都还给你——

这人间将把你一个人,留下来

像一张单薄的旧纸,在风中颤栗


情人节

怀抱着鲜花的少女面透喜悦

她们都有性感的名字:

勿忘我、蓝色妖姬、烈焰红唇……

店老板靠在店门口清点着发高烧的钞票

他时不时抿抿嘴巴——

立春了,吹过的风还十分干冷

 

我拎着一大包菜蔬回家

身上带着玫瑰和百合的香气

两个嗷嗷待哺的男人围过来

问:做什么好吃的

你,还有你!

我指着他们的鼻子吆喝:

考虑一下,送我什么礼物

 

切——

他俩扔下这个字,扭头走了

我在“切”的长音里

切鱼块切肉片,切香菇青菜萝卜丁

顺便,也切了一下手指

 

三菜一汤被一扫而光

俩负心人咂着嘴说:真是人间美味

汤里没放盐。我很想告诉他们

但洗碗的时候

受伤的手指又疼了一下




一地清霜。像覆盖着薄薄的雪

太阳迟迟不肯出来

 

我笼着双手,走在绿道上

一个男人正坐在冰冷的木椅上打电话

“你把被子反过来,让潮气散掉

夜里盖上,身子就暖和了”

他轻柔地说话,嘴里呵出一串白汽

 

他在给妻子打电话吗?

哦,也许是女儿。

一个多么温暖的男人

那一刻,我突然有点冲动

想打电话给某个人,骂一骂他

 

男人还在絮叨着

他轻柔地,嘴里呵出更多的白汽

我在男人相邻的木椅上

坐了很久

太阳还是没有出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