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元超
潘元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0,858
  • 关注人气:6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羲之曾经告诫谢安“清谈误国”

(2016-12-02 08:36:19)
标签:

读书

历史

王羲之

谢安

清谈

分类: 我的读史笔记

王羲之曾经告诫谢安“清谈误国”

   

讲到东晋,谢安是个绕不过去的人物。谢安在东晋是一位很重要的人物,对东晋王朝的贡献巨大,又是清谈高手,其名士派头更是风流一时。后来的人说到谢安,无不称颂其沉静娴雅的风度,以及他对朝廷“屡召不就”的超然态度,又说谢安的“定力”过人,在前秦国苻坚率“百万”大军杀到眼前的危急关头,犹能“从容”弈棋,谈定指挥。那么谢安这种定力是哪儿来的?他真有这么“神“吗?王羲之要谢安放弃他热衷的清谈又是什么回事儿?

谢安出生于东晋四大家族之一的谢家,与同样是四大家之一的王家一样,谢家向来出俊秀,屡出“宁馨儿”。据《晋书卷七十九  列传第四十九(谢安)》:

“谢安字安石,尚从弟也。父裒pou  集聚),太长卿。安年四岁时,谯郡桓彝见而叹曰:‘此儿风神秀彻,后当不减王东海(东晋初年第一名士王承)。’及总角,神识沈敏,风宇条畅,善行书。”

就是说,谢安字安石,是东晋宰相谢尚的表兄弟。父亲谢裒,东晋太长卿。谢安四岁时,当时的大名士桓温的父亲桓彝看到谢安,感叹说:这孩子风神秀彻,以后的风采当不在王东海之下。谢安少年时,性格沉稳,见识明敏,器宇不凡,善作行书。

谢安从小便有重名,甚至受到当时的大名士宰相王导的器重,然而他不愿做官,高卧东山,所谓“屡召不就”,由此也得罪了不少人。据《晋书卷七十九  列传第四十九(谢安)》:

(谢安)初辟司徒府,除佐著作郎,并以疾辞。寓居会稽,与王羲之及高阳许询、桑门支遁游处,出则渔弋出水,入则言咏属文,无处世意。扬州刺史庾冰以安重名,必欲致之,累下郡县敦逼,不得已赴召,月余告归。复除尚书郎、琅琊王友,并不起。吏部尚书范汪举安为吏部郎,安以书拒绝之。有司奏安被召,历年不至,禁锢终身,遂栖迟(游息)东土。尝往临安(今杭州)山中,坐石室,临濬jun 同浚)谷,悠然叹曰:‘此去伯夷何远!’”

就是说,谢安开始在司徒府任职,后又入朝任佐著作郎,他都以身体有病为由辞官不就。谢安住在会稽这个地方,与大名士王羲之以及许询、支遁等人交游,“出则渔弋出水,入则言咏属文”,没有入世的意思。由于谢安名气太大,扬州刺史庾冰一定要他任职,多次令郡县催逼,谢安不得已赴任,一个多月便又回来了。谢安后又被召任尚书郎以及琅琊王的王友(为六品官),均不赴召。吏部尚书范汪举荐谢安为吏部郎,谢安也以书信拒绝。有关部门上奏,称谢安多年屡召不就,应当永不予录用,于是谢安高隐于会稽东山。谢安曾前往临安山中,访石室,临幽谷,悠然感叹道:如此离圣人伯夷就不远了吧!

谢安是当时的大名士,他的一举一动对别人影响很大。据《晋书卷七十九  列传第四十九(谢安)》:

“安少有盛名,时多爱慕。乡人有罢中宿县者,还诣安。安问其归资,答曰:‘有蒲葵扇五万。’安乃取其中者捉之,京师士庶竞市,价增数倍。安本能为洛下书生咏,有鼻疾,故其音浊,名流爱其咏而弗能及,或手掩鼻以斅xiao 古同学)之。”

就是说,谢安从小便享有盛名,当时的人多爱慕他,粉丝很多。同乡有人在县里解职要回老家,向谢安辞行。谢安问他回乡的费用够不够,回答说:只有五万把蒲葵扇。谢安便取了其中的几把拿在手上在街上走了一圈,于是京城士庶竞相购买,价增数倍。谢安善为“洛下书生咏”,谢安鼻子有毛病,鼻音很重,京城名流喜欢谢安这种吟咏的风格而不能企及,有人还专门用手掩住鼻子来模仿谢安吟咏的声音。

    谢安闲居在会稽,也就是今天的浙江绍兴一带,这一带山林茂密,风光秀美,谢安一天到晚以山水林木、文献典籍为伴,自娱自乐,颇为自得。谢安虽然是布衣百姓,但鉴于谢家的门第以及谢安的名望,当时的人都对他寄予三公和宰辅的期望。一时有“安石不肯出,将如苍生何”的期盼。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你越是“隐退”,名气还就越大。谢安虽然“屡召不就”,“隐居”起来,但是他并没有真正远离官场,更没有抛却红尘,他无法放弃世俗的享乐。当时东晋的宰相司马昱,也就是后来的皇帝简文帝看的很清楚,他说:放心吧,谢安一定会出山的。据《晋书卷七十九  列传第四十九(谢安)》:

“安虽放情丘壑,然每游赏,必以妓女从。既累辟不就,简文帝时为相,曰:‘安石既与人同乐,必不得不与人同忧,召之必之。”

就是说,谢安虽然纵情山水,然而他每次与人出游,一定让歌舞女伎跟随。虽然谢安屡召不就,然而当时的司徒宰相司马昱看到谢安的行为,他说:“谢安既然能够与人同乐,就一定不得不与人同忧,征召他一定会就任的。”

司马昱看的不错,谢安的所谓“隐居“并不是真隐,他的这种悠游也不是真的超脱,而是一种更高意义上的享乐,一种高度的物质与精神的享受,一旦现实不能保证他的这种生活的时侯,出山是一定的。所以当他的弟弟谢万被废黜以后,谢安为了谢氏家族的地位与安危,开始踏入仕途,当时谢安已经四十多岁了。据《晋书卷七十九  列传第四十九(谢安)》:

“时安弟万为西中郎将,总藩任之重。安虽处衡门,其名犹出万之右,自然有公辅之望,处家常以仪范训子弟。安妻,刘惔dan妹也,既见家门富贵,而安独静退,乃谓曰:‘丈夫不如此也?’安掩鼻曰:‘恐不免耳。’及万废黜,安始有仕进志,时年已四十余岁矣。”

就是说,当时,谢安的弟弟谢万任西中郎将,负责国家的防务,(后来谢万北伐,不能恩待属下,“矜豪傲物”,结果大败,还差点被手下人给宰了)。谢安虽然没有职务,名望却比弟弟谢万大多了,在朝野当中有自有公辅的威望,在家常常教训这些谢家的子弟。谢安的妻子是名士刘惔的妹妹,看到谢家几个兄弟都身居高位,只有谢安还是一个老百姓,于是对丈夫说:大丈夫不应该象你几个兄弟一样吗?谢安捂着鼻子说:恐怕是免不了啊。等到谢万被废黜,谢安开始有意入仕,这个时候谢安已经四十多岁了。

我们看到,无论是家里还是家外,谢安在当时都有很高的名望,却又不愿出来为官,然而谢安的这种不愿出来做官与伯夷叔齐大不同,并非淡泊名利,而是要追求一种高度的物质和精神生活。谢安悠游于山林,与一般名士诗酒唱和,自比伯夷叔齐,表面上很高洁,实际是在躲避责任,说的俗点儿,是不愿意操这个心。然而,当家族发生危机,弟弟谢万被免官后,谢家的现实状况影响到他那种自在奢侈的生活的时候,谢安不得已还是站了出来。

谢安先是在大将军桓温那里任司马,当时桓温正准备西征北伐。由于谢安之前“屡召不就”,所以现在出来任职便受到旁人的非议,甚至是讥笑。据《晋书卷七十九  列传第四十九(谢安)》:

“征西大将军桓温请为司马,将发新亭,朝士咸送,中丞高崧song 同嵩)戏之曰:‘卿累违朝旨,高卧东山,诸人每相与言,安石不肯出,将如苍生何!苍生今亦将如卿何!’安甚有愧色。”

就是说,桓温将北伐,请谢安为行军司马,军队出发的时候,朝中官员都来送行,其中有个叫高崧的官员讥戏谢安说:卿屡次不听朝廷召唤,高卧东山,人们每次相逢都说:安石不肯出山,百姓怎么办!现在百姓要说卿该怎么办了!谢安颇有愧色。

谢安在桓温那里并没有干多久。谢安随桓温北伐期间,他弟弟谢万病死,谢安请求回去,不久任吴兴太守;很快便入朝拜侍中;接着又迁任吏部尚书、中护军。接下来,东晋简文帝司马昱死,孝武帝司马曜登基。这一时期,东晋经历了桓温企图篡位,结果被谢安挫败;再后来,前秦国苻坚举兵“百万”来犯,淝水一战,谢安又大败苻坚,等等。谢安是这一系列事件的主角,他两次将东晋从危亡的边缘拉了回来,由此谢安的名望和地位也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谢安担当大任之后,对以前那种悠游于山林、谈玄析理的生活依然念念不忘,常常“虚谈”清言。自魏晋以来,士大夫一直以清谈为时尚,所谓清谈就是对一些玄学问题析理问难,反复辩论。谢安是这方面的翘楚,为此他的好友王羲之颇有异义,认为谢安不该这样。据《晋书卷七十九  列传第四十九(谢安)》:

(谢安)尝与王羲之登冶城,悠然遐想,有高世之志。羲之谓之曰:‘夏禹勤王,手足胼胝pian zhi;文王旰gan食,日不瑕给。今四郊多垒,宜思自效,而虚谈废务,浮文妨要,恐非当今所宜。’安曰:‘秦任商鞅,二世而亡,岂清言致患邪?”

就是说,一次,谢安与好友王羲之登高,悠然遐想,慨然有“出世”的志向。王羲之对他说:哥们儿,你这样不行啊!当年禹王勤政,胼手胝足,周文王公务繁重,忙连饭都来不及吃。现在我们四周强敌环伺,应该务实自强,“虚谈废务,浮文妨要”,这种样子恐怕不合时宜。谢安说:秦任用商鞅,二代就亡国了,这岂是清言造成的? 

王羲之本身就是一位“清谈”高手,曾组织过著名的“兰亭雅集”,写下千古名篇《兰亭集序》。王羲之劝谢安放弃清谈自有他的道理,他最知道“清谈的魅力,了解清谈的弊端以及对国家政治的危害。谢安的回答有点强词夺理。谢安喜欢清谈是个人爱好,也是当时的时尚,本身问题还不大,然而谢安自称“高世”则大有问题,对世风的影响甚大。其实谢安本人并不是真要抛却红尘,超然物外,不仅做不到,甚至可以说对红尘还十分迷恋。据《晋书卷七十九  列传第四十九(谢安)》:

(谢安)性好音乐,自弟万丧,十年不听音乐。及登台辅,期丧不废乐。王坦之书喻之,不从,衣冠效之,遂以成俗。又于土山营墅,楼馆林竹甚盛,每携中外子侄往来游集,肴馔亦屡费百金,世颇以此讥焉,而安殊不以屑宜。”

就是说,谢安爱好音乐,自他弟弟谢万去世,谢安曾十年不听音乐。等到他当了宰相之后,即便遇到丧期也不停音乐。有人劝他,不听,于是士大夫纷纷效仿。谢安又营建别墅,建筑与林木的规模都非常大,谢安常常带子侄亲朋前来游赏雅集,饮食铺张,花费屡次超过百金之多,受到当时的讥讽,而谢安并不放在心上,对世人的讥议颇为不屑。

谢安的思想与行为是相互矛盾的,他说的和做的并不一致,当家族中有人在朝任高官的时候,他的这种所谓“高世”没有压力,而一旦家族在官场上失势,谢安便“高世”不起来了。所以当时会稽王司马道子专权,谢安被排挤出朝廷,谢安开始真的“闲”居下来,可以“高世”起来的时候,谢安的日子不仅并不潇洒,而去还得了重病。据《晋书卷七十九  列传第四十九(谢安)》:

“时会稽王道子专权,而奸陷颇相扇构,安出镇广陵(今扬州)之步丘,筑垒曰新城以避之。帝(孝武帝)出祖于西池,献觞赋诗焉。安虽受朝寄,然东山之志始末不渝,每形于言色。及镇新城,尽室而行,造泛海之装,欲须经略粗定,自江道还东。雅志未就,遂遇疾笃。”

就是说,当时会稽王司马道子专权,谢安遭排挤,被贬出朝,在一个叫步丘的地方,谢安造了一座新“城”,以避是非。孝武帝于西池祭神,谢安还献酒赋诗。谢安虽然为朝野瞩望,然而其高世之志始终不渝,常常提及。这个时候被贬出京,于是举家出行,谢安还建造了走海路的装备,欲准备妥当,从水路东还。然而“雅志”还未实现,便得了重病。

没有过多久,谢安就死了,时年六十六岁。谢安表面看似洒脱,其实他内心的负担很重。谢安的“高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超然物外,只是对自己的精神生活有着更高的追求罢了。然而谢安的这种高品质的世俗生活的与更高的精神追求需要雄厚的物质基础和较高的社会地位作保证,所以当一旦失势,很快就出问题了。

谢安的才华是毋庸置疑的,做宰相的时候,前秦人屡屡进犯,边境的军队失利,而谢安却总是能以沉着、平和的态度使大家镇静。他的施政方法,凡事务举大纲,不拘泥于小事。当时的人把谢安与王导相提并论,但认为谢安的文雅要超过王导。谢安“少有重名”,而最为人所称道的是谢安的超人的“定力”。那么谢安这种定力是哪儿来的?他真有这么“神“吗?有这么两件事颇能说明问题。

第一件事。简文帝病重时,桓温企图篡位,要杀掉谢安等人。谢安从容面对,不仅保全了自己的性命,而且后来还成功的挫败桓温图谋篡位的企图。据《晋书卷七十九  列传第四十九(谢安)》:

“简文帝疾笃,温上疏荐安宜受顾命。及帝崩(公元3727月),温入赴山陵,止新亭,大陈兵卫,将移晋室,呼安及王坦之,欲于坐害之。坦之甚惧,问计于安。安神色不变,曰:‘晋祚存亡,在此一行。’既见温,坦之汗流沾衣,倒执手版。安从容就席,坐定,谓温曰:‘安闻诸侯有道,守在四邻,明公何须壁后置人邪?’温笑曰:‘正不能不尔耳。’遂笑语移日。坦之与安初齐名,至是方知坦之之劣。”

就是说,东晋简文帝病重,桓温推荐谢安入朝顾命。公元3727月,简文帝死,桓温赴京城,赶往简文帝陵寝,走到新亭这个地方,桓温不走了,还陈列大军,企图篡夺东晋江山社稷,桓温传唤谢安和大臣王坦之,准备杀掉他们。王坦之很害怕,向谢安问计。谢安神色不变,说:晋室的存亡安危,在此一行。二人见到桓温,王坦之吓得汗流沾衣,手版都拿倒了。谢安从容就坐,坐定后,对桓温说:我听说有道的诸侯,应该在四邻设兵守卫,明公有必要在壁后设置卫士吗?桓温笑着说:也是不能不这么做啊。于是谈笑很长时间。开始王坦之与谢安齐名,这个时候人们才知道王坦之与谢安相去甚远。

第二件事。淝水一战,谢安从容镇定,以少胜多,打败了强大的前秦苻坚。据《晋书卷七十九  列传第四十九(谢安)》:

“坚后率众,号百万,次于淮淝,京师震恐。加安征讨大都督。玄入问计,安夷然(平静镇定的样子)无惧色,答曰:‘已别有旨。’既而寂然。玄不敢复言,乃令张玄重请。安遂命驾出山墅,亲朋毕集,方与玄围棋赌别墅。安常棋劣于玄,是日玄惧,便为敌手而又不胜。安顾谓其甥羊昙曰:‘以墅乞汝。’安遂游涉,至夜乃还,指授将帅,各当其任。玄等既破坚,有驿书至,安方对客围棋,看书既竟,便摄放床上,了无喜色,棋如故。客问之,徐答云:‘小儿辈遂已破贼。’既罢,还内,过户限,心甚喜,不觉屐齿之折,其矫情镇物如此。”

就是说,公元383年,苻坚发步兵六十多万,骑兵二十七万,号称百万,声势浩大杀向东晋,京城里的人震惊恐惧。朝廷任命谢安为大都督,指挥抗敌。谢安的侄子谢玄入朝,向谢安询问应对之策,谢安一副平静的样子,回答说:已经另有打算了。紧接着便闭口无言。谢玄自己不敢再问,就让部将张玄重新向谢安请求指令。谢安于是就命令驾车出游山间别墅,亲戚朋友云集,与张玄在别墅玩围棋赌博。谢安的棋艺一直不如张玄,这天,张玄由于内心恐惧,在有利的形势下投子打劫,反而还不能获胜。谢安对外甥羊昙说:别墅送给你了。于是谢安登山漫游,到晚上才回来,开始安排将帅,各当其任。谢玄等人打败苻坚,谢安接到了驿站传递的书信,知道前秦的军队已经失败,当时他正与客人玩围棋,拿着信放到了床上,毫无高兴的样子,继续下棋。客人问他是什么事,他慢条斯理的回答说:小孩子们已经最终破贼了。谢安下完棋以后,他返回屋里,过门槛的时候,高兴的竟然连屐齿被折断都没有发觉。谢安这种故作镇静的做法简直到了做作的地步。

谢安的能力是不容质疑的,他能打败强大的苻坚不是偶然的,并不是心里没有一点儿底儿,一方面凭是凭借长江天堑,另一方面,他侄子谢玄之前征召江北游民加以训练,组建了战力强劲北府兵。破敌实力是主要因素,谢安的“定力”说到底还是建立在实力基础之上的。后来这些北府兵转到军阀刘裕的手里,刘裕就是凭借这支军队不仅取代东晋建立刘宋王朝,而且开展北伐,一度收复洛阳,攻取长安,中原衣冠看到久违的王师重回中原,无不泪沾衣襟。

如果说大敌当前一点儿不担心,甚至表面看上去不当一回事儿,这肯定是不正常的。谢安就是要故作姿态,甚至故弄玄虚,来显示自己的高明,这就是矫情了。这是大概也是魏晋时期的那些名士的一种习惯作派,由此也就不难理解这些“名士”常会有一些非常理举动,甚至是一些出格的行为。比如有一次,谢安与一班“名士”出海。据《晋书卷七十九  列传第四十九(谢安)》:

(谢安)尝与孙绰等泛海,风起浪涌,诸人并惧,安吟啸自若。舟人以安为悦,犹去不止。风转急,安徐曰:‘如此将何归邪?’舟人承言即回。众人咸服其雅量。”

就是说,一次,谢安与孙绰等人泛舟海上,风起浪涌,同船的人都很害怕,而谢安“吟啸自若”,操船的船工看到谢安兴致这么高,便向海深处驶去,海风转急,谢安这才徐徐地说:这样走下去,何时才能回去呢?船工闻言,这才返航,众人无不佩服谢安的雅量。

谢安当然知道这么走下去的结果是什么,但是他就是不愿意自己说出来,以别人着急的样子反衬自己的从容与高明,这就是矫情。这个驾船的老大也真老实,你“高兴”,我就一直开下去,搞得谢安不得不开尊口。除了有点矫情以外,还有一点,就是谢安本来性格沉稳、迟缓。这里有一件事,就是讲谢安做什么事儿都是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的。据《晋书卷七十九  列传第四十九(谢安)》:

“温后诣安,值其理发。安性迟缓,久而方罢,使取帻。温见,留之曰:‘令司马著帽进。’。”

就是说,一次,桓温去找谢安,正值谢安在整理头发,谢安生性迟缓,老半天才搞好,谢安让人去取自己的帻巾。桓温看到后说:不必了,让谢司马就著帽过来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