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元超
潘元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2,026
  • 关注人气:6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隋炀帝凿运河下扬州并非为琼花美女

(2016-09-21 09:05:21)
标签:

读书

《隋书》

隋炀帝

美女

分类: 我的读史笔记

隋炀帝凿运河下扬州并非为琼花美女

 

    隋炀帝杨广长相很漂亮,从小就聪明好学,父母很喜欢。据《隋书卷三  帝纪第三(炀帝上)》:

    “上美姿仪,少敏慧,高祖及后(独孤皇后)于诸子中特所钟爱。”

“上好学,善属文,沉深严重,朝野属望。高祖密令善相者来和遍视诸子,和曰:‘晋王(杨广)眉上双骨隆起,贵不可言。’”

就是说,隋炀帝姿貌漂亮,仪容出众,从小就聪慧,隋文帝杨坚和独孤皇后在他们的五个儿子当中特别钟爱老二杨广。隋炀帝好学,善写文章,深沉、威严、厚重,为朝野所属望。隋炀帝暗自命一位叫来和的看相高人给几个儿子相面,来和看到杨广说:晋王眉上双骨隆起,贵不可言。

看相者的话固然让老皇帝兴奋,然而朝野对杨广的属望也并非没有根据,杨广年轻时便不同凡响,尤其是他带兵平定陈国,抓获陈国皇帝陈叔宝,这一年,杨广只有二十一岁。据《隋书卷三  帝纪第三(炀帝上)》:

(开皇)八年冬,大举伐陈,以上(杨广)为行军元帅。”

就是说,隋文帝开皇八年,即公元588年,冬,隋朝大举征伐陈国,以杨广为元帅。

我们知道,杨广有十分浓重的扬州情节,称帝以后曾三次下扬州,还会说一口地道的扬州话。隋炀帝是弘农郡华阴人,华阴就是今陕西华阴县,那么隋炀帝作为一个北方人,为什么特别钟爱扬州呢?这应该与隋炀帝当年长期担任扬州刺史有关。

隋朝平定陈国后,杨广拜并州刺史,驻藩太原。不久,刚刚平定的江南地区爆发大规模叛乱,失去利益的江南贵族高智慧等人反叛朝廷。这个时候,镇守江南的是隋文帝的第三子秦王杨俊,杨俊时任“扬州总管四十四州诸军事,镇广陵”,广陵就是扬州。杨俊不仅无法控制江南地区,更无力平叛。

隋文帝为平定叛乱,加强对江南地区的控管,将自己最得意的儿子老二杨广派往江南任扬州总管,一年回京城一次。据《隋书卷三  帝纪第三(炀帝上)》:

“江南高智慧等相聚作乱,徙上为扬州总管,镇江都,每岁一朝。”

同时隋文帝又派遣大将军越国公杨素前往江南,与杨广一起平定高智慧等人的叛乱。据《隋书卷四十八  列传第十三(杨素)》:

“浙江贼帅高智慧自号东扬州刺史,船舰千艘,屯据要害,兵甚劲。素击之,自旦申,苦战而破。”

就是说,高智慧自称东扬州刺史,拥有战舰上千艘,占据要害之地,军力十分强劲。杨素率军队讨伐,从早上一直战至傍晚,经过苦战,打败高智慧。

杨广任扬州总管,这一年是隋文帝开皇九年,即公元589年,当时杨广只有二十二岁。杨广从这个时候开始一直到公元600年回京城任太子之前,一直在扬州总管这个职位上,历时十余年。所以杨广对扬州包括江南地区的了解是非常深刻的,感情自然也非常深厚。

隋炀帝喜欢扬州是肯定的,然而隋炀帝重视扬州并非仅仅是喜欢,而是有他深远的战略考量,重视扬州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稳定江南,控制江南。

隋炀帝很清楚隋朝真正的敌人在西北,只有稳定江南,才能经略西北。这一点当年的前秦国宰相王猛已经看的很清楚了,他临死时告诫苻坚不要图谋东晋。据《晋书卷一百十四  载记第十四(王猛)》:

“晋虽僻陋吴越,乃正朔相承。亲仁善邻,国之宝也。臣没之后,愿不以晋为图。鲜卑、羌虏,我之仇也,终为人患,宜渐除之,以便社稷。”

就是说,晋国虽然偏居吴越,然而他们传承了华夏正统。与邻友善,乃国家之宝。我死以后,希望不要图谋晋国。鲜卑、羌虏才是我之大敌,终为大患,应逐渐除掉,以安社稷。

杨广有丰富的人生经历,他在任扬州总管其间,还曾挂帅出征突厥。这不仅仅是隋文帝对这个儿子格外看重,屡屡委以重任,更重要的是因为杨广以前曾任并州刺史,对突厥很熟悉。据《隋书卷三  帝纪第三(炀帝上)》:

“后数载,突厥寇边,复为行军元帅,出灵武,无虏而还。”

就是说,杨广任扬州总管后数年,突厥侵犯隋朝边界,杨广又重任行军元帅,出师灵武,没有虏获突厥人,回师。

    也许正因为杨广在西北任职(并州刺史),所以不仅了知西北的重要,这片土地自秦汉以来一直为英雄用武之地,这对于一心要比肩秦皇汉武的杨广的吸引力很大。公元605年,做了杨广皇帝对经略西北的兴趣有更是有增无减。当时有个叫裴矩的大臣利用职务之便撰写了《西域图记》三卷,杨广看后大为高兴,由此更坚定他经略西域的决心。据《北史卷三十八  列传第二十六(裴矩)》:

“时西域诸蕃多至张掖与中国交市,帝(杨广)令矩章其事。矩知帝方勤远略诸胡至者,矩诱令言其国山川险易,撰《西域图记》三卷,入朝奏之。”

“帝大悦。赐物五百段,每日引矩至御座,亲问西方之事。矩盛言胡中多诸宝物,吐谷浑易可吞并。帝由是甘心,将通西域,西夷经略,咸以委之。”

后来杨广做皇帝果然出兵大破吐谷浑,拓地数千里,震动诸蕃。据《北史卷三十八  列传第二十六(裴矩)》:

“竟破吐谷浑,拓地数千里。并遣兵戎之,每岁委输巨亿万计。诸蕃惧慑,朝贡相续。”

公元600年,做了二十年太子的隋文帝的大儿子杨勇被废,杨广成功骗夺太子之位。四年以后,公元604年七月,隋文帝杨坚死,杨广即皇帝位,史称隋炀帝。

隋炀帝杨广格局很大,他仰慕秦皇汉武的文治武功,有着巨大的人生抱负。杨广自己也非常努力,我们从他做皇帝之初着手所做的几件事情上便可了解一二,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所谓“西筑长城,东开运河”。

隋王朝崛起于北方,建都长安,虽然灭掉陈国,平定了江南,但是当时的隋朝基本上还是一个北方政权,对江南的控制十分脆弱,高智慧等人的叛乱就是个证明。南朝在江南经营了四百年,有着根深蒂固的势力,隋炀帝任扬州总管十余年,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当皇帝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政治中心向东移,营建洛阳,建立第二政治中心,并在此基础上加强对东南地区的控制。

隋炀帝即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营建洛阳,第一次出行的地点是洛阳,第一个营建的军事工程在洛阳,所发的第一道诏书也是关于洛阳的。这是隋炀帝的大战略,所谓“得中原者得天下”,他要走出关中,雄霸天下。应该说,隋炀帝比他父妾老皇帝隋文帝有着更加宽广的视野,这与隋炀帝当年在南方(扬州总管)和北方(并州刺史)均任过职、打过仗有很大的关系。

公元604年,十一月,也就是隋炀帝即皇帝位仅仅四个月,便巡幸洛阳,大修军事设施,并颁发阐述自己政治主张的诏书。据《隋书卷三  帝纪第三(炀帝上)》:

(仁寿四年)十一月乙未,幸洛阳。丙申,发丁男数十万掘堑,自龙门东接长平、汲郡,抵临清关,度河,至浚仪、襄城,达于上洛,以置关防。

癸丑,诏曰:乾道变化,阴阳所以消息,沿创不同,生灵所以顺叙。若使天意不变,施化何以成四时,人事不易,为政何以理万姓!《易》不云乎:‘通其变,使民不倦’;‘变则通,通则久。’‘有德则可久,有功则可大。’朕又闻之,安安而能迁,民用丕变。是故姬邑两周,如武王之意,殷人五徙,成汤后之业。若不因人顺天,功业见乎变,爱人治国者可不谓欤!

然洛邑自古之都,王畿之内,天地之所合,阴阳之所和。……今可于伊洛营建东京,便即设官分职,以为民极也。”

就是说,公元604年,十一月,隋炀帝驾临洛阳。征发数十万丁役开挖堑壕,设置关卡。几天后,隋炀帝颁下诏书,诏书说:

    阴阳寒暑是由于自然的变化,生灵多样在于创生的不同。若自然不变则一年不能为四季,人事不变则为政不能理万姓!《易》不是说过嘛:“通其变,使民不倦”;“变则通,通则久。”“有德则可久,有功则可大。”我又听说,能安民而又能迁徙的,则百姓社会才能有大变化。所以过去殷人五次迁徙,从而成就殷商的大业。如果不能因人事、顺天时,以变化来成就大隋的功业,那么这个国家的皇帝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呢!洛阳自古就是国都,乃天地、阴阳汇合之所在。现在营建洛阳,设立官职,是一件极重要的事情。

这份诏书可以说是隋炀帝的政治宣言。隋炀帝一心求新,求变,求扩张。从这个诏书当中,我们大致能看出隋炀帝杨广巨大的人生抱负,这是个绝不会安于现状的人。

隋炀帝大业元年,即公元605年,三月,也就是在他隋炀帝下达诏书的四个月后,他下令大臣杨素等人大举营建洛阳。据《隋书卷三  帝纪第三(炀帝上)》:

(大业元年)三月丁未,诏尚书令杨素、纳言杨达、将作大匠宇文恺营建东京,徙豫州郭下居人以实之。”

(大业元年三月)徙天下富商大贾数万家于东京。”

就是说,公元605年三月,诏尚书令杨素、纳言杨达、将作大匠宇文恺营建洛阳,建造了造了景仁宫等建筑;又将豫州城外居住的人迁徙到洛阳。隋炀帝不仅向洛阳移民,又迁徙天下富户、富商大贾数万家充实洛阳。

隋炀帝为进一步加强洛阳的作用,后来更是将洛阳地位升级,改东京为东都。京与都虽一字之差,级别与权利待遇就大不一样了。据《隋书卷三  帝纪第三(炀帝上)》:

(大业)五年(公元609年)春正月丙子,改东京为东都。”

就是说,洛阳也是国都,办事机构与京城是一样的。

隋炀帝在经营洛阳的同时,又开挖通济渠(大运河的一部分),连通黄河与淮河。据《隋书卷三  帝纪第三(炀帝上)》:

(大业元年三月)辛亥,发河南诸郡男女百余万(《北史卷十二  隋本纪下第十二》称“发河南诸郡男女七百万”),开通济渠,自西苑引穀、洛水达于河,自板渚引河通于淮。”

就是说,隋炀帝动用民工一百余万人开辟了通济渠。从西苑引谷水、洛水到黄河,又从板渚引黄河水经过荥泽进入汴水,再从大梁以东引汴水进入泗水到淮河。

隋炀帝又征发淮南的百姓十万余人向南开凿运河,即“邗沟”,从山阳(淮安)一直到长江。由此连通了黄河与淮河(通济渠)、淮河与长江(邗沟)的航道,大运河初步形成。

实际上,象开凿运河这么大的工程,并非一蹴而就。在隋炀帝之前,隋朝老皇帝隋文帝为征伐陈国的需要,于开皇七年,即公元587年,曾开挖连通淮河与长江的运河,当时是隋文帝杨坚为了平定江南,做战略准备。据《隋书卷一  帝纪第一(高祖上)》:

(开皇七年夏四月)庚戌,于扬州开山阳(今江苏淮安)渎,以通漕运。”

就是说,公元589年,隋文帝从淮安到扬州开凿连通淮河至长江的运河。

隋炀帝开挖运河的同时,又大造各种舟船。据《隋书卷三  帝纪第三(炀帝上)》:

(三月)庚申,遣黄门侍郎王弘、上仪同於士澄往江南采木,造龙舟、凤艒mo 小船)、黄龙、赤舰、楼船等数万艘。”

就是说,隋炀帝派遣黄门侍郎王弘、上仪同於士澄前往江南采伐大木,建造各种船只大小数万艘。

我们看到在短短的一年二个月的时间里,隋炀帝营建洛阳,修筑长城,征发百余万民役开挖千里运河,又造各种船只数万艘,要完成这么大的工作量就是放在今天也是难以想象的。

隋炀帝这一系列的决定,包括营建洛阳、开凿通济渠、大规模造船等都是在大业元年三月这一个月之内下达的,可见这是隋炀帝早就计划好的,是有组织有计划的国家战略。其目的一是稳定与控制江南,二是向西、向东开疆拓土。所谓“西筑长城,东开运河”,并非是隋炀帝一时心血来潮。接下来我们说一说隋炀帝为何要下扬州,他三下扬州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一、隋炀帝第一次下扬州。

 

隋炀帝大业元年,即公元605年,八月,隋炀帝第一次下扬州,距他登基坐皇帝只有一年零二个月。据《隋书卷三  帝纪第三(炀帝上)》:

“八月壬寅,上御龙舟,幸江都。以左武卫大将军郭衍为前军,右武卫大将军李景为后军。文武官五品已上给楼船,九品已上给黄蔑。舳舻zhu lu相接,二百余里。”

就是说,公元605年八月,隋炀帝第一次下扬州。整个船队有前军,有后军,五品以上的官员乘的都是楼船,船队前后相连,绵延二百余里。

隋炀帝的舟船前后相接,浩浩荡荡,绵延二百余里,可以想象,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船队,又是何等壮观的场面。灯火照耀江河陆地,骑兵在西岸护卫行进,旌旗蔽野,简直就是一座行走的城市。队伍所经过的州县,五百里内都命令进献食物。

如果仅仅是为了去一趟扬州,或者说是巡幸,完全没有必要搞这么大规模的船队,这样的规模已经不能用奢华来解释了。实在讲这是隋炀帝有意为之,是一种实力的展示,或者说是在夸耀,他要告诉江南的那些贵族势力,你们不要再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隋炀帝来到扬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扬州地区的百姓免除税赋。当年隋炀帝在这里任父母官,现在做了皇帝,算是给当地百姓的一份福利。据《隋书卷三  帝纪第三(炀帝上)》:

“(大业元年)冬十月已丑,赦江淮以南。扬州给复五年,旧总管内给复三年。”

就是说,公元605年,十月,隋炀帝下诏,扬州免税赋五年,当年任扬州总管时所属地区免税赋三年。

扬州是隋炀帝发迹的地方。隋炀帝回到扬州看望故旧,大规模免除税赋,似乎也有汉刘邦当年“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的味道。然而隋炀帝回扬州其主要目的还是为了稳定人心,是为了加强对江南的控制。

隋炀帝在扬州过了一冬,第二年开春,隋炀帝才从扬州回京。据《隋书卷三  帝纪第三(炀帝上)》:

“(大业二年606)三月庚午,车驾发江都。”

“(大业三年607)三月辛亥,车驾还京师。”

就是说,隋炀帝从扬州出来,在外面走了一年才回到京城长安。其间,隋炀帝在洛阳呆了很长时间。

隋炀帝稳定江南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要打高丽。隋炀帝从扬州回来的第二年,就是大业四年,即公元608年,隋炀帝下令开挖永济渠,将这条大运河又向北延伸到今天的北京南,为征伐辽东做准备。据《隋书卷三  帝纪第三(炀帝上)》:

(大业)四年春正月乙已,诏发河北诸郡男女百余万开永济渠,引沁水南达于河(黄河),北通涿郡(今天的涿州市,北京南)。”

就是说,公元608正月,下诏征发男女民夫百余万开凿永济渠,就是京杭大运河北段。

    为什么是征发“男女民夫”呢?那一定男丁不足了,所以连妇女都用上了,隋朝的“铁姑娘”。这也是百余万人的大工程,这段运河构成后来的“京杭”大运河的北段。

隋炀帝之所以这么大规模建设国家工程,连续大规模使用民力,就是为了效法秦皇汉武,实现其雄霸华夏的雄心。当时隋朝的国力十分强盛,国土广阔,人口众多,就是后来的唐帝国也不能与之相比。隋炀帝有这个底气,也有这个自信。据《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十  隋纪四  隋炀帝大业五年(六零九)》:

“是时天下凡有郡一百九十,县一千二百五十五,户八百九十万有奇。东西九千三百里,南北万四千八百一十五里。隋氏之盛,极于此矣。”

就是说,当时,国家有一百九十个郡,一千二百五十五县,八百九十万余户。国土面积东西九千三百里,南北万四千八百一十五里,隋朝之盛,此时达到极至。

但是隋炀帝在数年之间,连续大规模使用民力,而且不能科学施工,只求速度,不求效率,浪费甚巨,甚至不顾惜人的生命,也为后来国家倾覆埋下祸根。比如隋炀帝于大业三年、四年,两次在西北大漠建造长城,这又是一项巨大的军事工程。据《隋书卷三  帝纪第三(炀帝上)》:

(大业三年607七月)发丁男百余万筑长城,西距榆林,东至紫河,一旬而罢,死者十五六。”

    (大业四年608秋七月壬申,发丁男二十余万筑长城,自榆谷而东。”

就是说,公元607年,隋炀帝征发男丁一百余万筑长城,从榆林到紫河,十天便告完成,百余万民夫死掉一半还多。第二年,即公元608年,隋炀帝再次征发民夫二十余万,自榆谷向东再筑长城。

    从筑长城这件事儿上,我们看到隋炀帝的确有好大喜功的一面。筑长城这么大的工程,十天便告完成,一百多万人的规模,组织工作十分繁杂,十天之内,五六十万人死,埋都来不及。隋炀帝如此不爱惜民力,甚至是不顾惜人的生命,实在是太过残酷了。

 

二、隋炀帝第二次下扬州。

 

距第一次下扬州后,时隔五年,即公元610年,隋炀帝再次下扬州,其目的还是为安抚稳定江南,也为征伐辽东做最后的准备。据《隋书卷三  帝纪第三(炀帝上)》:

(大业六年610三月癸亥,幸江都宫。”

(大业六年610夏四月丁未,宴江淮已南父老,颁赐各有差。”

就是说,公元610年,隋炀帝再下扬州。到了扬州以后,举行盛宴,宴请江南父老,又分别赐予多少不等的钱物。

我们看到,隋炀帝到扬州的一系列的举动,无不是笼络人心,加强控制,维护统治。隋炀帝与那个时代北朝历代的统治者大多采取严刑峻法不同,隋炀帝采取的是怀柔,不仅在江南,对突厥也一样,所花费的钱更多。

隋炀帝自登基以来,筑长城,开运河,下江南,目的就是要掌控远在西北、辽东、余杭等广大地域,同时为征伐高丽做准备。那么隋炀帝为什么一定要征伐高丽呢?我们从下面隋炀帝的这篇诏书当中可以看的很清楚。据《隋书卷三  帝纪第三(炀帝上)》:

(大业七年611二月)乙亥,上自江都御龙舟入通济渠,遂幸涿郡(北京南)。壬午,诏曰:‘武有七德,先之以安民。政有六本,兴之以教义。高丽高元,亏失藩礼,将欲问罪辽东,恢宜胜略。虽怀伐国,仍事省方。今往涿郡,巡抚民俗。其河北诸郡及山西、山东年九十已上者,版授太守,八十者,授县令。”

就是说,大业七年(611)二月,隋炀帝从扬州走运河入永济渠,来到涿郡,就是今天的河北涿州(北京南)。下了一道诏书。诏曰:

    “为武以安民为先,为政以兴教为本。高丽皇帝高元,不遵守其做为藩国应有的礼节,必须予以讨伐,以恢复原有的秩序。到这里虽然是谋划讨伐事宜,仍要视察地方。这次往涿郡,巡视风俗,抚慰百姓。给予河北各郡年长者享受太守、县令的待遇。”

从这道诏书中,我们看到有这么几个意思:一、必须征伐高丽,原因是“高丽高元,亏失藩礼”;二、巡抚涿郡,勘问民俗;三、抚慰父老,给予年高者福利。

隋炀帝于公元612年、613年、614年三次征伐高丽,均无功而返,搞得元气大伤。

 

三、隋炀帝第三次下扬州。

 

大业十二年(616),即公元616年,隋炀帝第三次下扬州。隋炀帝这次下扬州,感觉比较勉强,此时国家已经一塌糊涂了。由于隋炀帝隋朝三次征伐高丽均无功而返,耗费了国家巨额财富,又死了很多人,搞得国家遍地反叛,烽烟四起,几乎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所以,隋炀帝这次下扬州,有避难的意思,隋炀帝认为自己在扬州经营了那么多年,自认为那里是他最保险的地方。

隋炀帝临别留诗给宫人:“我梦江南好,征辽亦偶然。”从中我们也能感受到隋炀帝自己隐隐透出几分后悔的意思。本来一个大好的局面,现在被搞成这个样子,想必隋炀帝自己也在反思,可是一切都晚了。隋炀帝虽然抱负很大,大的战略也没有错,但是他在具体做法过于草率,加上本人好大喜功,盲目轻敌,结果搞得江山岌岌可危。

隋炀帝要远走江南,也许他是想效法前朝先暂时避居江左,找机会东山再起。但是满朝大臣不愿意走,这些官员知道,这一走恐怕永远回不来了。据《隋书卷四  帝纪第四(炀帝下)》:

(大业十二616秋七月)甲子,幸江都宫,以越王侗、光禄大夫段达、太府卿元文都、检校民部尚书韦津、右武卫将军皇甫无逸、右司郎卢楚等留后事。奉信郎崔民象以盗贼充斥,于建国门上表,谏不宜巡幸。上大怒,先解其颐,乃斩之。”

就是说,公元616年,七月,隋炀帝第三次下扬州,奉信郎崔民象在建国门上表劝阻,隋炀帝大怒,残忍的将其斩杀。

此时隋朝各地反叛风起云涌,最致命的是隋炀帝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李密的反叛,这个人让隋炀帝的王朝以及他隋炀帝自己的命运彻底走到了尽头。据《隋书卷四  帝纪第四(炀帝下)》:

(大业十三年617二月)庚寅,贼帅李密、翟让等陷兴洛仓。越王侗遣虎贲郎将刘长恭、光禄少卿房崱ze击之,反为所败,死者十五六。庚子,李密自号魏公,称元年,开仓以赈群盗,众至数十万,河南诸郡相继皆陷焉。”

就是说,公元617年,二月,李密、翟让等人攻陷陷位于洛阳东边的兴洛仓。朝廷讨伐,反被李密击败,官军战死者十之五六。几天后,李密自立为王,打开兴洛仓将粮食赈济造反者,一下子聚集了数十万人,河南各郡相继被李密等人攻陷。

李密的势头越来越盛,甚至连一些官军也都叛降李密。据《隋书卷四  帝纪第四(炀帝下)》:

(大业十三年617夏四月)是月,光禄大夫裴仁基、淮扬太守赵佗等并以众叛归李密。”

(大业十三年617九月)是月,武阳郡丞元宝藏以郡叛归李密,与贼帅李文相攻陷黎阳仓。”

就是说,公元617年,六月,光禄大夫裴仁基、淮扬太守赵佗等叛降李密。九月,淮扬太守赵佗不仅叛降李密,而且还与李密手下一道攻陷国家粮库“黎阳仓”。

李密的反叛对隋炀帝的打击是致命的,隋朝的天下随时都有土崩瓦解的可能。面对这种残局窘境,一种不安的情绪在隋炀帝的御林军“骁果”中蔓延,为了安定军心,隋炀帝做出决定,搜罗江都地区的女子配给自己的御林军。据《隋书卷四  帝纪第四(炀帝下)》:

(大业十三年617九月己丑,帝括江都人女寡妇,以陪从兵。”

就是说,公元617年,九月,隋炀帝下令搜括扬州人家的女子、寡妇,让这些女子陪从士兵。

大业十三年,即617年,十一月,唐公李渊攻入长安,不仅把隋炀帝的老巢给端掉了,而且还把隋炀帝给废了,扶持隋炀帝的一个孙子为帝,并改元。据《隋书卷四  帝纪第四(炀帝下)》:

(大业十三年617十一月丙辰,唐公入京师。辛酉,遥尊帝为太上皇,立代王侑为帝,改元义宁。上起宫丹阳,将逊于江左。有乌鹊来巢幄帐,驱不能止。”

就是说,公元617年,十一月,唐公李渊攻入隋都城长安。几天后,废掉隋炀帝的天子,奉他为太上皇,立隋代王杨侑为皇帝,改元义宁。隋炀帝出扬州,打算避居江左。有乌鸦在其大帐上面筑巢,赶都赶不走。

古人视乌鸦为不祥之物,这个时候,隋炀帝真是狼狈到极点,所谓“群盗蜂起,豺狼塞路,南巢遂往,流彘不归”。隋炀帝似乎也接受了这种命运,看到大势已去,打算避居江左,另做它图。但是,情况似乎并不妙,不仅天降凶兆,而且那些从北方过来的军人也不愿意跟他走。据《隋书卷四  帝纪第四(炀帝下)》:

(隋恭帝义宁)二年(公元618三月,右屯卫将军宇文化及,虎贲郎将司马德堪、元礼、监门直阁裴虔通,将作少监宇文智及,武勇郎将赵行枢,鹰扬郎将蒙景,内史舍人元敏,符玺朗李覆、牛方裕,千牛左右李孝本、弟孝质,直长许弘仁、薛世良,城门朗唐奉义,医正张恺等,以骁果作乱,入犯宫闱。上崩于温室,时年五十。萧后令宫人撤床为棺以埋之。”

就是说,公元618年,三月,右屯卫将军宇文化及等人煽动“骁果”作乱,闯入禁宫。隋炀帝被弑杀,时年五十岁。他老婆萧太后令宫人撤床为棺将隋炀帝埋葬。

    一个皇帝就这么死了。隋炀帝也是一代英雄,虽然时间短了点,但是他代表了一个时代,就这么一下子,突然间一切都结束了。这个后来影响中国一千多年的人物,竟然就这么死的无声无息,死的窝窝囊囊。

综上所述,隋炀帝下扬州的动机就是要安抚、掌控江南的广大地域,为征伐高丽做准备,实现他“安民”、“兴教”的政治目的。当然前两次是为此目的而去的,第三次不同,有避难的意思。隋炀帝在位期间,虽然雄心很大,也做了不少事情,但是,感觉急了一点,虎头蛇尾,大略有余,雄才不足。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隋炀帝为后来的李唐王朝留下了大量的政治遗产,也为唐王朝的崛起埋下了伏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