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元超
潘元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2,026
  • 关注人气:6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周哪个人做了周隋唐三朝的国丈

(2016-07-06 10:28:11)
标签:

历史

读书

南北朝

独孤信

分类: 我的读史笔记

北周哪个人做了周隋唐三朝的国丈

 

历史上北周大司马独孤信一家出了四位皇后,其中三个是他的女儿,一个是他的外孙女,这在历史上绝无仅有,堪称奇迹。那么这位独孤信是何许人也?这个家又何以能出四位皇后呢?据《周书卷十六  列传第八(独孤信)》:

“独孤信,云中人也,本名如愿。魏氏之初,有三十六部,其先伏留屯者,为部落大人。与魏俱起。”

“父库者,为领民酋长,少雄豪有节义,北州咸敬服之。”

就是说,独孤信,云中(今内蒙古托克托县)人, 本名叫独孤如愿。北魏兴起之初,有三十六个部落,独孤信的祖先是这三十六部落之一的部落首领。其部族与北魏一同崛起。独孤信的父亲独孤库者为部落酋长,少年时便雄健有豪气,重气节,讲义气,北地的人都敬佩服从他。

    独孤信所处的时代正值北魏末年,天下大乱。独孤信避难中山,投奔军阀葛荣,这位部落酋长的儿子,传承了独孤家优秀的基因,长相俊美,不仅“美容仪,善骑射”,而且衣冠服饰也独树一帜,秀出于众。据《周书卷十六  列传第八(独孤信)》:

“信既少年,好自修饰,服章有殊于众,军中号为独孤朗。”

就是说,少年独孤信,喜欢打扮,服饰披挂与众不同,军队中赞称他为独孤郎。

鲜卑人崛起于草原,性格剽悍,善于骑射。独孤信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常常单枪匹马,冲锋陷阵,威风八面,屡立战功。

我们可以想象这位“独孤郎”跃马持弓的英姿,何等的潇洒、英武,以至于独孤信的一个不经意的装束都会引起全城人的模仿。据《周书卷十六  列传第八(独孤信)》:

“信在秦州,尝因猎日暮,驰马入城其帽微侧。诘旦,而吏民有戴帽者,咸慕信而侧帽焉。”

就是说,当年,独孤信在秦州,一次打猎,回来时天色已晚,独孤信驰马入城时,也许是由于颠簸,帽子微微偏向一侧。第二天大早,城内凡戴帽者,无不钦慕独孤信的这种戴法儿将帽子偏向一侧。

不久,军阀葛荣为另一鲜卑军阀尔朱荣所败,独孤信由是追随尔朱荣,屡有政绩;一次偶然,独孤信与同乡宇文泰(后来的西魏太师,北周太祖)相遇,受到宇文泰赏识,由是独孤信赴洛阳进入魏朝廷,受到孝武帝的委任。据《周书卷十六  列传第八(独孤信)》:

“建明初,出为荆州新野镇将,带新野郡守。寻迁荆州防城大都督,带南乡守。频点二部,皆有声绩。贺拔胜出镇荆州,乃表信为大都督。从胜攻梁(南梁朝)下溠戌,破之,迁武卫将军。及胜弟岳为侯莫陈悦所害,胜乃令信入关,抚岳余众。属太祖(北周宇文泰)已统岳兵,信与太祖乡里,少相友善,相见甚欢。因令信入洛请事,至雍州,大使元毗又遣信还荆州。寻征信入朝,魏孝武帝雅相委任。”

就是说,北魏长广王元晔建明初年,即公元530年,独孤信出任镇守新野的领军,兼任新野郡守。不久又迁任荆州城防大都督,兼任南乡太守。独孤信在这两个地方任职政绩突出,颇有声名。北魏大将军贺拔胜镇守荆州,推荐独孤信任大都督。独孤信随贺拔胜攻取南梁朝一个叫下溠戌的地方,独孤信由此提拔为武卫将军。贺拔胜的弟弟贺拔岳被害,贺拔胜令独孤信入关抚率其弟弟剩余的部众。当时宇文泰已经收编了贺拔岳的部队,独孤信与宇文泰是同乡,从小就是朋友,于是彼此相遇不仅没有冲突,而且相见甚欢。宇文泰令独孤信入洛阳想北魏皇帝孝武帝请事,走到雍州,朝廷遣使送信令独孤信回荆州。不久,独孤信入朝,北魏孝武帝很看重他,委以要职。

独孤信所处的北魏已是日落西山,十分衰弱。当时从北方草原崛起的军阀高欢诛灭军阀尔朱荣,把持北魏大权,北魏孝武帝不甘心做高欢的傀儡,最终两人兵戎相见。天平元年(即公元534年)七月,高欢击败孝武帝,孝武帝西走长安。独孤信追随北魏孝武帝入关中。据《周书卷十六  列传第八(独孤信)》:

“及孝武西迁,事起仓卒,信单骑及之瀍chan水名,河南北部一条小河)涧。孝武叹曰:‘武卫(独孤信)遂能辞父母,捐妻子,远来从我。世乱识贞良,岂虚言哉。’即赐信御马一匹,进爵浮阳郡公,邑一千户。”

就是说,北魏孝武帝被迫西迁长安,事情来的很仓卒,独孤信单人独骑在瀍水这个地方追上孝武帝。孝武帝感叹说:独孤信能辞父母,别妻儿,远道而来追随我。都说乱世见忠臣,岂是虚言啊。孝武帝随即赐独孤信御马一匹,进爵浮阳郡公,食邑一千户。

公元534年,九月,高欢在邺城立清河王世子元善见为帝,即东魏孝静帝;长安的宇文泰扶持孝武帝对抗高欢。自此,北魏一分为二,即在长安的西魏,即后来宇文泰的儿子宇文觉取代西魏建立北周;在邺城的东魏,即后来高欢的儿子高洋取代东魏建立北齐。

独孤信在西魏率军队在荆州与东魏大将高敖曹、侯景作战,终因寡不敌众,率残部投奔江南的南梁王朝。梁武帝待独孤信甚厚,独孤信在南梁呆了三年。直到西魏大统三年秋,即公元537年,梁武帝才同意独孤信返回到长安。

这是一个大变革的年代。公元557年,这一年,西魏太师宇文泰的第三子宇文觉取代西魏,建立北周王朝,史称宇文觉为北周孝闵帝,建都长安,接着北周孝闵帝宇文觉有几项重要的任命:

任大司徒、赵郡公李弼为太师;

任大宗伯、南阳公赵贵为太傅、大冢宰;

任大司马、河内公独孤信为太保;

任柱国、中山公宇文护为大司马。

    注意,以上这几位都是北周重量级的人物,然而北周孝闵帝却偏偏任命宇文护为大司马主持朝政,这就有人不服了。据《周书卷十六  列传第八(赵贵)》:

“初,贵与独孤信皆与太祖(北周宇文泰)等夷,及孝闵帝(宇文觉)即位,晋公护摄政,贵自以元勋佐命,每怀怏怏,有不平之色,乃与信谋杀护。及期,贵欲发,信止之。寻为开府宇文盛所告,(赵贵)被诛。”

就是说,当初,赵贵、独孤信都是与北周孝闵帝的父亲宇文泰地位不相上下的哥们儿,当年在魏同朝为臣,等到宇文泰的儿子宇文觉取代西魏登基做了皇帝,任命自己的从兄宇文护为大司马,晋国公,实际上就是摄政王。而赵贵认为自己才是北朝的功臣元勋,这个位置应该由他来坐,所以心里怏怏不快,面有不平之色,于是他与独孤信密谋杀掉宇文护。到了约定的时间,赵贵欲行动,结果被独孤信制止。不久此事被告发,赵贵被杀。  

    赵贵被杀,同谋者独孤信当然也跑不了。据《周书卷十六  列传第八(独孤信)》:

“赵贵诛后,信以同谋坐免。居无几,晋公护又欲杀之,以其名望素重,不欲显其罪,逼令自尽于家。时年五十五岁。”

就是说,赵贵被杀后,独孤信虽然当时没有被杀掉,只是因同谋罪被免职。但是没过几天,宇文护便又要杀他,因独孤信名高望重,不便彰显其罪,所以逼令他在家中自杀。时年五十五岁。

    其实这个宇文护并不简单。宇文护是北周太祖宇文泰之兄宇文顥的小儿子。十一岁时,父亲宇文顥就死,宇文护随宇文泰从军。当时宇文泰的几个儿子都太小,很看重这个侄子。据《周书卷十一  列传第三(晋荡公护)》:

“普泰初,自晋阳至平凉,时年十七。太祖诸子并幼,遂委护以家务,内外不严而肃。太祖尝叹曰:‘此儿志度类我。’”

就是说,北魏节闵帝元恭普泰初年,即公元531年,宇文护十七岁,从晋阳至平凉(武威)宇文泰处。宇文泰的几个儿子太小,于是宇文泰将家族之事交给宇文护,内外无不整肃有序。宇文泰曾经感叹说:这孩子的志向气度像我。

我们再来看看宇文护在宇文氏取代魏的关键时刻所起的作用。据《周书卷十一  列传第三(晋荡公护)》:

“太祖西巡至牵屯山,遇疾,驰驿召护。护至泾州见太祖,而太祖疾已绵笃。谓护曰:‘吾形容若此,必是不济。诸子幼小,贼寇未宁,天下之事,属之于汝,宜勉力以成吾志。’护涕泣奉命。行至云阳而太祖崩。护秘之,至长安乃发丧。时嗣子冲弱,强寇在近,人情不安。护纲纪内外,抚循文武,于是众心乃定。先是,太祖常云‘我得胡力’。当时莫晓其旨,至是,人以护字当之。寻拜柱国,太祖山陵毕,护以天命有归,遣人入讽魏帝,遂行禅代之事。”

就是说,一次,宇文泰西巡至牵屯山,病倒,急召宇文护。宇文护走到泾州与宇文泰相遇,此时宇文泰已经病的不行了。宇文泰对宇文护说:我这个样子,恐怕是不行了。几个儿子太小,强敌还没有搞定,天下事就都委托给你了,你一定要勉力去做,以成就我的志向。宇文护流泪奉命。走到云阳这个地方宇文泰死。宇文护秘不发丧,到长安后才公布死讯。当时宇文泰的继承人冲幼,近有强敌,人心不稳。宇文护纲纪内外,抚循文武,众心才安定下来。以前宇文泰常说‘我得胡力’。当时人不知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人都说是指宇文护。宇文护将宇文泰安葬完毕,派人到西魏皇帝那里劝其交出皇权,于是西魏禅皇帝位于北周。

宇文氏之所以能取代西魏建立北周,宇文护功不可没,赵贵等人不服气是没有道理。独孤信虽然死了,但是他的后代却十分昌隆,尤其是这个家的女性,更是了不起。据《周书卷十六  列传第八(独孤信)》:

“信长女,周明敬后;第四女,元贞皇后;第七女,隋文献后。周隋及皇家,三代皆为外戚,自古以来,未之有也。”

据《周书卷九  列传第一》:

“(北周)宣帝杨皇后名丽华,隋文帝长女。”

据《隋书卷三十六  列传第一》:

“后(独孤皇后)姊为周明帝后,长女为周宣帝后,贵戚之盛,莫为与比,谦卑自守,世以为贤。”

综合以上,就是说,独孤信的长女,为北周明帝宇文毓的皇后;第四女,为元贞皇后;第七女,为隋文帝杨坚的皇后。独孤信的外孙女杨丽华,即杨坚与独孤皇后的长女,是北周宣帝宇文贇的皇后。独孤家在三朝皆为外戚,自古以来,独此一家。

独孤信的长女是北周明帝皇后,七女是隋文帝皇后;外孙女是北周宣帝皇后。那么四女元贞皇后是怎么回事儿?事情是这样的。北周时,独孤信与李虎同为佐命大臣,是当时北周的“八柱国家”中的二位。李昞当时在北周任柱国大将军、唐国公,独孤信为太保。二人一时呼风唤雨,左右时局,关系莫逆,独孤信还将自己的四女儿嫁给了李虎的的儿子李昞。这大概是独孤信所做的最有眼光的一件事了,独孤信四女儿与李昞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孩子就是后来的大唐帝国的开创者唐高祖李渊。

唐立国时唐高祖李渊追尊父亲李昞为元皇帝,由此独孤信的这个四女儿独孤氏亦追尊为元皇后。据《旧唐书卷一  本纪第一(高祖)》:

“皇祖讳虎,后魏左仆射,封陇西郡公,与周文帝(宇文泰)及太保李弼、大司马独孤信等以功参佐命,当时称为‘八柱国家’,仍赐姓大野氏。周受禅,追封唐国公,谥曰襄。至隋文帝作(北周)相,还复本姓。(唐高祖)武德初,追尊景皇帝,庙号太祖,陵曰永康。皇考讳昞,周安州总管、柱国大将军,袭唐国公,谥曰仁。(唐高祖)武德初,追尊元皇帝,庙号世祖,陵曰兴宁。”

就是说,唐朝皇祖李虎,后魏宰相,封陇西郡公,当时与宇文泰、李弼、独孤信等人为佐命大臣,当时称为“八柱国家”,赐姓大野。北周受禅,追封李虎为唐国公。杨坚做北周宰相后,又恢复李姓。唐高祖李渊武德初年,追尊自己的祖父李虎为景皇帝。追尊自己的父亲李昞为元皇帝。

如此说来,鼎鼎大名的李世民就是独孤信的四女儿的孙子了,所以一般常说的李世民有四分之一突厥血统大概就是从这儿来的。独孤信这下可牛大了,唐太宗李世民是他的玄外孙。

独孤家的女性个个都了不起,独孤信的三个女儿分别为周、隋、唐三个朝代的皇后,一个外孙女为北周皇后。每一位都有不同凡响的经历和故事,本文主要说一下独孤信的七女,隋文帝杨坚的皇后文献皇后独孤伽罗(公元544年至602年),并想借以说明独孤家的女性有多厉害。据《隋书卷三十六  列传第一》:

“文献独孤皇后,河南洛阳人,周大司马、河内公信之女也。信见高祖(杨坚)有奇表,故以后妻焉,时年十四岁。高祖与后相得,誓无异生之子。后初亦柔顺恭孝,不失妇道。”

就是说,独孤皇后,河南洛阳人,北周大司马、河内公独孤信之女。当初,独孤信看到杨坚相貌不凡,于是将自己的女儿嫁与杨坚为妻,独孤伽罗当时只有十四岁。杨坚与独孤伽罗感情很好,二人相约誓不与其他女子生子。独孤皇后开始也是“柔顺恭孝”,“不失妇道”的。

这里有二点需注意,一是隋文帝与独孤氏二人约定,除独孤外隋文帝不与其他女人生儿育女。的确,杨坚只与独孤氏生有五子,这一点也是杨坚颇为得意的,称一母同胞的五兄弟为“真兄弟”;二是独孤皇后开始时是“不失妇道”,换句话说,后来情况就变了,不守妇道了。而这个变化正是杨坚永远的痛,为隋王朝的短命埋下了伏笔。

独孤伽罗的确不同凡响,传承了这个鲜卑族家庭的优秀基因,不仅长相漂亮,而且有能力、有主见,是个能助夫干大事的奇女子。公元579年,独孤伽罗的女婿北周宣帝死,那么丈夫杨坚做当朝的监国顺理成章。杨坚看到革朝换代的机会来了,兴奋之余又有几分担心。据《隋书卷三十六  列传第一(后妃)》:

“周宣帝崩,高祖居禁中,总百揆,后使人谓高祖曰:‘大事已然,骑兽之势,必不得下,勉之!’”

就是说, 北周宣帝宇文贇死,杨坚坐镇禁宫,总理国家事务,独孤伽罗让人捎话给杨坚:现在事情已经是这样了,已成骑虎之势,下来是不可能了,共勉之!

面对革朝换代的时局,独孤伽罗所表现的不是色变和忧虑,恰恰相反是很兴奋。对独孤伽罗来说,做皇帝女婿死了,于是便鼓动丈夫夺位当皇帝。的确,在杨坚取代北周建立隋王朝的过程中,处处可以看到独孤氏的影子。

公元581年,杨坚受禅,建立隋王朝,立独孤为皇后。独孤皇后开始显露出其剽悍的个性。鲜卑女子的强悍在独孤皇后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杨坚都怕她,所谓“高祖甚宠惮之”。在这里讲几件有关独孤皇后的事情,并借以了解这个奇女子。

一、独孤皇后不贪财,而且很会做人。据《隋书卷三十六  列传第一(后妃)》:

“突厥尝与中国交市(贸易),有明珠一箧qie,价值八百万,幽州总管阴寿白后市之。后曰:‘非我所须也。当今戎狄屡寇,将士罢劳,未若以八百万分赏有功者。’百僚闻而毕贺。”

就是说,一次,突厥人与内地进行贸易时,有一盒价值八百万的明珠,幽州总管阴寿上奏独孤皇后买下来。皇后说:这东西不是我所需要的。当前强寇屡犯,将士辛苦,不如将这八百万分赏给那些有功的人。百官听到皇后这个话以后无不祝贺。

二、参与朝政,断决政务,甚至与隋文帝同朝听政,随时纠正隋文帝杨坚的不当意见。据《隋书卷三十六  列传第一(后妃)》:

“上每临朝,后辄与上方辇而进,至阁乃止。使宦官伺上,政有所失,随则匡谏,多所弘益。候上退朝而同返燕寝,相顾欣然。”

“后每与上言及政事,往往意合,宫中称为二圣。”

就是说,隋文帝每上殿临朝,独孤皇后都与隋文帝同车而往,一直到殿阁门口才分开。独孤皇后让宦官侍从于隋文帝左右,政令有过失,随即谏言纠正,多有助益。等到隋文帝退朝二人又一起返回后宫,相处非常愉快。独孤皇后常与隋文帝谈及政事,往往与隋文帝意见相合,被称为“二圣”。

这个事情起码可说明这么几点,一是隋文帝杨坚与独孤皇后每天一同上朝又一同下朝,隋文帝几乎没有单独与其他人相处的时间;二是独孤皇后直接参与朝政,与杨坚一起决断政务,这在历史上是比较少见的。三是独孤皇后不仅是参与朝政,又与文帝一起返回寝宫,可谓寸步不离,只差上殿坐朝了。四是二人被称为“二圣”,可见独孤皇后的地位之高,简直就是第二个皇帝了。

三、独孤皇后很会笼络人心,在干政的问题上说一套做一套。据《隋书卷三十六  列传第一(后妃)》:

“后早失二亲,常怀感慕,见公卿有父母者,每为致礼焉。有司奏以《周礼》百官之妻,命于王后,宪章在昔,请依古制。后曰:‘以妇人与政,或从此渐,不可开其源也。’不许。”

就是说,独孤皇后父母死的早,常常怀念,羡慕别人父母双全,见到公卿有父母的,一定会让这些人代她向他们的父母致礼。百官群臣上奏说:按照《周礼》规定,百官大臣妻子爵位品级的封赏,应该由王后发布。请求依照古代的制度办事。独孤皇后说:妇人干政或许从此就会逐渐盛行,我不能开这个头。

隋文帝的这些大臣眼头子很活络,看到独孤皇后这么喜欢参与政事,皇帝也乐在其中,于是一帮人拍马屁,干脆找出一个王后理政的依据,给个名分,大家挑明了算了。但是,独孤皇后不愿意这么干,表面文章还要做,不愿意让人抓把柄。

四、家教严格,告诫自己的女儿要严守妇德。据《隋书卷三十六  列传第一(后妃)》:

“后每谓诸公主曰:‘周家公主,类无妇德,失礼于舅姑,离薄人骨肉,此不顺事,尔等当戒之。’”

就是说,独孤皇后常常对自己的几个女儿说:以前周家的公主,都像那些没有德行操守的妇人,对自己的舅、姑家非常失礼,骨肉情感淡漠,这不是什么好事,你们应当戒除这些事情。

五、独孤皇后很有主见,这个草原上长大的鲜卑女子,无一般妇人儿女柔弱之情。据《隋书卷三十六  列传第一(后妃)》:

“大都督崔长仁,后之中外兄弟也,犯法当斩。高祖以后之故,欲免其罪。后曰:‘国家之事,焉可顾私!’长仁竟坐死。后异母弟陀,以猫鬼巫蛊,咒诅于后,当坐死。后三日不食,为之请命曰:‘陀若蠹政害民者,妾不敢言。今坐为妾身,敢请其命。’陀于是减死一等。”

“后颇仁爱,每闻大理决囚,未尝不流涕。”

就是说,大都督崔长仁,是独孤皇后的表兄弟,犯法当斩。隋文帝因为独孤皇后的缘故,想赦免他。独孤皇后说:国家的事情,怎能顾及私情!崔长仁由此被杀。独孤皇后的同父异母弟弟独孤陀,用邪术巫蛊诅咒独孤皇后,论罪当处死。独孤皇后三日不食,为这位弟弟请命,说:独孤陀如果是个乱政害民者,我不敢说什么。然而,他现在因我而死,我敢于为他请命。于是独孤陀免于一死。独孤皇后有仁爱之心,每次听到处决死囚,没有不流泪的。

    六、独孤皇后秉性俭约,隋文帝曾经配制止泻的药,须用胡粉一两。这种东西平常宫中不用,多方搜求,最后还是没有得到。隋文帝又曾经想赏赐柱国刘崇的妻子一件织成的衣领,宫中也没有。(据《资治通鉴》)

七、独孤皇后性格霸悍,妒忌。《隋书》对此有八个字的评价:“高祖甚宠惮之。”独孤皇后对隋文帝看得很严,尤其是不让他接触其他女人,有些事儿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据《隋书卷三十六  列传第一(后妃)》:

(独孤皇后)性尤妒忌,后宫莫敢进御。尉迟迥女孙有美色,先在宫中。上于仁寿宫见而悦之,因此得幸。后伺上听朝,阴杀之。上由是大怒,单骑从苑中而出,不由径路,入山谷间二十余里。高颎、杨素等追及上,扣马苦谏。上太息曰:‘吾贵为天子,而不得自由!’高颎曰:‘陛下岂以一妇人而轻天下!’上意少解,驻马良久,中夜方始还宫。”

就是说,独孤皇后尤为妒忌,后宫佳丽虽众,但是没有人能够来到隋文帝身边。大臣尉迟迥的孙女长得很漂亮,开始在后宫。隋文帝在仁寿宫看到她很喜欢,因此得到宠幸。独孤皇后趁隋文帝上朝的时候,暗地里将此女杀了。隋文帝由此大怒,一个人骑马从后苑出来,走入一条荒野小径,深入山谷二十余里。大臣高颎、杨素等人追上隋文帝,拉着马苦谏。隋文帝叹息道:我贵为天子,却没有自由!高颎说:陛下怎能因为一个妇人而不顾天下呢!隋文帝怒气稍稍缓和,在山里呆了很长时间,半夜才回到宫中。

这件事独孤做的的确始过分了。搞的杨坚都不称自己为“朕”而称“吾”了,感叹自己连这点家都当不了,自己还是天子吗?而所谓的“发怒”也不过是自己一个人跑到荒山老林里面。杨坚回到宫中,虽然两人矛盾的到缓和,但是,自此杨坚对独孤皇后的宠幸颇为衰减。独孤皇后不仅对自己的老公看得紧,连大臣也看的很紧。据《隋书卷三十六  列传第一(后妃)》:

“后见诸王及朝士有妾孕者,必劝上斥之。”

就是说,独孤皇后看到各位亲王以及各位大臣的小妾有孕者,一定劝隋文帝斥责这个人。

这个事情还没有完。独孤对大臣高颎称自己为“一妇人”一直怀恨在心,对其多加诋毁。据《隋书卷三十六  列传第一(后妃)》:

(独孤皇后)闻熲谓己为一妇人,因此衔恨。又以熲妇人死,其妾生男,益不善之,渐加谮毁,上亦每事唯后言是用。”

就是说,独孤皇后听说高颎称自己“为一妇人”,怀恨在心。又加之高颎的老婆刚死死,暗地里娶的小妾生了一个男孩,独孤皇后由此诋毁高颎,而隋文帝对独孤皇后几乎是言听计从。后来高颎因卷入太子杨勇被废这件事,由此高颎不仅被隋文帝疏远,还差一点被杀掉。而这一切就因为独孤皇后的一句话。据《隋书卷四十一  列传第六(高颎)》:

“时太子失爱于上,潜有废立之意。谓熲曰:‘晋王妃有神凭之,言王必有天下,若之何?’熲长跪曰:‘长幼有序,其可废乎!’上默然而止,独孤皇后知熲不可夺,阴欲去之。初,(高颎)夫人卒,后言于上曰:‘高仆射老矣,而丧夫人,陛下何能不为之娶!’上以后言谓熲,熲流涕谢曰:‘臣今已老,退朝之后,唯斋居读佛经而已。虽陛下垂哀之深,至于纳室,非臣所愿。’上乃止。至是熲爱妾产男,上闻之极欢,后甚不悦。上问其故,后曰:‘陛下当复信高颎邪?始陛下欲为熲娶,熲心存爱妾,面欺陛下。今其诈已见,陛下安得信之!’上由是疏熲。”

就是说,当时,隋文帝夫妇有废掉太子杨勇之意,主要是独孤皇后想废掉太子。隋文帝对高颎说:晋王杨广的妃子萧氏有神能,预言杨广必有天下,你认为如何?高颎说:长幼有序,太子不可废啊!隋文帝默然,不再说什么,独孤皇后知道高颎的意见不可改变,便暗中要搞掉他。当初,高颎夫人死,独孤皇后对隋文帝说:高仆射老来丧妻,陛下应该为他续娶。隋文帝将独孤皇后的话说给高颎,高颎流泪感谢说:臣老了,退朝之后,只是居书房读佛经而已。虽然陛下对老臣关爱至深,至于再娶,非我所愿。隋文帝于是作罢。现在高颎的爱妾生了一个男孩,隋文帝非常高兴,但是独孤皇后十分不悦,隋文帝问她为什么不高兴,回答说:陛下还能相信这个高颎吗?当初陛要为他娶妻,而高颎心存爱妾,当面欺骗陛下。现在你看到他的狡诈了吧,陛下还能相信这个人吗!隋文帝由此疏远高颎。

这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独孤家是那个时代了不起的家族,独孤家的女性在周、隋、唐三个朝代都做了皇后,这是个什么概念?绝不是仅仅用一个“牛”字所能说清楚的,可以说,独孤家的这些女人成就了一个时代,而成就这一切的正是独孤信,这个人堪称天下第一老丈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