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元超
潘元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1,080
  • 关注人气:6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隋文帝为何令大臣郑译熟读《孝经》

(2016-05-23 10:53:41)
标签:

读史

隋文帝

《孝经》

分类: 我的读史笔记

隋文帝为何令大臣郑译熟读《孝经》

   

杨坚在取代北周建立隋朝的过程中有二个人起了重要作用,这二个人一个叫刘昉,一个叫郑译。但是,这二个人显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隋书》对刘昉有六个字的评价:“性轻狡,有奸术。”对郑译的评价则更差,《隋书》说:“译性轻险,不亲职务,而赃货狼籍。”一个人开创事业,尤其是象杨坚这种建立起一个新的王朝,除自身因素外,需要很多人的帮助,不仅需要君子的玉成,也需要小人的帮衬。这二个人显然属于后者,关键时刻做了其他人做不了的事情。

先说刘昉,此人是博陵望都人,出身官宦之家。父亲刘孟良在北魏时期任职大司农,后期随北魏武帝元修入关。宇文泰杀元修,建立西魏,后来又取代西魏建立北周,拜其刘昉为东梁州刺史,以“技佞”受到宠幸。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刘昉)》:

“周武帝(宇文邕)时,(刘昉)以功臣子入侍皇太子(宇文贇)。及宣帝(宇文贇)嗣位,以技佞见狎,出入宫掖,宠冠一时。”

就是说,北周武帝宇文邕时期,刘昉以功臣子弟的身份入宫侍从于皇太子宇文贇。后来太子即位,是为北周宣帝,由于刘昉擅长戏狎,由是出入宫廷,受到北周武帝的宠幸。

    北周武帝对刘昉宠幸无人可及,然而这位皇帝太短命,仅仅做了二个月的皇帝就死了。临死时,北周宣帝向这位“好哥们”刘昉托孤,交代后事。这一次,北周宣帝实在是找错了人。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刘昉)》:

    “及帝不悆shu  舒适),召昉及之仪(御正中大夫颜之仪)俱入卧内,属以后事。帝暗不能言。昉见静帝幼冲,不堪负荷。然昉素知高祖(杨坚),又以后(宣帝杨皇后)父之故,有重命于天下,遂与郑译谋,引高祖辅政。高祖固让,不敢当。昉曰:‘公若为,当速为之;如不为,昉自为也。’高祖乃从之。”

本来,北周宣帝死的时候,希望刘昉能辅佐自己的儿子幼帝,确保宇文家的江山。不料这刘昉另有想法,将北周的江山社稷送给了杨坚,并且说:“你如果不干,那我就干了”。这里有这么几点:

一、这里说北周静帝幼冲,那么当时小皇帝是几岁呢?宇文贇生于公元573年,于公元579正月年即位时,所以这个小皇帝当时只有六岁。

二、杨坚的女儿杨丽华是北周宣帝宇文贇的皇后,但并非是小皇帝的生母。北周静帝的生母是朱皇后。北周宣帝宇文贇很奇怪,共有“一后四姬”五位皇后,分别是杨皇后、朱皇后、陈皇后、元皇后、尉迟皇后,杨坚的大女儿杨丽华只是其中之一。

一次,北周宣帝宇文贇迁怒杨皇后,扬言要诛其全家。据《隋书卷一  帝记第一》:

“帝有四幸姬,并为皇后,诸家争宠,数相毁谮。帝每忿怒谓曰:‘必族灭尔家!’因召高祖(杨坚),命左右曰:‘若色动,即杀之。’高祖既至,容色自若,乃止。”

如果不是杨坚沉着冷静,一家人就完了。我相信杨坚心里还是很害怕的,也是有准备的。

三、应该说杨坚是被刘昉将推到这个位置上的。据《隋书卷一  帝记第一》:

“帝崩,静帝尊后为皇太后,居弘圣宫。”

宣帝死后,在刘昉等人的运作下,杨坚的女儿帝被尊为皇太后。如此杨坚的女儿有了这样合法的地位,杨坚作为太后的父亲,地位顿时显赫起来。

四、刘昉这个人真是毫无情谊。人家把幼子、江山托付给他,而他却乘人之危,抢了人家的东西。这种窃取他人江山的事情也只有刘昉这种人能做出来。

杨坚入宫辅政,实际就是掌握国家权力。据《隋书卷一  帝记第一》:

“时静帝幼冲,未能亲理政事。内史上大夫御正大夫刘昉以高祖皇后之父,众望所归,遂矫诏引高祖入总朝政,都督内外诸军事。”

所谓矫诏就是违背老皇帝的意志。最后的结果无非有二:一是小皇帝长大以后将权力交还给皇帝;二是自己找机会取而代之。然而历史上但凡这种情况,后来将权力交还的很少,几乎都是取而代之。

    大权在握的杨坚将几位在外藩的亲王召回京城长安扣起来,免生后患。据《隋书卷一  帝记第一》:

“周氏诸王在外藩者,高祖悉恐其生变,称赵王招将嫁女于突厥为词以征之。”

(大象二年)六月,赵王招、陈王纯、越王盛、代王达、滕王逌you 同悠)并至于长安。”

就是说,杨坚以赵王将嫁女于突厥为理由,将在外藩的几位北周亲王全都骗回长安,看关起来。

杨坚因刘昉有大功于自己,投桃报李,给予刘昉高官、厚爵、巨赏。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刘昉)》:

“高祖以昉有定策之功,拜上将军,封黄国公,与沛国公郑译皆为心膂lv。前后赏赐巨万,出入以甲士自卫,朝野倾瞩,称为黄、沛。”

就是说,杨坚初掌政权的时候,对黄国公刘昉、沛国公郑译这些跟随自己起事的人礼遇极其深厚,赏赐的财物不可胜记,并且委以心腹重任,所以朝野上下莫不奉承巴结,称为“黄、沛”。

刘昉这种人本身有缺陷,骨子里十分轻狂,又非常贪财,得志以后表现的就更甚。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刘昉)》:

“昉自恃其功,颇有骄色。然性粗疏,溺于财利,富商大贾朝夕盈门。”

就是说,刘昉自恃有功于杨坚,颇为骄傲自得。但是其性情粗疏,喜欢财货,门前富商大贾一天到晚往来不断。

刘昉不但贪财,而且做为朝廷高官,没有担当。据《隋书卷一  帝记第一》:

“相州总管尉迟迥自以重臣宿将,志不能平,遂举兵东夏,赵、魏之士,从者若流,旬日之间,众至十余万。”

就是说,当时的相州总管大将军尉迟迥认为自己是北周的重臣宿将,不服杨坚,举兵讨伐。

    杨坚不敢怠慢,急派大将韦孝宽前往讨伐。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刘昉)》:

“于时,尉迟迥起兵,高祖令韦孝宽讨之。至武陟,诸将不一。高祖欲遣昉、译一人往监军,因谓之曰:‘须得心膂以统大军,公等二人,谁当行者?’昉自言未尝为将,译又以母老为请,高祖不怿。”

就是说,前线作战的诸将意见不一致,杨坚需急派一名在朝廷影响足够大的官员前去协调。杨坚想派刘昉或郑译二人其中的一个前往,刘昉以自己从未带过兵为由推脱,而郑译以自己母亲年龄大为由也不愿前往。杨坚很不高兴。

这个时候有个叫高颎的人愿意前往,于时,杨坚派此人前往。高颎去了以后很快讨平尉迟迥等人。

当时,杨坚刚刚掌权,人心不稳,除尉迟迥以外,又有王谦、司马消难等人相继起兵反对杨坚。杨坚寝食不安,十分忧虑,但是,刘昉不以为意,纵酒逸乐,荒于政事,杨坚深恨之。

后来杨坚以高颎代刘昉为司马主持朝政,并渐渐疏远刘昉。公元581年,杨坚受北周皇帝禅位,建立隋朝,称为隋王朝的开国皇帝,史称隋文帝。而这个时候刘昉被杨坚彻底抛弃,所谓“闲居无事,不复任使”

对杨坚登上帝位帮助很大的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上面提到的不愿上前线出征杀敌的郑译。与刘昉一样,郑译之所以能对杨坚成就大业起到关键性作用也是其独特的位置所决定的。

郑译出身官宦,家世显赫,父亲郑道邕,北周司空。说起来这个郑译还是北周皇亲。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郑译)》:

“译从祖开府文宽,尚魏平阳公主,则周太祖(北周明帝宇文毓)元后之妹也。主无子,太祖令译后之。由是译少为太祖所亲,恒令与诸子游集。”

就是说,郑译有一位从祖父叫刘文宽的,娶了西魏平阳公主,而这位公主又是北周明帝宇文毓老婆元皇后的妹妹。由于元皇后的这个妹妹没有儿子,所以便由北周明帝宇文毓做主将郑译过继给元皇后的妹妹。北周明帝也因此将郑译当作自家的孩子,留住在宫内,与自己的几个儿子交游。这些皇子当中就包括后来的北周武帝宇文邕。

后来刘文宽连续生了二个儿子,于是郑译又回到自己父母身边。公元560年,北周明帝宇文毓死,他儿子宇文邕继帝位,史称北周武帝。做了皇帝都的宇文邕很快将郑译招到身边,给予高官,任命郑译为给事中,拜银青光禄大夫,转右侍上士。

当时郑译与仪同刘昉一同侍从于北周武帝身边,二人作为皇帝的贴身近臣,形影不离。

陪着皇帝玩儿也是要有本事的,那么郑译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对皇帝有这么大的诱惑力,《隋书》对郑译的“本领”有六个字的描述,即“知钟律,善骑射。

郑译诱惑力极大,不仅与北周武帝宇文邕相狎,而且与太子宇文贇的关系也很密切,大家一起狎玩,没有顾忌。有一次,玩过了头,搞得北周武帝大怒,将其削职为民。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郑译)》:

“后坐亵狎皇太子(宇文贇),帝(宇文邕)大怒,除名为民。太子复召之,译戏狎如初。因言于太子曰:‘殿下何时可得据天下?’太子悦而益昵之。”

所谓亵狎就不仅是不敬了,根本就是轻慢、辱没。对于这种目无尊上,勾肩搭臂,甚至十分猥亵的行为,老皇帝受不了。然而太子倒是不在乎,可见郑译的魅惑力之大。

    郑译一身的毛病,甚至行为有些猥琐。但是,象郑译这种人在关键时刻有着别人无法替代的作用。公元561年,北周武帝宇文邕死,太子宇文贇继皇帝位,史称北周宣帝。新皇帝对郑译关爱有加,越级提拔。此时的郑译可谓如日中天,权倾朝野。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郑译)》:

“及帝崩,太子嗣位,是为宣帝,(郑译)超拜开府、内史下大夫,封归昌县公,邑一千户,委以朝政。俄迁内史上大夫,进封沛国公,邑五千户,以其子善愿为归昌公,元琮为永安县男,又监国史。”

就是说,北周宣帝对郑译予以越级提拔,不仅给郑译高位,封公,而且对郑译的二个儿子也封公、爵。

郑译是个典型的机会主义者,眼里只有荣华富贵,高官厚禄。郑译嗅觉异常灵敏,他看到北周的衰落与杨坚的崛起,风向转的快,目标找得准,后来杨坚令郑译熟读《孝经》恐怕不只是提醒他要尽孝道,是另有一层意思在里面的。

 郑译与杨坚有同学之旧,二人早就认识了。郑译看到杨坚相貌不凡,必有作为;杨坚也深知郑译在北周宣帝那里的分量。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郑译)》:

“初高祖与译有同学之旧,译又素知高祖相表有奇,倾心相结。至是,高祖为宣帝(北周宇文贇)所忌,情不自安,尝在永巷私于译曰:‘久愿出藩,公所悉也。敢布心腹,少留意焉。’译曰:‘以公德望,天下归心,欲求多福,岂敢忘也。谨即言之。’时逢遣译南征,译请元帅。帝曰:‘卿意如何?’译对曰:‘若定江东,自非懿戚重臣无以镇抚。可令隋公(杨坚)行,且为寿阳总管以督诸军事。’帝从之。乃下诏以高祖为扬州总管,译发兵俱会寿阳以伐陈。行有日矣,帝不愈遂与御正大夫 刘昉谋,引高祖入受顾托既而译宣诏,文武百官皆受高祖节度。”

就是说,郑译与杨坚是生死之交,相互了解,相互利用。结果是郑译与刘昉联手将枭雄杨坚推上帝位。

可以说正因为郑译、刘昉的运作,杨坚的命运才发生重大转折,历史也由此发生改变。公元579年,五月,北周宣帝宇文贇死。杨坚开始掌权。据《周书卷七  帝记第七》:

(五月)己酉,(宇文贇)大渐。御正下大夫刘昉与内史上大夫郑译矫诏,以隋国公坚受遗辅政,是日,帝崩于天德殿。时年二十二,谥曰宣皇帝。”

这里的关键时刘昉、郑译二人的“矫诏”,所谓矫诏就是改变皇帝原来的意图。这里本来没杨坚什么事儿,由于矫诏而变为文武百官都要受杨坚的节度、调遣。

    杨坚对郑译投桃报李,对其恩礼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郑译)》:

“及高祖为大冢宰,总白揆,以译兼领天官都府司会,总六府事。出入卧内,言无不从,赏赐玉帛不可胜计。每出入,以甲士从。拜其子元璹shu 玉器)为仪同。时尉迟迥、王谦、司马消难等作乱,高祖逾加亲礼。俄而进位上柱国,恕以十死。”

就是说,不仅给予郑译高官,赏赐无算,而且还给予免死十次的特权,这就不是一般的丹书铁卷了。

杨坚对郑译能给的都给了,不能给的也给了。但是,这个人实在有问题,在一起玩玩可以,不仅做事不行,而且品行不端,肆意贪赃。杨坚不满。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郑译)》:

“译性轻险,不亲职务,而脏货狼藉。高祖阴疏之,然以其定策功,不忍废放,阴敕官属不得白事于译。译犹坐厅事,无所关预。译惧,顿首求解职,高祖宽谕之,接以恩礼。”

就是说,郑译轻佻,将政事抛在一边,贪污纳贿,声名狼藉。

然而杨坚只是暗中疏远郑译,不忍废黜他,又暗中命令各级官吏不得向郑译上报公事之书。郑译虽然仍能出入丞相府,但不能参与谋划政事。于是郑译惊恐地向杨坚顿首谢罪,请求解除长史职务,杨坚仍然施以恩惠。

杨坚等于把郑译给凉起来了,虽然照样可以参加朝会,但是什么事儿也不给你说,只是干坐在朝堂上,当然是很尴尬的事情。

公元581年二月,杨坚受北周禅位,做了皇帝,史称隋文帝。杨坚给郑译丰厚的待遇,将他打发回家了。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郑译)》:

“及上受禅,(郑译)以上柱国公归第,赏赐丰厚。进子元璹城皋郡公,邑二千户,元洵永安男。”

然而,赋闲回家的郑译并不安分,感觉自己走了霉运,私下里找道士打醮(jiao),做法事。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逃出隋文帝杨坚的眼睛,加之郑译不奉养老母,遭到有关部门的弹。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郑译)》:

“译自被疏,阴呼道士章醮以祈福助,其婢奏译厌蛊左道。上谓译曰:‘我不负公,此何意也?’译无以对。译又与母别居,为宪司所劾,由是除名。下诏曰:‘译嘉谋良策,寂尔无闻,鬻狱卖官,沸腾盈耳。若留之于世,在人为不道之臣,戮之于朝,入地为不孝之鬼。有累幽显,无以置之,宜赐以《孝经》,令其熟读,仍遗与母共居。”

就是说,郑译搞法事的事情被其婢女告发,遭到隋文帝杨坚的斥责;郑译又因为和母亲分开居住,遭到御史台弹劾,郑译因此削除了的所有官爵。为此隋文帝还专门下了诏书痛责郑译,诏书中有这样的话,“如果把郑译留在世上,他就成了不守臣道的人;如果把他处死于朝,他到阴间则成了不孝父母的鬼。看来无论如果处置,都将玷污阴、阳两个世界,实在没有地方安置,最好是赐给他一本《孝经》,让他去熟读。”仍然让郑译和母亲一起居住。值得注意的是隋文帝杨坚对郑译的处分,其做法很耐人寻味。

    杨坚这话说的够重的,言外之意就是你郑译一身的毛病,杀你不是,不杀你也不是。杨坚的对郑译的处置无疑是高明的,因为其之前已经允诺不杀,然而不杀又不足以立规矩,于是隋文帝令郑译熟读《孝经》,既是告诫郑译对母不孝、对君不忠,同时又是对其他官员的一次警示。

后来,郑译闭门思过,专注于音律,下了很大的功夫,也很有成就。受到杨坚的赞许。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郑译)》:

“上劳译曰:‘律令则公定之,音乐则公正之,礼乐律令,公居其三,良足美也。’”

郑译后出任歧州刺史,隋文帝开皇十一年,即公元591年,郑译病死在官任上,时年五十二岁。

相比郑译的结局,刘昉就惨多了。刘昉被抛弃后,不仅不能反省自己,而且其行为也让人难以理解。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刘昉)》:

“昉自以佐命元功,中被疏远,甚不自安。后遇京师饥,上令禁酒,昉使妾赁屋,当垆沽酒。治书侍御史梁毗劾奏昉曰:‘臣闻处贵则戒之以奢,持满则守之以约。昉既位列群公,秩高庶尹,縻mi 拴)爵稍久,厚禄已淹,正当戒满归盈,鉴斯止足,和乃规曲糱nie之润,竞锥刀之末,身昵酒徒,家为逋薮bu 逃亡sou 人或物的聚集地)?若不纠绳,何以肃厉!有诏不治。”

就是说,刘昉自认为自己有大功于杨坚,被杨坚疏远抛弃后,内心不安,后京城饥荒,皇帝下令禁酒,刘昉让自己的小妾当垆卖私酒,结果被人弹劾。杨坚没有治他的罪。

刘昉家产万万,仍贪恋小钱,让人难以理解。实在讲,刘昉这么一个高级别的官员来说,卖点私酒,不算什么大罪,但绝对是一件很丢脸的事儿。这些人弹劾刘昉,也是看风头,一个被皇帝抛弃的曾经的宠臣,更多的是恶心他的意思。但是,刘昉接下来的事情就大了,大到足以要他的命。那么到底是什么事儿呢?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刘昉)》:

“昉郁郁不得志。时柱国梁士彦、宇文忻俱失职忿望,昉并与之交,数相来往。士彦妻有美色,昉因与私通,士彦不之知也,情好弥协,遂相与谋反,许推士彦为帝。后事泄,上穷治之。昉自知不免,默无所对。”

就是说,刘昉郁郁不得志。这时还有二个人也与刘昉一样不得志,几个人常常在一起,往来密切。其中有个叫梁士彦的,老婆很漂亮,刘昉与之奸通,梁士彦不之知。什么叫“不之知”?就是假装不知道。几个人密谋作乱,还推梁士彦为皇帝。后事情泄露,隋文帝下令彻查,刘昉知道这次是必死无疑了。

这帮人这次玩笑真是开大了,竟然还搞出个皇帝来。刘昉太轻狂,正是这种轻狂要了他的命。杨坚下令杀刘昉、梁士彦、宇文忻等人。刘昉与其他几个人确不一样,也算是条汉子,很有点骨头。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刘昉)》:

“临刑,至朝堂,宇文忻见高颎jiong 明亮),向之叩头求哀。昉勃然谓忻曰:‘事然如此,何叩头之有!’于是伏诛,籍没其家。”

就是说,将要临刑,几个人被押到朝堂,有个叫宇文忻的磕头哀求。刘昉勃然怒斥这个人:事已至此,磕什么头!于是这几个人头被砍、家被抄。

    杨坚对抄没的这几个人家产的处理方式颇具创意。据《隋书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刘昉)》:

“后数日,上素服临射殿,尽取昉、忻、士彦三家资物置于前,令百僚射取之,以为鉴戒云。”

就是说,几天后,隋文帝杨坚着便服来到临射殿,将这三家被抄没的家产陈置于大殿前,令众臣以射箭的方式,随意射取,以此警示众官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