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元超
潘元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1,080
  • 关注人气:6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怜玉体横陈夜 已报周师入晋阳”

(2016-02-15 09:44:15)
标签:

读书

历史

北齐

冯小怜

分类: 我的读史笔记

“小怜玉体横陈夜 已报周师入晋阳”

 

历史上北齐王朝时间不长,一共只有二十八年。公元550年,东魏丞相高欢的二儿子高洋取代东魏称帝,建立北齐,建都邺,即今天的河北临漳西南。北齐共历六帝,公元577年为北周所灭。北齐是个奇葩的王朝,有许多十分荒唐的事情,特点是“病夫”治国,有的皇帝甚至就是怪异的精神病患者,尤其是北齐最后的皇帝后主高纬更是历史上少有的荒唐帝王。据《北史卷八  齐本纪下第八》:

(高纬)言语涩呐,无志度,不喜见朝士,自非宠私昵狎,未尝交语。性懦不堪,人视者即有忿责。其奏事者,虽三公、令、录莫得仰视。皆略陈大旨,惊走而出。”

就是说,北齐后主高纬拙于言词,说话口齿不清,无志向,无气度,不喜欢见朝臣,不是自己私宠亲昵狎玩的人就不与之交谈。性格懦弱不堪,只要有人看他便恼怒责罚。群臣上朝奏事,即便是三公这样的人都不得仰视。这些人在朝堂上都是略讲几句,便惊恐而出。

这种事情如果不是记载于史籍都不敢相信是真的。高纬是北齐武成帝高湛的长子,生母为胡太后。实际上高纬还有一个哥哥叫高绰,有意思的是这二个人是同一天出生,只是出生的时辰不同,高绰在前,高纬在后。据《北史卷五十二  列传第四十(武成十三男)》:

“南阳王绰字仁通,武成长子也。以五月五日辰时生,至午时,后主(高纬)乃生,武成以绰母李夫人非正嫡,故贬为第二。”

就是说,高绰是五月五日辰时生,而高纬是午时生,按时序高绰是长子,由于高绰的生母非正嫡,故贬为老二。

高绰与高纬这两个同一天生的兄弟是一对典型的太保,年龄虽不大,内心却十分残忍,先说高绰。据《北史卷五十二  列传第四十(武成十三男)》:

“绰始十余岁,留守晋阳。爱波斯狗。尉破胡谏之,欻xu 忽然 迅速)然斫杀数狗,狼藉在地,破胡惊走,不敢复言。后为司徒、冀州刺史。好裸人,画为兽状,纵犬噬而食之。左转定州,汲井水为后池,在楼上弹人。好微行,游猎无度,恣情强暴。云学文宣(高洋)伯为人。有妇人抱儿在路,走避入草,绰夺其儿饲波斯狗。妇人号哭,绰怒,又纵狗使食,狗不食,涂以儿血,乃食焉。”

此时的高绰才十几岁,在晋阳,养了一大群恶犬。有个叫尉破胡的将军劝了几句,这小子当着这位将军的面突然就锤杀数条狗,一时狗血四溅,一片狼藉,尉破胡赶快跑了,再不敢多言。后高绰出京入藩,在当地又放狗吃人,残忍至极。高绰坏事做绝,花样百出,还说这是学他的文宣伯父。高绰的文宣伯父就是北齐文宣皇帝高洋,嗜杀成性。

高绰在外面恶行累累,后主高纬在京城听说后很兴奋,很来劲,派人将高绰抓回京城“取经”。据《北史卷五十二  列传第四十(武成十三男)》:

“后主闻之,诏锁绰赴行在所。至而宥之,问在州何者最乐。对曰:‘多取蠍,将狙混看,极乐。后主即夜索蠍一斗,比晓,得二三升,置诸浴斛,使人裸卧浴斛中,号叫宛转。帝与绰,喜噱jue  大笑)不已。谓绰曰:‘如此乐事,何不早驰驿奏闻?’绰由是大为后主宠,拜大将军,朝夕同戏。”

这两个人就是天生的恶魔,将人脱光了放到盛满蝎子的木桶当中,怎么想出来的。狙就是猴子,与人类似,本来高绰是将蠍与猴子混在一处,已经是非常残忍了,而高纬则更进一步,将人混入蠍盆,残忍至极。二人竟以虐人为乐,一天到晚在一起做坏事,简直就是暴虐狂。

就是这个一个恶行累累的高纬竟然还是个情种,宠幸一个叫小怜的冯姓女子,愿与其同生同死。这位冯小怜是何许人?据《北史卷十四  列传第二(冯淑妃)》:

“冯淑妃名小怜,大穆后从婢也。穆后爱衰,以五月五日进之,号曰‘续命’。慧黠能弹琵琶,工歌舞。后主惑之,坐则同席,出则并马,愿得生死一处。”

就是说,这个女子名叫冯小怜,是高纬老婆穆皇后的贴身婢女。穆皇后失宠,将自己的婢女进给高纬,还专门选在高纬生日这一天进上,称为自己“续命”。这位冯小怜既聪明又狡猾,善琵琶,舞跳的好。后主高纬十分迷恋,坐则同席,出则并马,愿与她同生同死。

冯小怜色艺双全,高纬与她朝夕玩乐,视国家大事为儿戏。北齐武平七年,即公元576年十二月,北周军队大举围困平阳,威胁晋州,晋阳告急。据《北史卷九十二  列传帝八十(高阿那肱)》:

“周师逼平阳,后主于天池校猎,晋州频遣驰奏,从旦至午,驿马三至。那肱云:‘大家正作乐,边境小小兵马,自是常事,何急奏闻?’向暮,更有使至,云平阳城已陷贼,方乃奏知。明即欲引军,淑妃又请更合围,所以弥致迟缓。”

又据《北史卷十四  列传第二(冯淑妃)》:

“周师之取平阳,帝猎于三堆,晋州亟告急,帝将还,淑妃请更杀一围,帝从其言。”

就是说,这一年,北周军队进逼齐境,后主高纬与冯小怜正在围猎,晋州告急,从早上到中午,信使三至,急如星火。有个叫那肱的佞臣说:大家正在作乐,这点小事儿,那么着急干嘛?到了晚上,又有信使到,说平阳城已丢失,这才告诉高纬。于是决定第二天回军救援,然而冯小怜要求第二天再围猎一回,导致救援行动迟缓。

北齐后主高纬终于来到平阳城下,组织军队欲夺回平阳城。据《北史卷九十二  列传帝八十(高阿那肱)》:

“后主至平阳城下,谓那肱曰:‘战是邪?不战是邪?’那肱曰:‘兵虽多,堪战者不过十万,病伤及绕城火头,三分除一。昔攻玉璧,援军来,即退。今日将士岂胜神武皇帝时?不如勿战,守高粱桥。’安吐根曰:‘一把子贼,马上刺取掷汾河中。’帝未决,诸内参曰:‘彼亦天子,我亦天子,彼尚能悬军远来,我何为守堑示弱?帝曰:‘此言是也。’于是桥堑进军,使内参让那肱曰:‘尔富贵足,惜性命邪!’”

高纬看到强大的北周军队,开始的时候屯兵观望,不敢进攻,后在众将的请求下,才在汾河上搭桥进军。

    高阿那肱是后主高纬身边的红人,身居高位,集司徒公、右丞相、录尚书事、州刺史于一身。但是这个人“才技庸劣”,陪着皇帝玩儿可以,打仗不行。高纬本来就不坚决,看到前方军队稍退,害怕,自己先跑了。据《北史卷九十二  列传帝八十(高阿那肱)》:

“后主从穆提婆观战,东偏颇有退者,提婆怖曰:‘大家去!大家去!’帝与淑妃奔高粱。开府奚长乐谏曰:‘半退半进,战家常体。今众全整,未有伤败,陛下舍此安之?御马一动,人情惊乱,愿速还安慰之。’武卫张常山自后至,亦曰:‘军寻收讫,甚整顿,围城兵亦不动,至尊宜回。不信臣言,乞将内参往视。’帝将从之,提婆引帝肘曰:‘此言何可信!’帝遂北驰。”

这仗怎么可能打赢,前方正在拉锯,关键时刻,主帅带着冯小怜先跑了,简直荒唐之极。高纬脑子想什么呢?大概他的满腹心事都在小怜身上。后来唐代诗人李商隐那首著名的诗就是写的这件事:

一笑相倾国便亡,何劳荆棘始堪伤。

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

巧笑知堪敌万几,倾城最在著戎衣。

晋阳已陷休回顾,更请君王猎一围。

北周军队攻取平阳城后,乘胜攻入晋州,围攻晋阳城。晋阳是北齐发迹的地方,北齐人很看重这个地方,不愿丢弃。本来北齐的这些鲜卑兵,战力强劲,很能打仗,而且有机会夺回晋阳城,只是统帅太糟糕。据《北史卷十四  列传第二(冯淑妃)》:

“及帝至晋州,城已欲没矣。作地道攻之,城陷十余步,将士乘势欲入。帝敕且止,召淑妃共观之。淑妃妆点,不获时至。周人以木拒塞,城遂不下。”

后主高纬走到哪儿还都带着冯小怜,打仗也带着,须臾不可离,还要一起观看作战,本来城池已打开缺口,众将欲乘势攻入,高纬却下令等冯小怜化好妆出来再攻击,因此贻误了战机。

    上面的事情已经是很荒唐了,然而还有更荒唐的。双方战事紧急,激战正酣,冯小怜竟然提出要去游览古迹。据《北史卷十四  列传第二(冯淑妃)》:

“旧俗相传,晋州城西石上有圣人迹,淑妃欲往观之。帝恐弩矢及桥,故抽攻城木造远桥,监作舍人以不速成受罚。帝与淑妃度桥,桥坏,至夜乃还。”

冯小怜要去看圣迹,需过渡过汾河,高纬怕对方的弓弩伤及冯小怜,便抽调攻城用的木料另外造桥,耗费大量军力物力。

北齐后主高纬带着冯小怜打仗,这位冯小怜不仅爱红妆还爱武装,每战必登高观看。这二个人大概觉得这种阵仗很好玩,全然不知这是军人在拼命,血流成河。

这仗怎么可能打得赢?打不赢就跑。据《北史卷十四  列传第二(冯淑妃)》:

(高纬)仍与之并骑观战,东偏少却,淑妃怖曰:‘军败矣!’帝遂以淑妃奔还。至洪洞戍,淑妃方以粉镜自玩,后声乱唱贼至,于是复走。”

这种打仗如同儿戏,一个女人喊一句,主帅就跑了,下面的将士便做鸟兽散。

后主高纬自己带着小怜跑了,还将“皇位”也让给安德王高延宗,让别人替他收拾这个烂摊子。据《北史卷八  齐本纪下第八(后主)》:

“帝谓朝臣曰:‘周师甚盛,若何?群臣咸曰:‘天命未改,一得一失,自古皆然。宜停百赋,安朝野,收遗兵,背城死战,以存社稷。’帝意犹豫,欲向北朔州。乃留安德王延宗、广宁王孝珩等守晋阳。”

高纬皇帝也不做了,只要有冯小怜陪伴就足够了。

高纬欲奔往漠北,鲜卑人的老家。皇帝想走,离开晋州,但是别人不想走。据《北史卷八  齐本纪下第八(后主)》:

“帝密遣王康德与中人齐绍等送皇太后、皇太子于北朔州。(公元576 十二月)丙辰,帝幸城南军营,劳将士,其夜欲遁,诸将不从。”

高纬想趁夜色偷偷走,但是诸将不从,只是将家属先送走了,高纬暂时留下。

高纬这一次没跑成,但是过了几天,高纬还是强行跑了,开始想投奔突厥,在别人的劝说下奔往邺城。据《北史卷八  齐本纪下第八(后主)》:

(公元576 十二月)丁已,大赦。改武平七年为隆化元年。其日,穆提婆(城阳王、录尚书事 势倾内外)降周。诏除安德王延宗为相国,委以备御,延宗流涕受命。帝乃夜斩五龙门而出。欲走突厥,从官多散,领军梅胜郎扣马谏,乃回之邺。时唯高阿那肱等十余骑,广宁王孝珩、襄城王彦道续至,得数十人同行。”

高纬这次是跑了,但是几乎没人跟他走。一干人,十几匹马,孤零零奔跑在冬季的荒原上,是个什么感觉?只有他自己清楚。高纬一路奔回邺城。

    皇帝跑了,留下满朝文武与毫无斗志的军队,一时群龙无首,众人将安德王高延宗推到皇帝位置上。据《北史卷八  齐本纪下第八(后主 幼主)》:

(公元576 十二月)戊午,延宗从众议,即皇帝位于晋阳,改隆化为德昌元年。庚申,帝入邺。辛酉,延宗与周师战于晋阳,大败,为周师所虏。”

时间仅仅过去几天,被推上帝位的高延宗便兵败被俘。

北齐后主高纬狼狈逃入都城邺。高纬将晋阳托付给安德王高延宗,是想甩包袱,抵挡一阵,岂料一战即溃,高延宗还成了周人的俘虏。高纬只好自己重新招募士卒,与北周作战。然而这个北齐皇帝视国事为儿戏,没有一点责任感,大敌当前,竟然心不在焉。据《北史卷八  齐本纪下第八(后主 幼主)》:

“帝遣募人,重加官赏,虽有此言,而竟不出物。广宁王孝珩奏请出宫人及珍宝,班赐将士,帝不悦。斛律孝卿居中,受委带甲以处分。请帝亲劳,为帝撰辞,且曰:‘宜慷慨流涕,感激人心。’帝出临众,将令之,不复记所受言,遂大笑,左右亦群哈,将士莫不解体。”

就是说,后主高纬派人去招募人,说是要重赏财物、官位,但是却迟迟不肯将财物拿出来。广宁王高孝珩请求将宫女和宫中的珍宝赐给将士,高纬很不高兴。大将斛律孝卿受命统帅军队,他请后主高纬亲往前线鼓舞士气,并为后主高纬撰写好了讲稿,说:主上应慷慨流涕,以感动人心。后主高纬临阵,面对众将士,竟忘记了要讲的内容,突然大笑起来,于是左右随从也一起哄笑嘻哈,结果北齐众将士纷纷散去。

众将士一哄而散,后主高纬一筹莫展,有人提议将皇位禅让给太子。据《北史卷八  齐本纪下第八》:

(公元576年,十二月)甲子,皇太后从北道至。引文武一品已入朱华门。赐酒食及纸笔,问以御周之方略。群臣各异议,帝莫知所从,又引高元海、宋士素、卢思道、李德林等欲议禅位皇太子。”

高纬禅位给自己的儿子高恒,史称北齐幼主。小皇帝高恒只有八岁,当然还是高纬说了算。

高纬皇帝的位子是让出去了,但是,问题并没有解决。北周的军队很快攻入邺城,将逃出邺城奔往青州的后主高纬、幼主高恒以及北齐诸王大臣等一齐抓获,送往长安。

冯小怜也一同被周人抓获,已经做了周人俘虏的高纬对这个女子仍然念念不忘。据《北史卷十四  列传第二(冯淑妃)》:

“后主至长安,请周武帝乞淑妃,帝曰:‘朕视天下如脱屣,一老妪岂与公惜也!’仍以赐之。”

北周武帝宇文邕对高纬还是很宽厚,仍将冯小怜赐予他。 

时间过去一年,北周武帝宇文邕建德七年,即公元578年,高纬被处死。据《北史卷八  齐本纪下第八》:

“建德七年,诬(高纬)与宣州刺史穆提婆(投降北周的原北齐高官)谋反,及延宗等数十人,无少长咸赐死。神武子孙所存者一二而已。”

北周武帝宇文邕不仅将高纬杀掉,而且将北齐皇室无论老少数十人全部处死。

北齐开国皇帝高欢的后代几乎被诛杀殆尽,自己创立的王朝竟是这么一个结局,这大概是高欢当年所想不到的。

一个王朝可以被他人取代,但是将旧王朝的建立者灭族,实在是太过残忍。后来隋文帝取代北周,又将北周宇文氏子孙诛杀殆尽,据清人赵翼的《二十二史札记》:(杨坚)大权在手,宇文氏子孙以此诛杀,殆无遗种。”你杀别人,别人又杀你,这里面的因果关系谁能说清楚?

高纬死后不久,冯小怜又被送与他人,三年以后,公元581年,杨坚建立隋王朝,冯小怜被逼令自杀。据《北史卷十四  列传第二(冯淑妃)》:

“及帝遇害,以淑妃赐代王达(隋代王杨达),甚嬖bi 宠幸)之。淑妃弹琵琶,因弦断,作诗曰:‘虽蒙今日恩,犹忆昔时怜。欲知心断绝,应看胶上弦。’达妃为淑妃所谮,几致于死。隋文帝(杨坚)(冯淑妃)赐达妃兄李询,令著布裙配舂。询母逼令自杀。”

就是说,高纬被杀之后,冯小怜被赐予后来的隋代王杨达,很受宠。但是冯小怜并不高兴,一次弹琵琶,弦断,冯小怜以此作诗怀念从前的时光。期间杨达的老婆为冯小怜所谮害,几乎死掉。隋文帝杨坚将冯小怜转赐杨达老婆的哥哥李询,李询让冯小怜着粗布衣裙去后厨舂米,受尽折磨。后李询的母亲逼令冯小怜自杀。

北齐的这些皇帝鲜有像样者,嗜酒滥杀,象后主高纬简直就是个精神病患者。这种人怎么能当皇帝呢?但是没办法,人家生下来就是做皇帝的。高纬虽然性格懦弱,但是其行为却异常残忍,典型的精神异常者。据《北史卷八  齐本纪下第八》:

(高纬)盛为无愁之曲,帝自弹琵琶而唱之,侍和之者以百数,人间谓之无愁天子。尝出见群厉(鬼),尽杀之。或杀人,剥面皮而视之。”

就是说,高纬组织盛大的演奏会,演奏无忧曲,高纬还亲自弹琵琶唱和,合唱着有一百多人,民间称其为无忧天子。高纬曾外出看到厉鬼,命人将其全部杀掉。其实高纬所杀的那里是什么鬼,都是人。高纬有时把人杀了,还将被杀者脸皮剥下,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高纬的这种无愁是假的,其实他的内心充满恐惧。有人将北齐亡国的责任推到这个女人身上,实在讲一个女子那里有那么大的能量。问题还是出在男人身上,怎么能拿一个弱女子说事儿呢?据《北史卷八  齐本纪下第八》,唐人魏徵说:

“齐自河清以后,逮于武平之末,土木之工不息,嫔嫱之选无已。征税尽,人力殚,物产无以给其求,江海不能赡(供给)其欲。所谓火既炽矣,更负薪以足之;数(气数)既穷矣,又为恶以促之。欲求大厦不燔,延期过历,不亦难乎。”

就是说,北齐自武成帝高湛以后,一直到后主高纬武平末年,国家大兴土木就没有停过,无休止地选宫女。税收征完了,民力用尽了,国家的物产无法满足他们的需要,江海无法满足他们的欲望。所谓火已经很炽烈了,更往里加柴;王朝气数已尽了,又更作恶以加速其灭亡。想让大厦不烧起来,再拖延一段时间,不是很难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