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元超
潘元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0,858
  • 关注人气:6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齐有人为巴结权贵甘愿饮“黄龙汤”

(2016-01-29 10:42:21)
标签:

历史

读书

北齐

和士开

黄龙汤

分类: 我的读史笔记

北齐有人为巴结权贵甘愿饮“黄龙汤”

 

北齐王朝时间不长,在历史上并无可称道的地方,但是,这个王朝出了许多奇葩的人和事。北齐王朝自神武皇帝高欢,历经他的大儿子文襄帝高澄,二儿子文宣帝高洋,高洋的儿子废帝高殷,接着是高欢的第六子孝昭帝高演,直到高欢的第九子武成帝高湛,以及高湛的儿子后主高纬,北齐这几位皇帝可以说都是历史上罕见的的荒唐皇帝,嗜酒如命,杀人如麻。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皇帝如此,大臣也是这样。北齐武成帝高湛身边有个叫和士开的人,此人竟然怂恿武成帝趁着年轻赶快享乐。据 《北史卷九十二  列传第八十(恩幸 和士开)》:

“(和士开)至说武成云:‘自古帝王,尽为灰土,尧舜、桀纣,竟复何异?陛下宜及少壮,恣意作乐,纵横行之,即是一日快活敌千年。国事分付大臣,何虑不办?无为自勤约也。’”

就是说,和士开对武成帝说:自古以来的帝王无不化为灰土,尧舜与桀纣没什么不同,陛下应该趁着年轻,恣意享乐,如此快活一天胜活千年。国家的事情交给我们,没有什么办不了的,无需陛下自己勤勉约束的。

这都是些什么话,但是武成帝爱听,而且大为高兴,真的将国事全部交予和士开等人,自己三四日才上一次朝,而且即使上朝也是只言片语便散朝,只顾自己玩乐去了。

和士开身居高位,任北齐侍中、尚书右仆射,是武成帝高湛离不开的人物,一会儿不见就象失去了魂似的。据 《北史卷九十二  列传第八十(恩幸 和士开)》:

“武成外朝视事,或在内宴赏,须臾之间,不得不与士开相见。或累月不归,一日数入;或放还之后,俄顷即追,未至之间,连骑催唤。”

就是说,武成帝无论在外视察还是在宫内宴赏群臣,都离不开和士开。武成帝有时将和士开留在宫内几个月,一天之内数次召见;有时将和士开放还回家,马上就又派人将其追回,未到之前,又接连派人前往催促。

    那么这个和士开究竟有多大的魔力,让这位武成皇帝着迷,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须臾不可离。《北史》对这个人有下面的评价,颇能说明问题。据 《北史卷九十二  列传第八十(恩幸 和士开)》:

“士开禀性庸鄙,不窥书传,发言吐论,唯以谄媚自资。”

就是说,和士开禀性庸俗卑劣,不读书,他发言议论,是怎么陷媚就怎么说。

说来这个和士开还是个外国人。据 《北史卷九十二  列传第八十(恩幸 和士开)》:“和士开,字彦通,清都临漳人也。其先西域商胡,本姓素和氏。”和士开很聪明,有胡人血统,而且多才艺,应该很讨人喜欢。他与高湛亲密关系从高湛封长广王时就开始了,这种关系一直维持到高湛继位成为北齐武成皇帝,直到最后高湛死,而且和士开与高湛的老婆胡皇后的关系也不一般。

和士开与高湛相识缘于一种赌博游戏,而和士开正是这种赌博游戏的高手。据 《北史卷九十二  列传第八十(恩幸 和士开)》:

“士开幼而聪慧,选为国子学生,解悟捷疾,为同业所尚。(东魏)天保初,世祖(武成帝高湛)封长广王,辟士开府参军。世祖性好握槊,士开善于此戏,由是遂有斯举。加以倾巧便僻,又能弹胡琵琶,因此亲狎。”

就是说,和士开自幼聪慧,被送到国家办的的学校培养,何时开理解力强,反应快,为同学所推崇。东魏天宝年间,高湛封长广王,任和士开为王府参军。高湛喜欢玩一种叫“握槊”的游戏,和士开善于此道,由是得以入长广王府。由于和士开这个人尽心、性巧、勤快、心细,又弹了一手好琵琶,因此亲近。

“倾巧便僻”四字真是说尽和士开。两人关系极为亲密,不分彼此。据 《北史卷九十二  列传第八十(恩幸 和士开)》:

(和士开)言辞容止,极诸鄙亵,以夜继昼,无复君臣之礼。”

这个人虽然轻薄不堪,但是高湛喜欢,整天厮混在一起。两个人在一起还互相吹捧。据 《北史卷九十二  列传第八十(恩幸 和士开)》:

“尝谓王曰:‘殿下非天人也,是天帝也。’王曰:‘卿非世人也,是世神也。’其深相爱如此。”

这两个人是如此喜欢对方,如果用今天的心理学来分析一下,这里头的事情恐怕就更有趣了。

这一年,和士开的母亲刘氏死,武成帝不仅派人日夜扶侍,还亲自写了一封言辞哀痛的书信。据 《北史卷九十二  列传第八十(恩幸 和士开)》:

(武成帝)遣侍中韩宝业赍手敕慰谕云:‘朕之与卿,本同心腹,今怀抱痛割,与卿无异。当深思至理,以自开慰。’”

从信中我们可以看到,高湛不仅将和士开当成心腹,而且当成自己亲兄弟,所以你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

这两人的关系实在超出了亲兄弟的范围,真是太“相爱”了,以至于武成帝高湛连老婆都赔出去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儿呢?据 《北史卷九十二  列传第八十(恩幸 和士开)》:

“世祖(高湛)时,恒令士开与太后握槊又令出入卧内无复期限,遂于太后为乱。”

就是说,高湛在位时,一直让和士开与皇后胡氏玩这种握槊的游戏,又允许其无限制的出入卧室,于是,和士开得以与皇后奸通淫乱。

握槊是一种棋戏,胡人发明,后传入中国。当年,高湛为长广王时,胡氏就是王妃,和士开整天与高湛厮混在一起,那时和士开已经与胡氏已经很熟悉了。想必这位高鼻色目的和士开是个伟岸的美男子,其手段之高明,一定很得胡皇后的欢心,以至于最后竟发展到胡皇后私通,高湛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公元565年,北齐武成帝高湛因嗜酒而死。高湛的儿子高纬即皇帝位,史称北齐后主。由于和士开受先帝武成帝的顾托之命,所以高纬对他信任、重用,权势很大。

朝中也有不满和士开的,太尉、赵郡王高睿、大司马冯翊王高润、安德王高延宗和皇亲娄定远、宰相元文遥都忌惮和士开的权势,对和士开与胡太后打的火热看不惯。这位胡太后的行为的确极不检点,武成帝高湛死后,其行为更加放肆。据《北齐书卷九  列传第一(武成皇后胡氏)》:

“武成宠幸和士开,每与后握槊,因此与后奸通。自武成崩后,数出诣佛寺,又与沙门昙献通。”

就是说,胡氏不仅继续与和士开淫乱,还经常跑到寺院与一个叫昙献的和尚奸通。

这些大臣向北齐后主高纬和胡太后请求,将和士开调离朝廷去外地任职。一天,胡太后在前殿请朝中的亲贵们饮酒,高睿、安吐根等人当面陈述和士开的罪过,这场酒宴最后发展成群臣大闹公堂。据 《北史卷九十二  列传第八十(恩幸 和士开)》:

“属太后觞朝贵于殿前,叡面陈士开罪失云:‘士开先帝弄臣,城狐社鼠,受纳货贿,秽乱宫掖。臣等义无杜口,冒以死陈。’太后曰:‘先帝在时,王等何意不道?今日欲欺孤寡邪!但饮酒,勿多言。’叡词色愈厉。安吐根继进曰:‘臣本胡商,得在诸贵行末,既受厚恩,岂敢惜死,不出士开,朝野不定。’太后曰:‘别日论之,王等且散。’叡等或投冠于地,或拂衣而起,言辞咆哮,无所不至。”

太尉、赵郡王高睿说:“和士开是先帝时的亲近狎玩之臣,仗势作恶,接受贿赂,淫乱宫廷。臣等出于正义不能闭口不言,所以冒死陈述。”胡太后说:“先帝在世时,你们为什么不说?今天是不是想欺悔我们孤儿寡母?姑且饮酒,不要多说!” 高睿言辞更加严厉。仪同三司安仕根说:“臣家本来是经商胡人,得以位于诸多亲贵的末尾,既然受到朝廷的厚恩,怎敢怕死!不把和士开从朝廷调走,朝野上下就不安定。”胡太后说:“改日再议,你们都走吧!”高睿等人有的把帽子扔在地上,有的甩起衣袖离开座位。

第二天,高睿等人再次到云龙门,宰相元文遥进宫启奏,进出三次,胡太后不听。由于这帮大臣连续逼宫,左丞相段韶派胡长粲出来传太后的话说:“先皇的灵柩还没有殡葬,这件事太匆忙了,望你们再考虑考虑!”高睿等才拜谢,表示先回去。胡长桀回宫复命,胡长粲桀是胡太后的哥哥,胡太后说:“成妹母子家计者,兄之力也”。胡太后又给高睿等人优厚的赏赐,这个事情暂时作罢。

胡太后和后主高纬赶紧把和士开召来询问,这事儿怎么办?和士开回答说:“先帝在群臣中,待臣最优厚。陛下刚居丧不久,大臣们都怀有非份的企图。现在如果把臣调走,正好比剪去陛下的羽翼。我们应该对高睿等人说:‘元文遥与和士开,都是受先帝信任重用的,怎么能去一个留一个?都应出任州刺史。但是,他们目前还得暂时留在原有的职位上,等太上皇的陵寝完工后,再将它们派出去。’这样高睿等人以为臣真的被调走,心里一定高兴。”

北齐后主高纬和胡太后认为很对,就按和士开所说的那样告诉高睿。任命和士开为兖州刺史,元文遥为西兖州刺史。当然这只是缓兵之计。

和士开以为这个事拖一拖就过去了,高睿等人不会再提,没想到太上皇高湛的丧葬一结束,高睿等人就催促和士开赶快出京就任。胡太后打算留和士开过了先皇百日祭再走,高睿都不许,几天之内,向胡太后说了好几次。

高睿等人如此紧追着不放,和士开当然也不会坐着等死,他送给皇亲娄定远美女和珍珠帘子,请娄定远帮忙让他入宫见一下胡太后。娄定远本来与高睿等人一起也是反对和士开的,但是这个人见钱眼开,竟然答应了。据 《北史卷九十二  列传第八十(恩幸 和士开)》:

“山陵毕,叡等促士开就路。士开载美女珠帘及诸宝玩以诣娄定远,谢曰:‘诸贵欲杀士开,蒙王特赐性命,用作方伯。今欲奉别,且送二女子、一珠帘。’定远大喜,谓士开曰:‘欲还入不?’士开曰:‘在内久,常不自安,不愿更入。’定远信之,送至门。士开曰:‘今日远出,愿一辞觐二宫。’定远许之。”

和士开对娄定远说:“那些亲贵们想杀我,承蒙您的大力帮助,使我保全了性命,并被任命为一州之长。现在,将要和您分别了,特意送上两个女子,一张珠帘。”娄定远很高兴,对和士开说:“你还想回朝吗?”和士开笑道:“我在朝内心里不安已经很久了,现在得以离开,不愿意再到朝内做官了。”娄定远相信了,把和士开送到门口。和士开说:“现在我要远行了,很想见一见太后和皇上,向他们告别一下。”娄定远答允了他的要求。

和士开一番话蒙骗了贪财的娄定远,从而见到胡太后和后主高纬。和士开哭诉说:“先帝去世时,臣惭愧自己没能跟着去死。臣观察朝廷权贵们的意图和架势,他们是想把陛下当作乾明年间的济南王那样对待。我离开朝廷以后,他没一定也会这么干的,我有什么脸面见先帝于九泉之下!”于是哀痛地大哭起来,后主、胡太后也哭,问他:“你有什么计策?”和士开说:“臣已经进来见到你们了,还有什么顾虑,只须得到几行字的诏书就行了。”于是后主高纬秘密下诏将娄定远调出任青州刺史,又斥责赵郡王高睿有僭越的罪过。

(注:和士开这里讲的是北齐乾明年间济南王的事情,是指公元560年,这一年文宣帝高洋的三弟高演把自己的侄子即文宣帝高洋的儿子高殷废为济南王,高演自己取代高殷成为皇帝,即北齐孝昭帝。)

第二天,高睿要再次进宫直言规劝胡太后,他的妻儿们都劝他不要去,高睿说:“国事重大,我宁可死去追随先皇,不忍活着见到朝廷动荡变乱。”他到了殿门,又有人告诉他:“殿下不要进去,恐怕有变。”高睿说:“我上不负天,死也无恨。”进入宫殿,见了胡太后。胡太后重申了自己的旨意,而高睿却更加固执己见。出宫后,刚走到深巷,遇到士兵,将高睿捉住,送到华林园的雀离佛院,一个叫刘桃枝的壮士将他殴打致死,时年三十六。“大雾三日,朝野冤惜之。”(《北齐书卷十三  列传第五》)

和士开取代宰相元文遥,任任侍中、尚书左仆射。那位受了和士开贿赂的娄定远不仅把和士开送给他的东西重新还了回来,而且还添了一些别的珍宝。如此和士开不仅又要回了自己送出去的东西,而且还有利息。这真是富有戏剧性。

和士开掌握权力以后,势力如日中天,那些富商大贾,从早到晚踢破门槛,他所聚敛的财货不可胜记。据 《北史卷九十二  列传第八十(恩幸 和士开)》:

“富商大贾,朝夕填门,聚敛财货,不知记极。”

朝中更有一些不知廉耻的人,大多附会于他,丑态百出。这里举两个例子:

一、有人甘愿给他当干儿子。据 《北史卷九十二  列传第八十(恩幸 和士开)》:

“朝士不知廉耻者,多相附会,甚者为其假子,与市道小人丁邹、严兴等同在昆季行列。”

就是说,朝中那些不知廉耻者,竟相附会,投在他的门下,更有甚者要认他做干爹。和士开还与几个“市道小人”成为拜把兄弟。

二、有人为巴结和士开甘愿饮“黄龙汤”,黄龙汤就是大粪汁。据《北史卷五十  列传第四十二(和士开)》:

“有一人士,曾参士开疾患,遇医人云,王(和士开)伤寒极重,应服黄龙汤,士开有难色。是人云:‘此物甚易,王不须疑惑,请为王先尝之,’一举便尽。士开深感此心,为之强服,遂得汗病愈。”

就是说,有一个人,曾参与诊治和士开的疾患,请来的医生说,大王您有极重的伤寒,需要服粪汁黄龙汤,和士开一听面有难色,这东西实在喝不下去。这个人说:“这东西喝起来很容易,大王您不必疑惑,请让我先替您尝一尝。”说着,将粪汁一饮而尽。和士开大为感动,因而勉强喝下去,于是汗出而病愈。

   什么事儿都是物极必反,和士开做的太过分,众怒难犯,尤其是他与皇太后胡氏的不正当关系,惹怒皇室,赵郡王高叡是死了,但是还有其他人。武成帝第三子琅琊王高俨厌恶和士开的所作所为,与领军大将军库狄伏连设计矫诏,将和士开诛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