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元超
潘元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0,858
  • 关注人气:6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齐杨愔为何能与暴君共舞二十年

(2016-01-01 16:45:30)
标签:

历史

读书

南北朝

杨愔

分类: 我的读史笔记

北齐杨愔为何能与暴君共舞二十年 

历史上以杀人取乐的皇帝十分罕见,北齐文宣帝高洋算是一个,此人不仅是嗜杀,而且是以杀人为乐。他派人制造大铁锅、长锯子、大铡刀、大石碓之类刑具,摆在宫廷里,每次喝醉了酒,就动手杀人,并将其肢解,并以此当作游戏取乐。据《北齐书卷四  帝纪第四(高洋)》:

“(高洋)凡诸杀害,多所肢解,或焚之于火,或投之于河。”

就是说,被他杀掉的人大多被下令肢解,有的扔到火里去烧,有的扔到水里去

高洋不仅自己杀人,而且还培养儿子杀人。一次,高洋登上金凤台召见太子,让太子亲手用刀杀一个囚犯,据《北齐书卷五  帝记第五(废帝高殷)》:

“文宣登金凤台,召太子使手刃囚。太子恻然有难色,再三不断其首。文宣怒,亲以马鞭撞太子三下,由是气悸语吃,精神时复昏扰。”

就是说,一次,高洋与一班文臣武将登上高台,召令太子,要他当众拿刀斩杀死囚,太子心生怜悯,面有难色,不忍下手。由于太子高殷再三不能将死囚斩首,惹得高洋大怒,亲自用马鞭捅了太子三下,太子由此受到惊吓,变得气悸口吃,精神恍惚,时有错乱。

北齐太子高殷,自幼温和从容,性格开朗,礼贤下士,笃志好学,很有美名。高洋曾经嫌太子是“得了汉人的秉性气质”,一点都不象自己,想把他废了。高洋趁着宴会上酒酣时,多次说:“太子性格懦弱,社稷大事很重要,怕他承当不了,看样子最后还是应当传位给常山王高演。”高演是高洋的弟弟。

北齐这些大臣遇到这种皇帝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许多人被无辜杀害。据《北齐书卷四  帝纪第四(高洋)》:

“情有蒂芥,必在杀戮,诸元宗室咸加屠戮,永安、上党并致怨酷,高隆之、高德政、杜弼、王元景、李蒨qian之等皆以非罪加害。”

就是说,凡是在高洋心中留有芥蒂的大臣,必在杀戮之列,同时对东魏留在北齐的先朝皇室都加以杀戮,高洋的两个弟弟上党、永安二王都因高洋怨恨而遭酷刑,高隆之等大臣皆无端被杀。

如果说“伴君如伴虎”只是一个比喻,那么在这里这个比喻就是真的。这个皇帝比真老虎更可怕,常常无端杀大臣,高洋在杀人之前没有任何征兆。据《北齐书卷四  帝纪第四(高洋)》:

(高洋)尝在晋阳以矟戏刺都督尉子耀,应手即殒。又在三台大光殿上,以锯锯都督穆嵩,遂至于死。又尝幸开府暴显家,都督韩悊zhe无罪,忽于众中唤出斩之。自馀酷滥,不可胜记。”

就是说,高洋曾在晋阳用铁矟戏弄并刺向都督尉子耀,尉子耀当即被刺死。又在大殿上用铁锯将都督穆嵩锯死。又巡幸开府大臣暴显家,当时,都督韩悊并没有罪,突然就拉出去给杀了。高洋诸如此类的滥杀,不可胜数。

南北朝时期的那些皇帝,本来就乏善可陈,多昏暴,北齐高洋则更甚,难怪《北齐书卷四  帝纪第四》这样评价高洋,说:“(高洋)纵酒肆欲,事极猖狂,昏邪残暴。近世未有。”

北齐文宣帝高洋不仅杀人,而且还很荒淫,这里说一件事,据《北齐书卷四  帝纪第四》,说:“征集淫妪,分付从官,朝夕临视,以为娱乐。”

高洋就是这么一个荒淫残暴的皇帝,但是在他手下偏偏有一位能干的宰相,高洋将政事都委托给这个人。想来这位宰相跟着这么一个残暴的君王,一定很不容易。那么这个人是谁呢?他是怎么做的呢?这的确是很有意思的问题。这个人名叫杨愔。据《北齐书卷三十四  列传第二十六(杨愔)》:

“杨愔,字遵彦,小名秦王,弘农华阴人。父津,魏时累为司空侍中。愔儿童时,口若不能言,而风度深敏,出入门闾,未尝戏弄。”

就是说,杨愔,字遵彦,小名秦王,弘农华阴人。父亲杨津,在北魏时位列三公,官至侍中。杨愔小的时候,好像不会说话,但他具有深沉明敏的风度,出入庭院闾巷,从不戏耍打闹。

杨愔从小便与众不同,恬静,有风神。据《北齐书卷三十四  列传第二十六(杨愔)》:

“愔一门四世同居,家甚隆盛,昆季就学者三十余人。学庭前有柰nai 苹果的一种)树,实落地,群儿咸争之,愔颓然独坐。其季父暐wei适入学馆,见之大用嗟异,顾谓宾客曰:‘此儿恬裕,有我家风。’……及长,能清言,美音制,风神俊悟,容止可观,人士见之,莫不敬异,有识者多以远大许之。”

就是说,当年杨家四世同堂,家门隆盛,在杨家私塾就学的杨氏子弟有三十多人。学堂前有一棵柰树,上面的果实落在地上,小孩子都争着去拾果子,唯独杨愔坐着不动。他的叔父杨暐正好进入学馆,看到这种情况大为惊异,对周围的宾客说:“这个孩子恬澹悠裕,有我杨家家风。”等长大以后,不仅能说并且声音很美,神采飞扬,俊秀颖悟,风度翩翩,士人看到他以后,无不尊敬,有识之士大多认为其将来必有大的成就。后来事情的发展也正是如此。

东魏武定末年,“(杨愔)以望实之美,超拜吏部尚书,加侍中、卫将军,侍学典选如故”。就是说,杨愔以其超高的名望,步入政坛,并越级提拔为吏部尚书。杨愔在朝廷之上颇有风度,仪表整肃,善于鉴识裁断,被当时朝野各方面人士所看重。

公元550年,高洋取代东魏建立北齐,年号天宝,杨愔受到高洋的信任与重用。据《北齐书卷三十四  列传第二十六(杨愔)》:

“天宝初,(杨愔)以本官领太子少傅,别封阳夏县男。又诏监太史,迁尚书右仆射。尚太原长公主,即魏孝静后也。会有雉集其舍,又拜开府仪同三司、尚书左仆射,改封华山郡公。”

就是说,北齐文宣帝天宝初年,杨愔娶高洋的妹妹,当时杨家有吉兆出现,很快杨愔又任宰相,封华山郡公。

东魏孝静帝的皇后是北齐高欢的第二女,也就是高洋的亲姐妹。她先是嫁与东魏孝静帝元善见,高洋受魏禅不久,便将元善见毒杀,高洋将这个妹妹下嫁杨愔,如此杨愔便成为自己的妹夫,可见高洋对杨愔多么重视。

高洋把政事委托给自己的妹夫丞相杨愔,杨愔也竭尽全力,维持着北齐朝廷的正常运转。杨愔善于统一掌握国家枢机的正常运行,使各个方面的政事都得到修整,所以,当时的人都说,虽然高洋在上面昏头昏脑,但下面的政事还算清明有序。

表面看杨愔可谓大权在握,春风得意,然而实际上,情况却并非想象的那么美好。高洋是历史上出名的残暴皇帝,而且滥杀大臣,尤其饮酒之后,更是随意杀人,可以想象杨愔的处境是何等的凶险。据《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十六  梁纪二十二  敬帝太平元年(五五六)》:

(高洋)虽以杨愔为相,使进厕筹,以马鞭鞭其背,流血浃袍。尝欲以小刀剺li 划开)其腹,崔季舒托俳pai言曰:‘老小公子恶戏。’因掣刀去之。又置愔于棺中,载以轜er 丧车)车。

就是说,高洋虽然任杨愔为宰相,但是经常虐待他,让他在自己大便时往厕所递送试秽的篾片(这种“篾片”就是揩屁股的竹片,可洗净重复使用的,相当于今天擦屁股的纸);又用马鞭打他背部,血流下来都湿透了衣袍。一次,高洋用小刀子在杨愔小腹上划痕,侍中崔季舒一看要出人命,就假托说笑话:“这是老公子和小公子恶作剧呢!”乘势把文宣帝手里的刀子拔出来拿开了。又有一次,文宣帝高洋把杨愔放在棺材里,用丧车运着,如出大殡。

    说到这种“篾片”就是揩屁股的竹片,在高洋身上还有一件奇葩的事情。据《北史卷三十二  列传第二十(崔暹):

    “先是,文襄疑文宣佯愚,虑其后有变,将阴图之,以问暹。暹曰:‘尝与二郎俱在行位,试以手板拍其背而不瞋,乃将犀手板换暹竹者,自揩拭而玩视之,以是知其实痴。不足虑也。’帝(高洋)既锁暹,责其往昔打背。暹自陈所对文襄之言,明己功以赎死。帝悟曰:‘我免祸,乃暹之力。’”

高洋故意极力羞辱杨愔。上面所讲的三件事情,可谓下作之极。高洋何以如此呢?也许高洋就是要通过这些行为打击你的自尊心,哪怕你贵为宰相,在他面前还是奴才,而且随时可以杀掉你。历史上的独裁皇帝常这么干的。

杨愔这个宰相做的实在不容易,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脑袋就丢了。高洋一喝酒就要杀人,为防止其胡乱,杨愔想了个办法。据《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十六  梁纪二十二  敬帝太平元年(五五六)》:

(高洋)每醉,辄手杀人,以为戏乐。……杨愔乃简邺下死囚,置之仗内,谓之供御囚,帝欲杀人,辄执以应命,三月不杀,则宥you之。”

就是说,丞相杨愔只好选了一些邺城的死罪囚犯,作为仪仗人员,叫做“供御囚”,高洋一想杀人,就抓出来应命,如果三个月没被杀掉,就得到宽大处理。

这个杨愔真是了不起,所谓“勉从虎穴暂栖身”,在这个喜怒无常的暴君身边做事,随时都会有性命危险,杨愔不但要随机应变保护自己,还要保护他人,保护同僚。据《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十六  梁纪二十二  敬帝太平元年(五五六)》:

“开府参军裴谓之上书极谏,帝(高洋)谓杨愔曰:‘此愚人,何敢如是!’对曰:‘彼欲陛下杀之,以成名于后世耳。’帝曰:‘小人,我且不杀,尔焉得名!’”

就是说,开府参军斐谓之上书极力谏阻文宣帝高洋随意杀人的狂暴行为,文宣帝对杨愔说:“这是个蠢人,他怎么敢这样做!”杨愔回答说:“他大概是想让陛下您杀了他,这样他好在后世成名吧!”高洋说:“小人!我权且不杀,看你怎么出名!”

杨愔这个宰相太难做,他也有无能为力时候,也有做不了的事情。这里举一个例子,据《北齐书卷十  列传第二(永安简平王浚)》:

“文宣(高洋)雌懦,每参文襄(大哥高澄),有时涕出。浚常责帝左右,何因不为二兄拭鼻,由是见衔。……文宣末年多酒,浚谓亲近曰:‘二兄旧来不甚了了,自登祚以后,见解顿进。今因酒败德,朝臣无敢谏者,大敌未灭,吾甚以为忧,欲乘驿至邺而谏,不知用吾不。’人有知,密以白帝,又见衔。……浚又于屏处召杨遵彦(杨愔的字),讥其不谏。帝时不欲大臣与诸王交通,遵彦惧以奏。帝大怒曰:‘小人由来难忍!’”。

就是说,当初,高洋还是太原公的时候,与永安王高浚一起去见文襄帝高洋的哥哥高澄,高洋有时鼻涕流出来,高浚责备高洋身边的人说:“为什么不替二哥擦鼻涕?”高洋因此深深地忌恨他。高浚因为高洋后来嗜酒如命,私下对亲信说:“二哥因为嗜酒败坏了德行,朝廷里的大臣中没有敢犯颜进谏的人,我很为此担忧。想坐驿车到邺城去当面进谏,不知道他能采纳我的意见不能?”有人把这一番话秘密报告高洋,高洋因此更加怀恨高浚。一次,高浚在隐蔽处召见杨愔,讽刺他不向皇帝进谏。由于高洋当时极不愿朝中大臣与各位王有所接触和交流,杨愔心里害怕,就把高浚召见他的事奏闻高洋。高洋勃然大怒,说:“这小子如此猖狂,我一向难以忍受这个人!”

永安王高俊终被杀,而且死的相当惨。高洋将高俊关在铁笼中,铁矟乱刺,血肉横飞,最后,将火把投入铁笼,将人活活烧杀。高洋对于自己的亲弟弟高浚,因为当年 “一把鼻涕”结仇而遭祸,杨愔为自保,也只能不管了。我们从这事儿上,多少也能了解一点杨愔的险恶处境。

当然,杨愔也是多面的,同其他政治家一样,杨愔也打击排挤自己的政敌。比如对老臣高德政。当时,北齐高德政与杨愔同为宰相,杨愔常常忌恨他。高德政因高洋纵酒,屡进忠言,高洋心中不悦,说:“高德政恒以精神逼人。”于是高德政害怕了,称病住到寺院里,一边学禅,一边寻机隐退。然而,就是因为杨愔的一番话,不动声色地把高德政推入绝境。这是怎么回事儿呢?据《北齐书卷三十  列传第二十二(高德政)》:

“帝谓杨愔曰:‘我大忧德政,其病何以!’愔以禅代之际,因德政言情切至,方致诚款,常内忌之。由是答云:‘陛下若用作冀州刺史,病即自差。’帝从之,德政见除书而起。帝大怒,召德政谓之曰:‘闻尔病,我为尔针。’亲以刀刺之,血流沾地。又使曳下,斩去其趾。”

就是说,高德政“病”了,高洋对杨愔说:“我很担忧高德政的病。”杨愔因与高德政一向不睦,由此进言说:“陛下如果起用他当冀州刺史,他的病自然就会好的。”高洋听从了这个建议。高德政见到任命他为冀州刺史的文书,马上就起来没病了。高洋知道后勃然大怒,把高德政召来,对他说:“听说你病了,我来给你扎扎针。”亲自拿出小刀刺他,血流下一地。又让人把他拉下去砍去他的双脚。

然而事情并没有完,也是高德政命不当活。高德政之前收了大量东魏王室的财物,这些亡国的贵族,为生活,只好向现大臣行贿。不巧正好让高洋看到了。据《北齐书卷三十  列传第二十二(高德政)》:

“帝怒不解,禁德政于门下,其夜开城门,以舆送还家。旦日,德政妻出宝物满四床,欲以寄人。帝奄至于宅,见之而怒曰:‘我府藏犹无此物!’诘其所得,皆诸元赂之。遂曳出斩之。时妻出拜,又斩之,并其子祭酒伯坚。”

就是说,高洋的盛怒还没有缓解,把高德政关在门下省,当天晚上,用铺着毛毡的车子送他回家。第二天早上,高德政的妻子拿出摆满四个坐床的珍宝,想用这些珍宝来托人求情。高洋出其不意地来到他家,看到了这些珍奇异宝,勃然大怒说:“我的御府里还没有这些宝物呢!”追问高家这些珍宝的来源,一问才知道都是诸位元姓的贵族贿赂高德政的东西,于是就把高德政拽出来杀了。高妻出来拜见高洋,也被杀,一起被杀的还有高德政的儿子高伯坚。

北齐天宝九年,杨愔迁任尚书令,又拜特进、骠骑大将军。天宝十年,封开封王,人生达到顶峰。杨愔在这么一个暴君手下,真不知是怎么走过来的,也许我们能从史书中看出点什么。

一、杨愔性格坚韧,重亲情。北魏末年,天下大乱,杨家所在的中山为军阀杜洛周攻陷,全家被囚,多人遇害。是杨愔重兴了这个家族。据《北齐书卷三十四  列传第二十六(杨愔)》:

“家门遇祸,唯有二弟一妹及兄孙女数人,抚养孤幼,慈旨温颜,咸出人表。重义轻财,前后赐与,多散之亲族,群从弟侄十数人,并待而举火。”

就是说,杨家遭祸,多人被害,只有二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以及兄长的几个女儿活下来,杨愔抚养教育,都有成就。所得资财多散与亲族,家里老少十口人,一定要等齐了才开饭。

二、杨愔有肚量。据《北齐书卷三十四  列传第二十六(杨愔)》:

“頻遭迍厄,冒履艰危,一飨之惠,酬答必重,性命之仇舍而不问。”

就是说,杨愔年轻时多次经历困顿灾厄,到了发迹得知之后,凡是他处逆境时对他有施予一餐恩惠的,他也都重重地回报人家。至于早先想杀他的人,他却不再计较。

三、杨愔记性特别好,只要和他见了一面的人,他就记住了人家的姓名,再也不会忘记,其心机如此。有一件事儿,据《北齐书卷三十四  列传第二十六(杨愔)》:

“有选民鲁漫汉,自言猥贱,独不见识。愔曰:‘卿前在元子思坊,骑秃尾草驴,经见我不下,以方曲鄣zhang面,我何不识卿?’慢汉叹服。又调之曰:‘名以定体,慢汉果不自虚。’”

就是说,当时有一个候选的人叫鲁漫汉,自己说因为身份低贱,杨愔不会认识他。杨愔说:“不见得。”鲁漫汉想不起来,杨愔提醒他说:“你从前在元子思坊任职,骑着一只短尾巴的母驴,在路上遇到我也不下来,用一块黄帕遮住脸,假装没看见就走过去了,我怎么不认识你鲁漫汉呢!”鲁漫汉一听大吃一惊,心中叹服。杨愔又调侃道:“名字是人性的体现,这慢汉二字果不虚称。”

四、杨愔家不聚财,不与商人往来。据《北齐书卷三十四  列传第二十六(杨愔)》:

“(杨愔)自居大位,门绝私交。轻货财,重仁义,前后赏赐,积累巨万,散之九族,架箧之中,唯有书数千卷。太保、平原王(高)隆之与愔邻宅,愔尝见其门外有富胡数人,谓左右曰:‘我门前幸无此物。’性周密畏甚,恒若不足,每闻后命,揪然变色。”

就是说,杨愔掌权以后,不与人私交。重义轻财,将巨额所得全部散给亲族,家中唯有书数千卷。太保高隆之与他相邻,杨愔常常看到其门外有一些胡商巨富,对左右说,好在我门前没这种东西。

    杨愔性周密,心力太过。老是怕什么事情做不好,每次听到娄太后的诏命,便揪然变色。这个杨愔也是心力太过。太后娄氏,名昭君,是齐武帝高欢皇后,一个历史上了不起的女人,人称“九龙之母”。

五、杨愔并非只是书生,不仅能治国,而且还能打仗。当年杨愔投到高欢门下,曾参加战斗,非常勇敢。据《北齐书卷三十四  列传第二十六(杨愔)》:

“及韩陵之战,愔每阵先登,朋僚咸共怪叹曰:‘杨氏儒生,今遂为武士,仁者必勇,定非虚论。’”

就是说,一次战斗中,杨愔每战都冲在最前头,朋友同僚都感到很奇怪,赞叹说,杨愔一个书生,今天却变成了一位武士,看来“仁者必勇”,不是一句空话。

六、杨愔重情义,不忘本。高洋暴虐,人神共愤,但再可恶的人,也有知音,也有朋友,杨愔就是这样的人。公元559年十月初十,北齐国主高洋去世。据《北齐书卷三十四  列传第二十六(杨愔)》:

“文宣之崩,百僚莫有下泪,愔悲不自胜。”

就是说,十月十九,为其发丧,群臣们都做出号哭的样子,但没有人流泪。只有杨愔涕泪俱下,呜咽不止。

杨愔有一个怎样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我们不得而知。在这么一个暴君身边,随时都可能人头落地,能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中生存下来,实在是很不容易了。杨愔掌管国家选拔人才的大权达二十年之久,一向以奖励、提拔人才为己任。这个不能不让人佩服,但是,杨愔毕竟不能与历史上的那些名臣相比,他打击同僚的手段也很阴损。杨愔最后还是死于高洋的两个弟弟高演、高湛之手。死的相当悲惨,先是被剜去一眼,然后斩首。时年五十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