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元超
潘元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4,555
  • 关注人气:6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齐高澄为何百般羞辱孝静帝

(2015-11-27 10:38:51)
标签:

文化

历史

北齐

高澄

分类: 我的读史笔记

北齐高澄为何百般羞辱孝静帝

 

北魏末年,“河阴之变”后,国家大乱,先是尔朱荣后是高欢先后把持朝政,公元534年,北魏王朝分裂为东魏和西魏。这个时候,那些北魏旧贵族害怕受到军阀的迫害,纷纷躲了起来,高欢找到隐于民间的北魏清河文宣王元亶的儿子元善见,把他推到东魏皇帝的位置上,史称东魏孝静皇帝,当时只有十一岁。

历史上,傀儡皇帝不少,但是,东魏孝静帝不一样,这个少年非等闲之辈。据《北史卷五  魏本纪第五》:

“帝好文,美容仪,力能挟石狮子以逾墙,射无不中。嘉辰宴会,多命群臣赋诗,从容沉雅,有孝文风。”

就是说,东魏孝静帝容貌、仪表俊美,臂力过人,能把石狮子夹在胳膊下面飞身跳过宫墙,射箭百发百中;他还喜好文学,每有宴饮,常常命群臣赋诗,行止从容沉稳,性情高雅。当时的人都认为他有北魏孝文帝(拓跋宏)的风范。

高欢在的时候侍奉东魏孝静帝很尽心,执礼甚恭,事无大小都一定汇报给孝静帝,自己听旨而行,从不专权。但是,他的大儿子高澄则不然,执掌国家大权后,对孝静帝很不恭敬,不仅连起码的礼貌都没有,而且还极力羞辱孝静帝,让这个傀儡皇帝苦不堪言。

高澄为监视东魏孝静帝,特别提拔一个叫崔季舒的心腹,安插在孝静帝身边。据《北齐书卷三十九  列传第三十一(崔季舒)》:“以魏帝左右,须置腹心,擢拜(崔季舒)中书侍郎。”再据《北史卷五  魏本纪第五(东魏孝静帝)》:

(高澄)以大将军中兵参军崔季舒为中书、黄门侍郎,令监察(孝静帝)动静,大小皆令季舒知。”

就是说,高澄任命崔季舒为中书、黄门侍郎,命他监视孝静帝,孝静帝所做的大小事情,都要告知崔季舒。

孝静帝什么事儿都要经过崔季舒,很讨厌这个人,但没有办法,只能私下里发发牢骚。据《北齐书卷三十九  列传第三十一(崔季舒)》:

“文襄(高澄)每进书魏帝,有所谏请,或文辞繁杂,季舒辄修饰通之,得申劝诫而已。静帝报答霸朝(即高澄府),恒与季舒论之,云:‘崔中书是我奶母。’”

就是说, 高澄每次上书孝静帝,有所谏劝、请求,有时文辞宛转繁杂,崔季舒就加以修改,使之成为劝诫的语气。而孝静帝回复高澄,每次都要与崔季舒商量,孝静帝说:崔季舒就是我的奶妈。

元善见这个傀儡皇帝很做得真很痛苦,他不是一个无能的人,一身的本领,文武双全,却处在一个傀儡的位置上,又不会装疯卖傻,内心的痛楚可想而知。高澄对待孝静帝的态度不但极为不恭敬,而且带有藐视甚至羞辱,一次他写信给崔季舒提及孝静帝说:“痴人复何似?痴势小差未?”就是说,高澄在写给崔季舒的信中说:“那个傻子现在怎么样了?他呆傻的程度比以前好一点了没有?” (《北史卷五  魏本纪第五》)

高澄的话明显与孝静帝本人的实际情况不符,明明是少有的少年才俊,文武双全,高澄不会不清楚,但是非要给人家戴上一顶“傻子”的帽子。那么,高澄为什么要这么讲、这样做呢?换句话说,高澄为什么要如此羞辱孝静帝呢?如果仅仅是要防范监视,显然不必如此,也许是高澄为了打掉这个“皇帝”的自尊心,为自己篡位做准备,甚至是通过这种做法逼孝静帝让位;我想这里还有可能是高澄个人的嫉妒心理在作祟。

高澄自视很高。据《北史卷六  齐本纪上第六(高澄)》说:“(高澄)少壮气猛,严峻刑法。” 就是说高澄少年气盛,意气风发。高澄与孝静帝两人年龄相仿,他无法容忍这个文武双全才华出众的少年英才,同时还是名义上的皇帝,更让他心里不舒服,所以要极力贬低甚至羞辱。有件事颇能说明问题。一次,孝静帝在郊外骑马打猎。据《北史卷五  魏本纪第五》:

“帝尝猎于邺东,驰逐如飞。监卫都督乌那罗受工从后呼帝曰:‘天子莫走马,大将军(高澄)怒!’”

就是说,孝静帝曾在邺城的左边打猎,骑马逐兽如飞,监卫都督乌那罗受工伐跟在孝静帝的马后高声呼喊着:“皇上不要让马跑起来呀,大将军要怪罪的!”

大将军高澄为什么会怪罪,就是见不得你策马奔驰那种英武的样子。孝静帝处处受高澄的欺负,不仅被羞辱,而且还被殴打,日子很不好过。一次在宫内宴饮,高澄又喧宾夺主。据《北史卷五  魏本纪第五》:

“澄尝侍帝饮,大举觞曰:‘臣澄劝陛下。’帝不悦曰:‘自古无不亡之国,朕亦何用此活!’澄怒曰:‘朕,朕,狗脚朕!’澄使季舒殴帝三拳,奋衣而出。明日,澄使季舒劳帝,帝亦谢焉。赐绢,季舒未敢受,以启澄,澄使取一段。帝束百匹以与之,曰:‘亦一段尔。’”

就是说,高澄曾经陪着孝静帝饮酒,他举起手中的大酒杯向孝静帝劝酒说:“臣高澄劝陛下喝一杯。”那样子好像他们是平起平坐一样,孝静帝不胜愤怒,对高澄说:“自古以来没有不灭亡的国家,朕也不靠这个活着?”高澄恼羞成怒地说:“什么朕、朕的,长着狗脚的朕!”(你不是跑得快吗,不过是一条狗。)高澄又让崔季舒打了孝静帝三拳,然后奋衣而出。第二天,高澄让崔季舒进宫去慰劳孝静帝,孝静帝也表示谢意,赐崔季舒绢,崔季舒不敢要,请示高澄,高澄让他取一段,孝静帝拿出一百匹绢给他,说:这也是一段。

高澄言语刻薄,不仅对孝静帝是这样,对自己的亲弟弟高洋也一样,高洋就是后来的北齐文宣皇帝。少年时的高洋,相貌丑陋,没有神采,高澄每每对这个弟弟嗤之以鼻,说:“此人亦得富贵,相法亦何由可解。”就是说如果这种人也能富贵的话,那么相人之法该怎么解释。(《北史卷七  齐本纪中第七(高洋)》)

孝静帝忍受不了这种侮辱,便借吟诵谢灵运的诗来抒发自己的情怀:“韩亡子房奋,秦帝仲连耻,本自江海人,忠义动君子。” 当时有个叫荀济的人在宫内任常侍、侍讲,颍川人,他了解到孝静帝的心思,便和祠部郎中元瑾、长秋卿刘思逸、华山王元大器、淮南王元宣洪,济北王元徽等人一起密谋宫廷政变,杀掉高澄。

这些人借口要在皇宫里修一座土山,挖了一条通向城北的地道。地道挖到了千秋门时,守门的兵卒发觉地下有响动,便把这一情况告诉了高澄。高澄很快就查明了事情的真相,带兵入宫。据《北史卷五  魏本纪第五》:

“澄勒兵入营,曰:‘陛下何意反耶?臣父子功存社稷,何负陛下耶?’及将杀诸妃嫔,帝正色曰:‘王(高欢父子)自欲反,何关于我?我尚不惜身,何况妃嫔!’澄下床扣头,大啼,谢罪。于是酣饮,夜久乃出。居三日,幽帝于含章殿。大器、瑾皆见烹于市。”

就是说,高澄带兵入宫,质问孝静帝道:陛下为什么要谋划反叛?我们父子有保存国家的功绩,有什么对不起陛下的地方呢?这一定是您身边侍卫人员和嫔妃们搞的鬼。说完便要杀掉胡夫人以及李嫔。孝静帝板起面孔说道:你们父子要造反,与我何关呢?我对自己的性命尚且不惜,何况这些嫔妃呢!高澄听完这些话,便离开坐床向孝静帝叩头,痛哭流涕地向孝静帝道歉、请罪。于是,一起痛饮,直到深夜,高澄才离开皇宫。隔了三天,高澄把孝静帝囚禁在含章堂里,把参与此事的元大器等人在街市上用大锅煮死。

这场失败的宫廷政变是一个傀儡皇帝不堪屈辱刺杀施虐者的故事,本不足为奇,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个人的表现颇耐人寻味,这个人就是谋划此事件的主谋荀济。荀济才华过人,同时因才华高而与南朝梁武帝萧衍、北朝高欢、高澄父子都有交集。荀济学识渊博,擅长诗文,好唱反调,恃才傲物,常常哗众取宠,是个不安分的人,总想着干一番经天纬地的大事业。

荀济在当时名气很大,傲气更大,是南北朝时期少有的狂人,狂的过头,有点疯狂了。据《北史卷八十三  列传第七十一(荀济)》:

(荀济)其先颍川人,世居江左。济初与梁武帝布衣交,知梁武当王,然负气不服谓人曰:‘会楯dun上磨墨作檄文。’或称才于梁武,梁武曰:‘此人好乱者也。’济又上书讥佛法,言营费太甚。梁武将诛之,遂奔魏,馆于崔崚家。”

就是说,当初,荀济年轻时住在江东,他学识渊博,擅长诗文,与梁武帝萧衍是布衣之交,当年大家都是平民百姓。当他知道梁武帝萧衍称王,心里很不服气,常常对别人说:如果他真是要造反篡位,我也将起兵,在战场的盾鼻上磨墨写檄文来声讨他的罪孽。等到梁武帝即位后,有人将荀济推荐给他,萧衍说:这个人虽然有才,但常常做违犯习俗的事,喜好唱反调,不可任用。荀济上书梁武帝劝谏他不该崇信佛法,大兴土木,为建造寺塔而糜费天下,梁武帝勃然大怒,要召集朝臣斩杀荀济;有人(朱异)将这一消息密告荀济,荀济仓惶逃往东魏,投靠了高欢。

荀济才华出众,还是个音乐家,据《北史卷八十三  列传第七十一(荀济)》:“邺下士大夫多传济音韵。”逃到北朝的荀济很快受到当地士大夫的追捧。高澄很喜欢这个人,在担任中书监的时候,想让荀济入宫,担任自己的侍读。高欢显然更了解这个人,对儿子高澄说:“我喜爱荀济,想保全他,所以才不任用他。荀济一旦进入皇宫,必定会失败。”然而,高澄坚决请求让荀济进宫做侍读,高欢没办法,答应了。

高欢深知荀济才学高,性不安分,迟早是要闹出事来。后来果然如此,不惜以孝静帝的性命做赌注,纠集一帮人,搞宫廷政变,要刺杀高澄,以成就自己一番经天纬地的狂想。

荀济一干人密谋杀掉高澄一事败露后,这些人被高澄杀的杀、关的关。侍中杨愔去监狱看荀济,荀济狂人性格表露无遗。据《北史卷八十三  列传第七十一(荀济)》:

“及是见执。杨愔谓曰:‘迟暮何为然?’济曰:‘叱叱,气耳,何关迟暮!’”

就是说,等到荀济被关入牢狱,杨愔去看他。杨愔对荀济说:“你已是衰暮之年了,何必再如此呢?”荀济回答说:“去去,此一腔豪气,与年龄有什么关系!”

应该说孝静帝大概也知道刺杀高澄不会成功,只是想放手一搏,他情愿冒这个险可以理解,傀儡皇帝实在是做够了。但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荀济对刺杀有多大的把握?他怂恿孝静帝去冒险,其动机是有问题的。他怂恿孝静帝去冒险,并不是什么“忠心”,完全是为了他自己的野心,孝静帝只是他为实现自己“狂想”的一个由头。

侍中杨愔是了解荀济的,他想挽留荀济的性命,所以在高洋面前替荀济辩解。据《北史卷八十三  列传第七十一(荀济)》:

“(杨愔)乃下辩曰:‘(荀济)自伤年几摧颓,恐功名不立,舍儿女之情,起风云之事,故挟天子,诛权臣。’”

就是说,杨愔替荀济开脱,便在狱词中替荀济辩解道:“荀济自幼年一直到年纪衰老,还没有建立功名,所以他抛家舍子,顿起风云,扶持天子,诛杀权臣。”

高澄也不想杀他,两人毕竟还是有一段不错的交往,毕竟是他将荀济招到宫里的。但是,荀济这次是铁了心了,为立“功名”,只求一死。据《北史卷八十三  列传第七十一(荀济)》:

“文襄惜其才,将不杀,亲谓曰:‘荀公何意反?’ 济曰:‘奉诏诛将军高澄,何为反!’于是燔杀之。”

就是说,高澄想宽宥荀济,免他一死,还亲自去问他:“荀公你为什么要谋反?”荀济回答说:“我奉皇帝的诏令去诛戮高澄,怎么叫谋反呢!”有关部门认为荀济年老多病,就用小车载着他来到东市,连人带车都烧了。

荀济富有才学,但性格乖张,一辈子都在寻找成就功名的机会,最后为图功名不惜一死,高澄想不杀他都不成,就是想死,就是要“一死成名天下知”。这当然是一种病态的事业观,不仅现在的人不理解,当时的人也不理解,认为荀济精神上出了问题,得了什么疾病,疯掉了!将他视为瘟疫祸水,于是干脆连人带车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免得传染别人。

东魏武定七年八月,即公元549年,高澄意外死于自己的厨子刀下;由高欢的二儿子高洋掌权。公元550年五月,东魏孝静帝禅位给高洋,史称北齐文宣皇帝。一年以后,北齐天保二年,即公元551年,孝静帝元善见被高洋毒死,时年二十八岁。结束其窝囊屈辱的一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