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元超
潘元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0,858
  • 关注人气:6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2015-09-17 08:38:33)
标签:

旅游

摄影

茶马古道

分类: 我的游历记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组图35张)

 

我没有想到孟连这个偏远的小城有直接去大理的长途客车,只是时间很长,要走二十多个小时。

这两天孟连一直下雨,从晚上一直到早上,雨不大但不停,淅淅沥沥的,人困在房间里出不了门,老是盼着雨什么时候能停下来,人要走了,雨还在下。旅游与旅行不同,虽然只一字之别,一个是置身世外,相忘于湖,一个是还在世间,并未摆脱世俗的纠缠。

十二点三十分,客车从孟连站开出,发往大理下关。一路走茶马古道,路途漫漫,古老的马道与现在的车道隔江相望,弯弯曲曲的马道在山坡上像一条蜿蜒的蚯蚓。今天马队换成了汽车,本质却没有变。

四点半,车在富永这个地方遇到山体塌方,推土机边清边塌,行车十分危险。陡峭的山道只有半边路,很快就会形成大堵车。五点路上再次遇到滾石塌方。这几日多雨这种地方极易发生塌方。这一路沿怒江而上。时有塌方,文东塌的最利害。

七点半,车过大勐额,公安边防检查毒品,很细很严。云南边境过来的车,尤其是从金三角边境过来的车是稽毒的重点。查车的有一位女武警战士英姿飒爽。

晚上九点半,在愽尚堵车,前面出了车祸,好像说是撞死了人,车堵起很长。

凌晨二点,车到南涧,不走了,休息。车上男的都抽烟,卫生差,空气污浊,有三个从孟连上车的妇女,说了一路,声音很大,晚上也停不下来,黑洞洞的车里除了发动机的声音就是这三个女人的说话声。

早上八点四十分车到大理下关。到站下车,看看周围的景色,感觉怪怪的,人匆匆忙忙的,大包小包的。这地方好像在一个洼地里,火车在高高的坡上走,街上跑的的车子很破旧,似乎要散架似的。天灰蒙蒙的,地上有积水,刚下过雨。坐夜车还是很辛苦,人晕晕的。

下关是大理长途客运站、火车站所在地,离大理古城还有25公里。走到火车站找到8路公交,一直要坐到底到老城。路边拉客的人还是很多的,所以出门必要功课不能少,否则不仅要挨宰,还会耽误事儿。坐公交车2元就够了。

金玉缘国际青年旅舍,在大理城西门外,说是走过去要二十分钟,但是我新来乍到,路不熟,最后还是坐了车过去,就这么也找了半天才找到地方。这地方也是元阳的“晓忠”介绍给我的,他说这家青旅是一对夫妻开的,女方是中国人,男方是澳大利亚人,因此店名取“金玉良缘”。他说那里外国人多,号称小联合国,开始还不以为然,找到地方进去一看,还真还是,几乎全是外国人。

这种感觉很怪,说不清楚,那一年在新疆喀什帕米尔青旅已经有过一次经历,说话什么听不慬,但也有有好处,就是声音再大,不影响写作,反正听不懂。

不仅中国人爱扎堆,其实外国人也爱扎堆,人都一样,人群居动物,有群居的习性。这些人象是多少年没说话了,几个人围在一起狂聊不止。到底又过了二年了,这种场景与喀什“帕米尔”那些夹着“本子”到处找地方情况有所不同,现在是要么围聊,要么玩手机。

有两大胡子,一人脑后绑一个小辫子,喝啤酒聊天,激动处,还手舞足蹈,都说外国人安静,瞎扯。在这个“金玉良缘”的简易蓬子下面,一群外国人,同样是闹哄哄的象个集市。

安顿下来后,先到古城转了一下。所到之处,我看到大理这地方有这么几多,男的留胡子的多;穿奇异服装的多;酒吧多;男的绑小辫子的多。平日人家都说我特别,到这儿一看,差远了。

人有时候说不清楚,大理是的“神”地,人抱着各种目的来到这里,你怎么穿都可以,怎么“神经”都无所谓,没有谁会说什么,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个性。个性是个什么东西,我想所谓个性就是异于常人,或者说我自己的样子,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或者刻意做出一种卓尔不群,以表明自己的生活态度,不知是否妥当,反正很不好讲。

街上看到一个大男人背个土背篓,身上穿的却很时尚,似乎也不为买东西,背后的背篓是空的,在石板街迈着“猫歩”,这是什么状态,搞不懂,感觉很奇怪。有个牵狗的女人坐在街头的椅子上发呆,头发很长,戴一顶帽檐很长的帽子,遮住大半张脸。在这里,摆摊的、卖菜的可能都是文艺青年,追逐自己的“梦”。但是我总感觉这不真实,有些畸形的病态,我甚至找不到合适的词描述这种情形。

一个地方一旦来的人多了,商业化便非常快。卖的最多的还是吃的,傍晚,酒吧的桌子摆在石板路上,攘臂把酒,沿街开喝。这与街头的烧烤啤酒有区别吗?与那种山寨里商业化的门板宴、长桌宴有区别吗?与我们平常的请客喝酒有区别吗?也许我是瞎操心,人家就是为了一乐,但既然就为了一乐,就没必要搞那么复杂,将所谓的“境界”拨那么高了。

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五朵金花》,“大理三月好风光,蝴蝶泉边好梳粧,蝴蝶飞来釆花蜜,阿妹梳头为哪桩。”将一个少年的我搞的懵懵懂懂,男女之情,印象极深,风景如画,民族风情浓郁。现在这种情形已经找不到了。

老城基督堂斜对面开了一家“北京涮羊肉”,开店的两男子,两人在店门口一坐一站,坐着是个胖子,大概涮羊肉不少吃,站着的身量虽然稍微窄一点,也很具规模,在抽烟,两人正一杯接一杯的喝功夫茶,站着的对坐着的说,“吃多了光喝茶不行,得去走走。”言外之意减肥得动起来。又说:“你该去老刘那儿坐坐。”说着就打电话,胖子头都不抬,想着心事。

游客多了,对当地人的生活影响还是挺大。我看到一个扒垃圾桶的,穿一件脏兮兮的冲锋衣,还背了双肩包,一双旅游鞋穿的有模有样,显然都是拾荒拾来的,如此装束让那些“驴友”情何以堪。

我走在街头,听到脑后有人说话,“买了十条烟,抽呗,屋的人谁不抽烟,这烟二百八一条。”听说话的是一位女生,我放慢脚步,让那两人过去,看到说话的女生二十来岁,一只手的手指夹烟,翘着兰花指,动作很熟练,另一手拿了一盒打开的万宝路。

有一个在街口卖菜的不年轻的年轻人,留了一脸很艺术的胡子,穿一很夸张的大兜兜,面前一堆菜极无卖相,蔫头搭脑,也没什么生意。墙上有张纸很出彩,写着“哥卖的不是菜,是梦想”。这时有一个当地人过来,男的,身后有布兜子背了一个小孩,很“娘”的样子冲那个卖菜的“哥”说:“嗐!卖什么菜,回家把你的房子卖了,能挣一千万。”胡子男说:“哪儿有一千万,能卖一百多万。”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旅游与旅行不同,虽然只一字之别,一个是置身世外,相忘于湖,一个是还在世间,并未摆脱世俗的纠缠。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凌晨二点,车到南涧,不走了,休息。车上男的都抽烟,卫生差,空气污浊,有三个从孟连上车的妇女,说了一路,声音很大,晚上也停不下来,黑洞洞的车里除了发动机的声音就是这三个女人的说话声。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金玉缘国际青年旅舍,在大理城西门外,说是走过去要二十分钟,但是我新来乍到,路不熟,最后还是坐了车过去,就这么也找了半天才找到地方。这地方也是元阳的“晓忠”介绍给我的,他说这家青旅是一对夫妻开的,女方是中国人,男方是澳大利亚人,因此店名取“金玉良缘”。他说那里外国人多,号称小联合国,开始还不以为然,找到地方进去一看,还真还是,几乎全是外国人。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在这个“金玉良缘”的简易蓬子下面,一群外国人,同样是闹哄哄的象个集市。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老城基督堂斜对面开了一家“北京涮羊肉”,开店的两男子,两人在店门口一坐一站,坐着是个胖子,大概涮羊肉不少吃,站着的身量虽然稍微窄一点,也很具规模,在抽烟,两人正一杯接一杯的喝功夫茶,站着的对坐着的说,“吃多了光喝茶不行,得去走走。你该去老刘那儿坐坐。”说着就打电话,胖子头都不抬。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我看到大理这地方有这么几多,男的留胡子的多;穿奇异服装的多;酒吧多;男的绑小辫子的多。平日人家都说我特别,到这儿一看,差远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我走在街头,听到脑后有人说话,“买了十条烟,抽呗,屋的人谁不抽烟,这烟二百八一条。”说话的是女生,我放慢脚步,让那两人过去,看到说话的女生二十来岁,一只手的手指夹烟,翘着兰花指,动作很熟练,另一手拿了一盒打开的万宝路。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地方一旦来的人多了,商业化便非常快。卖的最多的还是吃的,傍晚,酒吧的桌子摆在石板路上,沿街开喝。这与街头的烧烤啤酒有区别吗?与那种山寨里商业化的门板宴、长桌宴有区别吗?与我们的请客喝酒有区别吗?也许我是瞎操心,人家就是为了一乐,但既然就为了一乐,就没必要搞那么复杂,拨那么高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一个人的茶马古道”之五(从孟连大理)
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五朵金花》,“大理三月好风光,蝴蝶泉边好梳粧,蝴蝶飞来釆花蜜,阿妹梳头为哪桩。”看的我懵懵懂懂,男女之情,印象极深,风景如画,民族风情浓郁。现在这种情形已经找不到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